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毒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封闭的房间里,烟雾缭绕。

    随着全息屏幕的画面,光线忽明忽暗,映照得孙季柯神色阴晴不定。

    “怎么样,孙少,干还是不干?”黑魔摁下了暂停,画面上,夏北和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长发女孩,正从一辆红色的机车上下来,两人摘下了头盔,夏北扭头看向镜头这边的方向,而女孩则甩动长发。

    女孩的侧面,看上去有一种古典的美感和一种极致的妩媚。这两者融合在一起,让人一看到她,就油然而生一种征服欲和占有欲。

    “她就是胭脂?”孙季柯紧紧地盯着画面。

    “我也是才发现,她以前一直都涂着烟熏妆,根本不知道她居然这么漂亮,”黑魔抽着雪茄,嘿嘿笑道,“不过,这个女人可辣得很,上次我们跟他们火并,她一个就砍翻了我们这边四个人。”

    说着,黑魔扫了孙季柯一眼,不阴不阳地道:“这个小白脸倒还真有女人缘。不但泡了瀚大的校花,还能摘这种带刺的野玫瑰。啧啧,不知道这两个极品女人放在一张床上,会是什么味道……”

    孙季柯的脸,已经沉得如同乌云压顶。

    他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夏北。

    虽然以他的智商,明知道黑魔是在拱火,可是,当他看到夏北,看到他身边的胭脂,尤其是想到薛倾和现在的孙家,他的心底,就只剩下无尽的仇恨。

    孙家已经垮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明白一个高高在上的豪富家庭垮塌下来时,是怎样的景象。

    在许多人看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孙家再不济,手指缝里留一点残渣,也比普通人一辈子挣得还多,过得也比大部分人好。

    然而,只有亲身经历这一切的孙季柯才知道,那完全是一场天崩地裂的灾难。

    自己的生活被彻底摧毁了。

    身边的朋友没了,家里的财产包括自己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

    往日里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为所欲为的一切,现在只变成了冷清房间里隐约能听到的哭泣声和吵闹声。

    家里的佣人已经被遣散了,虽然暂时还住在原来的别墅里,但泳池已经成了飘满落叶的脏水,花园野草猛长,家里各个房间都积满了灰尘,厨房里也是一片狼藉。

    而且,要不了多久,恐怕连这一切都要失去。

    箱子已经打好了,等到某一天,自己一家人就不得不搬出房子,去某个混乱的街区里的某个破烂公寓居住。

    而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以前孙家的敌人,现在将拥有报复的机会。

    孙季柯很难想象,以父亲以前那鳄鱼般凶狠的手法,会有多少人等着这一刻以牙还牙。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夏北!

    想着自己的处境,再对比这屏幕上夏北的笑容,孙季柯只觉得心头如同有一条毒蛇在啃噬。

    黑魔是几天前联系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才知道,原来,这杂种就住在十一区,而且还和一群机车党的混混搅合在一起。

    听黑魔说,这个名叫龙虎风驰的机车党,本来就是他们四海纵横的死对头,为了争夺十一区的控制权,两个帮会已经火并了好几次了。

    而前几天,龙虎风驰似乎是急等着用钱,在一场非法比赛中压下重注,结果输了。

    但最近又得到消息,他们似乎准备赌第二场。而夏北这一段时间都跟他们在一起。

    一个自甘堕落,混迹于流氓之中的家伙,如果参加非法赌赛,被卷入一场殴斗火并之中,然后意外身亡……

    越想,孙季柯脸上的表情就越狰狞。

    如果不是刚刚签约俱乐部,还有一个算是光明的前程在等待自己的话,他都恨不得豁出一切亲自上场了。

    只要能让那小子死,或者能他跪在自己面前求饶,自己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代价!

    “你想干什么,跟我没关系,”孙季柯站起身来,将一张卡片递给黑魔道,“我这次来,是听说你手头紧,这钱是我的零用钱,先给你。过段时间,还有一个这么多。应该能帮得上你。”

    说完,孙季柯转身离开了。

    “孙少慷慨。”黑魔目送着孙季柯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这才看了看手里的卡,“两万,再加两万,不错。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自己摘出去了么?你可不止值这么多……”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狞笑。

    兴奋而又贪婪。

    ……

    数十辆机车轰鸣着,穿过废弃车间,停在了小院门口。

    夏北摘下头盔,从铁灰色的重型卡斯机车上下来,满意地拍了拍自己的坐骑,扭头看向石龙等人。

    一帮龙虎风驰的弟兄嘻嘻哈哈地停了车。

    “过瘾!这次咱们要不赢,真没天理了!”石龙重重地一拍夏北的肩膀,然后一挥手:“晚上都留下,今天好好喝一场!”

    轰然叫好声中,夏北有些发怵,把目光投向胭脂。

    机车的改装工作终于完成了,今天大家寻了个偏僻的山路,演练了一下预想的比赛战术。

    战术效果非常好,不出意外的话,这场比赛赢下来应该没什么悬念。

    正因为如此,大伙儿都非常兴奋。

    不过,夏北可是知道跟这帮家伙喝酒有多么可怕。

    随着身体的变化,石龙如今一巴掌拍在身上,夏北已经没有多大感觉了。不过,要说到喝酒的话,那感觉就要命了。

    陪鲲叔喝那么三五两那是一种享受,可石龙这帮疯子,一喝起来就是往死里喝,通常都是白酒啤酒一起上,不喝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根本就完不了。

    这样喝酒完全是遭罪!

    看见夏北“哀怨”的目光,胭脂不禁一笑。

    “我会帮你挡的。”

    女孩挂上头盔,习惯地拉住了夏北的手。不过,她才刚一迈步,就被夏北给拉了回来。

    “能不能不喝?”夏北扫了一眼涌进校园的石龙等人,悄悄对胭脂道。

    “你要是不想喝,那我们就出去吃好了。”胭脂抿嘴笑着,点点头,偷偷在他耳边道,“我也不想理他们。”

    “那好,我们去吃汽锅鸡,”夏北兴奋地道,“就在地下城。”

    “宋记?!”胭脂眼睛一亮。

    “对,”夏北惊讶地道,“你知道?”

    胭脂轻轻一推他,示意赶紧走。

    两人戴好头盔,翻身上车。等到石龙等人听到引擎声跑出来看时,夏北已经载着胭脂一溜烟跑了。

    灰色的机车在街道上穿行。

    作为一个典型的贫民区,十一区的街道破烂而狭窄。四周的大楼许多都荒废了,墙面斑驳,管道滴着水,铁门和栏杆锈迹斑斑。霓虹灯招牌残缺不全,如同快断气一般有气无力的闪烁着。

    街边的许多地方已经成了野草丛生色荒地,围墙上画满了涂鸦。废弃的飞行车停在路边,能被拆走都已经不翼而飞,流浪汉推着手推车,沿途捡着破烂,永不停息的清洁机器人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和干净整洁,热闹繁华的城市中心比起来,这里简直就像是鬼蜮一般。

    在这里住了好几年,对于十一区的道路,夏北已经非常熟悉了。驾着机车七拐八绕,很快就到了地下城的入口。

    。

    。

    。

    。大家将就看看。因为后面还没思考完整,所以推进比较慢。过几天就好了。我思维速度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