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爷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夜,爆发在风家的这场风暴,就像一个受了潮的鞭炮,只嗤地一声,冒了一下火花,旋即就沉寂了下去。

    当风辰陪着季大师和诸位长老走进风府大门,当四长老,六长老以及几位旁支族长被押至祖堂看守时,凤凰街上聚集的族人们,也都各自散去。

    一切都是那么地平静。

    不过,只有风家人才知道,从这一刻起,风家已经变了。也只有他们才能体会,隐藏在这看似平静的水面下的惊心动魄。

    回首过往,大家发现,不知不觉之间,风家自下游进军中游已经二十多年了。

    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小家族,变成一个深深在中游扎下根来,势力急剧扩张的大家族。同时,这么长的时间,也足以让风家的人心,在不知不觉之间产生变化。

    当年是风商雪一手将风家带到今天的位置的。谁也不否认,他就是风家遮风挡雨的大树,是风家的依靠。

    大家敬畏他。

    但是,这种敬畏,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随着眼界的开阔,随着手中的权力、财富和地位的提升,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飘渺起来。

    敬畏还是敬畏,但敬还有,畏就少了许多。

    而这其中,尤以四长老和六长老为最。

    当年风家从下游进军中游的时候,这二位还算规矩。但进入中游以来,他们的野心就越来越大。

    他们是族中长老,又是风商雪的长辈,因此,其他族人不敢做的事情,他们敢做。其他族人不敢说的话,他们敢说。

    大家已经不记得四长老和六长老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狂妄了。但大家记得,这些年来他们在外面交了不少“朋友”,在族中拉拢了不少族人。已经敢当面冲族长拍桌子,甚至直接插手干预族长定下的事务了。

    祭祀,刑罚,族规,内务,族中产业经营以及子弟的培养训练……风家事务中,他们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几乎就没有看不到他们身影的地方。很多事情甚至已经到了没有他们点头就执行不了的地步。

    这些,大家都看在眼中。

    早些年,大家还会觉得有些过份,还会觉得,这二位这么闹腾下去,迟早有一天要被收拾。

    可是,这些年来风家过得太平稳了。

    而家主风商雪,似乎也早就失去了当年的雄心和魄力。

    除了修炼,会客和头疼他那荒唐的次子之外,他再没有什么作为。对于族中事务也有些倦怠。很多事情都视而不见,放任自流。

    于是,四长老和六长老的威风也就越来越大。而族人们对此,也从侧目,变成了理所当然。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今天……

    现在大家回想起来,也不敢说四长老和六长老就有多愚蠢。

    毕竟,十七个天境强者,此刻就在樊阳城外虎视眈眈。易地而处的话,他们自己面对这样的局面,恐怕也都是一样的选择能和南静馆搭上线,凭什么要给风商雪父子陪葬?!

    而就时机选择来说,四长老和六长老也没什么明显的问题。

    如今正是风家族人最为恐慌的时刻,也是对风商雪,对他那个祸家殃族的老婆,尤其是对他那身为罪魁祸首的儿子最不满的时刻。

    而四长老和六长老外有南静馆的支持,内有积威,又收买拉拢了不少族人……如果今天大长老是确确实实站在他们这边,恐怕现在已经拿下风辰,撤掉风商雪族长之位,成就另外一番局面了!

    但可惜的是,这是风家!

    风商雪的风家!

    正是从四长老和六长老被拿下的那一刻起,大家才赫然明白风家,从来都没有脱离过风商雪的控制!他不需要正面与两位长辈为敌,不需要说什么,做什么,甚至不需要在场!

    他只需要让他们自己跳出来,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越想,大伙儿就越是觉得背心发凉。尤其是一些原本起了某些心思,但还没敢付诸行动的人,更是后怕不已。

    到这个时候,谁还不明白这背后的意味?

    人家其实从来就没有给过你机会!

    你能跳出来,只不过是人家故意放你跳出来而已。而人家不动神色,就借着你将风家的阴霾积弊都一股脑地暴露出来,一次清扫个干干净净。更籍此机会,杀鸡骇猴,告诉你什么才叫手段!

    现在,谁还认为他失去了对风家的掌控力?谁还认为他对这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反应迟钝麻木,没有应对的手段?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无论风商雪想做什么,也无论他准备将大家领向哪里,都不会再有人质疑。

    四长老六长老跟他比起来,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人们就这么想着,在这个夜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而在他们想得发疼的脑海中,除了那个儒雅而淡然的高大身影之外,还有一个人的面孔,在一遍又一遍地浮现。

    风辰!

    ……

    风府,风辰一路陪着季大师走到大长老的宅院门前,便停下了脚步。

    大长老已经叫人安排了酒宴,晚上要和几位长老一同为季大师和隋大师接风洗尘。想来还有不少话要聊。

    这样的场合,风辰自然就不便参与了。

    季大师一路上,仔细询问了风辰这几天的修炼近况,听说他最迟明日就能填满气海,不禁大为满意,不由分说地就赶他走。

    “赶紧回去修炼。”季大师道,“我们你就别管了,自然有你爷爷他们招呼。另外,你们族里的破事儿你也别操心,你父亲是干什么吃的?那轮得到你来?填满你的气海才是正事!”

    “是。”风辰只能老老实实地遵命。

    “等等……”眼看风辰要被季大师轰走,一旁的风元昊急眼了:“我还没能跟风辰说上两句话呢!”

    季大师一怔,这才想起风元昊是风商雪的父亲,风辰的亲爷爷。跟风辰已经几个月没见过面了。

    这次风元昊也是跟自己一同回樊阳的。

    从刚才开始,自己就拉着风辰问长问短,人家爷孙俩,除了见面时风辰的问候之外,竟然一直被自己隔着,没说过话。

    季大师顿时老脸一红。众位长老哈哈大笑,拉着他和隋大师一同进了屋,只留下风元昊和风辰。

    夜色下,风辰注视着眼前的亲爷爷。

    在风家七个兄弟中,风元昊和老五风元福是同母兄弟,但长相,却和老七风元逸最为相似,都有一种英俊出尘的气质。

    不过,风元昊要清瘦一些,两鬓斑白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比大长老还要苍老一些。

    风辰知道,爷爷原本是风家族长。三十年前在一场族战之中,遭人暗算,伤到了灵台,境界大降,这才将族长之位给了自己的父亲。

    那次受伤,对风元昊的打击很大。要知道,当年的风元昊,可是风家第一高手,入天境本是板上钉钉。

    若非受伤,如今风家就不是两个天境强者,而是三个了!

    对于这位亲爷爷,风辰的印象其实还远比对父亲风商雪更深一些。

    所谓隔代亲。风元昊对风商雪颇为严厉,但对风惊河和风辰两个孙子,却是慈爱有加。

    风辰在外挥霍,手中的钱一半是缠着母亲要的,一半就是爷爷给的。

    有时候闯了祸,就连母亲都拦不住暴怒的父亲,爷爷也总是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咳上一声,让父亲恢复理智。

    此刻看到风元昊,风辰心中有些愧疚。

    爷爷自受伤之后身体就一直不怎么好,日里都在族中清修静养。

    可这次为了自己,他却是四处奔波。不光去燕都和晴家谈判,任凭对方指着鼻子斥骂,而且还低声下气地四处拜访请托,只为南神国各大世家能帮忙说句话,让晴家放过自己这个混账。

    “爷爷,”风辰上前,乖乖地扶住老爷子,“您的身体还好吧?孙儿不争气,让您操心了。”

    听到风辰的话,风元昊只觉得鼻子一酸。

    从长河门来樊阳的这一路上,他就不停地听到季大师夸奖风辰,简直把他夸出了一朵花。

    当时风元昊还不怎么相信。

    自己这个小孙子什么德行,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了。怎么可能被发配去了下游,短短两三个月,就脱胎换骨了?

    因此,一路上,风元昊都归心似箭。

    一方面,他相信季大师的为人,绝不会信口开河。而另一方面,他又着实无法想象,风辰会像季大师说的那么好。

    当时,听着季大师说起风辰在百临城时的种种表现,风元昊坐在马车里,身体随着马车的行进颠簸而摇动着,只觉得心神荡漾,难以自已。

    他迫不及待想看看风辰如今的模样!

    而刚才在凤凰街第一眼看见风辰的时候,风元昊就知道,季大师并没有夸大其词。

    以前的风辰什么模样就不用说了。

    可如今风元昊看到的风辰,却是气质沉静,目光清澈,只这么静静往眼前一站,就自有一番从容气度。

    胡闹当然还是胡闹,纨绔的气息也是一点没少。

    风元昊可是听说,这小子昨天就把浩浩荡荡进城的两大皇室和数十世家子弟,给弄了个灰头土脸。

    一口唾沫都啐在了人家脸上!

    而今天在凤凰街上,也是如此!

    面对包括两个长老在内的那么多族人的呵斥围攻,换一个人恐怕早就慌了神了。可风辰却没有丝毫胆怯。反倒针锋相对,嬉笑怒骂神情自若。

    可这样的风辰,风元昊怎么看,怎么喜欢!

    少年心性,哪有不胡闹不惹事的?

    但能惹事,就别怕事!

    可惜以前的风辰桀骜不驯,胡作非为,偏偏又欺软怕硬。平常遇见老四老六都是臊眉耷眼,恨不得躲着走。让风元昊暗地里颇为失望。

    而如今,当他亲眼看见,风辰能在对手面前把背挺直了,能有这份从容,这份胆色,欣喜之情,简直无法言表!

    更何况,这小子现在居然还会心疼人了。

    看着乖乖扶着自己的风辰,风元昊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爷爷身体好着呢。”风元昊拍拍风辰的手,慈爱地到:“别说本来就没病,就算是有,我听季大师说起你,也什么病都没了。来……”他伸出双手:“跟爷爷搭搭手,让爷爷来考校一下你。”

    风辰微微一笑,双手搭在了风元昊的手上。

    灵台运转,源力过处,爷孙俩的双手绞在一起,沾,拿,翻,扣,推,震……快如闪电地几招切磋过后,风元昊哈哈大笑,畅快无比!

    “好小子!”

    风元昊重重地锤了风辰地胸口一拳,只笑骂了这么一句,忽然就梗住了,嘴唇颤抖着,眼眶陡然一红。

    良久,他才强抑着心情道:“你有今天,爷爷就是现在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爷爷。”风辰眼眶也红了,唤道。

    “好了,我进去陪季师,你赶紧去练功。”风元昊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笑道。

    说完,他转身就往里走。

    走了两步,却踟蹰了一下,回头看着风辰,认真地道:“再过两天,可就是你的赌斗了。到时候,爷爷就等着看你给爷爷争口气!其他的你别管,外面那些家伙,有你爹和我,还有你大爷爷他们对付!”

    “是。我一定不会让爷爷您失望。”风辰恭恭敬敬地答应了。

    风元昊脸上浮现一丝心满意足地笑容,冲风辰摆摆手,自己进去了,步履轻快,仿佛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岁。

    才走到正厅门前,就咋咋呼呼地吆喝起来,和里面众人的笑声混成一片。

    风辰目送爷爷进了房间,原地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离开。

    可心情,却一时难以平复。

    “灵台受损,在这个时代的天道大陆或许是无药可救。可在真实的天源星族历史上,却并非如此。只不过,那需要达到一定境界的魂师,以及一些特殊的灵药。”

    “努努力,想想办法,我或许能给爷爷一个惊喜!”

    风辰在心里一边盘算着,一边缓步向风府主宅走去。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