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明术的能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北放开棉花糖,让它自己玩去。

    棉花糖啾啾啾地绕着夏北,似乎是一通怒骂。它现在精神萎靡,神情恹恹,哪还有精神去玩,玩个蛋啊。

    骂累了,棉花糖飘到夏北头上趴了下来,就像一只鸡窝里孵蛋的老母鸡。

    夏北继续手里的工作。

    他将灵葫芦对准砚台,然后用碧眼金雕的头羽在葫芦口一扫,一道只有他才能见到的银色光丝,从葫芦中流出来,随着羽毛的扫动,均匀地洒落在砚台的墨水上。

    金色的灵墨,在这一刻骤然沸腾起来。

    就如同这些液体,每一滴都化作了一个个活的生命,散发着勃勃生机。

    夏北知道,灵墨制成了,不过其中的灵性保存时间不会太长,自己必须要尽快将其绘制成符箓。

    神识一刻不停地体会着记忆碎片中的记忆感悟,夏北将一张符纸铺在面前,拿起符笔,先悬空照着道听录上的符图比划了一下。

    这个符图看起来像是某个字。

    当夏北注视着这张符图的时候,随着魂力的触碰,符图中包含的信息,便映入神识之中,与夏北从记忆碎片中得到的感悟结合起来。

    而随着夏北提笔悬空的临摹,符图的一笔一划,都如同绘制了千遍万遍一般,行云流水,毫无生涩之感。

    不过,夏北还是一丝不苟地临摹着。

    图上的箭头线条,是代表着这张符图的笔画顺序,一丁点都错不得。而图上的数字,则是代表笔画的绘制速度频率,一就是一息,二就是两息。绘制时要与绘制者呼吸同步,从而达到神魂入符。

    临摹了几遍之后,夏北确定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将笔沾了灵墨,开始正式绘符。

    从临摹起,夏北整个人就如同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而此刻真正绘符时,也是如此。没有情绪波动,没有患得患失,提笔下笔间,就如同之前临摹时一样。

    随着符笔在符纸上的游走,随着一道道金色的笔画在符纸上浮现,随着笔意和呼吸的同步,夏北感觉身体微微发热,而神府灵台,也如同沐浴在春风之中,有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就像灵台被人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拿水冲洗了又擦拭得干干净净一般。

    因此,当符图画完,夏北收笔的时候,一时都还沉浸在这种舒爽的感觉中,回不过神来。

    “术法之道,原来会对灵台产生这样的影响,”夏北恍然,“难怪很多魂师以魂入道,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魂师,变成道境强者呢。就像古话所说,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缓缓收敛思绪,夏北把注意力集中在刚刚完成的符箓上。

    符箓静静地躺在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迹象。

    不过,一直保持着魂力联系的夏北知道,自己成功了。在这张符箓中,已然行程了一个法阵。

    只要自己将其激活,其就能沟通天道规则,并将这个规则形成的能力在一定时间内赋予自己。

    夏北小心翼翼地拿起符箓,左看右看,兴奋不已。

    这个张符箓上的术法,被称为明术。

    不过,明术却并不是特指一个术法,而是一类术法的统称。其中的“明”字,意为明白,明了,清明,明智。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提升感知的术法。

    夏北手中这张符箓,是最基础的明术符箓,因此,其针对的也是人境的争游者,其作用也主要集中于人体。

    人的感知有视觉,嗅觉,味觉,听觉,触觉等等,而基础明术符箓,能够大幅度地提升这些感知的强度和范围。

    但至于提升哪一个感知,就不一定了。

    道法天授,只有制符者自己实际使用了自己制作的符箓之后,才会知道自己将获得怎样的能力。

    这让夏北有些好奇。

    感觉像是一次抽奖,奖品肯定有,但究竟是什么,就需要看运气了。

    在这几种感知当中,最好的是视觉和听觉。

    尤其是对人境争游者来说,战斗层次还局限在一拳一脚一枪一剑的近距离战斗中,因此,更敏锐的视觉或听觉,能带来更敏锐的反应,可以在战斗中获取优势。

    至于嗅觉,味觉和触觉,则可以用于一些特殊的情况。

    例如捕猎,例如用于鉴定分辨,或者某种不用描述就可以想象的绮丽场景。

    如果换成以前的风辰,一定会选择触觉。不过对于夏北来说,则最好是听觉和视觉。

    季大师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把这本道听录给他,而他之所以在这时候不惜暂时停下刚刚习得的一招大梦枪法的修炼,全神贯注学习炼制符箓,原因就是为了不久之后的赌斗。

    赌斗的赌注,是一旦输掉,就会被抓去北神国圈禁三十年。而赌斗的规则,更是生死各安天命。

    换成其他人,或许还觉得晴家不会下毒手,不会去和风家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

    但夏北只要翻翻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在自己这件事的背后,是各种势力暗中斗争的结果,局面纵横交错,异常复杂。

    就算晴家不下毒手,也难保会不会有别人顺手“帮”他们一把。

    因此,自己如果以为只需要对付晴家,那就未免太天真了。

    想要自己死的人,可不在少数。说不定……不,可以肯定,就连风家内部都有这种人的存在。

    看着手中的符箓,夏北没有丝毫犹豫,一抖手,以魂力激发!

    符箓燃烧了起来。

    而几乎与此同时,夏北的神识中,忽然感知到了一种意念。

    夏北知道,这是魂灵沟通天地的意念,是在和天道规则沟通。这让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正在帮助自己递钱给一个自己看不到的售货员,要买某样商品。

    会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忽然,夏北感觉脑海中,最初进入天行时那个曾经苏醒过一瞬间的意念,又出现了一丝波动。

    是的,仅仅只是一丝波动。没有苏醒,更没有意识的降临。

    可即便如此,原本趴在他头顶的棉花糖还是骤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眼睛瞪得溜圆,耳朵竖了起来,尾巴翘得笔直。

    活像一只受惊的猫。

    而奇妙的是,这一刻夏北发现,那沟通天地的意念,忽然变得强烈起来。如果说,之前只是个小孩子怯生生地递钱要求买东西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一个壮汉砸了一大笔钱在柜台上说。

    “老板,给我最好的!”

    这种奇妙的感觉只是转瞬即逝,而随即,夏北就发现,自己的听觉变得无比敏锐。

    身处寂静的屋子里,原本世界就只是这么一小块地方。

    可现在,由各种各样的声音构建的世界,正如同水银泻地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无限扩张。

    无数的声音,直接出现在脑海中。有脚步声,有说话声,甚至有蛇虫鼠蚁的爬行声。

    这些声音是如此的清晰,不需要夏北用心分辨,就一一明了。

    就如同它们本身就存在于脑海之中,经过了极细致的分门别类并贴上了标签一般。只要听到,脑海中就自然呈现出宛若目睹的画面来。

    夏北仔细地听着。

    一阵风从窗户吹了进来。

    他听到练功场上,尚耶正在修炼着大梦剑法。女孩的身躯忽而纵起,忽而落下,如同一只轻灵的燕子。

    他听到主楼外,身体羸弱的老魂师谢舟远正气喘吁吁地跑着。

    他还听到,城堡的仆役们正在忙碌地工作着。厨房的厨师正在锅边忙碌,两个打下手的伙计正抬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桶艰难移动。

    这一切的声音,自动在脑海里构建了画面。

    就仿佛亲眼看到了一般。

    夏北心下计算,以自己的房间为中心,练功场和厨房都在两百米以内。

    他尝试着将感知继续蔓延向更远处。

    很快,他就听到了来自城堡大门口的守卫,以及后院花园,仓库,马厩的声音。

    夏北有些兴奋。计算距离的话,这差不多已经达到三百米了。

    可他感觉自己还有余力。

    将精神集中在听觉上,感知的蔓延,平稳顺畅,没有丝毫的障碍。三百一十米,三百二十米……

    忽然,夏北听到了马蹄的声音。

    那是直线距离大约一里外的山下小城,一辆拉着沉重货物的马车,正缓缓驶出小城,拐上山路的声音。

    而除了马蹄声,车轮声之外,夏北还隐约听到了小城铁匠打铁的声音。

    在这个距离上,就只有这一类声音比较明显,可以分辨出来,至于其他的,则非常细微,而且混在一起,难以辨别。

    夏北正听着,忽然感觉大脑一阵晕眩。旋即,感知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回来。

    他知道,这是符箓的效力时间到了,同时也是自己魂力使用过度的征兆。

    夏北退了两步,坐在床边,尽管太阳穴依然突突地跳着疼,但他依然难掩心头的激动。

    听觉!自己获得的明术能力是听觉!

    太好了!

    这可是明术当中,对战斗最有帮助的能力之一,仅次于视觉的提升。而且,如果是在野外或者黑暗的地方,这种能力还更有用。

    尤其是对于即将面对一场追猎的自己来说,这种能力太重要了!

    。

    。

    。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吃好玩好,平平安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