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詹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8^1^.

    风家的一场族议,扯了好大的阵仗,最终还没开始,就悄无声息地偃旗息鼓。

    各支族长宿老,各部主事主管,都是一脸懵然地各自散去。谁也不知道大风堂中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七长老拂袖而去,旋即大风堂就重关掉了。具体情形,问谁也没个准确的答复。

    风家如今外面到底如何,风辰这场赌斗,又是否真的牵涉到了更深也更高层次的交锋,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到了晚间,私底下,就渐渐开始有些声音流传了。

    而这时候,摘星楼里,灯火通明。

    平日里,摘星楼就是一座空楼。但两大皇室何等气派,如今又联袂而至,只不过短短一个小时,这座高塔连同占地广阔的庭院,就已经布置得富丽堂皇。引得外面行人纷纷驻足围观,啧啧赞叹。

    已然时值傍晚,上百名皇家侍卫,将摘星楼保护得严严实实,数不清的侍从穿行往来。美酒佳肴宛若流水般地端上来。世家子弟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或远眺樊阳景物,或高谈阔论。

    之前一场冲突受的影响,此刻已全然不见了踪影。

    “那风辰想必已经是疯了,不然的话,他今天何必闹这么一场,不过是困兽犹斗,徒惹人笑话罢了。”

    “他今天倒是得意,四天之后,看他怎么哭。”

    “这种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看他今天那嚣张的模样,恐怕只有等到被抓去北神国圈禁起来,他才知道害怕。”

    “一个中游家族子弟,谁给他的胆气?”

    “他有什么胆气!平常狂妄惯了,如今破罐子破摔,脑子不好使而已。”

    世家子弟们议论纷纷,脸上表情或讥讽不屑,或兴奋激动。

    詹歌坐在阁楼围栏边,手里捧着一杯茶,一边听着,一边不动神色地观察着眼前的这些世家子弟们,觉得有趣而又刺激。

    他现在的心跳有些快。

    这次晴家和风家的赌斗,别说在洛原州,就算是放在整个南神国,那也是一场难得的大戏。而更难得的是,燕家不光派了九皇子燕然陪同晴家来樊阳,而且还邀约了诸多世家子弟。

    这些世家,一部分是燕都和其他州府的世家子弟,而另外一部分,则都是洛原州本地的家族。其中也包括詹家在内。

    前一部分纯粹是来凑热闹的。他们和燕家皇子们相熟,平常就是一个圈子,这样的热闹当然少不了他们。

    而洛原州的这些家族……

    詹歌不知道,在场的这些世家子弟中,有多少是清楚这场交锋内幕的。

    毕竟,包括燕家在内的十七个家族准备狩猎风家,到现在已经算不上什么绝对的秘密了。哪怕是族中三代四代子弟,只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大致也应该是清楚自己家族是否参与其中的。

    不过,詹歌知道,恐怕这些子弟中,有不少人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家族真正的阵营和立场。

    原本詹歌也是不知道的。

    詹歌是詹家的三代子弟,在洛原州的世家子弟圈子里,一直都属于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他的堂弟詹放,无论是天赋还是名气,都远远比他大得多。有时候聚会,大家对詹歌的印象,也只是詹放的堂哥。

    不过,只有詹家很少的人才知道,五年前,受詹家家主詹飞熊钦点,詹歌已经开始接触族中的一些机密事务了。

    也因此,几天前,詹歌参与了一次行动。

    行动是家主詹飞熊亲自领队的。数十名詹家武者攻入了一栋小楼,将里面的人全都击杀一空,同时,逮捕了家族的二长老。

    后来在刑堂上,詹歌才知道,原来二长老早有反叛之心。他和燕家二皇子燕弘勾结,自己在外私自豢养死士,试图将家主詹飞熊取而代之。

    这种关于野心的桥段,在世家中并不少见。只不过,詹歌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平常比自己还低调的二长老。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消息,竟然是风家给的。

    “这次风家和晴家的赌斗,詹歌你去,”詹飞熊废掉了二长老的武功,宣布将其圈禁之后,对詹歌道:“燕家那几个小兔崽子搞这么一出,我们家若是没人出面,那不跟尚家一样了?”

    “不过,你要记住的是,咱们站的是风家!”

    詹歌觉得,自己当时的表情,已经不仅是震惊了。

    尚家他当然知道。

    作为洛原州中,三个能和风家平起平坐的家族之一,尚家的实力,远在詹家之上。而这一次围猎,因为尚家小姐尚耶的关系,尚家已经不可能参与了。

    很多人背后都在笑话,说尚家这回亏大了。

    要知道,洛原州东南西北四大家族,尚家就是其中之一。这次如果在同等级的风家身上撕下一大块肉,那尚家的实力,还要激增。未来从洛原州崛起,鱼跃龙门,进军上游也大有可期。

    可谁知道,尚家竟然以这种方式退出了逐鹿。而更让詹歌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詹家竟然和风家站在一切的!

    家主疯了吗?!

    虽然这句话没脱口而出,但詹歌知道,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出自己当时的惊骇。

    而当时,詹飞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燕家选谁不好,偏偏选到风家。有些事情,你们年轻人不明白,你只需要知道,风商雪可不是好惹的。咱们这次,跟着燕家只能吃屎,跟着风家,才能吃肉!”

    那一刻,詹歌分明看到家主笑容中的狰狞。

    于是,詹歌来了!

    此刻看着这些世家子弟,他多少有些心虚。其实,自己来此的任务不过是代表詹家,当个看客罢了。真正的交锋是在另外的层面上,自己根本摸不到,当然也不可能在这里做什么。

    不过,这种身在敌营的感觉,还是很刺激啊。

    詹歌不禁会想,等到大战开启,大家都知道詹家的立场时,这一双双眼睛,会怎么看自己。自己到时候要不要表现出极度的震惊,愤慨和无辜?

    另外,这里面像自己这样的还有几个?

    十七个家族中,去掉尚家和燕家,还有十五个。敌我分别是多少?总不会,就詹家一家是挺风家的吧?

    詹歌的目光,悄无声息地在世家子弟们的脸上游弋着,分辨着他们的表情。

    薛家?

    薛柏青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任家?

    任之于那小子已经喝得上头上脸了,这小子在任家不怎么受器重,恐怕就算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黄家、宿家、木家?

    詹歌一个个看过去,想要从中看出什么端倪来很难,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确认的。现在还一脸铁青的申振康,肯定不是盟友!

    听说,风辰就是申振康给卖的。今天那小子一口唾沫直接啐到了申振康脸上!

    那么,接下来,风家会怎么炮制申家呢?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风闻那个风辰是个废物,今天看起来,也是一个蛮横不知死活的纨绔架势,不过,他总觉得这小子没那么简单。

    申振康出卖了他,他不会只啐一口唾沫就了事。

    正想着,忽然,詹歌闻到了一股恶臭。

    他刚站起身来,扭头查看究竟,就听到有人叫了起来:“王八蛋,谁这么缺德在楼下摆的粪车?”

    众人全都涌到了护栏边。詹歌也随着众人一起向下看去,只见以摘星楼为中心,东南西北路口的环形道路上,全都摆满了粪车。

    不是一辆两辆。

    而是好几十辆,密密麻麻,将摘星楼团团围了起来!

    下面已经有皇家侍卫出去查探,不过,拉来粪车的,赫然还是武者。此刻他们正跟侍卫对峙,站在楼上,都能听到他们的声音:“老子的粪车摆这里怎么了……你敢动一下试试……老子高兴,老子自己屙的,你管得着?”

    众人一时间头晕眼花。就连白痴也知道,这指定是风家那个混账派人来干的!

    寂静中,不知道谁指挥道:“关窗户,把熏香点上……”

    话音未落,就听下面有人大声吆喝道:“卖狗屎了!鲜热乎的臭狗屎啊!保你吃了一坨想两坨……”

    “鼻涕,卖鼻涕!又浓又稠的鼻涕。咬不断啊!”

    旋即还有二胡伴奏,偏偏拉得断断续续,惨不忍睹。

    简直魔音入脑!

    呃!随着某位世家小姐忍受不住的一声干呕,整座摘星楼上,一片死寂。

    大家看着眼前桌上热气腾腾的美食,忽然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现在,胃口固然是一丝都没有了,可这晚上,又怎么睡?!

    这么下去,别说四天后看别人的笑话,自己这些人,都被熏成笑话了!

    王八蛋!

    ^记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