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苏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8^1^.

    这一刻,娃娃鱼忽然觉得浑身僵硬。

    原本随意靠在椅子上的后背,就如同被一把锋利的匕首逼住了一般,一下就直了。

    旋即,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尾椎骨沿着背脊蹿上头顶。

    她瞪大了圆圆的眼睛。

    那是一种隐藏了一辈子,完美地骗过了无数人的面具,忽然被人轻易戳破所带来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你是怎么知道的……”娃娃鱼紧紧地盯着风辰的脸。原本男孩的清亮童音中,多了一丝女性的成熟和柔美。

    这是一个秘密。

    娃娃鱼虽然是风家的人,但因为来历和身份特殊的原因,就连风商雪和暮剑,也都不知道她的性别。

    依靠秘法,她平常以一个十岁男童的形象出现。

    如果探究她的本来面目的话,人们会看到一个矮小清瘦,带着书卷气的青年。

    而只有在最隐秘的时刻,她才会恢复自己本来的模样一个身材较小玲珑,却不折不扣的女人!

    她一直将此作为自己最大的隐秘,却没想到,眼前少年一声鱼姐,就轻易戳破。

    风辰从芥子袋里翻出了几个小龟壳,合什拜了几拜,往茶几上一掷,一脸高深莫测地微笑:“我会算!”

    “你骗我。”娃娃鱼理都懒得理他。

    “咦,这个理由不够好吗?”风辰被拆穿了,却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一脸诧异地问道。

    “不好!”娃娃鱼冷冷地道。

    这时候,她的外形已经无声无息地变化了。从一个脸蛋圆圆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

    她的身高比男孩形象高了一截,脸型变成鹅蛋脸,五官更是和之前完全两样。

    看起来颇为清秀,大约二十七八岁年龄。

    风辰笑眯眯地看着她,叹了口气,一脸为难地道:“那我如果告诉你,我这人对女人有一种天生的直觉,会不会容易相信一点。”

    娃娃鱼瞪着风辰。良久,她勉为其难地点点头,揶揄道:“考虑到你的名声,这个解释好像还说得通。”

    风辰笑了起来:“但你还是不相信?”

    “白痴才相信!”娃娃鱼冷笑道,“况且,你这本事也没办法用来解释你为什么这么了解申家和木家。”

    “那我就不解释了,”风辰淡淡地道,“不过你能够知道的是,我知道的这些,包括我父亲和暮叔,都不知道。”

    他说着,冲娃娃鱼一笑:“现在,我的秘密比你多。”

    他淡淡的表情和这番话,让他在娃娃鱼的眼中,显得愈发地高深莫测。

    果然,听到风商雪和暮剑都不知道,娃娃鱼立刻放弃了探究。而看向他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认真。

    “我的任务是什么?”娃娃鱼转换话题,问道。

    “你的任务比较多,”风辰道,“先说第一件,当我的打手。”

    娃娃鱼的脸色有些难看:“暮剑统领不是负责保护你么?”

    “我说的是打手,”风辰悠悠地道,“暮叔的人只负责保护我,但他们不会帮我揍人。而偏偏,身为一个纨绔子弟,我得罪的人又太多了。而且,很多人我还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

    他叹了口气:“怎么办,没打手不行啊。”

    娃娃鱼闷哼一声。这家伙果然是个混世魔王。得罪了别人不想着道歉避祸,反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而且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不过,她懒得跟风辰在这个问题上扯,问道:“第二件呢?”

    “第二件就有意思了,”风辰笑眯眯地道:“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他在肩膀上一抓,将正在打瞌睡的棉花糖抓了下来,然后随手一捏,让棉花糖现了形。

    娃娃鱼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杏眼圆睁,失声惊呼道:“隐灵!”

    她震惊的模样让风辰很满意。

    棉花糖这家伙别的不说,这个“显宝”属性是相当不错。当时谢舟远看见它的时候,也比娃娃鱼好不了多少。

    而之所以将棉花糖拿出来,是因为风辰对娃娃鱼的了解。

    很少有人知道,娃娃鱼也是一位魂师!而且,这还关系到她的一个极大隐秘,或者说是缺陷。

    要知道,魂师在入道境之前,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

    他们会附灵,会布置阵法,还会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术法。这些术法在很多情况下,都是致命的。

    但是,他们自身却极为羸弱。

    别说一位以武入道的争游者,就算是强壮一点的普通汉子,拿一把刀,宰十个八个谢舟远这样的老魂师,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娃娃鱼以前也是一位魂师。不过,因为某个原因,在她十四岁那年,放弃了魂师之路,强行转为习武争游。

    如果她一直是魂武双修,这样做没问题。

    如果她放弃魂术积累,从头开始习练武技,也没有问题。

    但当时,迫切需要拥有战斗实力的她,选择的却是一条逆天改命之路,生生通过燃烧积累的魂力,将自己推入了争游者人境!

    虽然她最终实现了自己的心愿,但后遗症却是不小。

    首先,她的境界提升很慢。同样提升一个境界,她所需要的时间,所付出的苦功,所消耗的资源,是别人的两三倍!

    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一个吞金兽!

    如果这些年不是风商雪照顾,不是她自身天赋异禀,她早就断了争游之路,根本达不到如今的境界!

    而第二个缺陷,就是她的身体。

    拥有灵兵炼体的风辰,很清楚一个与众不同的强壮体魄,对于争游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在人境阶段,身体就是一切。

    体魄强,你的经脉源力就强,你所修炼的功法武技,就能将你体魄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让你的皮肤如同钢铁,让你的拳头如同重锤,让你的手刀如同真正的刀一般锋利,让你的速度比猎豹还快。

    这就是人境。以人为核心的境界!

    可好铁才出好钢。

    你的身体自身强度不够,那就算练到顶,也比其他人差很多,跟别提跟拥有灵兵炼体的妖孽比了。

    而即便是到了地境,身体体魄强度也占了实力的一半。

    所谓地境,是以地为境。简单来说也就是对大地万物自然的运用。争游者到了这一境界,可摘叶伤人,缩地成寸,抽刀断水,火中取栗。

    不过,地境脱不开人境的根基。根基不牢,很多功法都要大打折扣。

    而娃娃鱼就是这般。

    她的身体,不光远比普通争游者羸弱,而且因为当年强行转功的原因,她的身材也长不高,如今的娇小玲珑,正是缘由于此。

    因此,风辰被谁都清楚,自己亮出棉花糖来,对娃娃鱼来说意味着什么。因为这关系到她的这两个缺陷!

    果然,棉花糖一出,娃娃鱼直接跳了起来。

    “你……你……”娃娃鱼震惊于隐灵的出现,更震惊于风辰的举动。

    身为魂师,她怎么可能不清楚空手将隐灵捏住,迫使其现形,意味着什么。那是魂力化虚为实的象征!

    这风辰,竟然是个魂力天才!

    寂静中,娃娃鱼将目光投向风辰,嘴唇紧紧地抿着,神色之间,难掩激动和期待。

    她知道,风辰不会无缘无故拿出隐灵来。

    “既然认识这是隐灵,那你应该知道,隐灵的作用吧?”风辰将棉花糖在手里抛啊抛。

    棉花糖被抛得晕头转向,每每想要跑到他肩膀上,又被他抓下来。只能气鼓鼓地啾啾直叫。

    娃娃鱼看得眼皮直跳,心疼死了。

    这可是隐灵啊!

    这家伙以前欺男霸女的那些传闻加起来,也没他现在可恶!

    “当然知道。”娃娃鱼瞪着眼睛道。

    风辰点点头,将棉花糖放在手心里,递给娃娃鱼:“它叫棉花糖,从现在起,每天跟你六个小时,两件事。第一,带它捕捉引灵。洛原州是上古大宗聚集之地,秘境不少,这可是我们的宝库。”

    “到时候,秘境开启,你做好前期工作,如果是重要的传承秘境,我亲自来。其他的藏宝秘境你可以自行处置。所有收获我拿八成,剩一成给你自己用于修炼,再剩一层给手下人赏赐。”

    娃娃鱼眼睛微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她问道。

    白痴都知道,只要有隐灵带路,捕捉引灵的难度下降百倍也不止,而一个引灵,就是一把秘境钥匙,也就意味着一座宝库。

    不说稀有的传承秘境,只要能找到并开启那么三五个藏宝秘境,这身家只怕也不比现在的风家少了。

    可要知道,风家府库是全风家族人的,就算是风商雪也不能独占!

    而这些,却是独属于风辰的……

    自己竟然能从中独占一成!

    娃娃鱼一时间只觉得心跳加速,飞快地扭头看看四周。虽然东西还没到手,但她已然有一种秘密分赃的感觉。

    “当然是真的。”风辰笑了起来,“我之所以选中你,是因为你以前是魂师,而且,隐灵对你的隐伤,也有好处。”

    娃娃鱼震惊地看着风辰。

    随口之间,对方又揭开了自己的一个隐秘。

    良久之后,娃娃鱼镇定下来,她接过棉花糖,调动已然稀薄如雾的魂力,轻轻地抚摸着它,嘴角渐渐勾起一丝笑容。

    “今天来之前,我以为这会是很无聊的一次会面,”娃娃鱼笑盈盈地道,“不过,没想到竟然这么有趣。”

    风辰点头道:“我一直都是个很有趣的人。”

    见娃娃鱼目光扫过来,他有些尴尬地道,“当然,抛开那些流言。”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的秘密,”娃娃鱼道,“有些东西,就连大人和统领也都不知道……不过,我得承认,你把我绑上船了。”

    说着,娃娃鱼嫣然一笑:“少爷,以后苏虞就听您的吩咐了。”

    苏虞,自然是娃娃鱼的名字。

    “我还是叫你娃娃鱼吧,你平时就在我身边当个小厮,”风辰目的达到,开心地站起身来,“现在,陪我出去走走?”

    娃娃鱼变成了胖乎乎的男童模样,乖巧地问道:“少爷要去哪里?”

    她的声音扮童音,实在有先天优势。

    “这次,我们有不少客人要来,身为地主,当然要尽尽地主之谊,”风辰笑眯眯地,两侧嘴角勾向耳朵,“我们去摘星楼。”

    “摘星楼?”娃娃鱼一愣。

    摘星楼是樊阳城中最高的一栋楼。不过,这里是南神国,虽然各城各府分属不同家族,但城中最高楼却只属于一个家族。

    皇族,燕家!

    这是一种象征。虽然如今皇室,早已经不是上古时代的皇室,但这个传统还是遗留了下来。

    去那里干什么?

    “摘星楼旁边,分别是望月楼,遇仙楼,静香阁和如是院,这些地方,我准备都租下来。”风辰举步向外走去。

    “少爷租下来做什么?”娃娃鱼随后跟上。

    风辰笑眯眯地道:“助人为乐!”

    。

    。

    。

    。

    ^记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