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兵临城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所有人都围聚在了控制台中央巨大的圆形透镜边。

    “可以开始了。”朱哲从迟小山打了个手势。

    迟小山从解密的魔钟里,选择了第一个文件开启。很快,中央圆镜中,一道光如同水纹荡漾开来,出现了风辰的身影。

    大家安静而专注地看着。

    从风辰离开百临城,到他进入樊阳城,再到他和风商雪见面……随着一个个文件的开启,风辰在这个魔钟里的经历,就如同一副画卷,缓缓在大家眼前展开。

    因为这个魔钟里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路上,因此大家看得很快。这部分基本都是跳过的,只需要过后再来仔细检查一下有否遗漏就行了。

    最让大家兴奋的场景,出现在风辰和风商雪见面之后。

    当看到风商雪随手给了风辰风雪枪法和御风剑法时,观察室里,爆发了一片充满羡慕嫉妒恨的哀嚎。

    大家只觉得苍天何其不公。自己在天行世界里想要得到一门低级功法都难之又难。可看人家……

    而这一插曲之后,风辰就跟着风商雪走进了书房。

    这是迟小山点开的魔钟最后一个文件。大家看到风商雪展开地图,对风辰道:“那么,告诉我,这一仗怎么打?”

    看着风辰走到地图前,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事实上,当风辰在百临城向暮剑提出要风家暗部三分之一力量要求的时候,大家对于这位玩家的目的,是进行过一番猜测和讨论的。

    在众人看来,有一个答案最不可忽视!

    那就是保命!

    众所周知,天行世界每一个化身的生命都只有一次。

    因此,无论获得风辰这个化身的玩家是谁,在现实中叫什么名字,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当风辰死去的时候,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随之烟消云散。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化身或许也就罢了。

    可这个风辰……毫不夸张地说,拥有这个化身,和手里捧着一个价值连城的精美古瓷没区别。

    谁愿意失手将其打碎?!

    那种痛苦,换成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接受。

    因此,迟小山在分析会上提出了一个假设。他认为,风辰之前对暮剑说的话,全都是忽悠。

    迟小山不认为一个白瓜玩家,有能力左右这种高层次的博弈。

    他认为风辰之所以要求掌控风家三分之一暗部力量,是因为他需要在关键时刻保住自己的命!

    到时候,就算风家彻底垮了,他至少还能够拥有这个化身。

    不过,迟小山的这个推论遭到了舒灵的反驳。

    舒灵认为,迟小山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风商雪和暮剑并不是傻子!

    如果风辰没有得到他们最基本的信任,哪怕他是风商雪的儿子并且展现出了超凡的个人天赋,风商雪和暮剑也绝不可能把事关风家生死存亡的赌注押在他的身上。

    如果那样的话,风商雪根本不可能领着风家走到现在。

    而仔细解读之前得到的情报,舒灵觉得,风辰这位玩家对局势的了解,对一些隐秘的掌握,其实远比自己等人所估计的更多。

    这从他和暮剑的对话,以及风商雪和暮剑私下的对话中可以发现。

    例如,詹家二长老意图反叛的事情,是风辰告诉暮剑的,并且已经得到了证实。又例如,风辰让暮剑替他恭喜风商雪。

    为什么恭喜?

    这一点,如今大家都还有些不明白,但仔细看风商雪和暮剑的对话,似乎他们对此很清楚。他们并不疑惑于风辰恭喜的是什么,而是震惊于风辰为什么会知道。

    而这些,都是风辰得到风商雪信任的依据。

    分析会会上,舒灵指出,这位玩家虽然是个白瓜,但不排除一个可能那就是风辰这个看是纨绔废材的化身,其实或许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说不定,这个纨绔也隐藏着某种秘密。

    而这位玩家,只不过是融合了风辰的记忆,并且继承了这些秘密而已。

    当然,迟小山也好,舒灵也罢,都只是猜测而已。

    在风辰真正和风商雪见面之前,他是否能得到信任,是否能真正参与到这次博弈,是否如愿以偿地拿到他想要的暗部兵力,他做这一切是为了保命还是为了帮助风家打赢这一仗……全都是未知数。

    而现在,答案就要揭晓了。

    圆镜中,风辰走到了书桌旁,先是低头仔细看了一下,然后指着其中一处,开始对风商雪讲解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风辰先离开了书房。风商雪留在书房里和浮现身形的暮剑说着话。

    而这个时候,观察室里,所有人都已经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好大一盘棋。”寂静中,舒灵喃喃道。

    “疯子!”迟小山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而梁安明和朱哲则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地一起走出了观察室。

    上楼,走进局长办公室,梁安明有些神情恍惚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来:“要么?”

    在局长办公室里抽烟?

    朱哲挣扎了一下,苦笑道:“给我一支吧。”

    两人点上烟,默默地吸着。

    良久,梁安明拍了拍朱哲的肩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本来就是人家的选择,我们干涉不了。这一次,我们就跟着他,要么输得干干净净,咱们就当做了一场梦,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

    他恶狠狠地把烟拧在烟灰缸里。

    “咱们就赢一把大的!”

    ……

    银河天行凡界,南神国,洛原州。

    又是一天过去了。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辉消失在远方的山巅。夜幕降临后的樊阳城,比起白天,又是一种不同的热闹。

    从空中看下去,整座城市灯火通明,尤其是城中几条餐饮,酒馆和青楼聚集的街道,更是彩灯高悬人流如织。

    不过,相较于平时,如今这繁华宁静之下却隐藏着一种不安和躁动,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昨天下午时分发生在望月楼的一切,如今已经是人尽皆知。而昨夜从城东面传来的天境强者的气息,也引发了城中争游者们的注意,并且随着人们的议论,渐成风起云涌之势。

    人们相顾骇然。

    那可是天境强者啊!

    他们在樊阳城外,肆无忌惮地显露出他们的气息,代表着什么?

    就像一头雄狮在另一头雄狮领地的边缘所发出的咆哮……那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威胁!

    很多人都敏锐地意识到,这场原本单纯的赌斗,已经变得不再单纯。

    于是,人们纷纷开始打探消息。

    这一天,在很多人的感觉中,显得异常漫长。

    在城内,他们看到了原本空空荡荡的摘星楼此刻的奢华布置和热闹场景,在城外,他们看见了那辆悬挂着燕家标志的豪华马车。

    消息情报一个接一个地从外面穿回樊阳,到这一天的入夜时分,樊阳城变得愈发动荡起来,无数利益相关的人群已经开始了忧心忡忡地奔走。

    风家统治樊阳城已经超过二十年了。从一座小城发展为如今洛原州北方最大的城市,有太多的人跟风家绑在了一起。

    城中的酒楼,棉花店,瓷器店,药店,铁器店,武器店,武馆,粮食店,木材店,木器店,藤器店,水果店……

    城外的砖瓦窑,牲畜牧场,家禽养殖场,鱼塘,伐木场,果园,田庄,矿场以及行走在外的商队,护卫队……

    在这座城市,你很难找到一个没有风家影响力的行业,也很难找到一个没有成员为风家效力的家族。

    而一旦风家倒了,大家会面临怎样的后果,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于是,一辆辆马车载着各大小家族的家主们奔赴聚会之地,一位位商会主事,行业豪强,在一脸紧张满头大汗地奔走着,商议着。而风家所在的宁静街,更是迎来了一拨又一拨访客。

    可是,他们失望了。

    “什么?家主不在?”

    “等等,你什么意思?敢情全城都在热议的事情,到现在风家高层也没有一点声音?你们这些族人连最基本的消息都不知道?”

    “老弟,我们可是和风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求你,跟我说说实话,你们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你们家主不可能现在还蒙在鼓里吧?”

    “还有那个风辰,你们就不管管他吗?他现在是在当面挑衅九皇子啊!就算本来没事,放任他这么下去,恐怕都会有事了!”

    “听说你们昨天下午开了族议?怎么说?”

    “糊涂!七长老糊涂啊!”

    “不行,这件事咱们还是得找四长老和六长老做主!”

    一时间,风家和风家的附庸家族,商会,各行各业,都乱成一团。大家聚在一起交流着各自得到的消息,并且梳理着线索,议论着,猜测着。

    而一场针对风家的围猎真相,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消息的汇聚,渐渐变得明了起来。

    当然,在这其中,风家四长老和六长老,起了关键的作用。

    大风堂一场争执过后,他们已经连夜和南静馆的赤旺取得了联系。

    对于他们,赤旺没有任何隐瞒。

    “实话跟你们说,风家完了!”

    “现在以燕家二皇子燕弘坐镇,十七个家族对你们风家虎视眈眈,再加上我南静馆的支持,就连那位老王爷都缩了头,你们觉得风商雪还有一线生机么?”

    “当然!风商雪当然知道!只不过,他没跟你们说而已。知道他去了哪里么?南云台!”

    “嘿,他以为靠着南云台就能挣扎!”

    “南云台也不是傻子,他们会为了一个风家,和十七个家族做对?!和我们南静馆做对?风商雪敢一意孤行,转眼就是被碾为齑粉的结局!”

    “风家肯定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不过,要论生机,你们倒是比风商雪的处境要有利得多。只要你们能约束族人,不让他们跟着风商雪犯傻,最好是能……”

    回来之后,风元昆风元恺二人一整天都在接见各支各部来拜访的族人。

    自然,更多的信息,也就渐渐扩散开来。

    在这些消息面前,风家各支各部,顿时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一些人同意四长老和六长老的观点,并且私底下已经选定了站位。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事情必须等到家主回来再决定。而风家这么多年来,家主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双方为此争执不休。

    风家出现了明显的割裂,但对此,其他几位长老却都保持着沉默。

    就在大部分人还有些举棋不定的时候,这天的晚上七点,一件更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申行云,前来拜会风大师。”

    “木凌江,前来拜会风大师。”

    “景慎言,前来拜会风大师。”

    “李烈,前来拜会风大师。”

    “薛高远,前来拜会风大师!”

    “胡松柏……”

    一辆又一辆悬挂着不同家族徽章的豪华马车,驶出夜幕,出现在樊阳城头的火光下。一位又一位天境强者,从马车上走下来,于樊阳城外朗声拜会。

    从七点到九点,总计十五个家族,十五位天境强者!

    没有人越雷池一步。

    大家的态度都很恭敬,言语也很有礼貌。

    然而,这十五个人的出现,却如同一道惊雷,自樊阳城上空漆黑的夜空中劈下来,震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