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良久,雨夫人咬牙道:“果然如此!”

    葛伯神情凝重。

    他知道这件事背后,是某些事情博弈的结果。风辰在其中不过是被人利用,当成诱饵罢了。

    可他还是没想到,这水面下的波澜,会如此凶恶。

    南神国皇室燕家,上游大宗南静馆,十七个大家族,再加上北神国皇室晴家……这些势力,被有心人纠合在一起,借着风辰非礼晴时雨,形成了一道铺天盖地地大潮!

    现在的风家,看起来真如同风暴中的一叶孤舟!

    “听见了么?”风商雪笑了笑道,“我们风家,如今不过是别人眼中玩泥巴的小孩子罢了。”

    “刘老王爷倒病得及时。”雨夫人恨声道。

    “当初我上这条船,就知道这条船不太牢靠,”风商雪摆摆手,淡淡地道,“只不过那时候我实力尚浅,要进中游,没他们不行。不过现在么……他们真当我风商雪是泥捏的?”

    雨夫人凝视着他道:“你心里早就有定数了?”

    风商雪微微一笑,却不回答,只道:“本来,这次我是想趁机给辰儿一个教训。让他吃点苦头,免得日后再闯出什么滔天大祸来。不过没想到,这小子倒给了我一个惊喜……”

    说着,他走到书桌边,提笔在葛伯的清单上写了几个字,回来将单子递给葛伯:“这些东西,我准了。”

    “谢家主。”葛伯惊喜地道。

    “有什么好谢的,”雨夫人白了风商雪一眼,“他是辰儿的爹。这些是他该给的!”

    风商雪笑了笑,却不接话,只对葛伯道:“赌斗前一周回来。”

    “是。”葛伯应道。

    “帮我给辰儿带句话,”风商雪缓缓道,“风家,不用他担心。有我撑着,天塌不下来。至于赌斗,他能做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只要是给他爹娘争气的事,让他放手去做!”

    “告诉他,什么也别怕,我在背后看着他!”

    “是。”葛伯躬身道。

    风商雪跟葛伯说完,扭头看着暮剑:“辰儿那边,由你亲自保护,另外,该做的事,可以做了。”

    “小人明白。”暮剑肃然道。

    雨夫人注视着自己的丈夫,目光温柔如水。

    ……

    几个时辰之后,一个消息传遍了风府。

    “葛伯去了内府,几乎把藏宝阁给搬空了!听说是家主亲自批给那个混世魔王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风家人都知道有些夸张。

    风家藏宝阁是何等规模,又是何等重要,就算是家主,很多东西也不能擅自决定,怎么可能让一个管家给搬空?况且,就算他想搬,那也不是短短一两个时辰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听说拿了不少宝贝是真的。

    而这些东西,远远超过了风家最优秀的子弟所应该获得的范围,更别提给一个废物了。

    这一下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凭什么?风家能有今天,可不是他风商雪一个人的功劳,他那个儿子,更是个混账,他有什么资格拿这些东西?”

    “就是,这也太不把大家放在眼里了。”

    “嫡长房,我们认。风商雪不过二十多岁,就能从他爹手里接任家主之位,谁说过半句闲话?但他这两个儿子,论嫡长,论天赋人品,那也该是惊河!就算要给,那也该给惊河才对,风辰算个什么东西?!”

    “雨家那个,就是只狐狸精!如果不是她,咱们风家能出风辰这种孽障?这次不知道她又吹了什么枕头风!”

    “不公平!”

    “呜呜呜,二姐,我辛辛苦苦每天修炼,族比进了前十,才不过得了两颗青灵丹而已。可我听说,家主给风辰单单是赤灵丹,就给了五颗!”

    “太过份了!老大,你去把几位族叔都给我请来。我倒要问问,他风商雪还把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

    一时间,风家上下,老的小的全都炸了锅。

    大家都义愤填膺。

    风商雪雄才伟略,这些年的功绩,大家都看在眼里,大部分人也都服这位家主。

    有心思争权夺利的只是少数。

    可就算是家主,风家也有辈分比他高,比他更德高望重,劳苦功高的老人在。

    内府藏宝阁,那是公中宝库。

    他风商雪要拿要动,倒也没什么。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这些东西给他那个闯了滔天大祸,给风家惹下了无数麻烦,而且还丢尽风家脸面的废物儿子!

    他这样做,把族中老人还放在眼里吗?!

    不过,就在大家都串联着要去质问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

    家主风商雪发话:“不管是谁,不想被扫了脸面,就给我闭嘴。有什么话,赌斗结束之后再说!”

    风家安静了。

    安静得有些可怕。

    ……

    百临城古堡。

    夏北继续处理着手中的材料。

    在以黑礁鱼眼珠,象鼻枝和三色火焰草得到了一碗黑如墨汁的水后,他将那一小块灵墨,加上一点黑水,在放着莲子粉末的束魂台上,轻轻研磨起来。

    随着灵墨的研磨,烟台上的墨汁渐渐从黑色,变成了金色,散发出一种无形,却又能明显感受到的神秘气息。

    做完这一步后,夏北知道,最重要的步骤来了。

    这些金色的墨水,是用来制作符箓的。

    不过,现在墨水里却还缺一件最主要的东西。那就是魂灵!

    所谓魂师术法,本质是利用这个世界的天道规则。就像现实世界中,火可以烧开水,扇子可以扇风。

    人们将其称之为物理,似乎这种理论解释了这些现象的本质。

    但实际上,真正的本质不是书本上的公式,而是天道原始,祂定下的规则如此,便是如此。

    如果是在一个火不能烧开水,扇子不能扇风的世界,那么,物理学就会换一身衣服了。聪明的人们会构建出的公式,来解释那一切。

    而在天道大陆,魂师术法就是火,就是扇子,能够借用这个世界的规则。但术法的根基,却是魂灵。只有以天地万物自然诞生的魂灵为媒介,才能沟通天道意志。

    没有魂灵,符箓就是一个死物。

    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想要制作术法符箓,至少显得学习采魂炼灵。这一步是门槛,没人能不跨过门槛就进屋子。

    这也是为什么,谢舟远打赌他不可能制作出符箓的原因。

    不过……

    夏北拿起了灵葫芦,然后打开了自己的芥子袋,叫道:“棉花糖,出来。”

    芥子袋毫无反应。夏北叹了口气,伸手进去,将棉花糖一般的隐灵给抓了出来。

    “啾!”隐灵发出不满地叫声。

    自从上次探索秘境时,抓到这只隐灵之后,夏北每次上天行时都会有事没事捏上一捏。

    别的魂师要靠精神术法,化魂成丝,将其束缚住慢慢熬。

    但夏北变态的魂力如有实质,使得他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每天捏一捏,就足以驯服这只隐灵了。

    如今,系统面板上的隐灵驯服度,早已经百分之百。夏北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棉花糖。

    不过,驯服度是驯服度,但隐灵似乎也有个性。

    对于这个捏了自己成千上万次的家伙,它总是要唱唱反调。例如在夏北呼唤的时候,装作没听见……

    “来,分口灵气。”夏北将灵葫芦凑到棉花糖嘴边。

    这就是夏北敢炼制符箓的底气!

    棉花糖是上古秘境的境灵分身,它的一口灵气,远比采摘树木山石或动物魂灵的灵力更强。

    用来炼制高级符箓或许不行,但炼制一张基础符箓,不光够用,甚至完全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

    而且,一口灵气对棉花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就像献血,区区两百毫升要不了几天就补回来了。

    “啾啾啾!”

    棉花糖怒斥几声,宁死不屈。

    夏北笑眯眯地用手一捏,将这软绵绵的小家伙捏的从指缝中凸眉暴眼,口中道:“乖,听话就放你玩一会儿。”

    “这小子在干什么?”隐身空间中,谢舟远一脸疑惑。

    这个隐身空间,只能模糊地看到外面,而且听不到声音。因此,谢舟远只看到风辰大概是拿着灵葫芦,另一只手成爪状,似乎从芥子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正对着说话。

    而就在谢舟远困惑的时候,忽然,他看见风辰虚握的手,凑进了灵葫芦。然后,灵葫芦就亮了起来。

    这是……

    谢舟远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

    而这时,隐身符的符力已然耗尽,在坍塌的空间中,谢舟远目光呆滞,身形渐渐消失。

    片刻之后,谢舟远的小院里,传出一声嚎叫。

    过往的仆从们只见一向悠然淡定的谢老头,披头散发地冲出了小院,向古堡主楼方向跑去。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