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辆马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清晨,樊阳城的街道还清冷寥落,摘星楼中的世家子弟们,就已然齐聚一堂,兴奋地议论着昨天十七位天境强者齐至樊阳城的大场面。

    大家喝着茶,谈笑风生。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意气风发!

    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十五位来自不同世家的天境强者相继抵达,别说在洛原州,就是放在整个南神国,也是一场地震。

    因为关系到帝国势力格局,因此,如今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密切地注视着这里。

    而能站在这个舞台的中央,大家都是与有荣焉。大有一种亲自参与并推进着历史进程之感。

    尤其是来自于十五位天境强者所在世家的子弟,更是比平常亢奋了许多。

    虽然这个话题昨天就热火朝天地聊到深夜,可大家似乎都还有些意犹未尽。睡了没几个小时,天一亮,就早早就起了床,彼此见面打招呼时,还都一个赛一个的容光焕发,精神头十足。

    等到吃过早餐,到六楼大厅聚集,话题就禁不住又转到了这件事上。

    一场针对风家的狩猎,已然是确凿无疑了

    在这之前,其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清楚这次樊阳之行的最终目的。

    知道的,除了两家皇室之外,就只有像詹歌这样得到了家族交底的人。而其他的许多世家子弟,要么根本就不知道要向风家动手,要么就只是隐约听说了燕家引领的这场风暴,却不知道具体发展和细节。

    而如今,随着各大家族的天境强者的到来,一切都已经摆在了明面上了。

    由此而来,就是大家的关系的变化。

    之前身处这里,彼此关系都很松散。就像是参加一个聚会一般,但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共同的目标,大家便是同一个阵营的盟友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在这场战争中,他们并不会有什么出手的机会。但他们的重要性,却一点也不比参战的族人低。

    因为他们不光是距离最近位置最好的贵宾席观众,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面代表各自家族的旗帜。当这些旗帜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一份宣言,以及一种震慑!

    “诸位真是早啊。”随着一个带笑的声音,一袭白衫,风度翩翩的九皇子燕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而与他一起到来的,还有晴文彦,晴时雨和温旭骞。

    “燕兄早!”

    “晴兄早”

    “温先生早”

    “公主殿下早”

    世家子弟们七嘴八舌,纷纷起身问候。

    燕然拱了拱手,先请晴文彦三人落了座,这才坐下,笑道:“昨夜风家大闹了一场,诸位有没有听说?!”

    众人闻言一阵骚动,都纷纷摇头。他们在这摘星楼里,身边不过一两个侍卫随从,自然不可能知道风家的信息。

    当下有人好奇地问道:“风家出了什么事?”

    燕然和晴文彦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燕然对众人道:“昨日各位天尊齐至樊阳城,可把风家给吓破胆了。可笑他们很多人还不知道那风辰惹下的是何等大祸,以为一场赌斗就能了账。结果,昨日发现不对劲,当时就爆发了内讧……”

    听到这个,众人都眼睛一亮。

    接着,燕然将风辰如何被风家子弟阻拦,两名风家长老又如何趁机发难的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

    或许是情报有限,因此细节方面并不怎么清楚。

    不过,对于在场众人来说,细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申振康急促地问道,“最后如何?”

    “风商雪倒是个人物,”燕然叹了口气,摊手道,“他人虽不在樊阳,但居然还是让他给压下去了。”

    众人都是一声唏嘘,有些失望。

    燕然喝了口茶,才悠悠然地笑着道:“虽然如此,但透过这件事,我们其实也大可想见风家此刻的情形,只怕已经是人心惶惶,惊恐万状。事到如今才发现大祸临头,昨夜不知道多少人连觉都睡不着呢。”

    众人都笑了起来,纷纷点头称是。

    申振康冷笑着讥讽道:“其实仔细想想,他们闹不闹内讧,都没什么关系。不过是早死晚死,死多死少的区别罢了。十七位天境强者齐至,咱们如今已经是泰山压顶之势,他们还有挣扎的余地么?!”

    申振康声音里的怨毒,每一个人都能听出来。

    大家都知道,实在是之前他一口气憋得太久了。

    这么多人一同来樊阳,就他一个人当面受辱。而偏偏,当时为了怕风辰将所有人都拖入一场混战,晴家那位温先生硬生生拉他忍了下来。

    这几天大家谈论时,只要一提到风辰,申振康就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风辰抽筋扒皮。

    而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申振康终于可以一舒恶气。

    有申家家主申行云及诸多天境强者在城外虎视眈眈,局面就是主客易位。

    要是那风辰现在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可以肯定,申振康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第一个出手!

    众人正聊的热闹,忽然,一名侍从飞快地上了楼来,在燕然的耳边低声禀报了几句。

    “哦?”燕然瞳孔一缩,震惊地站了起来。

    “燕兄,出什么事了?”晴文彦开口问道。

    “风商雪回来了,”燕然目光闪动,“他的马车,就在东门外,距离樊阳不过几公里。”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是一片哗然。

    十七位天境强者虎视樊阳城,摆明了阵势,风家眼看着就是一场灭族之祸。这个时候,风商雪不在外面牵制,竟然自己回来了?!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温旭骞霍然起身:“走,去看看!”

    众人蜂拥而出。

    几分钟之后,他们已经感到了樊阳东城门。

    当他们站上城头的时候,正看见一辆马车,自薄雾中缓缓驶来,在燕家两位天境客卿的马车边停了下来。

    两位燕家客卿下了马车。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边的动静,樊阳的其他方向,也陆续升起了一道道天境强者的气息。

    一个接一个天境强者,升上了半空。

    “诸位天尊大驾光临,风某不胜荣幸。日前俗事缠身,未能在寒舍扫榻以待,实在惶恐,请诸位天尊多多见谅。”

    一个清朗的声音,自马车中传了出来。这声音不大,显得温文尔雅,可即便是相距再远的人听来,也如同面对面交谈一般清清楚楚。

    众人都不禁对视一眼,心跳加速。

    马车内,竟真的是风商雪!这位风家家主,竟然真的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当着十七位天境强者的面,回到了樊阳城!

    如果说这是一场针对狼群的狩猎的话,那么,狼王已经出现了!

    真是好胆色啊。

    他难道就不怕大伙儿不等什么赌斗,现在就联手发动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在已经图穷匕见的如今,只要有机会,谁还会跟你讲道理?

    连道义都不会讲!

    有的,只是弱肉强食,只是争先恐后撕咬下一块最鲜美的血肉,吞而食之!

    “你们说,会不会动手?!”一位世家子弟紧张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地锁在那辆马车上。心跳随着气氛的凝重而加速。

    这是天境强者之间的交锋,岂是他们这种层次能揣测的。

    “久闻阁下大名,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今日有幸……”片刻的沉寂之后,燕家客卿张国瑞眼睛微眯,紧紧地注视着马车道,“不过,阁下为何连马车都不下,是看不起我等吗?”

    “风某岂敢。”风商雪淡淡道,“这位是张大师吧?如果没看错的话,旁边这位应该是罗大师。二位大师名扬天下,风某仰慕已久,若在平时,必当当面请教,不过现在情况似乎有些特殊……”

    他微微一笑道:“二位确定要见我?!”

    两位燕家客卿瞳孔一缩,互视一眼,都沉默下来。

    其实身为天境强者,对方乘坐的又是一辆普通马车,哪怕隔着车厢,也如在眼前。下不下车见不见面,都无所谓。就像风商雪能确认他们两人的身份一样,他们也同样能确认风商雪的身份。

    因此,事情的本质不在于此。

    而在于风商雪的姿态。

    这是一次无形的交锋。而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答案这位风家家主,远比想象中更强势。

    即便是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也没有丝毫软弱和屈服。

    他话中意思很清楚你们自己想好,这一面,可不是那么好见的!

    如果换一个身份的话,张国瑞和罗西山恐怕当场就要伸手试试这位风家家主的斤两,看看他究竟凭什么有这么足的底气了。

    不过现在,两人只是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交换了一个眼色,便各自退开半步,转而把目光投向了空中的天境强者们。

    他们将手里的皮球交了出去。

    对此,无论是天空中的天境强者们,还是城墙上的两大皇室和世家子弟们都不意外。

    所有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两位燕家客卿怕了风商雪,而是本该如此。

    要知道,按照天道大陆的规则,如果不是直接的深仇大恨,上游家族向下游家族发动灭门之战,就是破坏规则,受所有下游家族共同敌视的大忌。

    而燕家是何等身份?

    其不但是上游家族,还是南神国皇室,是世家中的世家!

    他们本来是借着北神国晴家这个借口,才介入并领导了这次围猎,若是再亲自赤膊上阵,不光皇室威严荡然无存,而且,就连在场的这些原本站在燕家一边的中游家族,也会产生忌惮和提防。

    在这一点上,燕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犯错误的。不然的话,这次他们也不会劳神费力绕这么大圈子了。

    真正的猎人,是在场的这些家族。

    风家的利益也是由他们瓜分。燕家连沾都不会沾。

    他们需要的,只是这个过程和最终的结果。他们看中的,只是燕家的影响力和在这一号令诸侯征讨不臣的过程中展现的皇权之威!

    这才是燕家所需要的战利品!

    况且,燕家沉寂这么多年,想要重树皇权,不可能一蹴而就。

    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这个道理,神皇燕熙明白,主持这次围猎的二皇子燕弘明白,城头的九皇子燕然,天空中的十几位世家天尊,乃至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明白。

    现在燕家和那位老王爷之间,是斗而不破,大家都把局面控制在一个心照不宣的范围内,避免直接撕破脸。

    而燕家的客卿一旦亲自出手,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那位狡猾如狐凶狠如虎的老王爷,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因此,对于这两位客卿来说,他们的职责只是保护九皇子燕然,同时兼任一个代表燕家的旗帜而已。而他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这些参与围猎的世家把球接过去,最好是有人能挑头出手。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空中的十五位天境强者,却是全无动静。

    这让两位燕家客卿脸色沉了下来。

    而城头上的众人,则是面面相觑。九皇子燕然的脸色有些难看。晴时雨的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冷笑。

    “可有哪位大师想让风某当面拜见的?”马车上,风商雪的声音传了出来。

    四周一片死寂。

    城头上的世家弟子们纷纷仰头看向自家家主。

    他们发现,家主们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仿佛老僧入定一般,连一个吭声的都没有。

    “既然如此,”马车中,风商雪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风某舟车劳顿,有些疲倦,先告辞了。改日再向诸位兄长赔罪。”

    马车缓缓驶入了城门。

    车轮碾压着石板,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在一双双复杂的眼神注视下,消失于已经渐渐热闹起来的樊阳街道中。

    嗖!一位天境强者拱拱手,身形如同弹丸般落向远处,消失不见。旋即,其他世家天尊也纷纷散去。

    城头上,晴文彦瞟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燕然,转头看向温旭骞,低声道:“这风商雪看起来,倒是有些不简单。”

    温旭骞皱着眉头,望着干干净净一碧如洗的天空,沉默着,久久没有作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