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真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风辰,你为风家闯下如此滔天大祸,牵连所有族人,如今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你竟然还敢如此放肆。你这是想干什么?要造反么?!”

    风元昆一来,一顶帽子就给风辰扣了下来。

    风辰微笑着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四爷爷和六爷爷在背后操控,其实,你们想找我麻烦,可以直接来,何必把风瑞他们推在前面呢?”

    风元昆怒不可遏。

    他没想到,风辰居然根本不跟着他的话走。而是来了一招“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自己给他扣一顶帽子,他反手就给自己也扣一顶。

    “放屁,”风元昆怒道:“你为家族惹了这么大的祸,如今十七位天境强者,就在城外虎视眈眈,子平他们找你质问,还需要人教么?”

    “风子平这种人,当然不需要人教。不过,是谁在背后操控他们,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们没必要在这里争。”风辰淡淡地到,“我倒想问问的是,现在这种情况,质问我有用么?”

    风辰环顾四周:“……或者大家觉得,把我风辰赶出风家,就能解决问题?”

    ……

    “赶出风家?”季大师震惊地看向风元泰。

    风元泰招了招手,一名执事飞射而来,将之前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番。只听得众人眉头直皱。

    二长老风元昊的脸都青了。

    “如今风家内部有些小问题,”风元泰道,“正想趁这次的事情,把腐肉都割掉。老四老六已经糊涂了,他们说的话,不代表风家。”

    季大师点了点头,脸色稍和。

    不过,看向场中那名叫风子平和风贤两个风家子弟的眼神,却充满了冷意。

    ……

    下方,风辰话音刚落,风元昆就冷冷道:“解不解决问题我不知道,但你这种败类本来就不配姓风!你自己若能退出宗祠,主动除籍,还算你有担待。可没想到,你非但死不悔改,还胆敢向风家子弟下手……”

    “四长老真是大义凛然,不过,说这些话,你经过族议了么?”风辰讥讽道,“或者,你是风家族长?”

    风元昆一窒,脸色有些难看。

    风辰转头环顾众人,大声道:“既然今天大家都在这里,那我就不妨把事情摆开了来说。免得以后我再来解释什么,也免得大家被某些人误导了。”

    “孽障,”风元恺厉声喝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立刻去宗祠给我跪着,听候发落!”

    “啧啧,”风辰笑了起来:“六长老这倚老卖老的功夫,果然日益精进。”

    “你!”风元恺跨上一步,却被风辰身前的武者给挡了下来,在一道道毫不客气的气机锁定下,他纵然怒不可遏,却也只能偃旗息鼓。

    风辰也不理会他,只大声道:“首先,我要说的是,在这件事上,我是遭人陷害的。”

    风家族人一片哗然。

    人群中有人吼道:“你说你遭陷害就遭陷害?难道你以前干的那些破事儿,也都是别人陷害你的?”

    “就是!这种事情怎么没人来陷害我?”

    “可笑!”

    众人七嘴八舌。

    风辰也不解释,微微一笑道:“我说这些,你们信或不信都没关系。不过,我想说的第二点,你们恐怕要动脑子想一想……”

    他环顾四周:“一只狼盯上一只兔子,是因为这只兔子冒犯了狼呢,还是因为狼饿了,想吃兔子?”

    风家族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比喻幼稚,却是通熟易懂。风辰一下就抓住了事情的关键。

    其实今天闹这么一出,风元昆等人想做什么,风家族人心里多少都有一点数。无非就是昨日没能开成族议,已然是断了自上而下夺权的途径。因此,他们就想要从风辰这里打开缺口。

    今天一整天,他们都在与族中各支串联。

    如今,族中七个内堂分支,十二个外堂分支,有差不多三分之一,已经公开站在了他们一边。

    这些人都认为,事情是风辰引发的,风商雪也要负责任。如今大祸临头,风商雪还一意孤行,那就是将风家往绝路上带。相反,四长老和六长老能够通过南静馆将风家其他人都摘出来,正是为大家着想。

    有了这些人的支持,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趁着风商雪不在,直接拿风辰开刀,将其逐出风家,再拉拢各支各部,罢免了风商雪的族长之位,宣布跟随南静馆,投入燕家阵营!

    这一切,早就安排好的!

    不过,任凭风元昆风元恺说得天花乱坠,族人的心头,多少也是有些疑虑。别说反对者和中立者,就算是那些已经站到他们阵营里的族人,此刻心头也是七上八下。

    原因,正在于风辰提出的这个问题!

    “风家真的可以相信对方吗?”

    “风家自下游进军中游以来,就一直追随刘老王爷。这些年和燕家阵营的仇恨,就这么轻飘飘地就化解了?”

    “丢开风商雪,自毁长城之后,对方就能这么轻易地放过风家?那些已经磨刀赫赫的家族会答应?”

    这些问题,不住地在众人脑海中翻腾着。

    看见众人脸上浮现的犹疑之色,一旁暗中关注的风家长老,以及季大师隋大师二人,都对风辰暗自赞许。

    寂静中,只听风辰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如果有人告诉你们,只要和狼站在一边,这只兔子就能保命,你们觉得,他们的年龄是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人群骚动起来,一时交头接耳。

    见此情形,风元恺怒道:“风辰,事到如今,你还妖言惑众!风家只是区区中游家族,不想办法化解危机,难道你还要拖着全族人给你陪葬吗?你小小年纪,好恶毒的心思,今天饶你不得!”

    说着,风元恺一挥手!

    数十名武者,自四面八方围过来,将风辰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怎么?”风辰斜眼道,“六长老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对,大可以公开反驳,让大家都信服。你这么做,怎么看,都有些狗急跳墙的味道。”

    “你……”风元恺怒道:“把他给我拿下。谁敢反抗,就地击杀!”

    武者们刚要上前,人群中站出一位神色懒散的中年男子,拱手道:“六叔,如今大敌当前,大家心里都没底。还请四叔六叔,给大家一颗定心丸。”

    ……

    一看到这中年男子,暗中的风家长老们,都不禁把目光投向了三长老。

    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三长老的独子风文朗。平时也是一副懒散糊涂的德行。和他爹一样喜欢喝酒。

    有一次,风元瑞和风文朗父子分别赴宴,却都是一夜未归。

    风家族人清晨起来发现,父子俩一个倒在院子里,一个躺在大门口,呼呼大睡。竟是双双喝得烂醉如泥。

    酒醒之后,三长老还把风文朗打了一顿,责问他为何如此贪杯。

    这事也成了风家的一个笑话。

    平常风文朗在族中并不负责什么工作,拿一份月供,没事就下棋看书喝酒,自由自在。

    可没想到,此刻他竟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众人的目光中,三长老笑眯眯的,只是看着。

    ……

    凤凰街上,风元昆和风元恺都皱起了眉头。

    看着四周族人疑虑的目光,他们就知道,风商雪积威之下,自己要想达到目的,不给大家定心丸,是不行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说得做不得,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而哪怕自己又做了又说了,但在私底下和公开场合,却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事情已经如此明了了,也没人能从他们嘴里听到一个燕字,或者一声南静馆的原因。

    但两人的犹豫,看在风家族人眼中,立刻引发了误会。

    一些原本已经投向他们的族人,这时候都变得心慌意乱起来。

    “不会吧?四长老之前不是言之凿凿吗?”

    “难道他并没有谈成?”

    见此情形,风元恺一咬牙,对风元昆道:“四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干脆,咱们就公开了!现在风商雪没回来,我们有大长老支持,只要收了人心,这风家就是咱们说了算。有什么好怕的?!”

    风元昆目光闪动,一咬牙,朗声道:“好吧,事情既然已经说到这儿了。那我就不妨明说。我已经和南静馆的赤旺尊者见过面了。他保证,只要我们风家族人不跟着风商雪犯糊涂,那咱们未来在中游,就还有一席之地!”

    他环顾四周:“如今燕家势大,外面什么情形,来了多少人,大家应该都看得很清楚。这种情况下,风家若是硬扛,只能家破人亡!风商雪这是带着大家往死路上走,他不配做我们的族长!”

    “对!”风元恺也高声道:“现在是亡羊补牢!风家或许会付出些许代价,但总比灭族来得好!”

    他咬牙切齿地一指风辰:“所有的祸事,都是这个孽障招来的。现在,咱们就押他去祖堂,公开除籍!同时,罢免风商雪族长之职!”

    “此事,我已经跟外堂二支的风元衡族长,五支的风宁族长……”风元昆一连点了四个外堂分支的族长出来,“……达成了共识。另外,大长老也是站在我们这边!”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了风文朗,微微一笑道:“我想,到时候,三长老应该也会深明大义。”

    轰地一声,四周一下就炸了锅。

    族人们都已经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大家都相顾骇然。谁也没想到,这转眼之间,风家的天,就要变了!

    一些人神情凝重,一些人则兴奋起来。

    尤其是风子平和风贤,更是眼睛发亮一旦四长老六长老掌权,他们二人的好处自然不用说。

    再加上十拿九稳的长河门名额,未来风家,说不定就连风惊河,也要低自己一头!

    不过,就在这时候,却见风文朗皱起了眉头,问道:“这么说来,四长老和六长老,是承认叛族通敌了?”

    “什么?”四长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风元恺也死死地盯着风文朗。

    四周的喧嚣声,一下就安静下来,整条凤凰街,鸦雀无声!

    然后,大家就看见,风文朗摇头道:“真蠢!”

    风辰也摇头道:“真蠢!”

    “你们说什么?”风元昆神色狰狞。可他话音未落,就只听见一道道呼啸的风声响起,下一秒,大长老风元泰为首的几位风家长老,以及两位长河门长老,已经如同流星般飞掠而至。

    “他们说你蠢!”风元泰落地,冷冷地看着风元昆和风元恺。

    两人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大哥……”

    风元泰摇头道:“老四老六,你们有野心,我一直都知道。不过,野心大也得有足够的能力匹配!你们已经利欲熏心,被迷昏了头了。就你们这样……”

    他顿了顿,叹息道:“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成天跟商雪争。就算让你们当了族长,你们又能当几天?”

    “大哥,”风元恺脸色煞白,“你之前不是说……”

    “所以说你们蠢呢!”风元泰怒道,“我警告你们两个好自为之,你们居然还说我站在你们这边?!”

    轰地一声,风元昆风元恺二人,如同五雷轰顶。

    而那几个追随他们的旁支族长,也是面如死灰。

    当下,风元泰亲自出手封了他们的灵台,便不再理会他们,转而向族人们介绍了季大师和隋大师,宣布族比后日举行。

    长河门的长老都来了?!

    从巨变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风家子弟全都兴奋起来,大家纷纷上前见礼问好,希望多少留个好印象。

    而早在见到季大师的第一时间,风辰已经在一干风家子弟惊诧的眼神中,上前行礼,并得到了季大师的热情招呼。

    “好,好!不错!”

    季大师赞许地拍着风辰的肩膀,又为他介绍了隋长老。

    自始自终,季大师连其他人看也没看一眼。

    而就在风辰和隋长老见礼完毕,风元泰风元昊热情邀请季大师进府叙话时,季大师却道:“等等。”

    他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风子平,风贤以及几个围堵风辰的子弟一眼道:“你们几个……族比就不用来了。”

    “长河门不招你们!”

    。

    。

    。

    。又纠结了好几天,好在堆一起发,字数也不算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