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小院静悄悄的,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风辰的身上。

    他们肃然而立,沉默而恭敬,不管是眼神还是眉宇神态,全然没有面对一个名声在外的荒唐纨绔时的轻蔑。

    很显然,他们都很懂规矩。

    不管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也不管樊阳城有多少人整天拿他的那些破事儿当谈资,言语中如何极尽嘲弄,都没关系。

    他既然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风商雪。

    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服从。

    不过,这种沉默中,其实本身就带有一丝不可言喻的微妙试探。

    毕竟,在外人的眼中,他们的身份是如此的神秘,而他们手中掌握的力量,更是不为人知。因此,无知带来的往往就是压力和不知所措。

    这位荒唐少爷,会跟自己说什么呢?

    假装亲切地聊聊天,解释一下他怎么为风家,也包括自己这些风家的附庸们,招惹下那么大的麻烦?

    或者拿出一些装腔作势的手段来试图证明他的能力和资格?

    再或者施恩立威,让自己归心?

    三人沉默地等待着。就像等待一个孩子打开他的百宝箱,炫耀他收集的玻璃珠,或者背诵他记得的诗词。

    然而,想象中会发生的都没有发生。

    风辰只是拿出了一张地图,然后摊开在茶几上:“乌鸡。”

    “属下在。”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光芒,上前一步,躬身道。

    风辰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看地图,“知道这个地方吗?”

    乌鸡看了看地图,点点头:“白沙城,瓦塘镇!”

    地图上标注的地方他认识,不过,他不明白风辰特地在这个地方上画一个圈,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里不过是一个总人口不过一千多人的小镇而已。

    就算加上四周深山里的山村,人口也不超过三千,不但小,而且贫瘠,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这次,我惹了点祸,会有一些家族觉得这是一个对付我们风家的机会,从而参与到这场战争中。”风辰淡淡地道,“嗯,算下来,总数大约十七家。”

    三人面不改色地听着。

    这些日子以来,风家面临着什么,再没有比他们更清楚的了。

    身为风家暗中掌控的力量,他们其实远比宁静街的那些风家长老子弟,更靠近前线。甚至,是深入敌后。

    他们知道,这些日子,风家的影子们已经全都发动了,枕戈待旦。

    很多人都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他们知道对手有多么强大,也知道形势有多么严峻,因此,当他们听到风辰的这个开场白时,并没有什么震动。

    有的只是一丝诧异。

    风商雪让他们来听从风辰的指挥,就够诧异了。而眼前这个小子如此淡定地开门见山,也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作为一个罪魁祸首,一个名声在外的废物,第一次见面,他的打开方式怎么这么气定神闲?

    “这十七家人里面,我第一个准备对付的,是申家。”

    风辰的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

    三人对视一眼,心头懔然。

    这是见面以来,风辰说的第三句话。总结起来就是:“一、乌鸡,来看地图。二、我惹了个祸,有人要来弄我。三、我跟你们说,先干死这个!”

    没有丝毫铺垫转折,不光开门见山,而且直接就拽着人的领口要捅刀子。

    之前暮剑在交代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因此,他们想象过任何一种情况,包括保护这个混世魔王,帮他欺男霸女在内。

    可如今,对方拉着自己三人,下的第一手棋,就点在如此要害的位置上。

    对付申家?!

    那可是中游的一个大家族啊,不是什么青楼上争风吃醋的阿猫阿狗。

    这小子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而且……乌鸡轻咳一声,踌躇了一下,神情有些古怪地,开口道:“辰少爷,申家是在仙罗城。”

    风辰手指点中的白沙城瓦塘镇,跟申家的仙罗城差了不说十万八千里,那也是好几帽子远。

    你要打人家,也得先弄明白人家在哪里呀?

    黄鹂和娃娃鱼都微微低下了头,以掩饰脸上的细微抽动。

    果然还是个……

    就在这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同时,却听风辰笑着道:“我当然知道申家在仙罗城。不过,你们难道不知道,木家和申家是秘密姻亲么?”

    三人一愣。

    白沙城,是木家的实力范围。

    “申家家主申行云,一向自诩风流,智计超凡。其实不过是个目光短浅的老色鬼罢了。其子申振康,申振宁,也把这老货的嘴脸学了个十足。”

    风辰在椅子上坐下来,倒了一杯茶,示意三人也坐。

    他一边喝着茶,一边讲解道:“自从申行云继任申家家主以来,野心勃勃,一直想要称霸中游。不过,无论是申家还是他自己的格局,也就那么点大,这个想法,终究只是想法而已。”

    “我说他格局小,不是随口讥诮。最典型的一点,就是申行云和木家结盟。这老色鬼暗中纳了木家家主木凌江的庶出妹妹,又把自己的一个侄女,给了木凌江为妾,以此暗中结成了姻亲。”

    “而私底下,两家更是结盟。申行云大约是觉得这种盟约比较牢靠,因此,为了避免申家的暗部力量被人摸清,他在十年前,将申家暗部的三分之一,藏在了木家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说着,风辰点了点地图上的红圈:“这是申家培养多年的暗卫,总数二十八人,领头的是申振康,实际负责的名叫申贺,是申行云的心腹。这部分,就连申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是申行云压箱底的宝贝。”

    “这帮人聚集在瓦塘镇北面的山坳里,那里有一个农庄。平常申行云很少动用他们,不过这一次,应该会把他们投入进来。这其中,地境中阶两人,地境下阶三人,剩下的大都是人境中上阶的实力。”

    风辰抬起头来,盯着乌鸡道:“详细的地图路线,我会给你,凭乌鸡你的力量,应该能轻松吃下来吧?”

    小院里,一片死寂。

    三人呆呆地看着风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些……”乌鸡咽了口唾沫,问道,“都能确定?”

    本来,身为下属,这种话他是不应该问出口的。因为这对于指令下达者来说,无异于一种质疑了。

    而他们本身的职责,是执行,不是思考。

    他们是风家的手,风家的刀,并不是风家的大脑。这种思考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却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以至于乌鸡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要知道,在天道大陆,每个屹立不倒的世家,都建筑在一个坚实的根基上。

    那就是秘密!

    秘密越多的世家,就越是强大,越是长盛不衰。

    风家有很多秘密传承,人脉,分散于各大宗门的子弟,闭关修炼的长老,秘宝神兵,财富渠道等等等等。

    包括他们这些暗中力量的存在,也本来就是风家秘密的一部分。

    而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人知道风商雪的手上,还掌握着多少秘密。这些秘密就像一层又一层的盾,一把又一把的刀,除非有一天你能刺穿所有盾,斩断所有刀,走到他的面前。否则,你永远不知道他最后的底牌是什么。

    申家是一个中游大家族。

    申行云是这个家族的族长,一个站在风商雪同等高度的强者。

    或许申家不如风家,或许风辰说的这些,也不是申行云最后的底牌。可是,这也绝不是什么小筹码!

    暗部的三分之一,二十八名暗卫!

    这已经足以让申家伤筋动骨了!

    而一旦伤筋动骨,那意味着什么,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毕竟,这个世道,不是人人都只盯着风家的。

    狮子一旦受伤衰弱,也会成为猎物。

    更何况,申家还算不上什么狮子。顶多也就是一只鬣狗而已。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核心的机密,恐怕连申家的核心成员都不一定知道,风辰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是真的?!

    面对乌鸡的疑问,风辰倒是不意外。

    以自己的形象名声,对方如果连问也不问一句,就闭着眼睛往前冲,那不是他们懂规矩,而是脑残了。

    “当然是真的,”风辰笑着拿出了详细的示意图,说道,“这是农庄的位置。你到了那里自然就知道真假了。你可以自行判断,如果不符合我说的,你可以撤走。”

    “是!”乌鸡凛然,伸手接过了示意图,没有再问。

    有这样的权限,就无所谓真假了。

    大不了白跑一趟。

    “你去布置吧,”风辰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的刀很锋利,这次,一个不留,把头带回来,我要送申振康一份大礼。”

    “遵命。”乌鸡起身,身形一晃,已然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了。

    目送乌鸡离开,风辰把目光投向了黄鹂。

    “黄鹂,我有另一个任务给你。”风辰手一翻,又拿出一张地图来,指着上面标注的位置道:“这是木家的一个别院,属于木家二长老。此人是地境上阶巅峰实力,你的任务,是围杀他!”

    他将地图递给黄鹂,“地图背面,我写有关于此人的一些特别注意的地方。条件和乌鸡一样,你自己判断真假,自行决定行动与否。”

    “是!”黄鹂没有多问,接过地图径直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了风辰和娃娃鱼。

    娃娃鱼等了好一会儿,却发现风辰只自顾自地喝着茶,没有开口的意思,不禁好奇地道:“那我呢?”

    对于风辰,娃娃鱼好奇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任务,而且是他这个人。

    没有人比娃娃鱼更了解乌鸡和黄鹂了。

    在风家暗营体系中,乌鸡的刀营不算最强的,但却是最老道,最锋利的。最适合敢的就是袭营突杀。只要是被他占着先机,打个出其不意,就算是对手的实力比他更强,也是被斩尽杀绝的下场。

    用他去袭杀一个申家的秘密暗卫基地,正能发挥他的长处。

    而黄鹂和她的手下,则是一根绳索。被她套上脖子的人,无论怎么挣扎最终都是个死。这帮家伙正面作战或许算不上什么,但要说刺杀重要人物,却是个顶个的好手。乔装打扮,下毒纵火,无一不精。

    而风辰连话也没多说一句,就把黄鹂打发去刺杀木家一个地境上阶的长老,实在是人尽其用。

    娃娃鱼一直旁观,对风辰的认识,已然从以前的那些传言印象中跳了出来。

    他忽然觉得,被调来跟随这位风家二少爷,倒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派走了乌鸡和黄鹂之后,这位二少爷就没了下文,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听到娃娃鱼的问题,风辰看着他,悠悠道:“其实我很对鱼姐你最大的兴趣,是想看看你的本来模样。”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