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胜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央大厅里,周娜道:“我想,瀚大的孙季柯现在一定很郁闷吧。刚刚他才中了法师的冰封,紧接着又中了生命歌者的魔声地牢,这运气也太差了……”

    “不是运气,”贺树叶摇头道,“他显然是被长大给算计了。”

    薛申师点头赞同道:“是的,第一个冰封,是裴仙引诱他攻击自己而提前释放的。而这个魔声地牢,解步秋是直接以裴仙为准心释放的。这意味着,人家早就算到他们的反击会集中在裴仙的身上……”

    说着,他扭头看向数据板。

    “你看,解步秋的这个技能,释放时间是3.7秒。如果临时释放的话,肯定来不及。因此,这完全是长大提前就设计好的战术套路。他早在裴仙瞬移落地时,就已经锁定这个区域了,和封萧萧的花繁叶茂形成了一前一后,一大一小的连环形控制,瀚大是自投罗网。”

    说到这里,薛申师由衷地赞了一句:“非常漂亮的跑轰战术套路。”

    “跑轰?”周娜惊讶地问道:“长大这个战术是跑轰套路吗?”

    没等薛申师开口,石方就肯定地道:“是的,这两轮交锋,长大为我们所展现的正是非常典型的跑轰战术。”

    贺树叶笑了起来,对周娜道:“跑轰战术,并不是像字面意义那样,必须要不停地一边高速奔跑一边打才叫跑轰。这个跑字的含义是保持有效移动,而在战术中,则指的是通过掌握移动的主动权,来获得攻击优势。”

    “好深奥的样子。”周娜眨着眼睛道。

    她属于非天行专业的主持人,在这类比赛解说中,负责的就是站在普通观众角度来发问。同时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

    自然,解答这类专业问题,最权威的还是薛申师。

    他当下调出了长大第一场和凌大的比赛画面,讲解道:“最早我们发现长大的跑轰战术,是在他们和凌云大学的比赛中。当时他们在二号山的小路上,地势非常狭窄,如果按照常规战术对阵的话,他们处于明显的劣势……”

    “……然而,我们都看到了,比赛中,长大战队在小路上奔跑自如,充分利用了小路的长度和掌握在手里的移动进退权,对锁死在山脊上的凌大战队发动了凌厉地攻击。每当对手要反击的时候,他们就迅速撤退……”

    画面定格在了长大的一次撤退中。

    当时,封萧萧的紫藤,拉住了高速前冲的队友,直接将他们从小路上甩了回来。

    “注意看,”薛申师讲解道:“一般的战队,在这种崎岖小路上,是不可能做到如此快速转向的,而长大通过他们的战术配合做到了,这就是跑轰!”

    说完,薛申师播放了刚刚长大和瀚大交手的画面:“我们再看这场比赛,长大两个连环限制……第一轮,先是裴仙的冰封,封住了孙季柯,随后封萧萧的枝繁叶茂,限制了长大整个阵形;第二轮,裴仙后撤,避开了孙季柯,并且在封萧萧的紫藤帮助下,甩开了吴振。而随后,解步秋的魔声地牢再度限制住了长大的两名主要近战职业……”

    “……这一系列动作,长大都做到了在限制对手的同时,保持自身的移动优势。重要的是,仔细看看他们的走位,赵燕航往左边移动,封萧萧把裴仙甩向了右上角……整个长大战队的阵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瀚大的谢臻杰和林逍,包围在中间……”

    薛申师的话音未落,赛场中有陡然爆发出一阵喧嚣。

    中央全息屏幕上,长大战队正疯狂集火瀚大法师谢臻杰。

    裴仙的【星之咆哮】,直接贯穿瀚大阵容中央,而赵燕航更是开了能量过载,打出了宛若一条密集地攒射弹道。

    这两股交叉火力,再加上开了疾行的徐申时,一时间,谢臻杰险象环生。

    几乎是在薛申师讲解的同时,谢臻杰身上的魔法盾已经碎裂了并被迫交了瞬移,就连林逍为他套上的护体音符和释放的生命之歌,也无法阻止血量地疯狂下降。

    到这个时候,谢臻杰只能在丢出一个落星雨之后,试图脱离战场逃亡。

    然而,长大的移动速度却明显比他快得多。五个长大队员形成的梅花阵形,在飞速地移动中始终紧紧咬着谢臻杰,将他套在攻击范围之内。

    尤其是开了能量过载的赵燕航,更是速度飞快,不但没被甩开,反而越追越近。

    终于,谢臻杰的最后一丝血,在脱离了控制飞身赶来的孙季柯目眦欲裂地注视下消失了,整个人化作星光消散。

    2:0!

    场上人数5:3!

    ……

    这一刻,孙季柯的眼睛已经红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五个人追杀对方三个人,怎么会在追进内区之后,忽然间就遭遇了伏击,形势急转直下。

    他同样也想不明白,以前那支屡屡败在自己手上的长大,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陌生。

    他只知道,随着谢臻杰这一倒,自己已经站在了失败的门槛边缘。

    脑海中骤然浮现了夏北的面孔。

    想到薛倾地那声“夏北加油”,想到三十多支战队和现场观众的哄笑声,想到此刻自己父亲失望而愤怒的眼神,尤其是想到赛前夏北的话,他此刻心里就如同被千万条毒蛇啃噬一般。

    “我怎么能输给他?”

    “我怎么会输给他?”

    一股血直冲头顶,大脑一片空白,孙季柯发疯一般攻了上去。

    ……

    “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

    当看见孙季柯笔直冲向对手的时,薛申师当即下了断言。

    众人都纷纷点头,不光几位解说和各大职业俱乐部的行家,就连周娜和现场的普通观众,也没有对薛申师的判断有什么质疑。

    天行比赛中,在0:2落后的情况下翻盘的例子有很多,甚至在0:3落后,场上只剩下两个人的情况下最终战胜对手的情况也是不胜枚举。

    但那通常都是在前期散乱地单兵混战阶段。

    而在五对五的团战中,这种情况就比较少了。

    更何况,想要翻盘,至少得有相差仿佛的实力,再加上精妙的战术和相当的运气才行。

    而眼前这场比赛,却完全被长大战队给打成了一个碾压局。给人的感觉,甚至跟山海大学打排名三十以后的队伍差不了多少。

    从头到尾,瀚大就没有一点机会。

    无论是集合跑位还是战斗,他们都如同梦游一般,被长大牵着鼻子溜。

    而如今,随着谢臻杰的阵亡,瀚大已经没有远程攻击职业了。

    人家长大之所以先选中星兽猎人和法师作为目标,显然就是要剪除瀚大的远程攻击点,然后,他们就可以利用他们的速度优势和射程优势,慢慢玩跑轰了。

    而斗场里的情况,也和大家预计中一样。

    长大五人一边兜着圈子,一边集火点杀。他们每个人的血量都还在中线以上,而瀚大三人的血量却已经都压到了百分之二十的警戒线下。

    再加上两名辅助不时的BUFF,回血和控制技能,场面看起来简直轻松写意。吴振也好,孙季柯也罢,都是顶着炮火近身,旋即就被各种控制,各种甩开。

    几分钟之后,吴振第三个阵亡。

    紧接着是林逍。

    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长大把孙季柯留在了最后。直到封萧萧一个绿萝将几近狂乱的孙季柯定住,随后大家才一起出手轰了个结实。

    当孙季柯不甘的身影化作星光消散的时候,宣告胜利的系统音也随即响起。

    “5:0!”

    “比赛结束,长大获胜!”

    ……

    冲了几十年,一次次折戟。

    而今天,杀入四强的梦,就这么实现了?

    而且是以如此梦幻,如此酣畅淋漓的方式从宿敌身上碾压而过?!

    片刻的寂静之后。

    呼啦一下,替补席上的长大教练队员们都跳了起来,同时跳起来的,还有五号包厢里的长大董事和高层职员们。

    大家都疯狂地挥舞着拳头,纵声欢呼,击掌相庆。就连最老沉持重的,也彼此拥抱着,激动得面色潮红,眼睛发光,就连嘴角都在哆嗦。

    “好!好!好!”周老一仰头,将一整杯威士忌灌进喉咙,放声大笑。

    徐恩和站在窗边,却是眼神发直。

    而在相距数千公里的长大校园内,这一刻更是如同一颗核弹爆炸了一般,不知道是谁先“嗷”地一嗓子狂嚎,紧接着,整个校园各处都响起了相同的声音。

    天行训练馆,教学大楼和宿舍,就如同同时爆发了地震一般。

    无数的书本纸张枕头帽子飞上了天空,无数疯狂地吼声欢呼声响彻云霄。

    大家冲出房间,冲下楼梯,狂奔着涌进操场,女生们兴奋地挽着手又蹦又跳叽叽喳喳,而男生们则个个狂甩着脱下的衬衫T恤,打着赤膊狂呼呐喊。

    所有人都疯了。

    有人找来了长大的校旗和战队的队旗,扛着就跑。

    这迅速引来了身后狂奔追逐的人潮。

    校园里转了一圈之后,人已经聚集得越来越多,队伍扩大到了上万人。走在队伍后面,前面的旗帜是已经看不到了,大家就这么乐呵呵地跟着转悠,就跟喝醉了一般,谁也不知道这么转这么走这么忽而哗啦一下奔跑起来,究竟有什么意义。

    但他妈的就是开心啊!

    学生们如此,教授们也没好到哪里去。大家一边胆战心惊地帮忙维持着秩序,叮嘱混小子们慢点跑,别闹出什么事故,一边红光满面地跟大家击掌相庆,也是口沫横飞地胡吹。

    就连一位学校公认的最不苟言笑,最让人敬畏的老教授,站在路边,被学生问了一句:“李教授,牛逼不?”

    老头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牛逼!”

    众人哈哈大笑!

    ……

    白鸥岛天竞馆里,掌声如潮。

    “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贺树叶的声音在场馆里回荡着:“让我们恭喜长风大学历史性地杀入四强,获得了第二阶段星区赛的参赛资格!”

    “不得不说,这场比赛非常精彩,”罗彪道:“长大为我们奉献了一场几近于职业级的战术盛宴,无论是跑位战术还是战斗套路,都让人大开眼界。”

    “是的,作为一支业余战队,长大能打得这么漂亮,足以赢得我们的尊重,”薛申师说着,站起身来,“虽然我从一开始就非常看好他们,但他们今天还是给了我额外的惊喜,我提议大家用掌声向他们表示感谢。”

    几位主持人都欣然起立鼓掌。

    通常情况下,主持人们在祝贺胜利者的时候,都会安慰一下败者,说一些感谢他们的顽强拼搏一类的场面话。

    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家都仿佛忘记了这件事。鼓掌时,大家还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嘴角勾起心照不宣地微笑。

    其中,尤以薛申师笑得最开心。

    而现场的欢呼声更加热烈了。

    镜头从观众席上扫过,全都是起立鼓掌的人们。

    在解说们的祝贺声中,斗场开启了,卸下光甲的长大队员们,一等到光幕打开,就冲出来和队友们拥抱在一起。

    相较于长大这边的热闹喜悦,瀚大替补席一边,却是如丧考妣。

    队员们垂头丧气地走出来,迎接他们的,是替补队员们呆滞木讷的目光,主教练铁山更是双目无神地坐在座椅上,如同石化了一边,一动不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赛后的握手致意自然也就免了。

    这原本是两支友好战队之间惺惺相惜地礼仪,但输家若是不愿意,赢家再要笑眯眯地上去强行握手,那完全就是群嘲了。

    因此,最终是双方各自走出了内场向观众致意。

    站在内场弧形台的边缘,长大笑盈盈地挥手,而瀚大则只仓促地点头鞠躬之后,就立刻选择了退场。尤其是铁山和孙季柯,几乎连头也没抬,直接快步离开了。

    这一刻,记者们全都挤到了最前面,相机的闪光灯简直亮成了一道持续不断的刺目白光。

    徐磊聪明地站了一个侧前方的位置,而他的镜头,正好捕捉到了微笑挥手的夏北和他侧后方,铁山孙季柯近乎仓惶地背影。

    看着这张照片,徐磊已经想好了随后的报道标题!

    不过,聪明的不止徐磊一个。几乎是在拍完照之后,记者区就如同刮起了一道龙卷风一般,所有人都在夺路狂奔。

    在冲出大厅的时候,大家将手中的电子文件夹往等候的助手手里一塞,立刻在第一时间冲向了赛后新闻发布会大厅。

    虽然长大和瀚大的比赛,是四场比赛中第一个结束的,距离赛后联合发布会还有一段时间,但大家都知道,要是这时候不赶紧抢位置,最后自己就只能拍同行们的后脑勺,更别提抢在前面举手提问了。

    比赛的结束,并不是终结。

    相反,这是另一个大家心痒已久的故事高氵朝的开始!

    四十分钟之后,其他三场比赛相继结束,最终,山海大学,德兰大学和上界的第六名岳庭大学各自战胜对手,杀入了四强。

    一个小时之后,赛后联合记者会召开。

    。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