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章 那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8^1^.

    人群越聚越多,还有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热闹。

    所有人都冲着这边指指点点,口沫横飞地为后来者讲述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对于燕然等人来说,这是极为难堪的。而对于风辰来说,人越多,却是越得意,越起劲!

    “怎么?”他笑眯眯地转了一圈,目光从四周议论的人群扫过,最后落在燕然身上,“不拿我了?不给你妈出气了?”

    燕然气得脸都绿了。

    尽管知道这是最粗浅的挑衅,可这口气真是咽不下去。

    如果不是晴文彦死死箍着他的胳膊,他恨不得冲上去一剑从这贱人的口中刺进去。割了他的舌头,绞掉他满口牙!

    而就在这时候,晴时雨开口了。

    “你果然是个人渣!”

    风辰一愣,扭头,目光和她撞在一起:“你在说我?”

    晴时雨冷冷地看着他,四周人群,也都忍不住一阵低声唾骂。这王八蛋差点把人家仙子般的人儿给糟蹋了,说他人渣,他还问这么一句。

    全樊阳都知道是你,敢情你自己不知道?!

    “说到这个,我们倒要好好扯扯了……”风辰瞪着晴时雨,“先认清楚人,你就是晴时雨是吧?”

    晴时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显然不屑于开口。

    “看来是了,这不怪我,”风辰挑了挑眉道,“毕竟那天,你被绑成一朵花儿一样,衣服头发又凌乱,我没怎么看得清……”

    轰地一声,四周一片哗然。

    “住口!”晴文彦和温旭骞同声怒斥!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下流无耻的王八蛋,居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形容当时场景!

    这一刻,就连他们也想杀人了。

    风辰被打断,一怔之下,转头看过来,似乎有些诧异。

    不过,在看到晴文彦几近杀人的目光之后,他眼睛陡然一亮:“怎么,你要打我?”

    说着,他兴高采烈地伸出脖子,用手指着自己的脸:“来,来!”

    四周围观的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风辰在樊阳城是臭名昭著,但樊阳城太大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见过他。而此刻,他们算是见识了什么叫纨绔!

    这嘴脸,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标准样本!

    可惜,没人真的照着他那张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脸上来那么一下。

    见晴文彦等人强忍着没动手,风辰惋惜地叹了口气,重把目光投向晴时雨,说道:“我们继续……”

    “没什么好继续的。”晴时雨冷冷地打断他,“任你舌灿莲花,这次你也死定了。四天后就是赌斗。听说你会给我一个交代,并且准备在赌斗之后找我要一个交代。那么,我等着你!”

    说着,她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不过,我很好奇到时候你有没有这个资格。或者说……有没有这条命!”

    风辰皱了皱眉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真假重要么?”晴时雨淡淡地道:“反正我不明白。”

    风辰点了点头,虽然有些意外,但他不准备再跟晴时雨说下去了。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不管对方对那晚的事情清楚多少,她都并不准备给自己一个辩解的机会。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风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冷下来,“这是你做出的选择。那么,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是死敌了!”

    晴时雨淡淡地道:“我以为你早就发现了。”

    风辰嘿地笑了一声,不再理她,转而扭头,盯住了燕然身旁世家子弟中的一人。

    “申振宁,你也没什么话好说么?”

    被他盯住的申振宁,是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青年。见四周目光投过来,他一张国字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问道:“说……说什么?”

    风辰冷冷地盯着申振宁。

    在对方那茫然不解的眼睛里,他能很清晰地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讥讽。

    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并不复杂。

    以前的风辰是个纨绔,也是个废物。有风家嫡子的名头和雨夫人的保护,他在樊阳城可以横着走。

    但他没几个朋友。

    天道大陆,实力为尊。在这个丛林法则的世界,朋友是很奢侈的东西,而每一个人交朋友的准则,也很现实。

    你的身世背景够大,自身实力够强,就会有人抢着跟你做朋友。

    而像风辰这样的废物,即便顶着风家嫡子的名头,也没几个人正眼看他。尤其是中游的这些世家子弟各成圈子。有些是以宗门为圈子,有些是以家族长辈交情为圈子,有些是以地域以及爱好为圈子。

    他哪个圈子都进不去。

    少有几个称得上朋友的,或许申振宁就算是一个了。

    申家在洛原州,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不如风家。而申振宁是申家的长子,天赋其实还不错,进了中游的武龙山剑派,虽然只是勉强入了内门,但比起风辰这样的废物来说,已经堪称天才了。

    因为同在洛原州,加之申家在樊阳城又有产业。因此,风辰和申振宁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申振宁外形阳刚,说话行事豪爽,看起来家教很严的样子,最初风辰拉申振宁上静香阁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还脸红。

    更重要的是,他一点没有瞧不起风辰的意思。因此,风辰是真心拿他当了朋友。

    可让风辰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朋友,将自己卖了个狠的。

    那天是风辰收到申振宁的口信,说有一帮世家子弟,要在平仙湖的观潮阁聚会,他做东,特地邀请风辰一起去。

    这样的机会,风辰怎么会错过,当即在几名贴身护卫的保护下兴冲冲地去了。

    可没想到,到了观潮阁,却发现除了申振宁之外,其他人都还没到,倒是隔着一条长走道的另一侧包厢,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据说是有什么北神国来的大人物在。

    于是两人先喝起酒来。

    风辰酒量本来不错,可那一天,没喝两杯就已经头晕眼花,更重要的是,还有些止不住的心猿意马。

    因为某个秘密,这类情况风辰原本并不陌生。

    只不过当时有些奇怪,自己昨夜并没有……

    而这时候,申振宁找了个借口等人,先行离开了。风辰伏在桌子上,迷迷糊糊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进了房间,同时鼻子闻到一股女人的香气。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风辰后来只记得,自己醉意朦胧中,浑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当自己平常在静香阁里。而此刻见这女子竟是异常可人,忍不住就动手动脚。结果女子反手一耳光,将自己抽得直飞了出去。

    见少爷被人打了,身边的护卫当即出手,合力将这女子拿下,捆绑起来。

    而自己被救醒之后,怒不可遏,上去就想……

    结果自然不提了。

    那一夜,自己不但被那女人踢断了腿,昏迷过去,而且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家中,母亲正在床头抹泪,父亲则怒不可遏。

    而外面传言,自己在没受邀的情况下进入观潮阁,眼见公主独自一人,便心生邪念,让手下拿住公主,试图将其凌辱。是有人听到了这边的打斗声,这才赶来及时将公主救下。

    而这些人,不是世家子弟,就是有头有脸有名有姓的人物,个个都宣称可以作证。

    另外风辰还得知,昨夜跟自己出去四个护卫,竟然全都被人击杀当场,如果不是七长老收到消息及时赶到,恐怕就连自己也……

    这种事情,事后反复琢磨,虽然过程稀里糊涂,但疑点实在太多。即便是以前的风辰也知道中间有问题,更别提现在的风辰了。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一个晴时雨,拒绝了解释。不管她什么拒绝,这都意味着,这个仇已经是死仇!

    而另一个申振宁……

    看他此刻的样子,风辰就知道他绝不会承认什么。

    当然,风辰也没指望他承认。能把自己卖得这么干净,能在今天站在燕然身边的人群中,同时申家又出现在十七个家族的名单上,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要玩,那就陪你们玩吧。

    “看来你是什么都不记得了,”风辰展颜一笑,迈步走到申振宁面前。

    四周人群,下意识地就退开两步,以他俩为中心。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申振宁倒也不惧怕,居高临下地看着风辰,面带微笑,一副光风霁月胸怀坦荡的模样。

    他正说着话。忽然,只听呸的一声,风辰一口唾沫狠狠啐在了他的脸上!

    申振宁懵了,下意识就一手抓向风辰,然而,旁边的人速度更快,那一直跟在风辰身边的老者身形一闪,就已经插入了两人之间,而这一边,温旭骞也陡然出手,将申振宁已经伸出去的手挡了回去。

    “够了!”温旭骞知道,这时候再跟这风辰纠缠下去,没什么好结果。

    这家伙破罐子破摔,舍身碰瓷,巴不得你打他,引发一场混战。

    而真要是动了手,可就说不清楚了。

    这里终究是风家的地盘,在这小子的背后,还站着两位天境强者。赌斗之前这几天,为了不给对方借题发挥的机会,该忍的就得忍!

    这一刻,温旭骞忽然有些头疼。他觉得这次来樊阳城,似乎来得太早了一点。

    如果不是燕家还有一座摘星阁在这里,他甚至犹豫要不要退出樊阳城了。当然,现在这个局面,想退也没法退了。

    这不光是燕家的颜面,也关系到北神国晴家的颜面!

    “我们走!”伸手拉过脸色愤恨的申振宁,温旭骞扭头对晴文彦和燕然道,“有什么帐,过几天一并有机会算!”

    晴文彦和燕然沉着脸,各自下令。

    风辰冷笑着,也不阻止,就站在路中间,昂着脖子袖手看着。

    人群车队,如同遇见礁石的流水一般,绕着从他身旁经过,片刻之后,车队已然进了不远处的摘星楼庭院。

    砰地一声,大门关上了!

    噗哧,一直畏畏缩缩小鹌鹑一般待在风辰身旁的娃娃鱼忍不住笑了起来。

    风辰瞟了她一眼,也笑了起来。

    “他们这么能忍,剩下这几天……”娃娃鱼目光闪闪地看着风辰。

    “那他们有得忍了……反正他们怕被碰瓷,咱们敞开了玩,百无禁忌!”风辰一击掌,转身道,“走,回去。”

    娃娃鱼快步跟上,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向摘星楼。

    她忍不住期待。

    不知道这帮龙子凤孙,憋着这口气憋到四日后,却发现非但出不出来,反倒更憋气的时候,会是……

    想来,脸色一定好看得很!

    。

    。

    。

    。

    ^记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