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姓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好枪法!”

    风辰注视着手中的大觉枪,喜不自胜。

    凭借会神境,灵兵淬炼的体魄,再加上包容万象的大衍诀灵台,这套枪法,只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习成了。

    当然,就威力而言,风雪枪法自然是比不上大觉枪法的,不过,自己如今大觉枪法只学习了几招,威力虽大,变化却不足。

    而风雪枪法正可以弥补这个缺陷。

    平常战斗,以风雪枪法为主,到关键时刻,再以大觉枪法奇兵突出,就算是境界比自己高的对手,猝不及防之下,也要饮恨!

    而等到自己的气海填满,灵台再度提升,这两门枪法的威力还会大幅增强。到时候,再辅以天衍棋的攻击力增幅,凭手中这一杆大觉枪,在这场生死大战中闯出一条通天大道,把握可就大多了!

    休息了一会儿,风辰又开始习练风雪枪法。

    在会神境的帮助下,九招枪法越来越娴熟,转换之间也越来越圆转如意,枪随心走。一时间,青石斗室中,只见漫天风雪,枪影如龙。

    而此刻的小院中,已经多了几个人。

    青纱静静地坐在屋檐下的一个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练功石室。

    小院中,风商雪负手而立,目光低垂,感受着石室中的细微动静,嘴角勾起一丝欣慰的笑容。

    雨夫人坐在风辰的躺椅上,一边喝着雨萝倒的茶,一边不时扫一眼青纱。神情气鼓鼓的,有些拈酸吃醋,又有些无奈。

    “小狐狸精!”

    虽然雨夫人的声音很小,但恰好,小院里的人都能听到。青纱自然也能听到,于是,她眼眸微转,看向雨夫人,露出一个带着一丝羞涩的甜甜笑容。

    仿佛承蒙夸奖。

    雨夫人气急,拿眼睛去瞪风商雪,却见风商雪仰头望天,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

    雨萝捂着嘴直笑,冲青纱使了个嗔怪的眼色,青纱这才低下头,恢复到之前安安静静地模样。

    就在这时,风商雪神情一动,目光投向练功房门。

    门开了,风辰走了出来。

    “爹,娘,雨萝姐……”

    见父母都在,风辰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目光不自然地投向了青纱。却见青纱一脸的风轻云淡。

    “好了好了,没良心的东西,”雨夫人上前关切地查看了风辰的状况,见他虽然满头大汗,但精气神却健旺圆满,当下没好气地道,“我可没为难你的人,赶紧去洗个澡。一会儿来博云院,你爹还找你说事呢。”

    嗯。风辰答应了,把目光投向风商雪。

    “练得不错。”风商雪向他点点头,径直转身去了,雨夫人白了青纱一眼,和雨萝随后跟上。

    小院里,又恢复了宁静。

    风辰和青纱对视着,一开始,青纱的目光带着一丝妩媚笑意,不过,渐渐的,她的眼神就变得有些疑惑起来。

    眼前,风辰的眸子一直都那么清澈,清明。

    青纱咬咬嘴唇,站起身来:“我去给你准备沐浴。”

    风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离开小院,雨夫人安静地走在风商雪身旁,在经过一片小竹林的时候,她忽然停下了脚步。

    “在想青纱?”风商雪止步,转头看着她。

    “嗯!”雨夫人点头,神色忧郁地道,“我怕她对辰儿……”

    “她是辰儿的炉鼎,这个世上,她或许会害任何人,包括你我在内,但绝对不会害辰儿。”风商雪淡淡地道,“你多心了。”

    “可是,如今辰儿……”雨夫人有些不甘心。

    “以前辰儿是个废物,所以,你就由着他。对青纱也乐见其成,”风商雪道,“现在辰儿展现出超凡天赋,未来还可能进青仙宗,所以,你就开始担心了。担心辰儿的前途受她拖累?”

    雨夫人脸上一红,旋即怒道:“就你聪明,就你好心!我又没让你来当恶人,我自己当恶人不行么?”

    风商雪摇头苦笑:“你刚才见到辰儿出来时的模样么,第一眼就看青纱如何,生怕我们……他和青纱之间非同寻常,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你可要想清楚,你想做什么,辰儿会不会答应。”

    雨夫人哑口无言,良久,愤愤地道:“这个小没良心的!”

    骂着,她秀美微蹙,叹气道:“可青纱,终究身份不明,还是……”

    “还是邪道魔女?”风商雪微微一笑,“暮剑一直在查她的身份,已经有些眉目了,大致可以确定,她不是我们南神国的人。而是来自西面。至于什么邪道魔女……我风商雪的家中,还怕多一个魔道婢女?”

    说这,风商雪当先而行。

    “我儿子都不怕,我这当爹的难道还怕了?我倒想看看,哪位正道君子,除魔卫道除到我风商雪的头上来了!”

    雨夫人瞪着风商雪的背影,神情间又是担忧,又是无奈,终于顿足道:“这两父子……好好好,我不管,随你们男人去折腾……”

    虽是咒骂,可言语神情,却是颇有些老娘有个好相公好儿子的小嘚瑟。

    噗哧,雨萝笑出声来。

    ……

    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风辰到了博云院。

    “一会儿我要离开樊阳,去南云台见老神仙,”风商雪开门见山,“叫你来,是有两件事。第一件,晴家人已经来樊阳了,燕家也来了,还有另外几个家族的子弟,其中有申振康。”

    听到晴家燕家,风辰神情不变。

    这本就是预料中的事情。

    不过,听到申振康这个名字,他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当初,就是这个人引自己见的晴时雨。

    风商雪将风辰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微微一笑:“第二件,你要的人,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儿暮剑会带你去。怎么用,你自己安排。只要没什么大问题,我不会出手干涉你。”

    “是。”风辰点头应道。

    风商雪转身欲行,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他:“青纱是你捡回来的,十年来,我从没跟你谈过关于她的任何事。以前不谈,是因为你的缘故。现在谈,也是因为你的缘故。你对她有多少了解和把握?”

    风辰沉默了两三秒,开口道:“十成!”

    “哦?”风商雪一愣,风辰的这个回答,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原本他只是随口问一句,这时候反倒定下脚步,追问道:“那我问你,你知道她从哪里来,姓什么?”

    风辰微微一笑。

    如果换做以前的他,恐怕是不知道的。不过,现在的他,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十年前的一个雨夜,年方不过十一二岁的风辰去城外狩猎,猎物没打到几只,却在荒山野岭中发现了一个小叫花子。

    “嘿,小叫花子,你还活着罢?”风辰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心血来潮想要做点好事,却又怕脏。

    蜷缩成一团的小叫花子呻吟了一下。

    “咦,还是个雌的!”风辰来了兴趣,在护卫的保护下,小心翼翼地接近小叫花,给她喂了水,又给她洗了脸。

    漂亮!

    一看见小叫花子的脸,风辰就挪不开目光了。

    当下命人偷偷将小叫花带回了家,连母亲都瞒得死死的。

    小叫花当时已然浑身是伤。为了救她,风辰假模三道地在母亲面前说要习武练功,骗来了丹药,全喂给了小叫花,自己的零花钱,更是买药买得一文不剩。

    那段日子,至今想起来,依然饶有趣味。

    当时的风辰就像一只忙碌的鸟儿,四处捉虫觅食,就为了带回巢去喂这小叫花。

    三天后,小叫花醒了。

    “你是我从高粱地里捡回来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婢女了,”风辰趾高气昂,“你就叫青纱罢!”

    青纱看着他,然后展颜一笑:“好。”

    回忆从脑海中闪过。

    对于以前的风辰来说,青纱就是青纱,是自己从高粱地捡回来的小叫花,一个很漂亮很听话,同时有着许许多多古怪习惯和嗜好,并且从不谈及自己过去的神秘婢女。

    但对现在拥有记忆碎片的风辰来说,青纱却很简单。

    只不过,他觉得,在青纱面前还是维持以前的样子更有趣一些。被这妞欺负了这么多年,总要慢慢收些利息。

    “她从西面来,本姓墨!”

    “墨?!”风商雪倒吸一口凉气,扭头看向虚空。

    一阵空气浮动,显出暮剑水墨画一般的身形,当他完全凝现出来的时候,脸上的震惊之色,比之风商雪一点也不少。

    主仆二人查过青纱。

    查到了西面,也查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但继续查下去,就有些困难了。至少以风家如今的实力,很难。

    但青纱的身份,也多少有些方向了。

    可没想到,风辰所说,竟然跟他们调查的相吻合。而更没有想到的是,青纱本姓竟然姓墨!

    墨!西神国皇姓!

    风商雪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风辰垂着眼帘,神情淡定。

    良久,风商雪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只道:“这段时间,樊阳恐怕不会太平静。该来的不该来的,都会来。很多人的目光,也会聚集在这里。关于青纱……有时间,你想跟我聊的时候,我们再谈。”

    “是。”风辰道。

    风商雪转身离开,最后叮嘱道:“这段时间,让她尽量呆在家里,不要被有心人看到了。”

    “我明白。”风辰点头道。

    目送风商雪的背影消失,暮剑开口道:“二少爷,请跟我来。”

    一辆马车,自风府后门无声无息地驶出,穿街过巷之后,在一个不起眼的院落门前停下。

    风辰下了马车,跟随身形浮现的暮剑,走进了院落。

    院落里,已经有三个人在等候了。

    一个相貌普通的精瘦老者,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还有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小男孩。

    一看见这三个人,尤其是那个胖乎乎一脸阳光可爱笑容的小男孩,风辰就知道,自己父亲和暮剑没有敷衍自己。

    脑海中的真实历史碎片里,这三个人可不一般。

    不过,风辰表面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只安静地等待暮剑的介绍。

    “乌鸡。”暮剑介绍老者。

    “黄鹂。”中年女子冲风辰微微一笑。

    “娃娃鱼。”暮剑拍了拍男孩的头,男孩翻了个白眼,一副不喜欢被人摸头的孩子模样。

    “辰少爷,他们从现在起听从你的指挥,办得到的,他们会不打任何折扣地区完成,办不到的,他们会找我协助。”暮剑道。

    “谢谢暮叔。”风辰道。

    暮剑点点头,身形隐入空气中,干脆地离开了,竟没有多余一句的交代。

    对此,风辰倒不意外。

    他知道,虽然这三人和他们手中掌握的力量被交给了自己,但事实上,风家的所有力量,唯一的掌控者,只有父亲风商雪。

    只要需要,自己做什么,他立刻就能知道。

    所以,没什么好交代的。

    不过,看着眼前的三个手下,风辰还是难免心头火热。

    要知道,这可是天道大陆的中游啊!银河共和国三百年征战,从来没有人能够像今天自己这样,掌控如此巨大的权力!

    “那么,接下来,就该试试手里的这三把刀,够不够锋利了。”风辰想着,从怀里摸出一张羊皮地图。

    上面已经画了一个圈。

    申家。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