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南云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8^1^.

    酒楼的谈判结束了,温旭骞黑着脸离开了。

    而他走的时候,风辰的手里已经多了两颗单法阵灵冰。

    灵冰是天道河水灵力的结晶。

    天道河自天道山奔涌而下,河水中蕴藏着极为浓郁的灵力,滋养着天道大陆,是大陆灵力之源。

    不过,天道河乃是自九天域外而落的天河,玄奥无比,其虽自然散发灵气,蕴养万物,但人们直接饮用却毫无作用,而且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无法将河水中的灵力直接提取出来。

    反倒是天道河蕴育的草木生灵,可以用于炼药,从而间接获取灵力。

    例如风辰从族中获得的赤灵丹,就能够在修炼的时候提供大量的灵力,加快灵气化雨,生成源力的速度。

    不过,丹药炼制得再好,终究也是有杂质的。

    单纯就获取灵力这一点来说,越是纯净,越没有经过二次三次的转换加工就越好。而灵冰,就是这样一种宝贝。

    这种冰晶,本身是天道河水浸润土地,灵气经过年常日久的累积形成灵脉之后,从灵脉上滴落形成的。

    滴落之前,这只是一颗汇集了天道河灵力精华的水滴。

    而滴落的那一刻,其就化为一颗内部自然生成法阵的冰晶。法阵越多,冰晶蕴藏的灵力也就越大。这种冰晶不但可以自由吸收,而且还可以用于炼药,附灵。是争游者及魂师都必不可少的修炼资源。

    只可惜,灵冰的产量极少,大部分都出自上游那些占据了灵脉的洞天福地。在下游和和中游极为罕见。

    毕竟,中下游灵力相对稀薄,很难形成灵脉,更别提这灵脉精华了。

    风辰就是瞅准了温旭骞是北神国皇室的人,地位不低,此刻又投鼠忌器,才猛地敲了这一棒。

    当然,最终讨价还价的结果,就是一颗双法阵灵冰,变成了两颗单法阵灵冰。价值大约少了一半。

    不过,风辰已经很满意了。

    这灵冰,可是风家藏宝阁里也没多少。在他接下来的修炼以及一些要做的事情中,这两颗灵冰都将起到极大的助益。

    而风辰满意,自然代表着温旭骞的不满意。

    两颗单法阵灵冰对于温旭骞来说,还算不上多肉疼,但自己被这混账敲了竹杠的事实,却怎么想怎么气闷。

    而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原本平稳的心境,忽然多了那么一丝顾虑。

    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出目前南神国的局面状况。之前和晴文彦谈论,也早对燕家下了“亢龙有悔”的判断。只不过,目前燕家是南神国中能找到的最好的合作者,晴家别无选择而已。

    可若是真像那风辰说的……

    温旭骞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对那小子的话不怎么相信,但多少还是受了一点影响。

    回到摘星楼的时候,温旭骞发现粪车已经撤走了。

    温旭骞上了楼。

    “温先生回来了?”一看到温旭骞,晴文彦就笑着道,“那家伙终究害怕服软,把粪车给撤走了。”

    服软?温旭骞皱了皱眉头,自己可是被那小子敲诈了两颗灵冰。

    不过他没开口。

    因为他发现,此刻阁楼上的气氛异常热烈,大家都围在燕然身旁议论着什么,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满是扬眉吐气。

    温旭骞忽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和风辰交谈时候,那股从东面传来的气息波动。

    那是天境强者的气息,毫不掩饰。

    温旭骞记得,自己当时下意识地往那边看了一眼,同时……一个念头忽然在脑海中闪过,不过一时之间,却抓不住。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下意识地问道:“是九皇子殿下请了燕家两位天尊客卿出面?”

    “是的,”晴文彦笑道,“两位天尊在城外一显露气息,没过多久,那些人就乖乖地把粪车给撤走了。我们估计,现在风家已经乱成一团了。我们管不住那小子,自然有人管得住他!”

    温旭骞点头道:“这倒是个好办法。风家肯定也不愿这小子太胡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

    刚才自己察觉燕家天尊气息的时候,似乎风辰也愕然扭头往东方看了一眼!尽管这一动作很细微,而且他很快就控制住,反问自己怎么了,但自己现在可以肯定,他绝不是因为看了自己才往那边看的。

    那是他本身察觉的!

    可要知道,对于争游者来说,两位天境强者刻意外放的气息或许如同夜色中的皓月那么明显,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毫无知觉。

    那风辰……

    温旭骞心头猛地一跳,扭头看向晴时雨:“公主,那风辰真的是个没有修炼过的废物么?”

    晴时雨正捧着一杯茶,安静地望着窗外。

    闻言,她转过头来,点点头,脸上浮现一丝厌恶道:“是的,至少三个多月前,他身上没有丝毫的源力。不然也不会被我一脚踢断腿了。”

    说着,她好奇地问道:“怎么?”

    “没什么。”温旭骞摇了摇头。

    三个多月么?就算那时候开始修炼,也练不成什么吧。

    温旭骞一方面觉得自己想得有点多了,另一方面,又觉得原本简单的事情,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

    南神国,上游,南云州。

    天道河畔,十万青山。

    一条宛若巨蟒一般的灵脉,自天道河畔蜿蜒而行,最终于群山中,一座云雾缭绕的白色平顶山上显露行踪。

    而这平顶山上,梯道蜿蜒,楼阁延绵,气象恢宏。

    正是南神国上游大宗,南云台。

    此刻,南云台峰顶后花园里,一身白衫的风商雪散发,赤足,盘坐于一颗苍松下,正与一位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者对弈。

    四周,七八名五六十岁的修士,或坐或站,或悬浮半空,凝神观战。

    棋盘上,黑白交错,已然到了双方绞杀的关键阶段,风商雪执黑,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引得众人一阵惊叹。

    老者显然没料到这一着,皱着眉头,思考良久,忽然开口道:“商雪,所谓刚极易折,你性格太强了,不好。”

    “老神仙说得是。”风商雪似笑非笑。

    “你看你这棋,杀伐太重,”老神仙将风商雪落下的黑子拈起来,还到他手中,“换个地方,重下,重下。”

    四周众人都哭笑不得。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南云台太上长老,人称老神仙。而旁边的这些修士,则是他的弟子,如今分居南云台掌门以及各堂长老之职。

    见此情形,身为大弟子的掌门云鹤低声道:“师尊,你这也未免太赖皮了。”

    老头一怒,长长的寿眉掀起来:“我这是在指点你们小师弟,懂吗?”

    众弟子扭头的扭头,望天的望天。

    “老神仙教导的是,大师兄,无妨的……”风商雪笑眯眯地接过黑子,不慌不忙地下到棋盘的另一处,“下到这里,可以么?”

    一开始,众人还不觉得什么。

    不过,仔细一看,一个个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似乎想笑又不敢笑,脸都憋红了风商雪这一手,竟比之前那一着还要厉害!

    老神仙脸上一阵阴一阵阳,片刻之后,伸手将棋子捣乱:“不下了,不下了,算平局好了!”

    众人再忍不住,一阵哄笑。

    老头耍了赖皮,自己也笑得开心。

    笑过之后,一位弟子烹了茶,奉了一杯给老神仙,众人又纷纷自取了,一边喝着,一边说着话。

    闲谈一番过后,老神仙忽然开口问道:“商雪说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一听到这话,众人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一时间,目光全都集中在风商雪的身上。

    不说在场这些人,就算是整个南云台,自老神仙以下,五代弟子,上下数百人,对风商雪都极为熟悉。

    风商雪出身于长河门。

    而长河门虽是中游宗门,但数百年前却曾经解过南云台一场大难,自那以后,两宗同气连枝,一方有难,另一方必定倾力支援。门中长老,更多有相交莫逆者,交情一代传一代,一直持续到今天。

    数十年前,老神仙于长河门做客,发现了天赋、才情和秉性都颇对自己胃口的风商雪,甚为喜爱,不但破例传授了他一套功法,而且此后每次见他,都亲自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而风商雪对老神仙也非常感激。无论是在长河门当弟子,还是在风家做家主,每到老神仙寿辰,风商雪都会赶来贺寿。侍奉陪伴一段时日才离开。

    年复一年,风雨无阻。

    甚至有一年风家与人开战,风商雪重伤未愈都赶来了。

    两人的情分,虽非师徒,实更胜之。以至于老神仙的亲传弟子们,都将风商雪视为小师弟。

    在众人眼中,这位小师弟雄才大略,才智超凡。继任风家家主以来,竟是以一己之力,将一个下游的三流家族带进了中游。而今风家子弟已经踏足中游各大宗门,好一派兴旺景象。

    而在这一过程中,风商雪从未打过南云台的旗号,更没有为南云台添过麻烦。

    不过,这一次……

    事情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表面看来,面对两大皇室加上十几个家族的围攻,风商雪来南云台是在寻求帮助,是给南云台添麻烦。

    但其实众人心知肚明,事实并非如此。

    要知道,天道大陆的上游宗门也分上下的。南云台虽然占据着一处灵脉,不过却是靠近中游,而且这灵脉只是一条中型蟒灵而已,别说青龙玄武朱雀白虎那四大灵脉,就连蛟灵都不是。

    也因此,南云台虽是上游宗门,但跟那些占据着洞天福地,可以自给自足超然物外的超级宗门比不了。想要传承发展,除了依靠灵脉和千年积累之外,也同样依靠世俗资源。

    类似这样的宗门还有很多个。南静馆就是其中之一。

    而恰好,南云台和南静馆却是死对头!

    。

    。

    。

    ^记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