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小院密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樊阳城风家。

    风商雪坐在椅子上,有些出神。

    眼前,自己的妻子正一脸冷漠地把脸朝向厅外小院,一点搭理自己的心思都没有。

    她似乎对院子里水缸里养的那几条锦鲤分外感兴趣。

    可风商雪可以肯定,在妻子那冷若冰霜的外表下,正隐藏着一丝得意。这种神情自己太熟悉了,只要看看她的眼角就知道。

    还有雨萝。

    年轻的侍女低头站在自己妻子身边,也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可比起她家夫人来,她的功力就差得多了。需要咬着嘴唇,才不至于让脸上表情露出原本的模样来。

    至于葛伯……

    风商雪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偏着头,似乎还难以消化自己刚才听到的消息。

    这时候,他一点也不想跟妻子和小侍女斗什么心眼。

    实在是那个消息,太让他意外了。

    “葛伯……”对于这位跟自家岳父鞍前马后数十年的老人,风商雪一向礼敬有加。

    以前称葛兄。后来有了风辰,就跟着妻子一起叫葛伯。

    从来没有直呼其名,也没叫过葛管家。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风商雪问出这话的时候,并不是质疑葛伯,只是……

    这一切匪夷所思,让他难以置信。

    葛伯还没开口,雨夫人已经一声冷笑:“奇怪了,自己的儿子什么样,自己都不知道。难道你还怀疑葛伯说谎?”

    风商雪只能苦笑。

    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不过风商雪看起来,也不过三四十岁的中年书生模样。儒雅俊秀,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贵气。

    在外人眼中,他是风家家主,天境强者。更是这些年来南神国屈指可数的豪雄。

    杀伐果决,深谋远虑,号令群雄,一呼百应。

    可在这个小院里,他苦笑的时候,却和寻常人家一个面对妻子无可奈何的丈夫没什么两样。

    “霓儿,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风商雪低声解释着,想着自己那个不成器却又让自己如此狼狈的儿子,一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可你说辰儿那小混账,忽然间就……”

    “就怎么?”雨夫人凤眼倒竖,“你信不过自己儿子,信不过我和葛伯,还信不过你那师兄?!”

    一提到季大师,风商雪顿时没声了。

    坐了片刻,他忽然笑了起来。

    笑得极为欢畅。

    雨夫人和雨萝对视一眼,想要冷着脸讥讽几句,却终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是我风商雪的种!”风商雪一拍桌子,意气风发地道,“雨萝,给我拿酒来。”

    “德行!”雨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扭头向雨萝示意赶紧去。自己则起身拿了一套酒具来。

    等雨萝拿了酒来,雨夫人已经洗净了杯子,给风商雪倒上酒。

    风商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长出一口气,悠悠道:“我风商雪这辈子干过不少痛快事,可就连当年带着风家雨家来中游那天,也没这么痛快过。”

    听到这话,雨夫人顿时就红了眼眶。

    她款款为风商雪斟满酒,柔声道:“其实妾身知道,这些年辰儿荒唐放浪,让你失望。妾身对这孩子也是娇惯宠溺,养成了他肆无忌惮的性子。你有心想教,却是……”

    风商雪看着自己的妻子,目光从惊讶变得柔和。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妻子在谈起儿子的时候,居然也有如此讲理的一面。

    “……如今,儿子总算是给我们挣了口气,”雨夫人说起风辰,简直浑身都在放光,笑盈盈地道:“无论是天赋还是吃苦,你说你儿子比谁差了?就连心性,也是沉稳了不少。”

    说着,她神情微嗔地推了风商雪一把,将那份清单拍子啊桌子上:“可看看你们风家做的好事……我不管,我儿子要有个什么好歹,我可跟你们拼命!你自己看着办!”

    风商雪点了点头,思索间,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忽然开口叫道:“暮剑。”

    一道人影,如同滴入净水中的墨点一般,在庭前台阶上渲染出来,浮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身着黑衣,一张脸有一半隐藏在面巾下,另一半则刺满了形状古怪的花纹。他仅仅是悄然无声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阴冷而锋利的感觉。

    看到这个人,雨萝忍不住把身子往雨夫人身边靠了靠,微微转开眼睛。

    葛伯原本佝偻的后背,也微微直了一直。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个暮剑乃是风商雪的亲信暗卫,统领着风家的暗中力量,对风商雪忠心耿耿。

    但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实在太危险了,每次见他,都有一种毒虫爬上后背的惊悚。

    “家主。”暮剑屈身半跪行礼道。

    “把消息给夫人讲讲。”风商雪道。

    “是。”暮剑应了,起身对雨夫人道:“六日前,南皇燕熙宴客,席间笑称,南皇之位,谁屁股大谁坐去。但这是大人的游戏,玩泥巴的小孩子就别插手了。”

    “五日前,二皇子燕弘拜会南静馆老法尊。后由弥大尊礼送出门。其走后,南静馆宣布闭门谢客。”

    “同日,刘老王爷抱病。”

    “如今,共计有十七个家族派人前往百临城,其中有薛、李、尚、郑、木、居、休、秦……”

    “三日前,北神国五皇子晴文彦抵达南神国,同行有晴时雨,及晴家数十名卫部高手。另有北神国青年俊彦总计五十三名,这些人都是分批前来,声称要为晴时雨讨公道。”

    “前日,三皇子燕嘉于燕来楼设宴,邀请晴文彦,晴时雨及北神国几名青年俊彦。席间宣称,南神国不容无耻之徒。”

    “昨日,北神国卫部中的三人,已到了百临城。另外,四长老与南静馆弥大尊弟子赤旺过从甚密,曾于贤丰楼密会。”

    暮剑禀告完,束手退到一边。场面一时鸦雀无声。

    暮剑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但每一个字的音调都异常平缓,几无起伏,给人感觉冷得像一块冰。

    可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听到雨夫人等人耳中,却是一场滔天巨浪。

    雨夫人从不干预风家的事情,雨萝和葛伯,都是雨家娘家过来的人,自然也是如此。

    很多事情,恐怕雨过山知道,他们都未必知道。

    而如今……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