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七十章 风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壹中文网 字网网

    瀚河大学和信德集团,被抛上了风口浪尖!

    最初《天行战报》新闻出炉的时候,帖子的签名数是十万,仅仅几个小时过后,随着新闻的大量轰炸,签名数就已经暴涨到了三十万。而且还在以极快地速度上升。

    而随着联名帖的联名人数飞涨,那张列举着关于信德集团的旧闻的帖子也被人从瀚大论坛密密麻麻的声讨帖中翻了出来。

    这张帖子的出现,就如同催化剂一般,使得这场风暴很快就升级了。

    先是许多人感到义愤填膺,自发地将这张帖子列举的消息扩散出去,紧接着,闻风而动的记者们找到了帖子上列举的那些事件的主角……

    “信德集团?我呸!”那位要跳楼的供应商,现在只是一个杂货店老板,他在镜头面前情绪激动地骂道:“他们非但无信,无德,还不要脸!孙启德这个人就是个王八蛋!”

    “对不起,我对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一位被逼迫离职的员工,现在已经是一家初创企业的老板,他对记者道:“我不想评论什么,也不想收律师函。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现在,将来到永远,都绝不和任何跟信德集团有关系的人合作……”

    “是的,当时出事的时候,业内人都知道是信德集团供应的那批材料出问题了……”一位打了马赛克的知情者对记者爆料:“我以前所在的那家公司也用的同一种材料,出问题之后,老板赶紧召回,赔了不少钱,最终信德集团把事情压下来了……”

    随着这些人的现身说法,人们愈发愤怒,许多人更自发地加入到了声讨的行列,开始挖掘更多的关于信德集团的负面消息。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落井下石的人。

    例如一位满怀怨气的前职员,例如被坑过的合作者,又例如一些竞争对手,或一些想制造新闻爆点的小报……

    短短十几个小时,关于信德集团的负面消息就开始满天飞。

    这些消息中有真的,有假的。

    但真假到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了。一百个负面消息里,只要有一件是真的,那就是致命的。足以引来人们的穷追猛打口诛笔伐。

    而更糟糕的是,这是一辆失控的翻滚列车。

    一旦它开始沿着轨道下滑,就再也没有办法停下来,而是会依照惯性,越来越快,造成越来越大的后果和连锁反应。

    很快,事态再一步升级。

    这一次,是一家和信德集团有合作关系的企业,被一场官司的对手借机发难,将他们和信德集团扯上了关系。

    一开始,这个企业的总裁还并不把这当回事。

    摸着良心说,他跟孙启德根本算不上熟悉,合作也非常有限,瀚大这件事跟他根本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

    可当网上出现集体抵制其产品的声音,当他在私人会所搂着某位女明星的隐秘照片被曝光,当上游供应商纷纷赶来要求提前结账,当谈好的生意伙伴委婉地提出要再考虑考虑时,这位总裁坐不住了,愤怒地拍案而起。

    你们这他妈还讲理不讲理?!

    “我们和信德集团的合作今天已经到期了,我在此宣布,不再与信德集团合作。我们现在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合作关系,以后恐怕也不会有……”这位总裁在新闻发布会上神情恳切,态度坚决地道:“我们以前没能对合作商进行严格的挑选,是我们的错。我在此道歉,并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以免有人借机造谣中伤……”

    从这场新闻会开始,信德集团就成了瘟疫。

    别说竞争对手落井下石,就连往日的盟友同伴,现在也都纷纷撇清关系,有多远躲多远。

    到了这个时候,这列翻滚列车已然完全脱轨,重重摔向地面,迎来了它最惨烈的一刻。

    八月十二日,天南星东一区时间下午三点,星府回应民众关切,宣布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两个小时之后,教育部的专员进驻长大安抚学生的同时,传唤周仁博,进行问询。

    晚上七点,瀚大一位满头大汗的副校长在紧急召开的记者会上宣布,校长周仁博已经提出辞呈,同时,学校将配合教育部进行调查,给舆论一个交代。现在已经初步查明,在夏北处置事件中,周仁博有徇私不公之嫌……

    八月十三日,星府联合调查组展开对信德集团的调查。同日,台风俱乐部等四家俱乐部相继宣布因与俱乐部需求不符,放弃对孙季柯的追逐。

    同样是在这一天,信德集团几位董事紧急提议召开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向孙启德发难。

    据传,当日孙启德暴怒之下,将办公室砸了个稀烂。其后的闭门会议中,更是传出剧烈的争吵声。最终,随着几个持股财团强力施压,孙启德被迫辞去董事长职务。信德集团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以最坚决的姿态,开始和孙家切割。

    而对孙家来说,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随着调查组的调查,信德集团不少违规,乃至违法的事情相继曝光,股票狂跌,三个交易日股价跌去六成,孙家财务链条的第一个多米诺骨牌倒下。

    其后,供应商,银行,股票质押券商及各路债务持有人纷纷上门,索要无果之后,一直诉状将孙启德告上了法院,申请资产冻结及保全。

    短短几天时间,孙家就像一座风暴中的茅草屋,摇摇欲坠。

    在一位记者拍摄的照片中,孙启德一边快步走下联合调查组驻地的台阶,一边用手遮挡着镜头,神情憔悴,狼狈不堪。

    放下报纸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那个名叫夏北的青年。

    虽然在比赛之后发生的这一连串变故中,并没有他的身影,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能想象他静静地站在一边袖手旁观的样子。

    “夏北像个刀客!”一个女孩这么跟同伴形容,“你要欺负我,那我就拔出我的刀,冷静,顽强,跟你对垒!一旦找准机会……”

    “一击致命!”同伴眼睛发亮,抢着道。

    “不……”女孩摇摇头:“是大叫救命!”

    “啊?”同伴傻眼了。

    “然后他就只需要待在那里,看着大家冲恶棍身上丢石头就好了……”女孩有些痴迷地托着下巴,看着网站上夏北在新闻发布会上时的照片:“真是帅得我一脸血啊。”

    。

    。

    。

    中文网更快字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