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九皇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8^1^.

    两分钟之后,当风辰走出望月楼的时候,发现气氛有些诡异。

    整条东街已经被围观的人群给扎断了,里三层外三层人山人海。而偏偏,之前的喧嚣哄闹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门口数十名青年男女,四周无数双眼睛,就这么死死地盯着自己,鸦雀无声。

    接受了目光的洗礼,然后,风辰就看到了晴时雨。

    没有失望。

    站在眼前的,是一个肤白貌美,曲线诱惑,给人感觉极为精致的女人。你很难在她的身上挑出什么毛病来。无论是五官,身材比例,还是头发,脖子,双手等细节部位,都无可挑剔。

    或许某一方面拆开来看,她只比别人精致那么一点点,但加在一起,就让她宛若一颗明珠般光彩夺目,有一种惊艳之美。

    然后,眼前的女人就和那混乱记忆中的身影重合了起来。

    风辰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眼前这个优雅的女人被绳子绑起来时,是怎样的模样。

    “来了啊,吃过饭没?”风辰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亲切而熟稔的样子,“这家望月楼的藿香泥鳅不错,糖醋鱼也挺好吃,最地道的是他们的瓦罐炖鸡,好几十种材料焖出来,特别香……”

    晴时雨冷冷地看着他。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他或许已经死了几千次了。

    同时,晴时雨身后的晴文彦,燕然等人,都是脸色一沉。

    在来樊阳的路上,他们想象过一万种和此人见面的场景身为一个废物,面对一场必输无疑的赌斗,他或许道歉认错,或许撒泼耍赖,或许低三下四求饶,甚至干脆躲着不露面……

    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想到这风辰是如此一副不疼不痒的嘴脸,竟然还介绍望月楼的菜肴。

    似乎自己这些人是来樊阳做客,浑然没被他放在眼里。

    “你就是风辰?”燕然上前一步,目光冷冽,“我南神国有你这样的人渣,真让人引以为耻!滚远一点!赌斗之前,别让我再看到你!”

    四周人群一阵骚动,不少人都轰然叫好。

    看看,什么叫霸气?

    这就叫霸气!

    大家都觉得,这次风辰可算是有人治了!

    你是风家纨绔,人家可是燕家皇子啊,论身份论地位,压你一个中游家族子弟不知道几个头。

    人家一见面就不给你脸,怎么着!

    让你滚,你还不只能灰溜溜滚回去!?

    不过,大家显然失望了,只见风辰瞟了燕然一眼,目光在他和晴时雨身上来回打转,皱眉道:“你喜欢她?”

    人群的喧嚣声戛然而止。

    然后,一脸错愣的他们就看到,原本一脸义正词严的燕家九皇子,如同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般。

    而燕然旁边的一干世家子弟,青年俊彦,也是个个神情古怪。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为了这次赌斗,早在半个多月前,晴家就派出了五皇子晴文彦,陪同妹妹晴时雨南下。

    而在抵达南神国之后,他们之前一段时间都住在燕都的燕家别院里。

    燕家有十八位皇子。

    要说守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北神国公主,没有人动心,那自然有些虚伪。只不过,成年皇子中,和晴时雨年龄差距不大,而又未曾婚配的,就那么两三个。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九皇子燕然。

    燕然今年二十七岁,是燕家十八位皇子中相貌最为出众的一个。自晴时雨来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找借口去往别院。要么寻晴文彦下棋,要么安排宴请,要么陪同打猎游玩,极尽热络。

    这一幕,很多人都看在眼里。

    只不过,无论有什么看法,大家都闭上嘴不吭声,假装没看到而已。

    晴时雨身为北神国第一美女,天底下倾慕她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就拿这次来说,得知晴时雨差点被风辰侮辱,立刻就有数十名北神国才俊南下,发誓要将风辰千刀万剐,为晴时雨报仇。

    而南神国的诸家子弟,也是第一时间赶到燕都,不管有机会没机会,先混个脸熟。

    大家的心思都是一样,公平竞争而已。

    燕然虽然贵为南神国皇子,机会比其他人大一些,但也大不了多少。毕竟,且不说燕家十八子,他登上皇位的几率小的可怜,就算是他未来成了南神皇又怎么样,现今皇室可不像以前了。

    这就是大家的心思。

    不过,这等君子好逑的心事,本来都心照不宣。却没想到,如今燕然呵斥风辰,竟被风辰一语揭破,似乎他这正义凌然,不过是献媚讨好一般。

    这让燕然怎么下得了台?

    “胡言乱语……”燕然一时恼羞成怒,下意识地驳斥道,“你做的龌龊……”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风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那就是不喜欢了!”

    说着,他一脸奇怪地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和她说话,你心急火燎地跳出来,她是你妈?”

    咝!四周人群,都骇然倒吸一口凉气。

    风辰这一番话,无异于一记耳光直接抽在了燕然的脸上!

    他疯了?!

    难道他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乃是南神国皇子!就算如今皇权早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外壳,但燕家也还是名义上南神国的共主,是传承数百年的豪门世家,岂是一个小小风家敢招惹的?!

    众目睽睽之下,他这样做,是在为风家招祸啊!

    ……

    “这个孽障,畜生,他想干什么?!”

    不远处的一家酒楼二楼上,风家四长老风元昆一脸铁青,怒不可遏。而身旁,六长老风元恺以及诸多风家子弟,也都是群情激愤。

    作为樊阳城最大的家族,事实上的统治者,车队才刚一入城,风家上下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对于这场赌斗,现在的风家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在风家,家主风商雪雄才伟略,大权独揽,毫无疑问是风家一棵参天蔽日的大树,是风家所有人的依靠。

    是他一手将风家从下游带到了现在的位置,也是他坐镇风家,震慑群雄,让风家在这远比下游凶险百倍的中游之地也能落地生根。甚至家族不少子弟如今已经进入各大宗门,使得家族底蕴愈发深厚。

    因此,风家都习惯了听从家主的指令,族中事务,指定分派,家主让谁做就谁做。家主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人敢乱插手,也没有人能乱插手。

    但偏偏,在关系到风辰的这件事上,风商雪自始自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就如同没有这回事一般。而族中掌管各项事务的大小执事管事,也三缄其口,只各自忙碌着各自的事情。

    哪怕风辰已经被召了回来,再过几天,就要参与这场事关他人生命运的赌斗了,家族中也是平静无波。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他一般。

    只等着赌斗结束,他为自己惹的祸付出代价,被抓去北神国晴家圈禁三十年就算完事儿了。

    不过,普通族人和一些年轻子弟,或许站得不够高,接触不到更高层次的东西,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

    毕竟,风家各支都有人派驻在外。

    这些人或是加入某个宗门的子弟,或是商号的掌柜伙计,或是七拐八绕的亲戚友人……多多少少,一些消息还是能传回来的。

    而就在这几天,先是私下流传了一个关于百临城的消息。

    之前,风家大部分人是不知道风辰被放逐到哪里的。只知道他闯了祸,家主盛怒之下把他打法了出去。

    一来是惩罚,二来是避祸。

    自然,去哪里也就不可能大肆张扬。

    而据说,百临城是雨夫人娘家的地头,原是个避暑的地方,有座古堡。风辰就是被放逐到了那里。

    不过重要的不是这些,重要的是,前一段时间,百临城中忽然多了不少“山货商人”。

    消息没说这些山货商人来自哪里,究竟是真的山货商人还是大家所猜测的那种。

    但即便如此,已经足以震动风家了。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对于风家来说,外面的局势,似乎并不像自己在樊阳城的日子一样风平浪静。

    只不过平日里风商雪这棵树太大了。

    大到大家都吹不到风,淋不着雨,什么事情都懒得去听,懒得去看,也懒得去想罢了。

    既然得到了这个消息,私底下,大家也就开始了主动探查。

    这样一来,更多的消息陆续流传回来。

    自然,以他们的力量和渠道,很多事情都是不得而知的。能够收集到的,也不过是一些比较公开的信息。

    但这些东西,多多少少已经能够佐证,这次风家和晴家的赌斗并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单纯简单。

    有人要趁机对风家下手!

    他们是谁,究竟有哪些家族参与,会不会演变成一场事关风家生死存亡的大战,谁也不知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晴家来了。

    让大家惊讶的是,来的不光是晴家,还有本国皇室燕家,更有好几十位来自不同世家的公子小姐。

    本来,大家私下里议论,就觉得燕家嫌疑最大。

    身为风家子弟,不可能连起码的局势阵营也分不清楚。

    可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急匆匆赶来,借着风家自家经营的酒楼查探究竟的时候,看见的听见的,却是这样一幕!

    这个风家孽障,他想干什么?

    让整个风家都死无葬身之地吗?!

    。

    。

    。

    。每次觉得后面都理顺了,然后一写就卡住。各种不满意。坐在电脑前,为推进那么一点,都像是进攻重兵防御的阵地,脑细胞死伤惨重,写得想哭。

    ^记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