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围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樊阳街头,风辰悠然闲逛着,一边走,还一边抛着手中的两颗灵冰。

    娃娃鱼安静地跟在他的身边。

    昨晚和温旭骞谈判过后,风辰没有回风家,而是在斑竹巷小院里住了一晚,白天就待在小院里修炼。

    距离赌斗还有三天的时间,而如今他的气海中的源力,距离填满已经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三的差距了。按照风辰的估计,以自己的修炼速度,明天就可以填满气海,正式冲击人境中阶了。

    这让他隐隐有些兴奋。

    倒是娃娃鱼的脸色有些凝重。傍晚时分,一个接一个天境强者的到来,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此刻,樊阳街头巷尾,到处都是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神情紧张议论纷纷的民众。不时有一辆马车飞驰而过,咕噜噜的车轮声急促而凌乱,就如同此刻人们的心情。

    很多店铺都已经提前打烊了。

    店家熄灭了屋檐下的灯,乒乒乓乓地关上门。就像一只只遭遇暴风雪的田鼠,缩进了自己的洞穴。

    一群人飞快地从主从二人身边跑过,一边跑一边议论着。

    “快,西面也来人了,好像是秦家的族长……”

    “我的天,这次来了多少天境强者啊……”

    “要出大事了!”

    风辰和娃娃鱼的目光,追随这群人远去,旋即对视一眼。

    “少爷,你不担心吗?”娃娃鱼忍不住开口问道。

    加上燕家的两位客卿,那可是十七位天境强者啊!

    而如今的樊阳城中,却只有大长老风元泰一位天境强者坐镇。就连族长风商雪,都还没有赶回来。

    如今的局面,就像一个火药桶。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颗火星掉下来,就会轰然引爆!

    然而,在风辰的眼睛中,她看到的却只是镇定,甚至还有一丝戏谑。这让她很不明白。

    自家这位少爷,究竟有什么凭仗?!

    风辰想了想,问道:“你觉得我父亲,或者暮剑,会是那种不知道审时度势的蠢货吗?”

    娃娃鱼连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

    “我相信你甚至比我更了解他们,”风辰道,“所以,你应该知道,如果他们没有底气的话,那么,他们绝不会故意装出有底气的样子。他们会直接给你们下令,无论是拼命还是投降。”

    这一次,娃娃鱼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追随风商雪和暮剑多年,她知道,风辰说的没错。

    “而至于城外的这些人,”风辰瞟了一眼远方,“其实你也应该知道,他们中间,不一定都是我们的敌人。况且,就算都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也并不是铁板一块。风家固然是他们眼中的猎物,但捕猎也是有风险的。谁愿意先冲上来把风家的仇恨,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说到这里,风辰笑了起来:“现在,城中有大长老在,第一个进城的人,将不得不面对大长老的怒火。而偏偏,我父亲还不在城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娃娃鱼的眼睛闪过一丝困惑,旋即猛地一亮。

    她迅速明白了风辰的意思,也发现自己的思维,从傍晚这十五位天境强者到来那一刻起,就进入了一个误区自己只想到对手的强大,从而下意识地认为如果家主在的话,或许大家会安全得多。

    然而,此刻受风辰提点,她才赫然发现,这种安全感并非是真实的。那只是风家上下,甚至包括自己在内,一向对于风商雪这棵大树的依赖!

    实际上,如果真的面对十七位天境强者的联手攻击,风商雪就算待在城中和大长老联手,结局也是一样的。

    可相反,他现在不在城中,反倒是一种威慑!

    谁敢第一个踏进樊阳城,那么,他的家族,就将面对一位自由行走在外的天境强者无休止的报复!

    正是看似危若悬卵,实则稳如泰山!

    娃娃鱼恍然大悟。

    而随着这一明悟而来的,就是对风辰的认识的又一次刷新。

    娃娃鱼看向风辰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不同。她现在还不知道乌鸡和黄鹂去执行的任务怎么样了。但在跟着风辰的这段时间里,她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自家这位少爷绝不像其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娃娃鱼忽然想起了风商雪的长子,也就是风辰同父异母的哥哥风惊河。

    那是一个极为刻苦,极为睿智的青年。在他的身上,你除了优秀之外,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因此,很早以前,娃娃鱼就认为风惊河将会是风家的继任者。

    至于风辰这个寻花问柳的纨绔,这一辈子都注定只能生活在阴影下先是风商雪这棵大树的阴影,未来就是风惊河这个惊才绝艳的哥哥的阴影。

    但此刻,娃娃鱼知道那是错的。

    谁要是以为风辰是个蠢货,那他才真的是个蠢货!

    这个总是面带笑容,身上有着浓重纨绔气息的家伙,一点也不比他的父兄好对付!

    很多人都看走眼了!

    只不过可悲的是,他们还不知道而已。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过了凤凰街的风家牌坊。

    而在走过牌坊的那一刻,娃娃鱼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手上悄悄做了一个让四周手下加强戒备的手势。

    因为她看到,这一刻的凤凰街上,正聚集着数以百计的风家族人。

    原本他们正议论纷纷,可当他们看见风辰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那一双双眼睛中闪动的复杂光芒,让娃娃鱼下意识地警惕起来。

    “少爷,我建议我们还是回斑竹巷的好。”娃娃鱼低声道。

    “怕我被吃了?”风辰摸摸鼻子,以此遮住嘴,悄悄道:“不用怕,有我娘在,他们没人敢动我!”

    然而,这一次,风辰却算错了。

    凤凰街才走到一半,七八个风家子弟,已经堵在了风辰的面前。

    ……

    “大长老!”

    风元泰走出书房,就看见了一位焦急等候的执事。

    “什么事?”风元泰问道。

    执事匆匆上前一步,低声禀报了几句。风元泰听后皱了皱眉头,点点头,挥挥手示意执事退下。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这才转身回到了书房中。

    “大哥,出什么事了?”

    书房中,三长老风元瑞,五长老风元福和七长老风元逸正在喝茶聊天。见到风元泰进来,风元逸开口问道。

    “风家子弟,有人去堵风辰。现在凤凰街上,聚集了不少族人。”风元泰淡淡地道,“恐怕是老四老六坐不住了。”

    “他们想干什么?”风元逸猛地站了起来,怒火中烧。

    “好了,老七。老四老六今天见了不少人,他们想干什么,你还不明白?不过这事不着急,有商雪派给风辰的人,他吃不了亏,”风元瑞开口道,“至于老四老六,我倒觉得,等他们跳出来比较好。”

    风元泰点了点头道:“老三说得对。风家内部,也该清理清理了。他们现在跳出来,总比我们和敌人打起来的时候再跳出来捣乱来的好。我们没必要急着出面,过一会儿再去比较好,况且……”

    正说着,他神色一动,笑道:“来了,跟我一起去迎人吧。”

    说着,风元泰当先出了书房。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都兴奋地站起来,跟了上去。

    一行人穿过院落和游廊,走到宅院位于一条僻静小巷的侧门,等了没两分钟,就只见一辆马车驶来,在门前停下。

    一位老者当先下了车。

    他容貌与风商雪酷似,正是二长老风元昊。

    “二哥!”

    “二弟!”

    众人纷纷招呼道。

    “大哥,三弟,五弟,七弟。”风元昊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转身又从车上请下了两位老者。

    “季大师!隋大师!一路幸苦了!”

    见此二人,风元泰等人笑着迎了上去,寒暄问候。

    来的不是别人,其中一人面带微笑,正是季大师。而另一位身材高高瘦瘦,长着吊垂寿眉,面貌有些苦相的,则是长河门的另一位长老隋大师。

    风元泰道:“如今风家恰逢些许小麻烦,让二位大师如此轻车简从,隐藏行迹,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这是哪里话?”季大师道,“你们如此,也是怕牵扯上长河门。其实,大可不必。商雪是我师弟。我季海山便是在樊阳城头公开亮明身份,力挺风家,那也是天经地义!若有人想跟我试试手,那我倒求之不得!”

    “老朽也是,”隋大师一脸苦相,“手痒得很。”

    众人哈哈大笑。

    “商雪特地交代,可不敢劳动两位大师,”风元泰笑道,“商雪说,师门向来秉承中立,从不介入世家争斗。这些年来,对风家已是多有照拂,再不敢得陇望蜀。况且,此次牵扯南静馆……”

    说到这里,风元泰声音微微小了一些:“商雪已经去南云台了。”

    季大师和隋大师互视一眼,笑道:“那倒用不上我们插手了。”

    说着,季大师道:“不过,若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诸位不必客气。长河门与风家,实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长河门虽然不是什么名宗大派,却也从来都没怕过事。就算是上游宗门,嘿……”

    他冷笑一声:“也不见得不能一搏!”

    听到季大师的话,风家众位长老都肃然拱手道:“大师高义,风家上下,铭记于心。”

    “客气什么?”季大师扫了一眼,奇怪地问道:“对了,风辰那小子呢?”

    二长老风元昊也有些奇怪:“这小子,季大师可夸了他一路了。他在哪儿,我这个当爷爷的,也好长时间没见了……”

    长老们面面相觑。

    风元泰想了想,干脆地道:“风辰此刻在凤凰街。正好,族里有些事情,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

    “哦?”季大师眼睛微微一眯,“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