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零二章 风向(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关于风家的混世魔王的传闻很多。

    一个被母亲宠坏的败家子,一个在风家子弟刻苦修炼时坐在一遍发呆的废材,一个喜欢寻花问柳的色胚……

    不过,真正见过风辰的人却很少。

    尤其是百临城的这些人,如果不是这次赌斗,他们根本没必要把情报资源浪费在这样一个人的身上。

    哪怕他是风商雪的亲生儿子,在大家看来,也跟风家的一个普通子弟乃至一个奴仆没什么区别。丝毫不具备多看一眼的价值。

    当然,现在就不同了。

    大家之所以聚集在这里,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他们需要判断,这个风家混世魔王在这场赌斗中的获胜机率有多少。

    这其实是一个不需要通过观察来判断的问题。因为没人觉得他有机会赢。

    大家需要观察的是风向,是风家愿意在这个为他们带来耻辱和麻烦的废物少爷身上付出多大的代价。

    大家观察的其实是风商雪。

    这个带领风家强势进军中游的风家家主,将自己的儿子发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究竟是保护,还是另有打算。

    他会因为风辰是自己的儿子,或者因为面子和脾气选择跟所有人为敌,还是会明智地选择放弃,让风辰自己来承担他肆意妄为的后果?

    这牵扯到很多东西。

    蝴蝶翅膀扇动的或许是感受不到的空气波动,又或许是一场巨大的风暴!

    不过,无论如何,大家还是想见见风辰。近距离地看看这个风家混世魔王究竟是个什么德行。

    而今天,大家看到了。

    从风家古堡山道走下来的,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

    所有人的目光顷刻间就聚集在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身材颀长,有着一头微卷的浓密黑发,脸部线条俊美且给人一种英挺的感觉,嘴角微微勾着一丝弧度,眼睛清澈,看起来很舒服。

    这就是风辰?

    那个恶名满樊阳的纨绔恶霸?

    在场的人们眼中都闪过一丝困惑。

    能代表家族成为观察者的,个个都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狐狸,不光勾心斗角的经验丰富,这看人的眼力更是压箱子的绝活儿。

    看人看相,看眼,看神,看体态步态,看衣着气质……大部分人他们只需要一眼,就能把对方的身份性格判断个八九不离十。至于奸恶淫邪之人,隐藏得再好再深,也很难瞒过他们的眼睛。

    毕竟,这些东西是瞒不住的。你的思维想法,不但会表现在你的眼神和举手投足之中,更会日复一日,一点点无声无息地改变你的外貌。

    例如一个年轻时性格直爽的少女,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的折磨或环境心境的改变,她直率的性格变成了不加节制的泼辣暴躁,变得不讲理,那么,当她人到人到中年,若是旁,脸上必生横肉!

    而若是瘦,必然法令纹深刻,颧骨高耸。

    尤其是一个人的眼睛,是藏不住的。糊涂的人浑浊,自卑的人黯淡,心中有鬼的人游移不定……

    而此刻大家看风辰,却无论如何看不出传闻中的那些东西。

    他步态从容,身躯挺拔,脸上的笑意让人感觉亲近。一路和身旁的女孩子说笑着走来,态度温和有礼,目光清澈坦荡。这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好教养。不是刻意做作能装出来的。

    这让许多人心头顿时就浮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就像一个问题,原本已经有了笃定的答案,而此刻却忽然产生了一丝怀疑。

    而后,大家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没有人知道邱老大的身份。

    观察者本身就是各大家族中隐藏于暗处的人,大家哪怕知道身边某人是观察者,猜测他可能来自于哪个家族,但却很少有人能明白无误地认出谁就是谁。

    但很多人都认识这个少女。

    尚家小姐尚耶!

    一时间,众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难以置信。

    要知道,尚家和风家同在洛原州,势力足够分庭抗礼,一直都被视为风家统治洛原州最大对手!而尚耶,是尚家家主尚伯书最宠爱的孙女。未来尚家继承人长子尚却愚逢人就夸耀的天才宝贝女儿!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和风辰一起出现?

    转瞬之间,众人脑子里的念头就已经拐了十七八个弯。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尚耶和风辰之间,虽然说不上多么亲密,但显然很熟稔,并肩而行,笑语嫣然。

    没有被绑架逼迫的迹象。

    这意味着什么?

    街道上静悄悄的,整座小镇仿佛都在这一刻陷入了凝固的时空之中。

    风家显然是知道这里的情况的,尚家自然更加清楚。而这两个年轻人并肩从古堡走来,其蕴含的信息就太丰富了。

    丰富到大家一时脑子都想不过来。

    而就在这寂静中,夏北跟尚耶已然顺着石板路走进了小镇街口。

    对于眼前这一双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对于这近乎于凝固的氛围,两人都恍若未觉。夏北笑着对尚耶道:“我来这里好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到镇里来。”

    “我跟季大师来过两三次,”尚耶道,“唔,就是之前寻找秘境的时候。”

    说着,她指了指不远处一户人家:“这家的油炸豆腐很好吃。老板从山里采来的辣椒,炒过后搓成粉,加上花椒粉,黄豆面,豆腐沾一点……”

    女孩说着,仿佛已经想到了油炸豆腐的味道,一脸掩饰不住地馋。

    “那我们去试试。”夏北摸出两个铜星,笑着道。

    “嗯。”尚耶轻快地点点头。

    两人说话的时候,正好经过三个喝茶的晴家护卫身边。不过,他们的目光没有在对方身上停留哪怕半秒。

    就如同看见三块路边的石头,或者三只野狗。

    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三个晴家护卫,显然也没想到对方会出现,而且会完全无视于自己的存在。要知道,他们可是穿着晴家的护卫衣服,别着晴家的徽章,只要不是瞎子,就不可能忽略他们的存在。

    而不久之后,就是一场限时追逃的赌斗了。

    这个风家小子现在应该惊恐,应该惶惶不安,至少看见自己三人守在这里应该感到愤怒或屈辱。无论他表现出什么情绪都好,哪怕是色厉内荏地喝骂两句,也远比这种彻底的无视好。

    但他就是无视了。

    而当他从身边走过时,三位护卫便宛若看见一盘无声的棋局上,对方拍下了咄咄逼人的一子!

    他们三人,是晴家的旗帜,也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这座小城不大,人也不多!

    但聚集在这里的这些人,代表着南神国这些世家的风向。在这些人的注视下,他们难道就这么干坐着,任由风向变化?!

    一个护卫站起了身来,横移两步,伸手拦住了夏北与尚耶。

    “你想到哪里去?”他看着夏北问道。恶劣的语气和态度,竟真的俨然把对方视为犯人了,没有丝毫客气!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刻,忽然,一块火红滚烫的铁块,自铁匠铺射了出来,直奔他的脑袋。

    这铁块来势如此之疾,破空时竟隐隐带着风雷之声。

    护卫大骇,闪身避让。

    可就在火红铁块自面目擦过,让他感受到那恐怖的力量和热度时,他发现,左侧,一蓬钢针无声无息地自旁边的裁缝铺射出,阴毒无比地向自己袭来。

    护卫瞳孔陡然收缩。

    他身形刚动,来不及转换姿势,只能提气一声暴喝,强行将身体一扭,反手拔刀,在身体后倒的同时,挽出一片刀花,格挡开了钢针。

    然而,这护卫还是死了。

    一把木匠用的凿子,从他的背心凿了进去,从心口破出来。

    凿子是在木匠的手里。原本蹲在旁边修理马车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在这护卫的身后。

    木匠猛地一脚,将护卫的尸体踢得直掼出去,砸在街边水沟里。

    哗哗流淌的沟中泉水,瞬间变得猩红。

    这一切兔起鹘落,不过一眨眼的时间,而护卫的两名同伴,此刻还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不是他们不想动。

    他们的手已经抓住了刀柄,可是,一个黑衣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那空出来的一张椅子上,倒了一杯茶,自顾自地喝着。

    而夏北跟尚耶此刻已经走到了豆腐摊前,一人买了一块豆腐,吃得眉花眼笑。

    就如同身边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

    。

    。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