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徐申时和封萧萧的路线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徐申时和封萧萧的路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场中这一幕,观众们都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大家之前一直觉得长大是在瀚大的凶猛进攻下被迫后撤,可此刻看了数据板之后,再看比赛场面,大家却发现事实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而周娜清脆的声音,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节奏!”薛申师道:“长大虽然人数处于劣势,但他们的节奏掌握得非常好。攻击,撤离,技能的运用和配合,节奏感非常明快。”

    “是的,”投影过来的现场技术解说石方附和道:“就像两支乐队同时演奏不同的音乐,长大的战斗节奏很强烈,完全在掌握之中。而瀚河大学的战术配合节奏,则被他们干扰了。有点曲不成调鼓点散乱的意思。”

    说着,他扭头看向薛申师,问道:“不过,薛老师。天行比赛的节奏问题我们都知道,但要在恰当的时间打乱对方的节奏,却并不那么容易,长大怎么做到的呢?”

    “其实你已经说了打乱节奏的关键,”薛申师道:“那就是恰当的时间!而一首曲子,在哪个变奏的地方,或者哪一个小段乃至哪一个音符最容易被干扰被带偏,需要的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对这首曲子要足够地熟悉……”

    说着,薛申师走到推演台前,调出之前的比赛全息图像,说道:“我们来看看刚才这次交锋。瀚大呈蛇形站位,突前的吴振隐身潜行,孙季柯位于其左后侧,而星兽猎人丘放位于孙季柯的右后侧,最后蛇尾则由辅助林逍压阵。”

    “这种阵型,有着极强的迷惑力。表面上看,孙季柯位于前排,是攻击的主要核心,他的位置,决定着整个阵型的位置。可实际上,真正的第一攻击点却是吴振和丘放。”

    “隐身的吴振已经潜行接近了对手,而丘放的星兽也准备好了扑击并试图以抛射封锁退路。

    只有等他们缠住对手,孙季柯才会在接下来的瞬间开启武者力场,发动冲锋,近身后接替成为主攻击点。简单来说,就是先由孙季柯吸引对方,为吴振和丘放做掩护,然后转换。”

    “这是瀚大惯用的手法,也是孙季柯作为战队的首席星斗士和战术核心所形成的战术套路。毕竟我们都知道,横渡武者的武者力场是他最强的武器。想要高速突破近身,武者力场的释放时机非常重要,轻易不能滥用。”

    “因为武者力场只能持续短短几秒钟,只有在其持续期内完成近身并作出有效攻击,其力场才会持续。而一旦放空,则会导致长达三分钟的cd时间。因此,作为核心,不光孙季柯要保证武者力场的成功率,其他队员也要协助保证……”

    “而显然,对于瀚大的这种战术,长大非常熟悉,而且理解得很深刻。几乎是在瀚大的阵形已经压到极限位置,就如同一条蛇一般,即将最后闪电般探头一咬的前一秒,一直保留着散弹技能的赵燕航,封堵了正面。”

    “其实对于孙季柯来说,如果提前开启武者力场的话,这个散弹技能对他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完全可以硬吃下来。但是,为了保证成功率,他当时还并没有开启武者力场。而且,就战术套路来说,他也不是第一波的主攻点,因此他退了……”

    “而处于隐身状态的吴振,则是长大另一个看破的点。”

    “暗影刺客的能力和威力,很大程度取决于其走位。一个走位风骚变化莫测的刺客,能够让人摸不着头脑,猜不中位置。”

    “而针对暗影刺客的隐身潜行,威胁最大的就是克制职业机械霸主和星兽猎人的探测类技能。但无论是机械霸主的扫描,还是星兽猎人的【星兽之眼】,都是有范围的。他们必须判断出刺客进入探测范围时启动技能,才能将对手抓出来……”

    “而一旦技能开启过早或过晚,都会导致暗营刺客的突袭成功。”

    “为了这场比赛,我提前查过一些资料。我发现,以前瀚大的主力刺客薛倾这个小姑娘,在这方面就非常出众。她的假动作非常逼真,走位飘忽,常常能骗出对方的探测技能。”

    “但说实话,吴振的走位就显得比较老实。而且,瀚大以孙季柯为核心的战术体系的严格规定,也限制了他的发挥。”

    “因此,当瀚大这个蛇形阵出现的时候,长大在关键时刻,一把就掐中了七寸。就像在瀚大的曲调即将进入高潮的前一刻将其截断一样。”

    说道这里,薛申师肯定地道:“能做到这一点,毫无疑问,是建立在长大对瀚大的熟悉之上的。这正是他们能够以自己的节奏带动瀚大节奏的原因。”

    观众们都听得如痴如醉。

    刚才的交锋,被薛申师这么一剖析,简直秋毫毕现。

    “作为同城宿敌,长大肯定熟悉瀚大,”周娜有些好奇地追问道,“不过,瀚大不也应该同样熟悉长大吗?”

    薛申师笑了起来:“他们是熟悉,但熟悉的都是表面的东西,不可能像长大熟悉他们一样,做到这种对战术体系,战术套路,乃至队员的性格,特点,习惯和缺陷的全面熟悉!这是如同我们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体一般。是了若指掌,洞若烛火地熟悉!”

    “这种熟悉?”周娜惊讶地张大了嘴,“长大又是怎么做到的?”

    而她的话音刚落,一旁的贺树叶已经震惊地道:“难道,薛老师你说的是……”

    “是什么?”周娜扭头问道。

    “是夏北吧?”一直沉默的石方忽然开口道。

    石方的话,让现场顿时就炸了锅。而周娜更是一声惊呼:“夏北?难道,这些关于瀚大的资料和情报,都是夏北带去了长大?”

    “这只是我的猜测,”薛申师的目光,投向了内场替补席,“我一直在思考几个问题。他为什么去长大,为什么能加入长大校队,为什么在这场比赛中被指定为执行教练,另外,他为什么恰好和瀚大以前的场上指挥张铭是朋友……嘿嘿,越想,我就越觉得有意思。”

    这一下,不光周娜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观众席上,也在这一刻陷入了死寂。

    大家都知道夏北和瀚大之间的恩怨,但很少有人如此仔细地思考这些问题。

    而此刻,当薛申师提出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夏北!

    是他,将关于瀚大的一切带去了长大!

    这个神情淡然坐在替补席执行教练位置上的青年,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瀚大学生那么简单,他在这一刻,亮出了他隐藏在袖子里的刀!

    反手就插进了瀚大的心窝子里!

    ……

    “果然,一个能把局面无声无息推动到这个地步的小子,不会那么简单啊……”观众席上,沈浩环顾四周之后,侧身祁峰低声道。

    “对了,我让你调查的张铭攻略副本的事情,有消息了吗?”祁峰低声问道。

    “还没有,”沈浩嘴角一勾,注视着内场替补席上的夏北,悠悠道:“不过我现在觉得,跟这小子有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

    另一边,吴建章对身旁的老金道:“老金,你觉得薛申师这个猜测有可能吗?以前瀚大天行圈子,可没听说过夏北这么个人物啊……”

    老金还没开口,一旁的徐磊就探过头来,说道:“你们别说,我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这次我们报社调查夏北,结果你们猜我们发现了什么?”

    什么?吴建章,老金以及鲍经理等一干人都把头扭了过来。

    “你们不知道吧,夏北以前在瀚大曾经担任图书管理员。而很多人都证实,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瀚大图,问他比用搜索目录还管用。”徐磊一脸神秘地道,“你们说,这么个人要暗中关注瀚大天行,会谁什么结果?”

    “哦?”众人震惊地对视一眼,都若有所思。

    ……

    五号包厢里,气氛显得轻松了许多。

    虽然比赛局面还是瀚大占优,但随着薛申师的剖析,以及长大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实力,大家心头已经少了几分担心,多了几分恍然大悟后的惊喜。

    “对啊!”一位董事拍手道:“我怎么没想到呢!夏北是从瀚大过来的,要是手里没点东西,他怎么选择直接找到我们的天行俱乐部,钱益多又怎么会收下他?”

    “这么说来,瀚大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要是咱们真的赢下了这场比赛……我的天……周仁博能被口水给淹死吧!”

    “可不是!”

    “哈哈哈哈,瀚大这事儿真是蠢到家了!别忘了,因为夏北,他们还丢了两名主力!”

    ……

    周仁博和孙启德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胡说八道!”周仁博一脸铁青:“这个夏北……这个夏北从来都跟我们的战队没有关系!他知道什么情报?就算知道,那也是张铭和薛倾……”

    说到这里,周仁博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管这些情报究竟是夏北自己就掌握的,还是张铭或薛倾告诉他的,都摆脱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瀚大开除夏北,是为长大送上的神助攻!

    “黄教练,长大真的如同薛申师说的那样,已经把我们的机密情报全都掌握了?”孙启德向黄岐晓问道。

    黄岐晓皱着眉头道:“他那是危言耸听。况且,就算掌握了情报,那也是我来之前的瀚大战队。这场比赛我们还占着优势,等到谢臻杰汇合过来,长大从大层面来看,就被压死了。小层面的博弈,改变不了最终结局……”

    ……

    就在各方都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现场响起了解说罗彪的声音:“快看,长大在北端的两位选手徐申时和封萧萧开始行动了,他们没走左中区,也没走右中区,而是出人意料地直接进入了内区!”

    随着罗彪的声音,喧嚣的场馆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两名长大选手,穿过鬼墙,进入内区之中。

    。

    。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