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零九章 回樊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咝!古堡中,夏北静坐于困龙池,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吸,气吞山河,一时间,练功场聚灵殿里,风声呼啸,窗棂噼里啪啦一阵震动。

    “守住心神!”季大师立于夏北身后,低声喝到。

    夏北谨守心神,内视气海。

    随着天衍诀的运行,大量的灵力被炼化为源力,如同暴雨一般落入气海之中。

    之前刚刚开辟出来时还显得干涸的气海,如今已是海浪涌动,潮起潮落。其中蕴藏的力量,也便如大海一般。

    源力的提升,自然带来的是灵台的提升。

    在之前的修炼中,源力才仅仅补充了四分之三,其浩瀚的力量,就已然让夏北将神府中的灵台接连提升了三次,达到了人境下阶第四层的阶段。

    灵台升级之后,变得更高,更大。不但可以融合并催动更强的武技招式,而且,台上的天衍棋盘星位,也显露得越来越多。

    如今,夏北已经定下了五颗天衍棋子!

    第一颗棋子提升攻击力1%,第二颗棋子提升攻击力2%……以此类推,如今他的攻击力已然提升了足足15%!

    就战斗力来说,夏北如今的灵台在天衍棋的加持下,已经堪比初入人境中阶的争游者了。

    就拿那招【大梦初觉】来说,如今他若是全力一击,足以将城墙整个儿洞穿!

    这就是灵台提升所带来的实力提升。哪怕武技同样是小成境界,威力也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修炼还没有结束。

    之前被十颗火灵锻体丹生生轰出来的气海,如今大约还差百分之十才会填满。

    而填满的那一刻,也就是夏北这次修行的关键一刻。到底是止步于人境下阶五层,还是气贯长虹,直接冲破人境中阶,就看这最后一击了。

    夏北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天衍诀也到了一层的顶峰。

    而天衍诀一旦突破到二层,开辟出的经络周天,自己就能晋升人境中阶。那时候,自己的灵台将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呼!将之前吸入的一口气长长呼出,夏北缓缓收功,睁开了眼睛。

    困龙池里的灵液已经成了毫无灵气的清水,而身体感觉,血气又壮大了一分,尤其是肌肉骨骼,远比最初灵兵炼体完成时更加凝练。

    这让夏北尤为感激大觉国师。

    正是这坚若精钢的体魄,才使得自己能够承受这种激进霸道的修炼方法,才能在赌斗之前短短十几天就提升到现在的境界。

    见夏北起身,将葛伯奉上的衣服穿戴好,季大师道:“今日修炼就到此为止吧,风辰,过来陪我喝杯茶。”

    “是。”夏北恭谨地点点头,和葛伯一起随季大师走到练功场的凉亭中。

    此刻不过傍晚时分,晚霞初红,如果换做往日,修炼至少得熬到深夜才会结束。

    不过,距离与晴家的赌斗已经没几天了,夏北明天就必须启程赶回樊阳。因此,今日也就成了他在百临城的最后一天。

    季大师亲手泡了一壶茶,给夏北和葛伯点入杯中。

    他端起茶杯,慢慢呷着,开口对夏北道:“风辰,你明日回家,路上虽然奔波劳累,不过修炼也不能懈怠,明白么?”

    “明白。”夏北点头道。

    行百里者半九十。虽然这番特训已经完成了大半,成绩斐然,但夏北知道,最后这些日子最为关键。

    这关系到自己的努力,是得到百分之八十的成果,还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成果!

    正想着,却听季大师严厉道:“另外,切记不可再惹是生非!”

    夏北暗自苦笑,只能乖乖地答应了。

    自己这具化身的过去,实在是一段抹不去的黑历史,即便是这些日子朝夕相处,季大师临到头也不忘提一句,可见印象之深刻。

    而再过两天,自己就要回到风家了。

    到了那个刻满自己斑斑劣迹的地方,自己又将遭遇什么样的眼光?

    父亲,母亲,族中长老前辈,同龄子弟……进入天行世界以来,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去面对自己的家族,面对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夏北一时间,忽然觉得有些心慌意乱,又有些兴奋。

    或许是看出夏北心思,季大师道:“明日,我和古正会先送尚耶去无双城。这次青仙宗的清灵飞地,就落在无双城。而后我会和本门的隋长老一同前往你们风家,今年风家族比,我们会挑选入门弟子。”

    夏北点了点头。他知道,长河门每年开山门收徒,都会有风家的一场特别选拔。

    这是风家从下游进军中游之后所获得的特权。而在此之前,哪怕风商雪就出身长河门,风家至多也是在长河门招徒时,靠着风商雪和门中长老们的交情私下获得一些优待,多那么一个两个名额而已。

    而进入了中游就不一样了。

    风家每年的族比,就是长河门的一个招徒专场。

    原本自己今年要进长河门的话,甚至连族比也可以不参加,季大师直接就可以动用长老权限,给自己一个特别名额,而且还是招收进内门。

    只是,自己现在要去的是青仙宗。

    毕竟,得罪了北神国皇室晴家,再加上本国皇室燕家推波助澜,长河门虽然强,却也护不住自己。

    只有青仙宗这样的上游大宗弟子身份,才是一张神鬼辟易的虎皮大旗!

    不过,季大师之所以告诉自己他的行程安排,就是告诉自己届时他也会在风家,可以为自己撑腰。

    这让夏北心里一阵暖洋洋的。

    对他来说,季大师是他进入天行世界以来,第一个真正关心自己教导自己的长辈。虽然相处时间不过短短一个多月额,且并无师徒的名分,但在心里,他已经将季大师当成了自己的师父。

    又谆谆教导夏北一番,季大师这才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长叹一声道:“我季海山一生收徒十二人,却没想到,最得意的学生却不是自己的徒弟。”

    说完,他站起身来,目视夏北:“风辰,答应我,走正道!”

    夏北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是!请季师观之!”

    “好,好!”季大师看着眼前少年干净的眼睛,面露笑容,连连叫着好,大袖一甩,径直去了。

    目视季大师的背影,良久,葛伯叹道:“君子之姿,如春风暖阳,夫人能请动季大师来辅导少爷你,实在是我风家的幸运啊。”

    “是啊。”夏北道。

    他目光闪烁着,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告诉他,若无意外的话,未来自己说不定有机会回报季师的恩情。

    次日,夏北和季大师,古正,尚耶告别之后,启程回樊阳。

    为了便于自家少爷修炼,葛伯调来了一辆雪龙车。车宽一丈,长五米,车厢有炼魂师附灵的法阵,可在符力的支撑下漂浮于空中,由两只通体雪白的雪龙拖曳,不但速度极快且翻山越岭不在话下。

    车队赶路,夏北就在车厢中打坐修炼。而随行的除了来时的葛伯,谢舟远,以及一干护卫仆从之外,暗中还有暮剑派来的几名高手。

    夏北离开的时候,特地在小镇街口停车,去买了一串炸豆腐。

    可惜,遗憾的是一路上平静无事,连一点波澜也没有。两天之后,车队驶入了樊阳城城门!

    。

    。

    。

    。有点卡,后面还没想太明白。先慢慢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