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铁山的辞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钱教练,”长大更衣室的门被敲开,一位工作人员通知道:“赛后新闻发布会开始了。”

    嘈杂的房间顿时就变得安静下来。

    “好的,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来。”钱益多回头回答了一声,目视着房门关上,然后回过头,和大家一道把目光集中到了夏北的身上。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从比赛结束到刚才,大家都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和一种严重的不真实感觉中,如在云端,如同醉酒,晕晕乎乎,仿佛做梦一般。

    然而,大家都清楚,这是真的。

    这颗大家期盼已久的,宛若梦幻般的胜利果实,此刻就躺在自己的手里,沉甸甸,结结实实,没有半点折扣,更没有丝毫虚幻。

    大家可以随便跳,随便蹦,随便喊,随便笑,再狂妄再嚣张也不用怕败人品,不用怕梦会醒来。

    但有一点,却是大家至今也感觉有些不真实的。

    那就是夏北。

    从这个干净帅气的家伙自己找到俱乐部训练馆,到他赶走王霄生,解决阳城副本,担任麻烦制造者,再到此刻坐在这里,即将以执行教练的身份去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一切真如同做梦一般。

    大家到现在都很难相信,这个从被瀚大赶出学校的家伙,一转身,就已经做了这么多,就已经完成了一次大家易地而处连想都不敢想地凌厉反击!

    相较于自己赢得的这场比赛,他的这一切,才是真正的梦幻。

    而大家知道,比赛的胜利只是开始而已。这场赛后新闻发布会,才是夏北讨回被别人强加的冤屈和不公的擂台。

    没有人知道夏北会做什么,会说什么。这个家伙很好说话,很坦诚,却也很神秘。

    但大家相信,他已经准备好上场,去击倒对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每一个人都觉得,相较于战胜瀚大的这场比赛,他们更期待夏北这场战争的胜利。

    寂静中,裴仙捏了捏手中的矿泉水瓶,发出啪哒一声脆响,然后,他对夏北举起了水,微笑道:“该你了,加油!”

    一向少言寡语冷漠如冰的裴仙,竟然最先开口,这让大家都有些意外。

    短暂地诧异之后,就是一片笑声。

    夏北站起身来,四周的队员们都围了过来,大家围在一起,纷纷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矿泉水瓶,猛地碰在一起。

    “加油!”

    “别客气,夏哥,揍他们!”

    “千万别给他们留脸!”

    “对,谁叫咱们赢了呢?就是这么帅气,就是这么吊!”

    “就得这么嚣张。”

    乱糟糟地哄笑声中,水花漫天飞溅。

    “走吧。”钱益多拍了拍夏北的肩膀,和赵燕航一起站在他的身后。他们将和夏北一同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迎着众人的目光,夏北心头只觉得一股暖意涌动。

    自己当初决定反击时,第一站选择长大,或许是自己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他转身,开门。

    “好了,准备好看热闹吧。”

    夏北挥挥手,身后爆发的助威声和面前的闪光灯交织成一片。

    在跑上跑下围着拍照的记者们和奋力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夏北和钱益多,赵燕航走进了新闻发布会大厅。

    这或许是这次新闻发布会最令人瞩目的入场了,引来了已经到场就坐的各大战队教练们的齐齐瞩目。

    不过,大家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所有人都知道其中的而原因,也知道现在舆论的关注焦点是什么,更已经知道了长大和瀚大的比赛结果。

    大家只是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把目光扫向一脸铁青的铁山。

    神色之间,不乏幸灾乐祸。

    夏北在座位上坐了下来,钱益多和赵燕航分列他的左右。随着主持人的宣布,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

    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最先发言的几所大学的战队主教练,都只是简短地说了些套话,然后放下了话筒。

    记者们也个个心不在焉,连个提问的都没有。

    在这种近乎诡异地氛围中,很快,就轮到了瀚河大学。

    几乎是在铁山拿起话筒的一刻,记者们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竖起耳朵,身体前倾,摄影记者的相机快门声更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场比赛,我们输得比较可惜,原本我们是有机会的,但是没能抓住,队员们对于胜利的渴望太过于急迫,因此影响了心态。另外,奇达古战场这个地图,也是我们平常训练中比较少触及的弱项,我应该负主要责任……”

    铁山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口中说着。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完全是处于一种机械般地背诵状态,脑子里的思维完全没有同步,而是飘到了其他地方。

    他想起了自己当初成为瀚大主教练的那一天,恰是一个天高云淡的春天。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走在校园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身上洒着温暖和煦的阳光,脚步自然便轻快,春风拂面,踌躇满志。

    他想起了自己这些年来,赢得的每一场比赛,以及这些胜利所带来的如同醇酒一般的滋味。

    他想起了张铭。

    瀚大这几年,最天才的队员,无疑是孙季柯和薛倾。

    而张铭,却是死乞白赖地接连考了好几次,才最终进了校队,成了一个随时都可能被重新丢出去的预备队员。

    可偏偏,就是这个预备队员,一步步成长为了瀚大的主力。

    尤其是最近两年,瀚大所获得的胜利中,这小子的作用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已经成为了场上的绝对指挥。

    相较于家世好,天赋高,人又懂事知趣的孙季柯,自己从来都不喜欢张铭。

    而当自己发现在好几次比赛中,自己赛前布置的战术非但没起作用,反倒是靠着张铭的临时更改才赢下比赛的时候,自己就更不喜欢他了。

    这次孙季柯和夏北冲突,张铭和薛倾同时宣布退队,自己只劝了薛倾,却没去劝张铭,当时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思,自己其实到现在也没明白。

    自己似乎是想要证明什么。

    然而……输了……

    自己不光输掉的是一场最关键的比赛,而且,还输给了张铭和夏北……

    原来,自己以前获得的一切,是他们赐予的。

    这真他妈可笑!

    老子才是瀚大的主教练!

    真可惜……如果赢了的话,自己此刻坐在这里,会是多么舒畅。自己会把夏北赛前的那句“你不行”,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可是,此刻,自己饱尝的却是失败的难堪和屈辱。

    自己怎么会输呢?怎么会是奇达古战场这张该死的地图呢?

    还有黄岐晓……如果当初根本没有他,这场比赛,孙季柯他们或许就不会打得那么激进了吧?说不定自己一个人来干,还能干得更好……

    想到这里的时候,铁山发现,自己的话,已经说道了最后。对他来说,这段话的每一个字,坐在这里的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

    “我宣布,辞去瀚河大学天行俱乐部主教练的职务。”铁山说完,站起身来。

    轰地一下,新闻大厅炸了锅。谁也没想到,铁山会在这时候公开宣布辞职。

    “铁山教练,对于长大本场比赛的执行教练夏北,你有何评价?”

    “输给曾经的瀚大学生,你有何感想?”

    “听说黄岐晓担任了瀚大的麻烦制造者,为什么瀚大还输得这么惨?”

    “是否是因为瀚大张铭和薛倾离队的原因?”

    “孙季柯打人事件,对于这场比赛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

    一时间,现场乱作一团。

    在记者们的提问声和快门声中,铁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也没有片刻的停留,转身逃也似地快步走出了发布会大厅。

    而铁山一走,全场的目光焦点就全都集中在了长大这边。

    记者们迫不及待地蜂拥而上,乱糟糟地提问拍照,直到现场主持人几次三番要求,才渐渐安静下来。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