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生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8^1^.

    温旭骞被小男孩带进了一条街外的一座酒楼二楼包厢。

    房间里空无一人,静谧而干净。

    “先生请稍待。”小男孩行礼,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下了,顺手关上了门。

    温旭骞的目光,在关闭的门上定了好一会儿。他能看出来,这个小男孩不简单。如果自己和对方交手的话,倒下的很可能是自己。

    温旭骞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在窗边注视着外面的街道细细想了想心事,便听到了楼梯传来的一阵脚步声。

    转头看去,门被推开,门帘撩起,那名叫风辰的青年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来了,贵姓?”风辰在屋子中央的八仙桌坐下,伸手倒了一壶茶,笑眯眯地上下打量着温旭骞。

    尽管之前就已经见识过这小子的纨绔作风,不过这时候,温旭骞又再次确认了。

    他微微一笑,温文尔雅地拱手道:“小姓温。温旭骞。”

    “温先生,”风辰喝着茶,笑道,“今天晚上估计没什么胃口,要不要我让人安排一下,这家酒楼的菜品不错。”

    “美意心领了,”温旭骞在风辰对面坐下来,笑道,“相较于此,我更希望风公子你能让你的属下将那些粪车撤走。”

    “粪车?”风辰一脸困惑,“什么粪车?”

    温旭骞微微一笑:“既然我们都坐在了这里,我想,我们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怎么开门见山?”风辰冷笑道,“把我抓去北神国圈禁三十年?”

    “这是你父亲和北神皇共同的决定,”温旭骞淡淡地道,“我们不过是执行罢了。谁也改变不了,不是么?”

    “可我是无辜的!”风辰愤怒地将手中茶杯在桌子上一顿,“那天我是被骗过去的,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你们北神国公主!”

    温旭骞叹了口气道:“但你还是将公主捆起来了,而且差点凌辱她。”

    风辰张了张嘴,一副想要反驳却又反驳不了的样子。

    他咬了咬牙道:“说吧,你们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其实把我抓去北神国,不过是出口气罢了,你们要的并非是这个,我说得对吗?”

    温旭骞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着他,淡然不语。

    “晴家不容冒犯,这我知道。但要道歉也好,赔偿也罢,我爹之前都答应了,可晴家依然不依不饶,”风辰迎着他的目光,“你们想要的,不是这个。”

    “哦?”温旭骞来了兴趣。

    他发现这小子虽然纨绔,但却也不蠢。

    “那我们想要什么?”温旭骞好奇地问道。

    “你们想要的就是这场赌斗,这不过是个给燕家对付我们风家的借口而已!”风辰盯着他,冷冷地道。

    “同时,你们晴家,也把手插进我们南神国来了。现在的南神国诸侯割据,山头林立,一片混乱。正好浑水摸鱼,不是么?”

    温旭骞沉默地看着风辰。

    良久,他开口道:“北神国和南神国并不交界,我们不用把手插进来。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你们当然不用亲手做什么,你们只需要一个能控制南神国的盟友就行了,”风辰冷冷地道,“但你真认为燕家能赢么?”

    “不知道,”温旭骞微微一笑道,“但这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损失,不是么?”

    “不,”风辰冷笑道,“如果你们选错了人,那就会有损失了。”

    温旭骞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一次,他看风辰的眼神很认真。

    “或许在你们的眼里,我只是个被家族抛弃的纨绔子弟罢了,”风辰给自己的茶杯斟上茶,“而且,我们风家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中游家族罢了。在这场游戏里,我们只是给燕家立威的道具……”

    说到这里,他忽然笑了起来:“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选错了人呢?”

    温旭骞没有吭声。

    “对了,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一定没有仔细了解过我爹,”风辰道,“虽然他放弃了我,但他终究是我爹。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万一你们抓走了我,然后发现我爹其实更适合合作。到时候怎么办?”

    他喝着茶,冷笑着:“……就算他不在乎我这个儿子,但这对他来说,却是个羞辱。难道到时候,再把我送回来化解这个羞辱?”

    温旭骞垂着眼帘。

    他知道,眼前这个纨绔如此舌灿莲花,都不过是为了将他自己从这个死局中摆脱出来而已。

    可不管是中止赌斗,还是让晴家在赌斗中放他一马,都很天真。

    而且,对于他那位父亲……温旭骞不认为一个中游的天境强者能有多大的力量。风辰对他父亲的评价,如果不是从小生活在他父亲的树荫下,有一种仰望大树的崇拜的话,那就是狂妄无知。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认同的。

    那就是他们对风家的了解,只限于这个家族是燕家对手扶植起来的一个中游家族,而对于风商雪这个人,了解得并不多。

    还有一点……

    温旭骞不得不承认,这个纨绔的眼光,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那么,”温旭骞缓缓开口道,“你有什么提议么?”

    “让你们现在放过我,估计有些难度,”风辰道,“不过,我觉得,如果这些日子,你发现燕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强,而我们风家,又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弱的话,或许这场赌斗,你可以让你们的人别太认真。”

    温旭骞有些好笑。

    这小子绕来绕去,果然还是绕到这里了。不过,他发现,这对自己此行的目的,倒是有些帮助。

    只要稳住他,不让他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不去搞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过了这几天就行了。

    “好吧,我把你的意见带回给五皇子,我想,如果你们风家能展现出足够的实力的话,他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温旭骞点点头,站起身来,“那么,先拜托你让你的属下把那些粪车撤了……”

    他微微一笑道:“我家殿下现在心情很不好。”

    说着,温旭骞就准备离开。

    不过他刚一动身,却见风辰摇头道:“不对不对,温先生,之前咱们谈的是一笔生意,那粪车,是另外一笔生意。”

    温旭骞的笑容凝固了。

    “只要区区一颗双法阵灵冰,我马上让人把车撤走,”风辰笑得很开心,“怎么样?!”

    ……

    风元泰和风元瑞站在樊阳东面城墙上。

    很快,一辆足以供十人乘坐的巨型奢华马车,在八只雪龙的牵引下驶出了夜幕,在东面的城墙前停下。

    风元泰和风元瑞的目光,落在了马车的燕家标志上,彼此对视了一眼。

    片刻之后,两名锦衣老者相继走下了马车。一步步凌空走上半空,与城头齐平,神色淡然地微微一施礼道。

    “张国瑞,罗西山,拜见风大师。”

    风元泰还礼:“两位天尊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岂敢。”左侧体形稍胖的张国瑞淡然道,“我家九皇子此次陪同北神国五皇子晴文彦及小公主晴时雨前来樊阳城,我二人不过随行护佑罢了。”

    右侧的罗西山身材瘦削,眼神阴鹜,开口道:“樊阳是风家之地,有风家二位天尊在,我二人自当退避三舍,免得坏了规矩,冒犯冲撞。

    不过刚才九皇子派人来说,在樊阳城中有些不愉快。因此厚颜前来,请风大师看在我二人的薄面上,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多多担待。”

    风元泰的脸色沉了下来。

    刚才已经听说风辰在摘星楼捣的鬼,正想去教训那恶心小子一顿,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他们嘴里说得客气,可这语气态度实则倨傲,行为隐含威胁。之前出现的时候,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显然没将风家放在眼里。

    摆明了是施压!

    静默片刻,风元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风元泰淡淡地道,“小孩子胡闹而已,何至于二位巴巴地赶来。风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世家,不过,这度量还是有的……”

    张、罗二人原本静静地听着,这时候,脸上神情忽然一僵。

    风家?度量?

    却听风元泰笑着摇头道:“两位天尊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跟九皇子计较。另外,二位既然来都来了,那不如就距离樊阳城近一些,说不定一会儿,你家九皇子就又来消息了。也免得再跑来跑去。”

    说完,风元泰和风元瑞笑眯眯地一拱手:“人老了,精神不济,就不招呼二位了。只要不进城,二位随意,别客气。”

    “告辞。”

    风元泰和风元瑞转身离去。

    只留下城墙前方的虚空中,张、罗二位天境强者一脸难看地漂浮在哪里。

    呼吸起伏间,身形竟隐隐有些不稳。

    。

    。

    。

    。

    ^记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