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生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北下了机车,目光从小广场上扫过。

    不远处墙角里,有几个形容枯瘦,脸色蜡黄的“虫子”。他们或坐或躺,一个个神情飘忽,目光散乱,不时挠挠脖子和胸口的红斑那是服用过低等致幻剂之后,在兴奋迷离的同时所产生的皮疹。

    夏北的目光没有在他们身上停留。对于地下世界来说,三类人当中,最底层的就是这类“虫子”。他们的人生早已经被致幻剂给毁了,其作用,简直跟豢养的牲口也没什么区别。

    每天费尽心思找来一点钱,全填在致幻剂的坑里。

    显然,这不是那跟踪感觉的来源。

    目光继续移动。

    左边二十多米处,停着一辆黑色的飞行车。

    这是一辆豪华型的雅典娜飞行车,不过,式样却是至少十年以前的了。

    飞行车的车窗打开着,后座上坐着一个光头,似乎正在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车载电视。

    几个身材高大的打手散布在飞行车四周,冲任何胆敢靠近的人虎视眈眈。

    不时有人点头哈腰地过来,小心翼翼地将拿出卡来,递给某个打手转账。等对方收了钱,这才又点头哈腰地离开。

    这些点头哈腰的家伙是“老鼠”。干的是“养虫子”,以及一些坑蒙拐骗,走私偷盗的活计。

    在地下世界里,就数这类老鼠最神通广大。

    无论是探听消息,还是搞什么平常难以搞到的货物,找他们准没错。

    不过,无论在地下城的哪一个圈子哪一条街上混,他们都必须给“牧羊人”上供。不然的话,别说开工,他们连在街区露面的资格都没有。

    一旦被人发现干“私活”,轻则断手断脚,重则连命都保不住。

    而坐在雅典娜飞行车里的光头,就是牧羊人了。只不过,他应该只是一个负责附近片区的小头目而已。

    一天下来,他收的钱,会上缴给大头目。

    而大头目上面,还有等级更高的存在。当然,那些人都生活在太空城的上层,衣着讲究,言谈风雅,往来的也都是有钱有势的大人物。只看外表的话,人们很难将他们和地下城的勾当联系起来。

    对于这些,再没有人比夏北更了解了。

    因此,只扫了一眼,夏北就知道,自己被跟踪的感觉不是来源于这些人。

    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规矩。像自己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游客。通常来说,这些人是不会打游客的主意的。

    游客来地下城是来消费的。

    除非有白痴自己去一些不该去的地方,惹一些不该惹的麻烦,否则的话,拿游客下手是地下城的大忌。

    尤其是对负责这个街区的牧羊人来说,万一死在自己街区的游客,是某个白龙鱼服来图个乐子的大人物,那他们就不得不面临一个不必要的麻烦。轻则舍财免灾,重则被彻底清扫。

    所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没有人会轻易劫掠“游客”,断自己的财路。大部分类似案件,都是一些流窜犯干下的。

    而除此之外,这个地下小广场上,就没见到其他可疑的人了。

    夏北皱了皱眉头,觉得自己可能是多心了,停好机车,和胭脂一起进了饭店。

    “夏北,今天怎么有空来?”一坐下,身材魁梧,系着围裙的老宋就出现在面前,“两个人,来个中锅?”

    “好。”夏北跟老宋寒暄了一下,点点头。

    很快,汽锅鸡就端了上来。

    老宋家的汽锅,是用一种名叫云石的石材做的。做出来的鸡和菌子等各种食材闷在一起,香味聚而不散,十分鲜美。

    通常来说,老宋一大早就会做上数十锅,卖完就没有了。

    “这次赌赛如果赢了,把修车厂盘下来,你也准备去么?”一边吃着,夏北一边对胭脂问道。

    “应该会去吧。”胭脂想了想,点头道。

    “但其实你并没有什么兴趣吧。”夏北笑问到。

    胭脂喝着汤,眼睛弯弯的一笑,有一种被你知道的无声默契。

    “那到时候,让石龙他们去弄修理厂,我们换个生意来做。”夏北端起汤碗,吹了吹,说道。

    “生意?”胭脂道:“可你现在还在上学啊?”

    夏北还有一年才能毕业。而按照正常的情况,毕业前这段时间,单单是毕业论文就得占用他大量的时间,加上他还在兼职,因此,参与这次赌斗就已经是不务正业,更别提做什么生意了。

    “不影响的。”夏北笑道。

    “怎么不影响?”胭脂放下碗,云淡风轻的脸上难得地浮现一丝认真,说道,“不能耽搁你的时间。”

    在胭脂的心里,这个书呆子的学业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世道萧条,再没有人比她更明白生活有多么不容易了。像龙虎风驰这帮没读过什么书兄弟,如果不捞偏门,就只能干一些零工,而且这还是凭着龙虎风驰控制着十一区街头的便利。

    若非如此,大伙儿甚至连一份零工的工作也找不到。

    就算是许多大学生,如今也是一毕业就失业。别说高,就算是一份水能有七八十星元的稳定工作,那也有无数人打破头地抢。

    只要看看这远比地面更热闹的地下城就知道,有多少人没了工作,没了房子,如果不是靠着政府救济,甚至连饭都吃不起一口。为了省一笔维生环境税,他们宁愿来地下世界窝着。

    虽然胭脂不了解夏北的身世,但显然,他和自己一样,不是什么富贵家庭的子弟。

    这也就意味着,对他来说,毕业这段时间是最重要的。

    这关系到他的未来前途。

    她不想因为自己和龙虎风驰这帮兄弟,而耽误夏北。

    况且,现在世道萧条,什么生意都不好做。胭脂亲眼看见十一区以前的许多红火商家,如今都门可罗雀,经营不下去了。

    而做生意,又是得先投入本钱的。

    万一砸了……

    看着胭脂忧虑的眼睛,夏北笑了起来:“担心我找不到工作?”

    胭脂低着头,用汤勺在碗里划着圈。

    “我准备当职业星斗士。”夏北道。

    胭脂猛地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目光又是惊喜,又是难以置信。

    “你不是……”

    在这个世道,白痴都明白一份职业星斗士的工作意味着什么。可是,夏北之前虽然在长大天行校队,但她更清楚,他并不是主力队员。而且,就连上天行也不过才短短两三个月时间而已。

    怎么现在他居然说准备当职业星斗士?!

    “我不是什么,白瓜?”夏北笑了起来,“一言两语说不清楚,不过,等到我们的生意做起来,你就知道了。”

    “什么生意?”胭脂问道。

    夏北却不回答,只忽然扭过头,冲旁边座位上的一个老头打了个招呼:“晏老鼠,吃好了么?”

    那老头矮小干瘦,一张三角脸看起来颇像一只老鼠。

    从胭脂进门,就看见领座的他一个人美滋滋地独自吃着一锅汽锅鸡,从头到尾都没抬过头。

    别看他又廋又小,可一整锅汽锅鸡竟被他一个人吃得一点不剩。

    连汤都喝干净了。

    而让胭脂没想到的是,夏北竟然认识他。

    听到夏北的招呼,那老头转过头来,起身从怀里拿了一个信封出来,丢到夏北的面前,然后剔着牙,晃晃悠悠地走了。

    夏北从身上拿出钱包来,数了五百星元,装进信封,然后推到胭脂面前:“这一共是三千星元,这次押注的钱。”

    胭脂打开信封看了看,不明所以。

    赌赛需要提前邀约并押注,夏北说过这钱他来出,因此,胭脂对此并不意外。不过她不明白的是,夏北为什么会到地下世界来拿钱,而这钱,又跟他说的生意有什么关系?

    “这钱就是我说的生意挣的。”夏北笑道,“两个月时间。”

    胭脂的眼睛一下就睁大了。

    “其实不止这么点,”夏北道,“这只是其中的一笔罢了。”

    这是张铭转来的副本广告费,只不过,为了避免牵扯到自己头上,夏北还是让他和荣耀堂的积分兑换一样,走了一道程序。

    而晏老鼠是夏北的旧识,专门干这种事情。

    钱从他那里洗一圈出来,没人知道最终目的地是夏北。而另一方面,晏老鼠也不知道钱的来历。

    胭脂已经被吓到了。

    两个月两千五百星元,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笔?

    “究竟什么生意?”胭脂问道。

    “天行。”夏北微笑着道,“我能在天行里赚钱!”

    。

    。

    。

    。刚请假就感冒了,吃两天药感觉好些了,不过这章不太满意,只是涉及到后面的剧情,需要交代背景,把线串起来,生硬了些。大家先将就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