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钱益多的证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益多笑眯眯地拿起了话筒。

    “首先,作为长大的主教练,我先说两句。”

    “第一,对于这场比赛,我非常满意,队员们完美地执行了我们赛前布置的战术策略,打得非常漂亮。长大也因为大家出色的表现,历史性地进入前四。在此,我对我的队员们表示感谢。”

    钱益多的套话,让记者们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情。

    不过,老钱接下来话头一转,说道:“第二,我知道大家想了解的问题——我在这里很坦率地告诉大家,这场比赛的战术,绝大部分,都是夏北设计的……”

    记者们都震惊了。

    之前大家还在猜测,可没想到……

    一时间,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场面一阵躁动。

    “……不光是这场比赛,前面两场比赛的战术,也同样如此。”钱益多语不惊人誓不休,“夏北不但是我们战术的主要设计者,而且,我们目前的新战术体系中的一个关键节点,也是他来了之后,才帮忙完成的。”

    记者们都疯狂了。

    这可是长大的主教练当众亲口证实啊!

    “因此,我在这里可以负责任地说,夏北担任本场比赛的执行教练,原本就是应该的,也是我们长大战队所有人共同认定的。他完全有这个资格。这和其他的无关。”

    钱益多悠悠地说着,语速不快。

    不过这时候,记者们已经没有了一丝不耐烦,都全神贯注地听着,手上飞快地记录着。

    “我记得,最初夏北来长大的时候,他给我看了他的两个笔记本。一个笔记本,是他和瀚大战队的前主力张铭一起共同为瀚大设计的战术,另一个笔记本,则是他收集分析的关于各大战队的队员特点,习惯等情报资料,这正是我们能赢得这场比赛的原因……”

    在一片哗然声中,钱益多笑眯眯地结束了自己的发言:“作为一名主教练,除了训练之外,识人用人也很重要,我对自己的眼光,非常满意。”

    记者们也很满意,简直又惊又喜,恨不得抱着这老胖子亲一口。

    真是大家想听什么,他就说什么啊。

    太上道了!

    这些可都是猛料啊,在舆论风潮依然高高掀起的现在,一旦砸出去,会是怎样的效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不过,钱益多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些战术竟然都是夏北设计的,这太让人震惊,也太匪夷所思了。

    而钱益多说完,讲话筒交给了赵燕航。

    赵燕航开口道:“作为战队的队长,我代表我们全体队员,证实钱教练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另外,我需要补充的一点是……”

    他扭头看向夏北:“夏北还是我们的麻烦制造者。我们的战术体系成型之后的这段时间,是他帮助我们完成了新战术的磨合和查漏补缺,并和钱教练一道,设计了我们在比赛中使用的这些战术套路。正因为如此,这场比赛,我们赢得很轻松……”

    记者们只听得满面红光,眼睛发亮。

    赵燕航不但证实了钱益多的话,而且又爆出这样一个猛料……夏北竟然担任长大的麻烦制造者!

    众所周知,这次担任瀚大麻烦制造者的,是著名职业教练黄岐晓。

    此人原本要入主长大,取代钱益多,后来因为俱乐部总经理王霄生被开除,他也丢了面子,这才转身去了瀚大。

    而比赛之前,黄岐晓就在多次采访中毫不客气地表达了对长大的不屑,认为长大根本就没有什么跑轰战术。

    可没想到,言犹在耳,比赛的结果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长大不光在比赛中展现出了非常娴熟,且套路多变的跑轰战术,而且在跑位战术方面,也完全是碾压瀚大。

    同样是麻烦制造者,一位声名赫赫的大牌教练却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脸打得,简直啪啪作响啊。

    而更重要的是,这也再度证明了瀚大干了一件何等愚蠢的事情。

    周仁博,是亲手葬送了瀚大的前途!

    当初他开除夏北而保下孙季柯的时候,恐怕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今天吧?他现在是懊悔呢?懊悔呢?还是懊悔呢?

    话筒,最后传到了夏北的手里。

    大家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目光中有震惊,有好奇,有审视,有欣赏和钦佩。

    如果不是长大赢得了比赛,如果不是钱益多和赵燕航将一切都摆在了面前,谁也不会相信,就是这个年轻人,在和一所大学加一个财团的抗争中走到了这里。

    “呃……”夏北微笑着,摸了摸鼻子,有些腼腆地道:“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年轻人温和而拘谨的样子,立刻就赢得了大家的好感。

    “从孙季柯让人打你那件事说起吧。”记者群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夏北抬眼望去,只见祁峰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很难得,能有这么一个公开的场合发出我的声音,”夏北当下冲他微微一笑,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对于大家其实都已经了解了的真相,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的,当初我在瀚大被人围殴,是孙季柯指使的……”

    当下,夏北将孙季柯如何找到自己,把自己叫出图书馆,然后刘波一帮人如何围攻自己,以及当时自己和孙季柯的对话,后来学校又如何不分青红皂白开除自己,都一一讲了一遍。

    ……

    二号包厢里,气氛极度压抑。

    孙启德和周仁博无声无息地坐在沙发上,如同两尊石化的雕塑。

    他们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看完这场比赛的了。只有此刻地上散乱的玻璃杯和酒瓶碎片,才能说明当时的情景。

    输了!

    原本以为会轻易拿下的比赛,就这么输了。

    而且是被人摁在地上揍的惨败!

    黄岐晓还没等比赛结束就已经离开了,就像一只夹着尾巴的狗一样偷偷溜走。什么著名职业教练,什么长大输定了,狗屁!

    之前还约好了等比赛结束,去五号包厢看看。可现在,他们却只能静静地坐在这里。因为他们怕自己现在走出去,会碰上长大的那帮人。

    周仁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品,倒出几颗药丸吞了下去,用手捂着心脏,脸色煞白难看。

    冲了这么多年的前四,眼看都已经一脚跨过门槛了,却不料最终却功亏一篑,而且还是输给了长大这个宿敌。

    更让人难堪的是,对方的执行教练还是被瀚大开除的学生!

    一种嫉妒懊悔的情绪,在这一刻袭击了周仁博。

    他不光悔青了肠子,就连心脏都在绞痛。

    为什么当时孙季柯就要去招惹这个夏北?如果不是这个混蛋干的混账事,战队怎么会失去张铭和薛倾,这个夏北又怎么会去长大?

    而自己,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现在的自己恐怕已经成了天南星大学的笑柄了。有眼无珠不说,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比赛输了,自己这个校长也当到头了。

    想到数十年辛辛苦苦才得到的一切,就这么化成水从指缝里流淌出去,抓都抓不住,周仁博就觉得浑身发软。

    而相较于周仁博,孙启德的脸色显得更加阴冷。

    一场比赛,就算是输了,对于他和他拥有的一切来说也是毫无威胁。但面子上,却是难看。

    还有孙季柯的这次选秀,也要大受影响。

    这场比赛,孙季柯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领导能力,都完全没有发挥出来……不,应该说是被人摁在地上磨了一脸血!

    这样的表现,落在那些对他有兴趣的俱乐部眼中,会是什么滋味?

    这就像做生意一样,产品好的销路好,经销商可以砸下大量预付款,接受任何苛刻的条件彻夜排队。而一旦产品出了问题,这帮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场比赛下来,孙季柯就算不是滞销品,但在最有价值新秀排行榜上的名次,也会直接被打下一大截来。

    现在别说超级俱乐部,就连那些之前向孙季柯发了邀请函,表达了强烈兴趣的a级俱乐部,恐怕也难免另有想法。

    毕竟,一个俱乐部只有一个s级名额。

    这个名额只会留给最强,最有天赋,表现最出彩的新秀,而不是留给一个被人戏弄甚至秀了一脸的失败者。

    想着,孙启德心里便如同有七八十股邪火乱蹿乱拱,眼前仿佛又出现夏北那张脸。

    就是这小子!

    为了让孙季柯出道,自己这些年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精力,砸下了多少资源,可临到头,所有心血却被这个自己一直没有放在眼里的小子毁于一旦!

    正咬牙切齿,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来,李衡开门走了进来。

    “孙总……”李衡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孙启德斜睨着他。

    “夏北上了长大的赛后新闻发布会,”李衡低声道,“他现在正在利用这个机会,向记者公开控诉我们……”

    听到这个,孙启德和周仁博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赛后发布会?

    公开控诉?

    好阴损的小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在这样的场合下,一刀简直痛得钻心!

    “嘭!”茶几上的最后一个酒杯,被孙启德狠狠地砸在了墙上,发出一声巨响,碎片四溅。下一秒,他已然一脚蹬翻了茶几。

    而周仁博的脸色,却是血色尽褪!

    。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