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有意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入夜。

    樊阳城外。

    詹飞熊坐在一棵大树下的岩石上,手拿着一只烤的香气四溢的金黄野猪腿大口撕扯着,不时抬头看一眼夜色中樊阳雄伟高大的城墙。

    这位詹家家主人如其名,身高足有两米多,虎背熊腰,壮硕得真如一头熊一般。他的脸上长着浓密的络腮胡,配上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使得他哪怕只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吃着东西,也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詹飞熊一口肉一口酒,正吃得酣畅,忽然,他眉头一皱,扭头看向天空。

    两道流星般的身影飞掠而来,落在数米之外。

    “申行云,木凌江?”詹飞熊瞪着眼睛,“你们来干什么?”

    来的两人,一个是申家家主申行云。

    他六十岁左右,身穿文士长衫,看起来有些儒雅,不过,脸上一双有些阴冷的三角眼,却将这气质破坏得一干二净。

    而他身旁的,是木家家主木凌江,年龄看起来小一些,是个中年壮汉。

    申家和木家在洛原州的世家中属于中游家族。两家单独拉出来,或许还算不上什么,但两家联合,却足以让任何一个世家为之警惕。

    此刻见申行云和木凌江携手而来,詹飞熊人虽然端坐不动,但背后的一把大刀,却是自动离鞘三寸。

    “詹兄真是好心情,自斟自饮。”申行云微笑着道,“我二人闻到香味,特地来叨扰。不知道詹兄欢不欢迎。”

    詹飞熊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神情缓和,开口道:“坐。”

    申行云和木凌江拱拱手,走到烤着野猪的火堆旁盘膝坐下,却并不伸手取食。詹飞熊对此也不意外,只自顾自吃喝着。

    片刻的沉寂之后,申行云道:“詹兄,过了明天,就是风家和晴家的赌斗之期了,不知詹兄有什么打算?”

    詹飞熊头也不抬:“我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大家做什么,我就跟着做什么。大家吃肉,我詹飞熊跟着喝口汤就行了。”

    他扯了一大口肉,满口油光地咧嘴道:“我不贪!”

    申行云和木凌江对视一眼,都皱了皱眉头。

    洛原州的天境强者,就算彼此从不认识,也是非常熟悉。大家都恨不得把对方的情报收集到连他每天吃了几口饭,喝了几口水的细致程度。

    而詹飞熊,他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家伙表面粗豪,实则心细如发,且为人心狠手辣,极为贪婪。

    这家伙没机会也就罢了,一旦被他逮着机会咬上一口,那简直入木三分!

    这种人居然还敢说自己不贪?!

    恐怕不贪是假,不愿意出头是真!

    “詹兄倒是看得开,”申行云道,“不过,这本来就狼多肉少,詹兄抱着这种想法,恐怕得不到多少好处。”

    “哦?申兄是在为我操心?”詹飞熊嘿嘿笑道,“怎么,申兄准备把你那一份让给我?”

    申行云脸色一黑。

    看着申行云那张阴沉的脸,詹飞熊笑眯眯地不说话,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众所周知,城外这些围攻风家的家族之中,如果说谁跟风家的仇最深,无疑是申行云的申家了。

    当初,正是申行云的长子申振康邀请风辰去平仙湖参加所谓的聚会,才发生了后面这一连串的变故。可以说,如果其他家族都是闻着血腥味而来的鲨鱼的话,那么,申家就是咬破风家伤口的罪魁祸首。

    这一口,真是咬得又狠又毒!

    虽然申家一直都矢口否认,但认识申行云的人都知道,此人阴险狡诈,野心勃勃,这些年来又和燕家走得极近,因此,要说这不是他给风家挖的陷阱,白痴都不信。

    况且这次燕家组织围猎,申家也是毫不犹豫地加入,其狼子野心和无耻嘴脸,竟是没有丝毫掩饰。

    因此,风家和申家之间,已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早晨风商雪在十五个世家虎视眈眈之下从容入城之后,詹飞熊就算到申行云一定会来找自己。

    明眼人都能看出,十五个家族各有打算,人心不齐。

    大家都想让其他人在前面冲锋陷阵,自己在背后捡现成,更何况,还有自己这样暗中站在风家一边的家族。

    这种局面,显然是申行云最不愿意见到的。

    打蛇不死反挨咬。

    若是这场围猎出了什么岔子,别的家族无非就是退回去,还有周旋余地,可申家,却一定会被风家死死咬住不放。

    一个腾出手来,疯狂报复的风家有多么可怕,所有人都知道。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申行云也不会想尝试。他必须保证这场围猎的成功,必须干掉风家,否则的话,就该申家灭族了。

    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可惜,已经晚了!申行云还不知道他究竟惹上了什么人!”詹飞熊埋头吃肉,头也不抬。

    “詹兄,开门见山吧。我二人此来,是想拉詹兄入伙。”眼见詹飞熊不上钩,申行云干脆挑明了道。

    “入伙?”詹飞熊问道:“入什么伙?”

    “今天早晨,风商雪入城的情形,詹兄想来已经见到了,”申行云面色阴冷,“咱们原本十七家,可燕家不方便动手,尚家又退了出去,剩下咱们十五个世家,似乎也是各有打算,心有戒备……”

    “废话!”詹飞熊咀嚼着口中的肉,不屑地道:“谁也不是傻的,愿意去打这头阵!”

    “这是自然,”申行云道,“不过詹兄有没有想过,若是大家都这样,等到风家躲过这一劫,回头反噬,会是怎样的后果?”

    詹飞熊抬起头来,脸上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见状,申行云和木凌江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喜色,自觉说中了詹飞熊的隐忧。

    木凌江开口道:“詹兄,申大师说得不错。你想,风家这些年何等嚣张。风商雪此人鹰视狼顾,心狠手辣,若是让他逮着机会逃出生天,恐怕你我后半辈子,连想睡个好觉也不可能。”

    “之前此人身在城外,我们还有些顾忌,可如今,他和整个风家都在樊阳城里,若是不趁这个机会……”木凌江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恶狠狠地道,“那可是纵虎归山,反受其害!”

    “你们想怎么样?”詹飞熊问道。

    “我们一起干!”申行云道:“其他人怎么想,咱们不管。只要我们抱团。等到灭了风家,这利益怎么分配,还不是谁贡献大拳头大,就听谁的?到时候,若有人敢从詹兄你手中夺食,我和木兄第一个就不答应!”

    詹飞熊看着二人,目光闪动,有些动心的模样。

    片刻之后,他问道:“我应该不是你们找的第一个人吧?”

    申行云和木凌江对视一眼,都觉得这詹飞熊果然精明。当下,申行云干笑一声道:“我们自然要有些许把握,才会来找詹兄您商议。不错,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分别跟李家,薛家,秦家和洪家谈过了。”

    “李家,薛家,秦家,洪家?”詹飞熊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他用力地咀嚼着嘴里的肉,一声狞笑,“果然不愧是申大师,聪明!”

    在十五个世家中,这几个家族加上詹家,申家和木家,数量上就占了接近一半了。而更重要的是,这些家族都是属于中等家族。

    其中李家实力最强,但也不过是中等偏上而已。木家实力最弱,是中等偏下。

    因为彼此的实力接近,因此,在这个团体中就很难出现谁一家独大的局面。加之大家都是中等家族,一旦私底下联合起来,立刻就在十五个家族中,形成了一个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形格局。

    一般的下等家族自然是用不着理会了。而那些实力更强的上等家族,也完全不用惧怕。

    到时候,除非其他八家摸清楚这个秘密团体的底细,并且立刻联合起来,否则,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就是申行云打得好算盘!

    只可惜,詹飞熊知道,那四个家族中有三个都和自己一样,目光正盯着身边的这些“同伴”的脖子,琢磨着从哪里下刀才好呢。

    “那谈谈条件吧,”詹飞熊咧开嘴,“你们最后来找我,不会是把最差的条件留给我吧?我的胃口可不怎么小……”

    半个小时之后,申行云和木凌江告辞,身形冲天而起。

    半空中,木凌江脸色有些难看地道:“这个詹飞熊太贪婪了。”

    “早就听说这家伙外表粗豪,实则极为精明,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申行云冷笑一声道,“不过,他的格局也有限。眼光就放在风家现成的这些东西上面,贪一点就让他贪一点好了,他若是不贪,我还不放心呢……”

    “……我现在要的,就是风家灭族!只要风家倒了,这洛原州四大城的格局,也就破了。未来,我们两家携手,背后还有燕家支持,取代风家的地位指日可待。到时候,他们拿走的,都得一点点乖乖给我还回来!”

    木凌江展颜道:“申兄高明!”

    两人哈哈大笑,飞掠而去。

    树下,詹飞熊用一根树枝拨着篝火,看着噼里啪啦跳动的火星,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地图。地图上,用两种颜色,在不同的地方画了七八个圈子。

    蓝色的圈,詹飞熊很熟悉。

    那是詹家的秘密。包括一处秘密培养基地,两个据点和一条穿越其他家族和两个盗匪地盘,关系到詹家根基的秘密商道。原本他以为,这个秘密永远也不会被人知道。可如今,却被别人送到了自己面前。

    而且不光是自己的秘密,还包括那位暗中谋反的二长老的秘密!

    就连自己,事前也没有丝毫察觉!

    即便是现在,即便是知道自己和对方站在同一条船上,詹飞熊看见这些圆圈的时候,也感觉毛骨悚然。

    他很难想象,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隐约中,他仿佛看见一只隐藏在暗中,居高临下注视着自己,有着无尽恐怖力量的猛兽!

    而除了篮圈之外,地图上还有红圈。红圈集中于距离詹家不远的蓝水城,那是洪家的地盘。

    詹飞熊丝毫也没有怀疑洪家的情报是否准确。

    因为这一点,只要看自己就知道了。

    詹飞熊将地图丢进了火堆里,看着它化成灰烬,想着之前申行云的话,嘴角隐隐浮现一丝狰狞。

    “真他妈有意思!”

    密林中,豪华的马车无声无息地停在原地。

    李家家主李文濡看着幽影一般出现在窗边的心腹李立,手指在座椅扶手上轻轻一点,一道淡白如雾的气息顺着指尖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封闭了方圆数十米的空间。

    “怎么样?”李文濡问道。

    “风家已经动手了,是暮剑亲自带队,第一个目标是木家。”李立恭敬地报告道。

    李文濡半眯着眼想了想,点点头道:“目标是木家的话,那便宜的就是景家了……我们呢?”

    李立道:“我们排在三天后。”

    李文濡点了点头,余光发现心腹手下欲言又止的模样,半眯着眼睛问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们可以自己干,用不着等风家来安排?”

    李立恭敬地道:“小人之前的确有此想法,不过,现在仔细想想,风家这背后的力量和算计,却是一身冷汗……”

    李文濡赞许地道:“这就对了。别以为我们李家暗中站在风家一边,就是给人家的人情。事实恰恰相反,这是风商雪给我李文濡的人情……”

    他说着,有些出神地看着马车天花板,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脸上的表情又是感慨,又是庆幸。

    良久,李文濡对李立道:“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很不错。本来我还打算敲打你们一下,免得你们摆错了自己的位置,给李家招祸。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不过,下面的人得看牢了,谁要是自作主张坏了事,我会亲手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是!”李立肃然道。

    “总而言之,别的心思都收起来。风家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他们说什么时候动手,咱们就等到什么时候!”李文濡说完,摆了摆手,“去吧。”

    李立行礼,飞掠而去。

    看着李立消失的背影,李文濡放下了窗帘,从怀里摸出一张地图展开看了看,无声无息地一搓手,地图已然化作齑粉。

    相同的一幕,在这一天的夜晚,也同时出现在慕尼城外的其他几个地方。

    秦家家主秦正朗,薛家大长老薛烈,景家家主景无色,郑家家主郑先锋,宿家太上长老宿天鹏……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有一张地图。每一张地图上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以及另外一个家族的秘密。

    而最后,这一张张地图,都以不同的方式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在十五个围攻樊阳的世家中,有七个家族暗中都站在风家一边。更没有人知道,当以燕家为核心的一张大网罩向风家的时候,另一张暗网,早已经静静地张开,等待已久。

    人们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越来越多的目光和注意力,集中到了这里。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