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一十章 母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车队驶入城门的一瞬间,樊阳城就被震动了。

    “听说了吗,是风家那败家子回来了!”

    “这个混世魔王,不是说死在外面了吗?”

    “谁说的?”

    “呃……我听隔壁张哑巴说的。”

    “屁,你小子造谣也别拉个哑巴垫背。什么死在外面了,听说是被他爹给发配去下游了。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把他给招回来了。”

    “什么事情?”

    “北神国晴家,知道么?这混世魔王惹谁不好,居然调戏了晴家小公主晴时雨,现在人家要跟他决斗呢?”

    “哇?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这可是在酒馆里听风家子弟私下聊天说的。而且,这在很多世家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我的天,这可是咱们樊阳城几十年一出的大戏啊!”

    “大戏个屁?这个风辰不但是个纨绔,还是个废物。真要是决斗,我估摸着一个照面就被人给杀了!”

    街道上,人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路边,冲着车队指指点点,店铺或茶社二楼窗口,也是挤满了人。大家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满天飞。

    风家是樊阳城的主家,势力不但控制着樊阳城,更以樊阳为中心辐射四周,争雄洛原州。

    因此,对于风家发生的事情,哪怕鸡毛蒜皮,也会让大家多几分兴致。

    更何况风家这件事已然不仅局限于八卦范围,更隐隐牵涉到了上层势力交锋,这让人们愈发感到好奇和兴奋。

    而此时此刻的风家,更是风起云涌。

    练功场上,十来个风家子弟围在一起,群情激奋。

    一个身材矮胖,名叫风瑞的风家子弟脸都涨红了,骂道:“可恶,他还有脸回来!给风家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还席卷了府库那么多宝贝,这种人就该死在外面才对!”

    “就是,这种人居然也跟咱们一个姓,真是晦气!”另一个名叫风勇的少年狠狠啐了一口唾沫。

    人群中,一个身材窈窕相貌清丽的少女皱眉道:“你们说,距离赌斗还有一个星期,他现在赶回来,不是太早了些?难道,他是为了这次长河门选拔回来的?”

    “风烟,你这猜得也太不靠谱了,”那风勇冷笑道,“就凭他这种废物?!他敢上族比擂台,我能把他打出屎来!”

    凤烟没还做声,她身边的另一个少女风绮就淡淡道:“人家不参加族比,难道就进不了长河门了?你们可别忘了,人家老爹可是咱们风家族长!”

    一听这话,少年少女们都顿时炸了锅。

    “这太不公平了!”

    “就是!”

    大家七嘴八舌,越说越觉得这风辰可恶。

    “不行!我们得想个办法,给这小子一个好看!”风瑞环顾四周,目光闪烁。

    “对,对!”众人齐声附和。

    “光我们不行,得把所有风家子弟都发动起来,尤其是要把风子平,风贤两位大哥拉上。”风勇眼珠一转,挥手道,“走。”

    一帮人摩拳擦掌,蜂拥而去。

    而在距离练功场不远处的小楼上,几名成年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互视一眼,却没人下去劝住,只视作不见,转身落座,继续喝茶。

    “这下热闹了!”一个低笑道。

    另一人挑眉道:“如今各房上上下下,老老小小,都憋了一肚子火气,这混世魔王回来,总归免不了一场风波。”

    “前些日子,四长老路过练功场时,还特意勉励这帮小子几句,让他们加倍刻苦,勤勉自立,把前程抓在自己手里,未来才能不看人脸色,不委曲求全……啧啧,这说的可不就是嫡长房么?”

    “难怪……这是唯恐事儿闹不大啊!”

    “是啊,现在各房子弟都义愤填膺,再有老的这么明里暗里的怂恿撑腰,嘿,这把火看着就要烧起来了。”

    “烧起来就烧起来呗,这风辰轻浮浪荡,家中子弟看不过眼教训一下,也是正常。”

    “这话说的是。风家家风,从来都以强为尊,以德为尊,以能为尊。你自己弱,没能力还没德行,那就怪不着别人教训你了。就算是他爹,又能说什么?”

    “呵,到时候恐怕用不着家主出面,家主身边那位就跳出来了,这女人护短可是不讲理的。”

    “往日倒还罢了,这次她要敢闹什么,恐怕没人给她好脸。如果不是她和她儿子,风家会有今日的麻烦?”

    “麻烦?”其中一人忽然道,“这次晴家的事情,恐怕不止是麻烦那么简单!”

    房间里变得安静下来。

    谁也没接这个话头,大家神情各异,低头喝着茶,一时间各怀心思。

    ……

    马车在风府大门停了下来。

    夏北放下窗帘,在车厢里沉默了片刻,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开门走下马车。

    从进入樊阳城那一刻起,身处车厢里的他,就已经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和不待见。那些声音嗡嗡地就在耳边。那些人冲自己指点议论。他们眼神表情,无一不在说明自己的这个化身有多么人憎狗嫌。

    即便是进入前面的凤凰街,街上居住的都是风家族人,但夏北看到的,也还是冷漠,讥讽和不屑。

    而此刻终于到了风家,迎接自己的又是什么呢?

    夏北心下忐忑。

    可就当他双脚刚刚落地,忽然就只听见府中传来雨萝的叫声。

    “夫人……夫人……”

    旋即,一个熟悉地身影从门中风一般地奔了出来。她头发凌乱,眼眶发红,全然没有了平日里雍容华贵的形象。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雨夫人?!

    夏北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雨寻霓一把抱住。

    “辰儿!”

    这一声温暖的呼唤,落在夏北耳中,却是轰地一声炸响。

    就如同触动了什么机关,夏北只觉得脑海中宛若有什么东西破了壳一般。无数的记忆涌上来,宛若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自从进入天行世界以来,夏北一直保持着半个旁观者的身份。

    其他玩家的记忆,通常会在一周内融合完成。

    可夏北和风辰,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全无共同之处。因此,虽然最近一段时间风辰原本的思想情绪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不时冒出来干扰,但夏北知道,自己和他并没有完成融合。

    两个不同的思维人格,只是在互相侵染着,一个主导,一个沉默。

    自己和风辰,还是两个人。

    直到此刻!

    两世记忆中的母亲形象,都如此完美地和眼前的女子重合在一起。而这一刻,夏北也终于彻底融合了风辰的记忆。

    不,应该说那本就是在这个世界一直等待着他的记忆。

    是他的另一段人生的过往!

    “娘。”夏北搂住母亲,低声唤道。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就是风辰了。真真正正的,有着风辰的情感和性格的风辰,而非一个替代者。

    就连他的性格,也自这一刻起,多了几分风辰的洒脱不羁。

    “好了好了,”风辰拍拍母亲,“这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进屋去,回去让你抱个够。”

    “小兔崽子,”雨寻霓噗哧一笑,拧着风辰的耳朵,“老娘盼星星盼月亮把你盼回来,连抱抱你你都不好意思了,小没良心的,跟你爹一个德行。”

    风辰连连呼疼。

    等雨夫人骂够了,放开他,耳朵依然被拧得通红。

    “跟我进来!”雨夫人不由分说,拉着风辰就走,“跟我好好说说,这些日子你究竟干了什么……”

    她一边走着,一边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在风辰耳边问道:“听说你和尚家女娃处得不错,人家还陪你逛街?”

    “胡说什么……”风辰斜了她一眼,也低声问道:“你故意安排的吧?”

    雨夫人抿着嘴,眉花眼笑。

    一脸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