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雪中送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天行开发局局长办公室。

    梁安明低着头,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高尔夫球杆,比划了老半天,这才击出。

    白色的小球在练习毯上滚动着,从球洞边滑过。梁安明叹了口气,再放下一个高尔夫球,直起身来,又觉得意兴阑珊。转身将球杆插进球杆包里,走到落地窗前,望着远方怔怔地出神。

    几辆豪华飞行车,自大楼停车场盘旋的车道驶出,一阵风般通过警卫严密的大门,向远方飞驰而去。

    梁安明哼了一声。

    那是战协的车队,中间那辆雅典娜S780,正是战协主席康齐的专车。

    开发局和战协是对头,梁安明和康齐,自然也是对头。

    而且是死对头!

    当初,康齐就是从梁安明的手里,抢去战协主席位置的。而竞争失败的梁安明只能灰溜溜地来了开发局。在这个冷板凳上,一坐就是三年!

    因为掌握着天行联赛,因此,战协主席的位置炙手可热,康齐大权在握,整日里被人前呼后拥,风光无限。

    而开发局,则是一个偏重于研究的清水衙门。窝在这里当局长,梁安明的处境可想而知。

    可偏偏,两者都还在同一栋大楼里。平日里工作方面,也避不开接触。

    这让梁安明尤其郁闷。

    “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梁安明恶狠狠地看着车队消失的方向,心头冷笑。

    要知道,上次李哲陨落,银河共和国在挑战赛上惨败而归,康齐下台的呼声,就一直是不绝于耳!

    愤怒的战迷们历数了康齐的数大罪状。

    说他尸位素餐,领导战协以来毫无功绩,任人唯亲,战协内部腐败混乱,其个人刚愎自用,生活更是腐化堕落,无能无耻……等等等等。

    然而,闹了半天,康齐还是稳坐泰山。

    原因很简单,能坐上这个位置的,不管他能力如何,至少这屁股的位置是摆对地方的。

    他根本不需要管职业天行如何发展如何改革,他只需要服务好他背后的人,当好他的利益代言人角色就行了。人家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哪怕天怒人怨,也没人能把他拉下台。

    这就是康齐的聪明之处。

    不过,虽然只执掌一个清水衙门,但梁安明所处的位置,还是能让他清晰地看到共和国上层的风起云涌。

    自从总统魏若渊在几次公开谈话中跑轰如今的职业天行界之后,如今国内的政局是暗流汹涌。

    这是一个信号。

    这代表着上层已经有很多人对现状极端不满了。

    梁安明不知道这究竟是总统魏若渊抛开身前身后名,不计荣辱,乃至不计生死的一场变革之战,还是仅仅只为了利益的重分配,为了那些将他送上总统宝座的背后势力火中取栗……

    他只知道,自己在这其中,说不定会有机会!

    这个冷板凳,自己已经坐得够久了。再坐下去,就他妈要坐化成仙了!

    这一次,自己一定要抓住机会!

    心里盘算着,梁安明有些头疼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发局的职责权限,还是太轻太少了,可以发挥的余地不大啊。

    康齐在任上尸位素餐,自己这几年,又何尝有什么功绩?

    什么都被战协压一头,没权没资源,唯一能夸耀的,不过是自己年年在天行工作会议上豁出脸去求,去跟康齐拍桌子争,才勉强从战协手里抠那么一点资源来,让开发局人心还算稳定。

    而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自己又凭什么参与进去?人家又凭什么高看自己一眼?

    正伤脑筋,忽然,通讯器传来了秘书的声音,说是情报科长朱哲求见。

    “让他进来!”梁安明正襟危坐,摆出一副工作的模样。

    ……

    飞行车,沿着僻静的山路飞驰。

    路旁,一个军事禁区的警示牌一闪而过。

    在全副武装的哨卡前停下车,祁峰递出了证件给全副武装的卫兵,又通过了基因验证,这才重发动车子前行。

    又开了一段,再度经过两道关卡的检查之后,飞行车直接驶入了一个隧洞。

    进了隧洞之后,飞行车就被智能安保系统接管了,由人工智能导引着,穿过迷宫一般的通道,最终按照分配的编号在车位上停下。

    祁峰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制服。平常在报社里工作,身为上校的他,已经很久没有穿过军服了。

    进了悬浮电梯,上到六楼,祁峰敲开了沈浩的办公室门。

    这里是国防部下属的天行军部在天安市的一个基地,沈浩平日就在这里工作。

    沈浩的公开身份是天行军部特别行动处的职员,中校军衔。祁峰的秘密身份,就是这个处的外勤特工。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无论是沈浩的公开身份,还是祁峰的秘密身份,都不是他们真正的身份。

    他们真正的身份,属于一个传说中已经撤销的建制。

    先行者旅!

    这支部队,是银河共和国最初征战天行时成立的秘密部队,培养了一大批当时的高手和精英,是当时银河天行最精锐的部队。

    只不过,后来随着共和国天行路线的变化,随着职业联赛的兴起,这支部队也就渐渐在商业化的挤压下没落了。

    没有资源,没有鲜血液的补充,一支功勋赫赫的英雄部队,就这么被扫进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不过,只有祁峰他们才知道,先行者旅从来没有消失过。

    虽然只是一个番号,一个名字,但一代又一代的先行者传承从未断绝过。特别行动处的每一个人,都是先行者。

    “叫我来什么事?”进门之后,祁峰将帽子放在沈浩的办工桌上,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

    “关于那个计划,”沈浩给祁峰倒了一杯茶,“鱼儿已经上钩了。”

    “哦?”祁峰一挑眉。

    自从总统魏若渊对共和国如今的天行现状开炮之后,这些日子以来,共和国上下,已经是暗流涌动。

    所有人都知道总统会出招,但没人知道,这第一招会打在哪里。

    只有祁峰和沈浩才知道,总统准备拿职业星斗士的注册制度开刀。

    而这一块,一直都掌握在六大家族的韩家的手里,因此,想要动这块蛋糕,就必须找个名正言顺动韩家的理由。

    之前发现孙启德和韩家有勾结,沈浩就特地飞赴白鸥岛观看比赛,试图想看看夏北和孙家的这场决斗中,有没有把韩家拉下水的机会。如果夏北力有未逮的话,他甚至准备好了出手帮忙推一把。

    可谁知道,不用他出手,夏北就已经把孙家给掀翻了,而且,其后一招接一招打得又快又狠,引发的舆论风暴使得韩奇都避之不及。

    这让沈浩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夏北打得太狠,狂轰滥炸。毕竟人家又不知道自己的打算。而且,这倒是给了沈浩另外一个机会。

    就在这几天,沈浩让一个以前跟孙启德打过交道的合作者,雪中送了个炭。

    这个炭是给孙季柯的。

    现在孙家已经垮了,巨额财富付诸东流不说,孙启德还面临着以前不法情事的起诉,以及信德集团股东们的落井下石。

    因此,孙启德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孙季柯了。

    只要孙季柯能在职业天行中打出一个天地来,孙家就能东山再起。不过,原本看好孙季柯的俱乐部,早已经纷纷打了退堂鼓,而且本轮选秀已然结束。因此,这件事就需要运作才行。

    最佳人选,自然是手眼通天的韩奇。

    他或许对孙启德目前的处境无能为力,但以韩家的手段,要让孙季柯进职业联赛,却并不困难。

    不过,韩奇胃口很大,之前孙启德托他压制舆论时,承诺了一个矿场的股份。

    结果事情一爆,那矿场卷在孙家的债务和犯罪调查中,成了查封对象,和韩奇的交易自然就没了结果。

    可谁知道,如今这位合作者竟然能将矿场摘出来。

    于是,孙启德找到了韩奇。

    而就在祁峰走进沈浩办公室之前的几个小时,孙季柯已经同一家名叫狂潮的A级俱乐部签了约。拿的是一个A级合同。

    自然,整个交易过程,全都在沈浩的掌握之中。

    将一份卷宗递给祁峰,沈浩笑着道:“你赶紧看,我一会儿就走,东西要交给总统那边去做文章!”

    祁峰点点头,飞快地翻阅着。

    这个局,沈浩做得很缜密。毫不夸张地说,这份卷宗里的东西,一旦爆出来,足以将韩家拖下水。

    “不错……”祁峰仔细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漏洞,点点头,正准备将卷宗还给沈浩,忽然,他的眼睛好像扫到了什么东西。

    那是沈浩手下的特勤,在跟踪监视孙季柯的时候,做的一份记录。

    上面赫然出现了夏北的名字。

    。

    。

    。

    。还没整理好,先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