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摸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这小子!”

    光脑屏幕前,祁峰和沈浩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伏地魔”这个id就在文件显示的夏北六个马甲中,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这个浑人居然是夏北扮演的。

    一个讨人嫌的角色,被这小子玩得活灵活现。

    高级黑接高级黑,这他妈都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

    偏偏这效果太好了。

    钢甲法师的旗帜属性,引来了大家的认同。而伏地魔的招黑属性,则使得他只要站在孙季柯和周仁博一边,立刻就把人给逼到对面去。

    而且这家伙还越战越勇。

    整个论坛就只见他口沫四溅舌战群儒,在一帮人的围攻下还死缠烂打,上串下跳挨个儿喷口水,喷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情绪已经完全被挑拨起来了。

    事情的是非曲直,大家心里也多少有点数。只不过因为自己是瀚大人,都憋着不吭声而已。

    而现在,随着跟伏地魔的对骂对喷,这种情绪已经渐渐开始累积,开始失控……大家骂得胸口憋闷,火气越来越大,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骂伏地魔,还是在骂孙季柯和周仁博。

    反正把伏地魔骂得越狠,就把孙季柯和周仁博骂得越狠。越讨厌伏地魔,就越讨厌孙季柯和周仁博。三者在骂战之中,不知不觉合为一体。

    祁峰和沈浩完全能想象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

    “厉害……”沈浩赞道,“啧啧,这小子不从政简直可惜了。这把火,还真让他给点起来了……”

    说着,沈浩问道:“你猜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祁峰点了支烟:“应该是要引导方向了。”

    ……

    ……

    瀚大论坛,已然是乌烟瘴气。

    这个世界总有些人是有着与众不同的癖好,逻辑和智商的。

    当夏北以伏地魔八方狂喷的时候,身边的队友居然还不少。这些家伙的加入,使得夏北根本不用花太大的力气,就能拱起人们的怒火。

    几乎是在祁峰断言夏北要引火的同时,眼见实际成熟的他换了马甲,发了第三篇帖子。

    这一回夏北用的马甲名叫阿基米德的支点,是个典型的技术派。平常都以不温不火老好人的形象出现,跟许多人都是朋友,是论坛公认的技术大拿。

    而阿基米德的支点的帖子,是针对伏地魔的一篇技术帖。

    他将瀚大这两年的比赛,剪辑成了十二个推演视频。并且通过视频中的箭头,重点勾线,和慢镜头回放,一一说明这些比赛究竟是怎么赢下来的。

    原本论坛里一片混乱。很多人都拿伏地魔没办法,感觉根本讲不通道理,双方的争执已经从对错直接跨到人身攻击的谩骂了。

    可这张技术贴的出现,就如同屠龙刀一般,立刻镇压了所有的声音。

    我来告诉你,哪些比赛不是靠孙季柯赢下来的!

    帖子里通篇没有和伏地魔争论一句话,只是一个接一个的视频。

    而这些视频,无比清晰地说明了当初瀚大是怎么凭借张铭的场上指挥赢得比赛的。这其中,孙季柯的作用,只是一个出色一点的前排而已。

    但在瀚大的体系中,他并非不可取代。

    在帖子最后,阿基米德的支点将和长大比赛的视频也剪辑了放上去。并留下了最终结论:“对比一下,看看一支聪明的战队和一支蠢货领导的战队的区别。没有张铭和薛倾,孙季柯什么都不是!”

    “这个蠢货踩了一个又一个陷阱,比赛战术和判断都僵硬呆板乏善可陈。他根本没资格担任队长。伏地魔你不是问哪些比赛不是靠孙季柯赢下来的吗?答案是哪些都不是!”

    “至于周校长……他做了一个最愚蠢的决定!”

    看了这篇帖子,许多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是他们第一次以这样的角度来审视瀚大以前所取得的成绩。而在这些关键比赛的视频面前,大家这才发现,原来瀚大战队中,张铭的作用如此重要。

    同时,大家也这才发现,原来大家以为是孙季柯领导瀚大取得的成绩,不过是他抢去了别人的光芒而已。

    一阵死寂之后,一位瀚大学生留言道:“牛逼!打脸终结帖!”

    人们的情绪在这一刻出现了合流。

    “妈的,我这算是明白了,咱们这场输得真不冤!不输才奇怪了!”

    “王八蛋孙季柯,白痴周仁博,他们可把咱们瀚大害苦了!”

    “害苦了又怎么样?现在外面把他们骂成什么样了,孙季柯那王八蛋还不是毫发无损?人家家里有钱有势,再过一个月,人家就毕业去当职业星斗士了,有钱有名,骂几句跟风吹一样,过几年人家说不定都不记得了……”

    “妈的,想想都憋屈!”

    “那咱们就这么算了?哥几个,有句话我一直憋在心里,咱们可都在瀚大读书,这就是咱们自己的家。自己家里被他们这么乱搞,你们能忍?”

    “是啊,夏北不说了,张铭离队,据说也是失去了选秀资格。他们可以被别人随便整,咱们以后谁知道会怎么样?走了个周仁博,还有李仁博,张仁博……”

    “听说咱们很多家长都给教育部写信,要求彻查了?”

    “嗯,我爸也骂瀚大不像话,说早知道就不让我读这里了。名声都臭了……”

    “我提议,我们写一封信,大家一起签名,让校方给我们一个交代!”

    “对对!附议!”

    如果说,之前积压在心头的火气,就如同一股四处乱撞的洪水,那么随着技术贴的出现,所有的情绪终于归于同一个方向,而且变得愈加汹涌澎湃。

    而这其中,自然有夏北。

    阿基米德的支点:“校方交代有个屁用,周仁博是校长,孙启德是校董,能给我们什么交代?难道,咱们还能找下面的副校长主任来给说法?那不成了找员工投诉老板吗?照我说,要写信就直接写给教育部,把董事会管理层一锅端了!”

    钢甲法师:“对!孙季柯这么飞扬跋扈,还不是仗着他爸有钱有势?他们家怎么样咱们不管,但咱们瀚大不能再被他们控制了!咱们不如就趁现在大家都在关注这件事,联合起来一起推动,把这颗毒瘤清除出瀚大!”

    夏北的话,引来了论坛众人的纷纷赞同。

    激愤之下大家说干就干,一位自告奋勇的文学研究生草拟了一份请求彻查在夏北一事上徇私舞弊的信,表达了瀚大学子们的愤慨和对如今校董事会和管理层的担忧,然后形成无法删除和更改的特别文件,最后置顶让大家签名。

    这里的签名,自然不是网名了。

    大家使用的都是和自己的身份卡绑定的专属电子签名秘印,只要通过专用的读取器就能够读取出来,是个人身份的一部分。无论是考试,报名,医疗社保还是银行转账,都用这个。

    很快,签名印记就密密麻麻地排满了数十页,足足有上千个。

    不仅如此,大家还自发地给同学打电话发消息,让更多的人赶来签名。一股席卷瀚大校园的风潮,就这么渐渐扩散。

    ……

    ……

    “这小子得手了。”光幕前,沈浩啧啧赞叹,扭头看向祁峰,“那么,这么说来,夏北最终的目的是要把孙启德也赶出瀚大?”

    “应该是吧?”祁峰的语气有些不太肯定。

    瀚大的火已经点起来了,而从夏北的引导来看,矛头也指向了瀚大董事会的孙家。

    如果是在平时,哪个学生想要拿董事会开刀,完全就是个笑话。

    抛开别的不说,就单说大学董事会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就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随随便便想赶谁走就赶谁走的。

    不过,如果就连瀚大本校学生都形成了大规模地请愿,这就不是小事了。

    尤其是夏北还鼓动了如此剧烈的舆论风潮的情况下,火借风势,燎起来,可不知道多少人都会因此受到波及。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上面的处置通常都是快刀斩乱麻。

    别说信德集团只是天南星比较大的集团,就算是跨星域的大财团,该动刀子的时候也要动刀子,不会讲半点道理!

    如果错在你,那是你活该!

    如果你被冤枉了,那对不起,也是你活该!

    在这个经济萧条,社会动荡的时代,把一个商人赶出学校董事会和应付一场风潮之间怎么选择,用屁股想都知道。

    孙家的这个董事会职位,看样子是保不住了。

    不过……祁峰和沈浩静静地看着屏幕,心里都有些不确定如果夏北的目标更大一些呢?如果他把这把火,烧到外面去呢?

    寂静中,两人忽然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而就在这时,忽然,他们发现屏幕上夏北的马甲又跳了出来。

    阿基米德的支点:“签名突破三千了,我有个想法提出来大家参考一下。我觉得,外面那帮家伙虽然很讨厌,但在这件事上,咱们的立场都是一样的。不如咱们把签名贴发到外面去,让他们也一起签名!这样声势更大,成功率更高!”

    钢甲法师跳了出来:“好主意,我赞成!咱们这样也算告诉大家,周仁博和孙季柯不代表咱们瀚大!他们是他们,并不是每一个瀚大人都那么卑鄙无耻!”

    “咝!”屏幕前,祁峰和沈浩都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头皮都炸了起来。

    发去外面征集签名?

    这一刻,夏北是图穷匕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