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章 斩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离开书房,夏北独自沿着古堡城墙散步,走上了瞭望塔顶。

    天空蔚蓝,远方峰峦叠嶂,草木青翠。小小的百临城就静静地躺在山谷之间。

    只不过夏北知道,相较于往日的宁静,如今的这座小城镇里,已然是一片喧嚣,暗流涌动。

    静默了一下,夏北忽然开口道:“暮剑先生。”

    四周静悄悄的,但很快,空气中就传来一阵波动,暮剑那宛若黑色标枪一般的身影,如同水墨画家笔下的一幅画,渐渐浮现。

    然后,他从画中走了出来,和夏北并肩而立,道:“辰少爷知道我在这里?”

    “葛伯已经告诉我,父亲派你来负责保护我,”夏北微微一笑,“既然葛伯已经回来了,那么我相信,你应该早在葛伯之前就已经到了。说不定,我刚才练功的情形你都看到,并且把消息传回去了。”

    暮剑沉默着,很认真地扭头看了看夏北。

    在过往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暮剑和风家这位辰少爷是没有任何交集,甚至连一句话也没说过的。

    暮剑永远都是风商雪的影子。风家能够跟他说话的人本就不多,更别提一个纨绔了。

    这是暮剑第一次和风辰交谈。

    也是他第一次除了风商雪之外,用如此认真地眼神看一个人。

    而在此之前,包括风商雪的长子风惊河,他也没这么认真地看过。

    “是。”暮剑干脆地回答了夏北的问题。

    “我父亲身为风家之主,不会听什么就信什么,任何一件事他都必须亲自确认,”夏北说道,“所以,这并不出奇。”

    说着,夏北扭头看着暮剑,道:“我可以叫你暮叔吗?”

    少年的眼睛清澈明亮,暮剑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暮叔,”夏北一笑,“我刚才说这些,并没有责怪我父亲的意思。相反,我很清楚风家目前的处境,也很清楚,如果身为家主,我父亲只是一个盲目支持自己儿子的人,风家走不到今天。”

    暮剑沉默着。

    夏北接着道:“他能派你来,说明他至少是在试着信任我。不是么?”

    暮剑缓缓道:“我相信,家主听见你这么说会很高兴。”

    “他是我父亲,我们血脉相连荣辱与共,我希望他高兴,”夏北道,“不过,我觉得接下来我们要面临的这一切,还需要更大的信任。”

    暮剑眉头微微一动,但什么也没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先说说这里吧,”夏北注视着山下的小城道,“听葛伯说,这里已经聚集了十七个家族的观察者,而且,就连北神国晴家的人都已经来了。”

    “我仔细回想了我和晴时雨的冲突,很显然,我愚蠢地落入了一个陷阱,成了别人对付风家的借口。”

    “南神国皇室燕家这些年来的日子,或许是四大神国中最不好过的一个。皇权不振,被宗门压制不说,还被异姓王刘老王爷,弄出个分庭抗礼。”

    “但偏偏,燕熙这位皇帝又太能生了,十八个儿子,如今年龄最大的已经三十五岁了,年龄最小的也十七岁了。”

    “而更重要的是,燕家这些皇子们个个都野心勃勃。”

    说着,夏北转过头来看着暮剑道:“所以,当初依附着刘老王爷才从下游跻身中游的风家,这些年来又在我父亲的率领下愈发兴盛,成了神国势力中的新锐,也就成了燕家的眼中钉。”

    “这些年来,燕家和北神国晴家,一直在商量合作,但进展缓慢。而巧的是,这时候晴执苍最疼爱的小女儿晴时雨来南神国游玩,恰好去了樊阳城,而更巧的是,风家还有一个混世魔王……”夏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所以,局面就变成了这样。”

    “对于燕家来说,风家不过是刘老王爷一系的走狗而已,打了这只恶犬,不但打击了刘老王爷,也让神国其他家族明白,以后对燕家,最好还是尊敬一点。”

    “当然,这也怪我们风家树敌太多,这些年也太肥了一点。很多家族,都想趁着这个机会扑上来咬一口。尤其是在刘老王爷忽然生病的这当口,我们风家简直成了最好的猎物。”

    “而这场赌斗,在大家看来,我显然是输定了。晴家想抓我回去关三十年。至于燕家,恐怕是巴不得我死了才好。事情才闹得更大。而就连我们风家……四长老和六长老,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南静馆在南神国的大宗之中,是和世俗力量最接近,也最有影响力的一个。燕家不知道答应了南静馆什么条件,老法尊闭关,三代大弟子赤旺还把手插进我们风家,对我来说,这可真是个死局啊。”

    暮剑一直静静地听着,不动神色中,眼中瞳孔却在缓缓收缩。

    这些话,从谁口中听到他都不会惊奇。

    但从风辰口中说出来,却让他难以置信。身为风商雪的影子,他从小几乎是看着风辰长大,无论是个人观察还是别的方面,都让他相信,这就是个废物纨绔,一个头脑简单的蠢货。

    可现在……

    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在练功场上,风辰那惊艳一枪。也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听得更认真一些。

    “当然,在很多人的眼里,”夏北用手指了指山下的小城,“我都是无足轻重的。我最重要的身份,不过是风商雪的亲生儿子。所以,我只是引诱猎物的一个诱饵,或者一出大戏的垫场……”

    “燕家,尚家,景家,宿家,休家,薛家、李家、郑家、木家、居家、秦家,詹家……”夏北一一点出了十七个此刻派遣观察者来百临城的家族,忽然,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他转头看了看暮剑。

    “除了景家,郑家,李家,薛家,宿家,秦家,詹家之外,我还准备帮我父亲再加上一个家族的名字,”夏北指了指练功场的方向,“尚家!”

    轰地一声,暮剑耳边宛若惊雷炸响!

    他怎么知道?!

    外人只见十七个家族齐聚百临城,参与围猎。可没人知道,并不是每一个看似张弓搭箭的猎人,都把箭指向猎物的!

    而这些隐藏的名字,却刚刚被眼前少年一个一个地点了出来!

    风商雪经营谋划,自己风雨奔波。

    就连风家都没人知道的事情,为什么……

    “你一定在想,我是怎么知道的?”夏北笑眯眯地看着暮剑,“对吗?”

    “是!”暮剑道。

    “这是我的秘密,”夏北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只有我知道。没有别人。包括我娘。”

    暮剑注视着夏北的眼睛,终于点点头:“我相信!”

    眼前,少年笑了起来!

    宛若春风拂过。

    “暮叔,你等等。”说着,夏北跑下了城楼。

    暮剑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大约五分钟之后,少年就已经端着一个放着花生米和酒壶酒杯盘子,出现在了暮剑的面前。

    夏北席地而坐,将盘子放在地上,倒了酒,递了一杯给暮剑。

    暮剑想了想,走过去坐下来,接过酒杯。

    而就在这时候,夏北的另一只手的手心里,浮现出了棉花糖:“暮叔认识这东西吗?”

    暮剑瞳孔收缩:“隐灵?!”

    夏北点点头,将棉花糖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季师说,我的魂力还不错,所以,我现在正在学习术法。”

    暮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拥有魂师天赋,而且还有隐灵这样的宝贝对风辰来说意味着什么,对风商雪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只听夏北笑道:“这也是我的小秘密。我娘恐怕都还不知道。所以,我们之间算是有更大的信任了吧?”

    暮剑沉默着,忽然开口问道:“辰少爷,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当棋子,”夏北看着暮剑,认真地道,“有人害了我,那我自然要报复回去。而且,我觉得风家到了这个时候,要么不玩,要玩,就跟他们玩个大的。我父亲应该不会想着要韬光隐晦了吧?”

    暮剑没有回答。

    夏北微微一笑,喝了口酒道:“他们拿我当诱饵,我当。不过,这个诱饵是给我父亲当,给我们风家当!他们伸多少手来,我们就砍断多少!”

    “没那么简单,”暮剑看着酒杯里的酒,然后,很认真地喝了一口,开口道:“这些手,都是各大家族私下培养的,跟我一样,都在暗处,想分辨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暮叔你应该知道了至少三成吧?”夏北笑问道。

    “五成!”暮剑道。

    夏北笑了起来,“那我告诉你,剩下的五成,我都知道。”

    暮剑稳若磐石的手,忽然微微一颤。他紧紧地盯着夏北的眼睛:“真的?!”

    夏北点了点头,伸手在地上写了个詹字:“不信的话,暮叔你可以查查他们,詹家二长老和燕家过从甚密,如果詹大家主不防备的话,说不定关键时刻,就会被人给捅一刀。到时候,我们也会受牵连。”

    暮剑抹去了字,点头道:“好,我去查!”

    “如果查到了是真的,”见暮剑站起身来,夏北笑道,“帮我跟父亲说一声,我希望他更信任我。如果他愿意动手的话,我在前面当诱饵,但暗中的力量,我要三分之一!”

    “你来指挥?”暮剑问道。

    夏北点了点头:“不然的话,我怎么找那些害我的小子报仇?身为纨绔,仗势欺人才是我的作风,不是么?”

    暮剑看着夏北,千年不变的冰冷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他点点头,转身要走。

    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风家的根基,是我父亲。有他在,风家就倒不了。对了,记得替我恭喜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暮剑的身影陡然僵硬。

    过了好久,这水墨一般的身影才如同在水中化开一般,由浓变淡,消失不见。

    而就在这时候,城堡深处传来老谢愤怒的声音。

    “我的棉花糖呢?花生米呢?酒呢?!”

    。

    。

    。

    。苍天啊大地啊,八年了啊。八年没断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