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大风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8^1^.

    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小院,风辰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抬头看着天空。

    今天,晴时雨的反应是个意外。

    原本在风辰看来,那一夜的事情,自己固然是被陷害入局的,但晴时雨身为北神国公主,又何尝不是被人拉入了局中?

    不然的话,她怎么会独自出现在那个包厢里?

    不过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野心不小啊。”风辰想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很显然,这个女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进了这个局,她就没准备出去。

    结合晴执苍的反应,以及晴家此次南下,还有燕家的动作来看,晴时雨并不像很多人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害。

    这不是一朵山谷幽兰,而是一朵带毒的魔花!

    她根本不会在乎谁是否被冤枉了,就像这次,她断然拒绝自己的解释,就将自己摁死在了这个位置上。

    至于自己是不是无辜,是不是冤枉,是不是会因此付出惨痛,乃至生命的代价,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所以,自己和她,之前谈不上仇。

    现在才是死仇!

    不过,这时候用不着搭理晴家,在这场戏里面,他们看似主角,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

    晴执苍不会真的想就这么一脚插进来!

    如今四大神国勾心斗角。西神国实力强大,咄咄逼人,而东神国又跟西神国眉来眼去,因此,北神国必须未雨绸缪。

    而这次,“恰好”自己得罪了晴时雨,这就给了晴执苍搅动南神国风云的机会。

    一开始,这本是晴家和风家的私仇。

    但现在演变,已经搅进了燕家和一些其他家族,更影响到了帝国势力划分。而这时候,晴家反倒显得超然了。

    他们不过是在燕家身上下了注而已。

    但今天可以在燕家身上下注,明天就可以在燕家的对手身上下注。这才是对北神国最有利的立场。

    想着想着,风辰的脑海中就浮现了那个北神国中年文士的脸。

    很显然,这是个聪明人。

    之前就是他制止了那场混战,从晴文彦都对他言听计从来看,这个人的身份地位恐怕不一般,至少在这支队伍中,他有着足够的影响力和权威。

    风辰笑了起来。

    自己最喜欢就是和这种聪明人打交道了。

    “娃娃鱼,”风辰吹开茶沫,喝了一口,悠悠道:“跟你手下弟兄们打个商量,帮我办点恶心事儿……”

    娃娃鱼瞪大了眼睛:“做什么?”

    风辰压低了声音,细细一说,娃娃鱼眼睛越睁越大,嘴角裂开,一副恶心而又兴奋的样子。

    “少爷你这可太损了。”她笑眯眯地蹦起来,一溜烟跑了,“我亲自去安排!”

    小院里安静下来。

    风辰左右无事,起身在院子里逛了逛。

    院子不大,也就风府里一间客卿院大小,前后两进。后院左右还有一个小花园和一个练功场。

    这里原本是暮剑手里的一处暗宅,现在风家地下力量给了风辰三分之一,这个位于斑竹巷的暗宅也就一起给了他,用于他和手下人联系。

    毕竟,风家暗中的力量尽皆掌握在风商雪的手中,就连风家长老,很多事也不知道,很多人也没见过。

    平常在风府中,跟娃娃鱼等人进出往来,不是太方便。

    风辰觉得这里好。

    躲在这个小基地里,自己做什么都没人知道。

    扭头看见练功场的聚灵室,风辰推门走了进去,先下最要紧的,是先提升自己的实力。天道争游,力量才是一切!

    ……

    风家,此刻已然是一片乱糟糟的景象。

    风家族居的三条街。前面凤凰街,横着沿牌坊一段为界;后面听雨街,沿河边一段为界,全都是风家各支的宅院。再加上正中的宁静街,从高处看去,大大小小的宅院一座连着一座,乌压压地一片。

    而此刻各大宅院中,无论豪华宽绰,还是简陋逼仄,尽皆挤满了人,一院院,一屋屋聚在一起,神情或严肃冷峻,或激动愤怒,议论争执不休。

    更重要的是,风家大风堂开了!

    大风堂是风家族祠的议事堂,平日里都关着,族中有什么事务需要商议,大多在风府正房中院的议事厅。

    只有风家有大事发生,需要召集风家各支家长及族中宿老共商,才会开大风堂。

    而今天,大风堂开启了。

    据说,是风辰那混账又在城中望月楼那边惹了什么事,四长老六长老怒气冲冲地回来,当即就强开了大风堂,擂了议事鼓!

    而偏偏,此刻族长风商雪都还不在族中!

    这可了不得了!

    风家全族都被惊动了。

    而今,听说家中族老已经一个接一个的赶来了,各支各部的负责人,以及一些辈分高的宿老,也都被请到了祖堂前院的正厅等候,等到大风堂里长老们议事得出个结论,就要开族议。

    虽然不知道四长老六长老这是在闹什么,但风家族人们分明感受到了一股紧张肃杀的气息。

    “究竟是出什么事了?族长不在,四长老和六长老这是想干什么?”

    “不知道啊。”

    “是不是风辰那混账又干了什么?”

    “好像是望月楼那边,族里有不少人刚才都过去了……”

    “老奔来了,嘿,刚才你不是去了望月楼那边么,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四六二位一回来就开大风堂了?”

    “我的天,你们都还蒙在鼓里呢?知道刚才我看到什么了么?晴家来人了。而且还不止晴家,还有燕家,来的是九皇子燕然!另外还有好多世家子弟,我认识的,就咱们洛原州的家族子弟,就有一二十个!”

    “来了?”

    “来了就来了,今天不来,过几天不也要来,有什么好奇怪的……”

    “去去去,你们知道个屁,不是说他们不该来,是这事情的味道不对!你们这些天没听到有传言么?有人要趁火打劫,对付咱们风家!”

    “我有听说!”

    “我也听说了,不过不怎么清楚!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跟你们说,我一看到燕家也来了,还有那些世家子弟,就觉得有些不对。而更没想到的是,这车队才进城,在望月楼那边就正好撞上风辰那混账……”

    “什么?那混账竟然敢……他想干什么?他这是要把我们全族都一起拉下水吗?!”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风家的每一座宅院,每一个角落。

    而听着望月楼发生的事情,再结合着那些传言,风家人的脸色都越来越白。

    这下,他们明白大风堂为何而开了!

    ……

    大风堂里,气氛凝重。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四长老立于堂中,环顾四周诸位风家长老,怒道,“这风辰想干什么?他身边的这些武者是谁派给他的?还有,风商雪究竟什么意思,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想把盖子捂到什么时候?!”

    四长老风元昆这一连串的发问,又急又快,怒不可遏中,又透着一丝惶急。

    由不得他不急。

    身为风家长老,关于风辰闯下的这个祸事,他是从头到尾参与了的。

    当初,事情一出,北神国立刻派人将晴时雨接了回去。紧接着,北神皇晴执苍震怒之下,遣使至南神国,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燕家之前提出的一项合作,交换条件是,燕家作壁上观。

    这就将这件事,定义在了晴家和风家的私仇层面上。

    对此,燕家哪里会有不同意?

    于是,晴家直接找到风家,一句话,限期交出罪魁祸首。否则,风家就要面临晴家的怒火和报复!

    当时,整个风家都慌了。

    族人们每日里议论纷纷,惶恐不安,只觉得大祸临头。

    那可是晴家啊。风家要是跟人家冲突起来,跟鸡蛋碰石头也没什么两样。

    人家是上游家族,是传承数千年的超级世家,是皇室。而风家呢?二十多年前还不过是下游的破落户!

    就算族长风商雪雄才大略,但一个天境强者,怎么可能是拥有道境强者的上游家族的对手?人家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只下一道剿杀令,自然有无数人愿意代劳。这其中还包括南神国的人!

    原本大家以为,就算是风商雪也没有选择,只能把风辰交出去。

    可谁知道,风商雪硬是顶着对手的压力,认错,谈判,赔偿,但就是不交人。

    那时候,风家真是惶惶不可终日。

    四长老和六长老,都恨不得直接废了风商雪的族长之位。

    不过,他们和风商雪斗了这么多年,很清楚自家的这个侄子的实力手段以及他在风家的权威。

    在这样的情况下,赌斗的方案被提了出来。

    先抛开这个方案是谁提出来的不说,就说风家族人都知道的最终逼着风商雪接受这个方案,是四长老和六长老的功劳。

    在那天的会议中,两人甚至已经准备撕破脸了。

    最终风商雪同意了赌斗。

    其实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明白风商雪为什么会同意。更不可能知道雨夫人给了风辰面具的事情。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自认拯救了风家。

    而族人们也对二人多有恭维。毕竟,事关全族,能把风辰一个人和风家割裂开来,就是保全大家的功臣。谁都要认这笔帐。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想而知最近听到那些传言,今天又看到风辰的所作所为时,四长老何等震惊。

    他不知道风商雪做了什么。

    但从他派给风辰这些人,从他一直对此保持沉默,从燕家,以及那些世家子弟的出现来看,事情都在向着一个让人心悸的方向发展。

    因此,一回来,他就毫不犹豫地强行开启了大风堂,擂响了议事鼓,召集族中长老,目的,就是要搞清楚状况。如果风商雪发了疯,一意孤行,他要让全族联合起来,悬崖勒马。

    风家,不能由着风商雪和风辰父子随意折腾!

    。

    。

    。

    。之前多了一位盟主漆黑祑约修亞,本来这章是明天的,但一直没能感谢,又卡了很久,因此今天加更,以表谢意。

    ^记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