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吹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洲际穿梭机奢华的客舱里,灯光明亮,气氛却显得有些沉闷。

    孙季柯沉默地坐在沙发上,铁青着脸看着自己交叉的手指。而孙启德晃着手中的红酒,抽着雪茄,目光幽幽地看着窗外的地平线,脸色阴沉。

    “来,季柯,喝点酒……”李衡走过来,笑着把一杯威士忌递给孙季柯,口中道,“年轻人,得打起点精神来,别垂头丧气的。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赛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孙季柯接过酒杯,扯了扯嘴角,却没说话。

    李衡继续劝解道:“长大能赢这场比赛,那是他们运气好。咱们这些明眼人都看得明白,你今年是拖着两个新提上来的替补在打比赛,能打到前八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输了这场也不会降低大家对你个人的评价。天才就是天才,这一点,谁敢否认?”

    说着,他举起杯,和脸色好看一点的孙季柯碰了碰:“来,李叔还一直没找到机会恭喜你出道呢。从现在开始,你可就是职业星斗士了。未来,你走的是一条跟你爸爸完全不同的路,成就说不定比你爸爸还高呢……”

    他笑着转头对孙启德道:“是吧,孙总?”

    孙启德转过头来,哼了一声道:“李衡你还夸他。他要不是仗着这点天赋得意忘形,也不会输掉这场关键比赛。”

    “年轻人总要受些挫折嘛。”李衡笑道:“孙总您当年创业不也几起几落?您可是跟我们说过,这都是您毕生的财富……”

    听李衡谈起自己过往得意的地方,孙启德脸色稍霁。

    李衡回过头来,冲孙季柯挤了挤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心照不宣地微笑,孙季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喝了口酒。

    对于心腹和儿子的举动,孙启德只当没看到,问道:“李衡,情况怎么样?”

    “还是那些话……”李衡道:“说我们仗势欺人,说瀚大是非不分。不过矛头主要集中在瀚大,我估计是一些学生家长闹得比较多,生怕自己孩子在大学里也吃了什么亏,媒体的评论,也都集中在瀚大的管理和教育制度讨论方面……”

    孙启德沉着脸道:“公关部那边,让他们盯紧一点,如果有什么把火烧过来的苗头,赶紧掐断。该给钱给钱,该找人找人,别耽搁。另外,集团里这段时间也要安份一点,别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闹出什么麻烦来。”

    “我知道了,”李衡点了点头,眉头微蹙问道:“孙总,你不是觉得那小子还能在我们这边闹出什么幺蛾子吧?”

    孙启德还没吭声,一旁的孙季柯就炸毛了。

    “就凭他?!”孙季柯铁青着脸,很不服气地冷哼一声:“他算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别说他这种小人物,就算是教育部介入了,他们能把瀚大校长撤职,难道还能开除我爸,把信德集团没收了?”

    孙季柯有些恼羞成怒的模样。

    直到现在,孙季柯还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输掉了比赛。但他知道的是,从比赛结束开始,那个杂种已经成了所有媒体都在吹捧的胜利者。

    什么成功复仇,什么讨回公道,什么完美逆袭……而自己,则成为了这一切的垫脚石,被人议论,被人嘲讽!

    一想到这些,他就恨红了眼睛。

    孙季柯不认为长大赢得比赛是夏北的功劳,同样,他也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从离开白鸥岛到现在,这一路上他越想就越觉得是铁山和黄岐晓糟糕的战术的错,是吴振,丘放这两个替补的错。他相信如果再打一场的话,自己一定会赢!

    因此,当他听到就连李衡和父亲,言语间也一副对那小子小心提防的模样,这股火就再也憋不住了。对于这类的“看重”,他甚至感到嫉妒!

    李衡张张嘴,想说什么,却被孙启德摆手止住。

    孙启德的脸已经黑下去了,看孙季柯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偏偏孙季柯对此还兀自不觉,冷笑着道:“说到这个,我倒想起一件事,你们猜比赛开始之前,那小子跟我挑衅说了什么?”

    “什么?”孙启德沉着脸问道。

    “他居然说,他的目标是你……”孙季柯好笑地道,“我承认,这场比赛我是太轻敌了,可他居然觉得赢一场大学天行比赛,就能把你怎么样,我真不知道他这种神逻辑和迷之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孙季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孙启德打断了。

    “你什么?他的目标是我?”孙启德脸色难看,“他跟你说的?”

    “是啊,”孙季柯发现自己父亲和李衡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原本脸上浮现的嘲笑顿时变得僵硬起来,神色不定地道:“他当时挑衅我的时候说的……”

    “你怎么没跟我说?”孙启德的脸色阴得出水。

    “爸,他这就是跟我放狠话吹牛,谁会当回事呢?”孙启德心里打鼓,脸上强颜一笑,“他怎么可能动的了你?谁会听他的?他又不是星长……”

    “你以为只有星长才动得了我吗?”孙启德咬牙切齿。

    对这个儿子,他实在是有些失望。

    论天行天赋,孙季柯自然是没得说,这也是他一向都为之骄傲的地方。可从小的成长环境,却使得孙季柯养成了嚣张跋扈刚愎自用的性格。

    他太一帆风顺了,被保护得太好了。

    就像一只幼虎,看着自己的父母纵横山林,就以为自己强大到可以为所欲为。却不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要命的东西存在。

    当周仁博听到夏北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控诉而脸色苍白的时候,当自己失态地砸了酒杯掀翻了茶几,并为这一刀感到背心发凉的时候,他还以为,那小子在吹牛。

    孙启德很想问问孙季柯。

    一个被赶出瀚大,断了求学之路,还能以曲线救国的方式进入长大,并帮助主教练赶走了前任总经理的人,只是会吹牛?

    一个能让长大当宝贝一样捧着,甚至让他在关键比赛中担任执行教练的人,只是会吹牛?

    一个一步步推动自己的报复计划,并最终将其实现,让你输掉比赛,让周仁博深陷困境,让我都颜面扫地的人,只是会吹牛?

    而这些牛,你怎么不给你老子我吹一个?!

    正想着,忽然,孙启德和李衡的电话同时响了起来。

    电话是信德集团公关部打来的,说的都是同一件事。而两分钟之后,李衡和孙启德两人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李衡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电话里的声音仿佛距离很远,有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

    这是孙启德的私人洲际穿梭机,花了足足五十万星元购置。不光装修奢华,性能也非常卓越,飞行极其平稳。

    但不知道为什么,李衡却感觉,穿梭机正在失速。就像一个铁疙瘩般,自空中自由落体坠向地面。

    而孙启德则只感觉一股血自胸口一下子涌上了脑袋,满脸通红,眼睛里更是浮现了条条血丝,看起来异常狰狞。

    “啪!”

    陡然一声脆响,孙启德已用力一耳光抽在孙季柯的脸上。

    猝不及防的孙季柯被打得头猛然一偏,他捂住脸,在一阵飞速热起来的剧烈疼痛中,在难以置信地错愣中,听见了孙启德的咆哮声。

    “你这个败家的蠢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