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四十章 凤凰街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凤凰街。

    “风辰,”领头的一个青年比风辰高了一个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质问道:“你还有脸回来,你知道你给风家惹了多大的祸吗?”

    说话间,风辰就被围了起来。

    而他身边的娃娃鱼,则被几个青年拨拉到了人群外,轰赶道:“滚滚滚,哪里来的小孩,凑什么热闹,赶紧滚!”

    娃娃鱼一脸委屈,不知所措。

    风辰被众人围住,也显得有些惊慌,看着娃娃鱼被赶开,努力挺着胸膛,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你……你们干什么,他是我朋友。”

    “朋友?!”

    一帮风家子弟脸上都浮现古怪的神情。

    这小子还没长大吗?居然和一个圆头圆脸,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小男孩当朋友!

    领头的那青年讥讽道:“朋友?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跟你这个朋友玩在一起?你们玩什么?撒尿和泥巴么?”

    他的话引来了四周众人的一阵讥笑。

    风辰扭头看去,只见整条街上,以自己为中心,形成了两个圈。

    一个自然是自己身边这些风家子弟。

    这些子弟他都认识。

    领头的名叫风子平,他身边的高个名叫风贤。而旁边年龄小一些的,有风瑞,风勇,风烟,风绮……

    这其中风子平和风贤年龄最大,实力也最高。平日里在风家子弟中有着极高的威信,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呼百应。今年族比,争夺长河门弟子名额,他俩也基本稳进前十。

    不过,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风辰知道,这风子平出自四长老一支,而风贤,则是六长老的亲孙子。

    至于另一个圈子,则由凤凰路上风家各支的族人组成。

    这些人隔了一段距离,远远地看着,目光冷漠,没有一个人上来干预。

    见此情形,风辰顿时明白了。很显然,这些风家子弟的到来,即便不是大家共同预谋的,也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

    而且不管有没有参与,大家都对此心照不宣。

    “看来,有人坐不住了。他们倒是不蠢。”风辰在心里想到。

    要知道,在风家,平辈弟子之间的争斗一向都是不怎么禁止的。风家传统以强为尊,谁的拳头大,谁的道理就大。

    任何争执和冲突,风家子弟间都可以靠决斗来解决。只要是公平决斗,没有用下毒偷袭一类的肮脏手段,谁赢谁就有道理。

    家族不但不会追究,反而会鼓励。

    在风辰的记忆里,自己那位哥哥风惊河,就是族中有名的“有道理”。族中子弟被他揍服气的,不知道有多少。

    至于自己……如果不是母亲雨夫人护着,不是父亲身为家主,大家多少有些顾忌,只怕早就不知道挨了多少揍了。

    而如今,十七位天境强者兵临城下,风家人人自危。

    如果有人想在私底下兴风作浪,却没能在第一波攻击中拉拢其他几位长老,形成族议的话,那么,这第二波出手,自己这个罪魁祸首,简直就是个摆明的靶子!

    想到这里,风辰问道:“我们玩什么关你们什么事,你们堵住我们干什么?”

    他想知道,这些人会下什么烂药。

    “我们找你的目的很简单,”风子平道:“你要还是个男人,就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了不连累家族,你自己退出宗祠吧。从今天起,你就不再是风家的人了。你在外面闯了什么祸,跟风家都没关系。”

    “你说什么?”风辰一愣。

    即便他知道,对方肯定会提出某种难以接受的要求,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种要求来。

    要知道,在天道大陆,家族和师门至高无上。无论是叛族还是叛宗,都是大逆不道的大罪。身为风家子弟,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主动退出宗祠,那都等同于连自己的爹妈祖宗都不认了。

    据风辰所知,很多犯下大罪的世家子弟,宁可逃亡在外数十年,甚至被押入宗祠关上一辈子,乃至处死,也不敢开这个口。

    可现在,这家伙一张口,居然就要自己主动退出宗祠,从风家除籍?!

    他以为他是谁?

    而且,言语之中,居然还用激将法?!

    他把自己当成傻子了么?

    如果换成以前的风辰,自觉被风家抛弃,一怒之下,说不定就答应了。可现在……风辰的眼神一下就冷了下来。

    “怎么,让你退出宗祠,听不见么?”一旁的风贤讥讽道,“你是不是男人?有胆子闯祸,就没胆子承担责任?”

    风辰怒击反笑,一点虚以委蛇的兴趣都没有了,他扭头看了看风瑞等人,问道:“这也是你们的意思?”

    风瑞等人对视一眼,都没有吭声。一个个眼神中有些惶惑不安。

    风辰一看就明白了。平日里,风瑞等人年岁较小,一直以风子平和风贤马首是瞻。很显然,这是风子平和风贤利用了这帮小跟屁虫而已。而至于背后又有谁在操控风子平和风贤,自然不用说了。

    风辰把目光投向风子平,开口道:“我想问个问题。”

    风子平倨傲道:“什么问题?”

    风辰看了看他,又扭头看了看风贤,脸上浮现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我想问,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

    他毫不客气地道:“你们但凡有点自知之明,也该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连个屁都算不上的玩意儿,谁给你们的脸,让你们在这里充大尾巴狼?”

    风子平和风贤脸色骤然一变。

    而四周,更是一片哗然。

    风子平等人对风辰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

    虽然这种话从风子平他们口中说出来,的确有些不妥,但身为风家子弟中的佼佼者,而且眼看就要进长河门了,因此,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他们教训风辰这种废物,是天经地义。

    就算风辰不爽,他也只能忍着。不然的话,就凭他闯的祸,他就等着挨揍吧!

    现在可没谁管他什么身份,更没人管他是不是有个护短的娘!要是他娘敢对风子平他们出手,那就开族议!

    看看风家还有谁站在这对母子一边!

    可谁也没想到,面对风子平和风贤,风辰居然敢还嘴。

    而且这家伙的嘴还这么损。一番话,只奚落得风子平和风贤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中直冒火。

    “揍他!”

    旁边人群中,陡然爆发出一阵喧嚣。

    话音未落,风子平已然猛地一拳,挥向了风辰的面门。

    眼看风辰就要被一拳砸个满脸开花,忽然,一道小小的身影闪过,旋即,一记耳光猛地抽在风子平的脸上,将他抽得横飞了出去,远远摔在地面时,一张脸已经被抽得又红又肿。

    而旁边风贤下意识地身形才一动,就已经被一把剑盯住了咽喉。

    风贤傻了,一动也不敢动。

    小一点的风瑞等风家子弟纷纷后退,而四周的风家族人则呆若木鸡。

    因为大家看到,这动手的,竟然是刚刚跟在风辰身旁的那个圆脸圆眼,一脸可爱的小男孩。

    两个风家子弟中的佼佼者,竟然被一个孩子给收拾了?!

    就在大家难以置信的时候,却听风辰嘿地一声笑了起来:“瞧,现在知道我们在玩什么了吧?”

    娃娃鱼面无表情地用剑尖挑起了风贤的下巴,讥讽道:“撒尿和泥巴。”

    众人鸦雀无声。

    而一帮风家子弟们,一时间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自己就是那被和的泥巴?!

    就在这时候,随着一道风声,一个身影自远处飞掠而来,直扑娃娃鱼,口中厉喝道:“放肆!”

    “六长老!”

    人群惊呼声中,六长老风元恺飞扑而下,张手抓向娃娃鱼的面门。

    娃娃鱼收剑,转身走向风辰,连看也没多看一眼。但同一时刻,十几个武者的身影已经相继浮现,迎上了六长老!

    砰砰砰……一连串疾如爆竹般的交手声过后,六长老的身形被硬生生拦截了下来。

    三名看起来貌不出众的武者,一人接了他一招。

    不仅如此,还有另外三名武者一人向他攻出一招,连环进攻,将他逼退了好几步。

    等到场中安静下来,众人只见风辰和那小男孩被十几位面无表情的武者团团保护在中央。而挟风雷而来,威风八面的六长老,则涨红了脸,被远远阻隔在外,连风辰和那小男孩的衣角都沾不到。

    六长老羞怒欲狂,寒声道:“你们是谁,竟然敢在风家放肆?!”

    没人理会他。

    十几名武者漠然不语,而风辰则把目光投向凤凰街尽头,自言自语般对娃娃鱼道:“出来了一个,另一个应该也要登场了。”

    果然,随着人群排开,四长老风元昆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不过没人知道的是,与此同时,风元泰,季大师等人,也已经悄无声息地赶到了。正站在屋顶房檐阴影中,静静地注视着下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