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九十章 魂师圣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谢舟远气喘吁吁地敲响了夏北的房间门。

    “老谢?”夏北开了门,揉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惊讶地问道,“你怎么跑来了?有事?”

    “小子!”谢舟远紧张地抓住了夏北的衣领,“刚才你用灵葫芦干什么了?你是不是有一只隐灵?!”

    夏北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炼魂师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就是千奇百怪且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术法。他不用问也知道,这老头一定是用某种方式偷窥了自己。

    对此,夏北倒是并不怎么生气。

    通过风辰以前的记忆,他知道,在整个风家中,如果要说有那么几个对自己还算不错的话,这谢老头就算是其中的一个了。

    当初谢舟远是自己找上风家来做客卿的。而他的目的,居然是想收风辰做徒弟。

    虽然雨夫人并没有应允,但老谢也留了下来。

    身为炼魂师,老谢展现出来的水平,大致处于风家炼魂师的中等位置,并不算如何出众。

    可是,对于风辰来说,老谢却是特殊的。

    不光因为他来风家的原因就是想收自己为徒,而且他还一直锲而不舍,常常主动找自己,想要教自己炼魂。

    在风辰小时候,就曾经无数次见过老谢的术法。

    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老头就像是一个会魔术的玩伴,占据了童年记忆的不小空间。

    但风辰最终也没拜老谢为师。

    现在夏北具备的超强魂力,来源于识海中的那个恐怖灵魂。而那时候的风辰,并不具备炼魂天赋。

    因此,他本能地对炼魂不感兴趣。

    不过老谢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术法以及老头的和善,倒是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你偷看我了?”夏北冷哼一声问道。

    老谢张张嘴,神情有些尴尬。

    “用的什么术法?我以前求你教我的神游术?”夏北转身进了屋,将地上的材料收拾起来。

    神游术是老谢压箱子的术法之一,据说乃是师门绝学。

    当初风辰对别的不敢兴趣,唯独对这个术法异常喜欢,缠着老谢要学,甚至愿意拜他为师。

    但那个时候,风辰已经恶名昭彰。

    这小子学这种术法想干什么,老谢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加之这门术法并非初级术法,不但需要非常扎实的基础和一定的炼魂层次,而且轻易施展的话,一旦附近有个魂力强者,被其察觉并破掉,会直接导致灵魂受创,因此,老谢当然地拒绝了。

    此刻夏北脑子一转,立刻想到了这个术法。

    谢舟远讪讪地跟进屋里,点头道:“我这不是听说你想炼魂,觉得好奇吗?”

    说着,他神情紧张地问道:“风辰,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一只隐灵?肯定是,对不对?我都看见了。只有隐灵才可能……”

    夏北看着谢舟远,心念电转,思忖道:“神游术,我都差点忘记了。这可老谢的师门绝学,不是道听录里有的。我现在虽然只能修炼初级术法,但以后终究是需要进阶术法的,现在不正是个机会?”

    惦记上了神游术,夏北看老谢的眼神就不对劲了,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问道:“想知道?”

    实则现在棉花糖就趴在他头顶,可老谢却看不见。

    谢舟远飞快地点头。

    “拿神游术来换!”夏北悠然道。

    谢舟远一蹦三尺高,怒道:“小子,你这可就不地道了,我刚才才给了你那么多材料,我有叫你拿什么来换吗?我现在就问你个答案,你居然要我师门绝学?!”

    “那些材料也是我风家的吧?”夏北斜睨着他。

    老头一下语塞了。

    夏北笑眯眯地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有!”

    “真的?”或许是夏北回答得太干脆,老谢反倒有些将信将疑。

    “假的。”夏北继续钓鱼,悠悠地道。

    “不对,不对,”被夏北一否定,谢舟远反倒又觉得他有了,一时间抓耳挠腮,“你肯定有。是隐灵,没错!”

    “神游术!”夏北勾引道,“如果你答应,我不但可以让你看,而且还能让它跟你几天。”

    “这个……”老谢这下傻眼了。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要知道,那可是隐灵啊。只有身为炼魂师,才知道隐灵意味着什么!

    “可是,小子你要知道,道法天授。就算我传给你,你也不一定能获得跟我一样的术法。我师兄和我就不同。”谢舟远道。

    “可能不如你,但说不定也可能比你好呢?”夏北道。

    谢舟远脸上神情变幻,挣扎良久,终于一咬牙:“好,小子,我答应。只要你拿出隐灵来,我就传你神游术!”

    夏北笑了起来,伸手在头上一抓,魂力过处,棉花糖在手心里显出了身形。

    或许是对夏北打扰自己休息表示不满,棉花糖啾啾地叫着,张牙舞爪。

    而谢舟远已经呆了。

    他伸出手,又飞快地收回去,双手来回在衣服上擦了又擦,一副想碰又怕惊扰到对方的感觉。

    “星神在上,”谢舟远激动得浑身都在发抖,“我这辈子居然能亲眼看到隐灵!”

    夏北摸了摸棉花糖的头:“棉花糖,你跟老谢玩几天。”

    说着,他将棉花糖放在了老谢的肩膀上。

    普通人要主动触碰棉花糖的话,是根本触碰不了的。他们的手会直接从棉花糖的身体中传过去。

    即便是魂力高深的炼魂师,如果不花大量时间冥想调动魂力,也没法真正地触摸到它。

    不过,如果是隐灵主动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棉花糖在老谢的肩膀上趴了下来,它伸出鼻子,左嗅嗅右嗅嗅,似乎觉得这老头的味道还不错。忽然,它嗅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钻进了老头的怀里。

    老谢从棉花糖趴上肩头起,就浑身僵硬,连动也不敢动。等到棉花糖钻进怀里,更是直直地看着夏北,大眼瞪小眼。

    “它这是……”老谢喃喃道。

    “你怀里有什么?”夏北皱了皱眉头。

    老谢一怔,陡然睁大了眼睛,手忙脚乱地伸手入怀,叫道:“别别,小东西,那可是我……”

    他话音未落,棉花糖已经如同一只小松鼠般从他怀里蹿了出来,嘴里叼着一根不过食指大小,通体雪白,浑身散发着灵气的竹笋,一屁股坐在老谢的肩头吭哧吭哧地啃了起来。

    看着竹笋瞬间被咬掉三分之一,老谢都快哭了。

    不过,再怎么心疼,当他看到棉花糖吃得眉花眼笑的样子,眼神也只剩下了宠溺,哭笑不得地骂道:“这狗日的小东西。”

    “这是什么?”夏北指着棉花糖爪子里的竹笋,问道。

    “水灵笋,一大片水系灵竹里面,三十年才长七八根,”老谢叹气道,“本来我是用来……唉算了,给它吃也不浪费。”

    说着,他想起了什么,扭头瞪着夏北道:“小子,你刚才就是用灵葫芦来取它的灵气?”

    听到老谢语气不善,夏北还没说什么,棉花糖就大点其头,一手捧着竹笋,一手指着夏北叽哩哇啦,一副声泪俱下控诉的样子。

    老谢被它逗得忍不住笑起来。

    扭头看着夏北,谢舟远就忍不住一瞪眼:“你小子这是暴殄天物。你刚才找我要的那些材料,不过是制作低级术法符箓罢了。哪里用的上棉花糖的灵气?况且,强迫吸取它的灵气,虽然不会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却会让它疲倦,影响成长。”

    “成长?”夏北一愣,脑海中的记忆是碎片化的,因此,他虽然对隐灵有大致的了解,但具体如何,却一时还没有找到相关资料。

    毕竟,隐灵这种灵物,即便是在天源星族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不多见。

    “当然。”一看夏北的脸色,谢舟远就知道这小子根本还没了解隐灵的作用,当下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你知道隐灵对于一个炼魂师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夏北干脆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隐灵诞生于秘境,是境灵的分身。而且天生就有感应其他引灵的作用。因此,它最大的能力,就是寻找秘境引灵。

    就像一只猎犬。

    当然,它的灵气用来替代一些基本的魂灵,也是作用之一。

    不过夏北很清楚,老谢既然这样问,那答案就肯定不会是这些。

    果然,老谢道:“隐灵是炼魂师最至高无上的圣物,是每一个人都梦寐以求的法宝。除了它可以寻找引灵,帮你找到更多的秘境之外,更重要的是,它还有帮你补充放大魂力,并且保护你灵魂的作用!”

    “哦?”夏北一愣,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谢怒道,“要不怎么说它是炼魂师的圣物?你当我说着玩的?”

    而他肩膀上的棉花糖,则扬着头,一副傲娇不屑地模样。

    “我告诉你,隐灵平常是不需要进食的。它自动吸取天地灵力就行了。不过,它对灵力有天然的感应,因此,无论是你捕捉隐灵,还是采集万物魂灵,有它引路,你就事半功倍。它甚至不用你动手,就能跟鱼鹰一样,帮你捕捉魂灵。”

    “不过,如果长期用灵气充沛的药材喂养隐灵的话,它就会成长。成长起来的隐灵对灵力的感应会更敏锐,能够对付的魂灵也更强大。成长到一定的程度,它甚至能直接撕扯对方的灵魂!”

    说道这里,老头冷笑道:“小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夏北张口结舌。

    天道大陆上的强者很多,除了争游者之外,还有许多山精野怪。但无论什么物种,**再强横,灵魂也不一定强大。

    且不说隐灵直接击杀对方,就单单说在战斗的时候,它撕扯对方灵魂,从而为自己带来那么一丝的机会,就已经足够了。

    “另外,我们都知道,魂力天生,是没有办法通过修炼来提升的。我们炼魂师冥想打坐,只不过是把我们的魂力打磨得更圆转如意,让我们的魂力感应更敏锐,运用时更得心应手而已。”

    “平常要提升魂力,就只能寻找一些提升灵魂强度的天材地宝。不但难以找到,而且作用也有限。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老家伙,魂力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再吃什么好东西也没有作用。”

    “可你有了隐灵就不同了。你只要平常用魂力和它沟通,让魂力在它身体里转一圈再回来,就能让你受益无穷。而且,当你的魂力通过它来施展术法的时候,效果可以提升好几倍!”

    “更重要的是,像神游术这类灵魂术法,如果是以它为媒介施展的话,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被人破掉。就算对方的实力比你强,隐灵也是一个天然的保护罩,任何灵魂都不可能攻破它的!”

    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谢舟远问道:“明白了没有?”

    夏北赶紧点头。这时候再看棉花糖,连眼神都不一样了。

    “好了,你要神游术,回头我封印个神印石给你。另外……”老谢从身上拿出几个灵葫芦,丢给夏北,“这些都是我平常采集的魂灵,你要制符就用这些,别再祸害这小家伙了。”

    说完,老头转身:“棉花糖,我们走。”

    老头刚才训夏北的时候,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坐在他身上的棉花糖更是一边啃着灵竹,一边大点其头,一副同仇敌忾且颇为感激的样子。

    可谁知道,老头这一转身要走,棉花糖竟然嗤拉一下,跳回到了夏北肩膀上。然后一脸呆萌地看着他。

    谢舟远顿时傻眼了。

    夏北忍俊不禁,将一头雾水的棉花糖放在老头身上:“你去跟他玩几天,到时候我再来接你。”

    棉花糖捧着只剩下小半截的灵笋,呆呆地看着夏北,忽然眼睛变得水汪汪的。

    老头气得扭头就走。

    而肩膀上,棉花糖还扭着头,一脸依依不舍眼巴巴地模样。只气得谢舟远出门走了老远,夏北都还能听到“小白眼狼”的数落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