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天魔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了风府主宅,风辰先去博云院看了母亲雨夫人。

    雨夫人之前并不知道凤凰街发生的事情,等到听说,怒气冲冲要赶去的时候,却被大长老派的人拦了下来,让她放宽心,不必出面激化矛盾。随后没过多久,冲突就已经结束了。

    而此刻见到风辰,她自然是抓住问了个究竟,一边听,一边把四长老六长老等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就在她觉得不过瘾,要去祖堂当面痛骂的时候,风辰慌忙把她拉住。好说歹说,劝了好长时间,才终于让她消了气。

    等到这不省心的娘不闹腾了,风辰回到自己小院时,已经是午夜了。

    一进院子,风辰就看见青纱歪着头,躺在躺椅上小睡。一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她就醒了过来,一双妙目幽幽地盯着自己。

    “哼!”青纱起身,快步从风辰身边走过。

    风辰只闻到一股香风,身后的小院大门已然被她给关上了。侧头去看时,青纱已经反身回来,走到了他的身边。

    青纱伸手挽住风辰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腻声道:“一晚上没回来,又去哪里鬼混了?”

    “练功。”风辰看着肩膀上青纱光洁的额头,以及额头下露出来的微翘鼻头。

    女孩的身体几乎完全倚在身上,手臂能清晰接触到那丰腴和弹性。

    几乎就是在青纱靠近的第一时间,风辰就只觉得眉心中,有一颗小火团凭空冒了出来,炽热无比。

    旋即,这个火团就化作一条火线,直冲百会穴,旋即转而向下,顺着背脊冲入小腹丹田,然后一分为五。一道留在丹田,呈螺旋形不断旋转,另外四道分别冲入四肢,旋即又汇聚回来。

    循环往复,不断滋养着自己的气血经脉,乃至每一个细胞。

    而随着这个火团的出现,再加上青纱的体香……

    风辰只觉得一种莫名地躁动自小腹陡然升腾起来,脑海中浮现了一种强烈到近乎疯狂的欲念,似乎恨不得立刻把青纱剥光了压在身下,凶猛征伐,将她整个人都揉入自己的身体里去。

    风辰轻轻咬着牙,站在原地没动。

    青纱如同蛇一般缠在他的身上,身体愈发亲密无间。

    她踮起脚尖,凑到风辰耳朵边,吃吃低笑着:“你前天回来,我就想试试你能忍多久。毕竟,少爷你现在可是有了灵台的争游者呢!可谁知道,没良心的少爷居然自己一个人悄悄睡了,都不来我房里……”

    风辰脸色渐渐涨红,就连眼睛都开始生出一道道血丝,看起来忍的异常辛苦。

    “这就是魅灵九转魔功么?”风辰闭上了眼睛,暗暗想着。

    青纱的手,如过往记忆中一样,轻轻按在了他的后腰上。

    风辰知道,只要她催动源力,那柔弱无骨的手掌便会输送出一道清亮的气团,不但能中和那个小火团,驱散体内的燥热和欲念,而且自己整个人也会倍感通泰舒畅,有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这种快感,甚至是连男欢女爱也无法比拟的。

    曾经,这是风辰最爱的游戏,不过,此刻的他却反手握住了青纱的手腕,摇了摇头道:“我想再试试。”

    说着,风辰在青纱有些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坐在了躺椅上,闭上了眼睛,仔细地体会身体中这种肆虐的力量。

    青纱有一个秘密。

    她修炼的,是邪道魔功。

    而这一点,风辰自捡回青纱,将她救醒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知道了。

    对于风辰,青纱除了从来不提及自己的身世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任何的隐瞒。哪怕修炼魔功这种事,在天道大陆属于绝对的禁忌,一旦被人知晓,她立刻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她也是坦然相告。

    在青纱看来,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了。

    因此,这条命,就是风辰的。

    那一天,当她睁开眼,第一眼看见那个有些憔悴,又有些惊喜,得意地宣称自己已经是他的婢女,还给自己起了青纱这个名字的少年时,她就决定了,“青纱”的命,从今往后就是他的。

    如果他接受不了,那自己也不过是再死一次罢了。

    不知道应该是可喜,还是可惜的是,她赌对了。

    当时的风辰虽然脸都唬白了,但最终,这个浪荡无行的纨绔少年,居然还是咬着牙,将一切担了下来。

    而从那时起,他就一直严守着这个秘密,从无半点泄露。

    也是在那一天,青纱从风辰的眉心汲取了一道灵血,将其种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一种名叫天魔种血**的手段。

    原本这种邪法,是邪魔外道用来控制他人的。他们将自己的灵血,如同一颗种子一般种入他人身上,将其变成自己的炉鼎。从此,对方的修炼,全以这滴灵血为根基,境界越高,种血者的获益就越大。

    他们不但可以随时抽取炉鼎的源力和气血,用来补充自己,而且只要一个念头,他们就能让灵血脱离炉鼎,回到自己身体中。

    那对他们来说,就如同服下了一颗被人温养多年的大补灵丹一般,可以大幅提升自己的功力。

    而对于炉鼎来说,却如同釜底抽。

    抽离的灵血不但会带走他们多年辛勤修炼的源力,而且,体内属于自己的灵根,也会随之枯萎。

    种血者歹毒一些的话,甚至能直接就要了他们的命。

    可青纱却反过来,将种血**用在自己的身上,就等同于将自己的命运,直接塞进了风辰的手里。

    风辰的回忆,在漫无边际地游荡着。

    就像一个旁观者,注视着一个人憎狗嫌的少年和一个见不得光的魔道少女,在这个小院里相依为命。

    “两个傻子!”风辰在心里轻轻骂了一声。

    随着火团的游走,体内的燥热,已经越来越强烈。那无形的力量,竟宛若野火一般,几乎将整个人都点燃。

    而身体的变化引发的脑中欲念也是越来越炽烈。

    风辰知道,这是青纱的魅灵九转魔功,以及自己留在她身体中的灵血,所产生的影响。

    魅灵九转魔功,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功法。

    这种魔功不但威力绝伦,进境极快,而且天生还是一种媚功。

    无论男女,一旦修行到深处,浑身上下举手投足自然便散发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魅惑。男子俊逸潇洒,让女性莫名便生出爱慕之心,而女子则娇丽妩媚,让男人心动神迷,欲火升腾。

    天道大陆,不少宗门高手就是死在这门魔功之下。

    一些人是在交手时,心神动荡,被对方趁机得手。而另一些人,则干脆被对方所魅惑,最终心甘情愿为对方所驱策,堕入魔道。

    因此,魅灵九转魔功在天道大陆的正道人士眼中一直都是极度邪恶的邪术,一旦遇见修炼此功者,不由分说,直接打杀。

    而青纱修炼的魅灵九转魔功,因为是以风辰的灵血为根基,因此,当她靠近风辰的时候,风辰就会产生感应。

    尤其是当青纱逆转天魔种血**,以自身血气输入风辰体内,滋养改善他的体魄时,这种感应就尤为强烈。不但血气翻腾燥热难耐,而且,魅灵九转魔功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欲念,冲击神智。

    想到这里,风辰不禁暗自苦笑。

    在外人眼中,小院里就只有他和青纱两个人,而青纱又对他百依百顺,就连晚上也睡在一起,可想而知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可只有风辰自己才知道,以前那个浪荡无行的风辰,和青纱之间什么都有,却偏偏是没破最后一关。

    魅灵九转魔功在大成之前,不能破身。而当时风辰又极为厌恶习武修炼,哄着不停,打着后退,因此,两人虽然每夜同床而眠,但青纱都只是用这种倒逼天魔血的办法为他滋养体魄而已。

    风辰现在回忆起来,都不禁佩服以前的自己。

    每天晚上经过青纱这种乱七八糟的洗礼,体质倒是强健,但魅灵九转魔功何等霸道,自身又没有丝毫的源力,根本无法抵御这种力量的影响,哪怕体内只残存一点,也如同春药一般。

    偏偏又得不到发泄,结果可想而知。

    而青纱也是个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性子,只管对他好,别的一概无视。

    可以说,以前的风辰荒淫好色浪荡无行的名声,一半来自于他自己,另一半就来自于青纱!

    不过,以前的风辰是无法自行化解这股力量的。

    而现在……

    转眼之间,已经十分钟过去了,风辰发现,青纱输入自己体内的这一丝气血之力,虽然还没有减弱,但对自己的影响已经到了极限。

    “也就是说,哪怕不动用源力,我也能忍受下来。”心里有了数,风辰开始运转大衍诀。

    随着源力的运行,他发现,源力所过之处,那血气竟然一丝丝地融入源力之中。

    同样在滋养气血经脉,但体内的燥热之感却慢慢消失了,同时,那种邪恶的欲念,也渐渐淡了下来。

    果然如此。

    风辰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通过脑海记忆碎片,他已然知道,大衍诀兼收并蓄,海纳百川。可抗衡并融合一切功法。果然,就连魅灵九转魔功这样的魔道绝学,也不例外。

    而且……

    风辰睁开了眼睛。

    青纱正蹲在风辰身前,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看他睁开眼,眼神清明澄净,全无半点痛苦和**之色,不禁惊讶地“咦”了一声。

    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风辰已然一伸手,拇指轻轻抚过她的眉心。将一点经过大衍诀洗练过的气血,还了回去。

    青纱一呆,片刻之后,她骤然睁大了眼睛:“这是……”

    以前的风辰并不知道,青纱倒转天魔种血**,为他滋养身体,实则每次都会亏损自身气血,同时减缓修炼进境。平常一个周天的修炼运功,至少有一半都在用于补偿之前的损耗。

    青纱从未告诉过风辰。她只是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做着。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不用自己出手,风辰就将自己给他的气血倒输了回来,而且,其中还蕴藏着远比自己送去时更为庞大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如此的精纯,浑厚。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颗大补灵丹一般!

    青纱不敢怠慢,赶紧沉下心来,运转功法,消化风辰的这份赠礼。足足半个小时之后,她才轻舒一口气,收功回神。

    她睁开眼,看着风辰。

    风辰也看着他。

    青纱忽然一脸委屈地瘪着嘴,坐上了风辰的膝头,把他的手拉来将自己抱着,然后把头钻进他的怀里,埋着脸默不作声。

    “怎么了?”风辰奇怪地问道。

    “你现在厉害了,”青纱声音闷闷地道,“不需要我了是不是?”

    风辰哭笑不得:“谁说的?”

    “还说不是……”青纱郁郁地道:“你现在自己就能解了天魔血。”

    “这跟我不要你有什么关系?”风车完全不明白青纱的逻辑。

    “本来,”青纱的头微微侧着,脸贴着风辰的胸口,手指轻轻在他胸口上抠着,就如同在抠斑驳的墙壁,一下一下的,口中喃喃道,“我想着,等我魔功大成的那天晚上,就不给你解的……”

    风辰张张嘴,然后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青纱听着他一点也不争气的紊乱心跳,眼睛弯了起来,嘴边浮现一抹偷笑。

    其时明月高悬,小院静谧如画。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