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五十章 激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贺树叶说着,话题一转道,“关于夏北担任执行教练这件事,恐怕大家都没想到吧?”

    “是的,”石方道:“说实话,当时长大主教练钱益多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被吓了一大跳。”

    贺树叶道:“根据我们手里的资料来看,夏北此前好像从来都没有担任教练的经历。而且,据说他本人以前也没有上过天行,是一位天行新手,这是怎么回事?”

    “嗯,这一点同样也是我和石方感到困惑的……”罗彪道,“夏北被瀚河大学开除,进入长大到现在还不到两个月时间,而在此之前,他在瀚大也并没有展现出天行方面的实力,非但和瀚大天行战队没有什么交集,而且在学校各系,乃至各班级的玩家中,也从不见他的身影。”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夏北担任执行教练,只是一个名头?”贺树叶问道。

    “很难说哦……”周娜接话道:“毕竟是业余比赛,战术也好,队员配置也罢,基本上都是同一套,很少有什么变化。只要提前确定了战术和阵容,执行教练只需要执行既定策略就好了,其对比赛胜负的影响不会太大。”

    “那这么看来……”贺树叶正想下结论,却被一直沉默的薛申师打断了。

    “我不这样看。”薛申师淡淡地道:“天行比赛,是星斗士的较量。而星斗士的世界,是有规矩,有传统的。哪怕是业余战队也一样。”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指着内场中,安安静静跟在夏北身后的长大众人道:“如果夏北担任的这个执行教练,只是一个因为某个我们众所周知的事件而来的名头的话,那么我想,长大的队员们,是不会接受的。”

    他认真地道:“那是对一名凭借努力和汗水赢得胜利的星斗士的侮辱!”

    薛申师的话,引来了观众们的一阵骚动和议论。

    几位解说也是对视一眼。

    石方开口道:“我同意薛老师的话。”

    贺树叶问道:“那么,薛老师,你认为夏北担任执行教练,是因为他自身的本事和实力吗?”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我相信,长大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有他们的理由。”薛申师道:“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现在的长大战队和几个月之前的那支长大战队比起来,队员虽然都是同样的,但风格和实力却判若两队……”

    “而这一切,都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也就是说,是在夏北到长大的这段时间里出现的。”薛申师道,“我不知道在长大发生了什么,但长大的提升,很可能更夏北是有关系的。这个问题,在赛后应该会得到解答……”

    “真是让人惊讶啊……”罗彪灵机一动道:“不过我也听说一个消息,据说夏北和长大战队前核心,也就是被称为小诸葛的张铭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并且关系非常好。而在夏北被开除之后,张铭也宣布退出了瀚大战队……”

    “这个张铭我知道……”石方点头道:“一个非常冷静,非常天才的场上指挥者。如果回放以前瀚大的比赛的话,很多比赛的胜利,都跟他息息相关。”

    说着,他问道:“罗彪,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张铭表现和夏北有关?”

    “这是我听到的一个传言,”罗彪道:“具体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并不清楚。只是张铭能为了夏北毫不犹豫地退出战队,这一点想来很不简单。不应该仅仅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一旁的周娜问道:“据说以前瀚大战队的张铭和薛倾,都是战队中的核心。他们的缺战,对瀚大应该是有比较大的影响的吧?”

    “从替补上来的队员实力和经验来看,是欠缺了一些,”石方道:“不过,现在瀚大的打法和以前比起来也有所不同。据说,这次瀚河大学是请了黄岐晓教练担任麻烦制造者,从上一场比赛来看,他们攻击力提升很大……”

    “哇,”周娜惊讶地道:“职业战队才有的麻烦制造者,瀚大居然也采用了。而且还是黄岐晓这样的大牌教练来担任。看来,瀚大今年志向不小啊。”

    这时候,贺树叶看了一眼屏幕,说道:“好了,双方队员见面了,互相握手问候……”

    内场,夏北领头的长大战队正和瀚河大学战队握手。

    孙季柯排在瀚大的第二位,仅次于主教练铁山。

    当夏北和铁山面无表情地握手之后,他和孙季柯彼此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就如同面对空气一般,擦身而过。

    竟然是直接跳过了对方。

    而这一幕,也使得现场一阵骚动。

    主持人们都默契地没有说话,而观众们却是兴奋地议论纷纷。这正是大家如此关注这场比赛最大的原因。

    比赛还没开始,气氛就如此剑拔弩张,那这场对决有得看了。

    ……

    ……

    排队握手之后,夏北和铁山分别作为两队的执行教练,走向了中央控制台的左右两端。

    “夏北……”并肩而行的时候,铁山忽然开口道,“我不知道你们钱教练为什么让你来做这个执行教练,不过,作为一个连比赛都打不了的菜鸟,你只是一个傀儡而已。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就算赢了比赛,难道你就认为大家会觉得这是你的功劳?”

    “你说这些,是想激怒我,挑起我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心,然后篡改队里提前布置下来的名单和战术,是么?”夏北淡淡地道。

    铁山一惊,霍然扭头看向夏北。

    他没想到,自己才开口,心思就被这小子一眼看穿了。

    “其实,铁教练,张铭在瀚大中的作用有多大,你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夏北微微一笑道:“前年的小组战,你让他们打拖延战术,结果三比五落后,张铭下令在峡谷小路设伏,反败为胜……”

    “和墨龙大学的友谊赛,孙季柯按照训练时你的要求,强行突进,结果遭遇对方四人合围,是张铭及时和薛倾配合,才打开了一个缺口……”

    “去年和修齐学院的比赛,你让战队执行切3套路,觉得可以尽最大限度地发挥孙季柯的战斗力优势,结果,人家对这套太熟悉了,将计就计,让瀚大差点全军覆没。是张铭及时下令变阵,才最终扭转战局……”

    “还有今年……”

    夏北一边走,一边说,在走到控制台前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扭头看着目光震惊,脸色微微发白的铁山道:“其实,这些补丁都是我和张铭一起帮你打的。就执教水平来说,你不行……”

    “你狂妄!”铁山怒火中烧。

    “是么?本来像我这样的年纪,是应该保持谦虚和敬畏的,”夏北微微一笑,“不过,对象要分什么人。第一,我不会对助纣为虐的人保持尊敬,第二……”他摇摇头,“这几年,我见过你的太多烂招昏招,对你太了解了……”

    铁山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而今天,我也没想和你过招,”夏北理都不理他,转身走开,“我想看看,黄岐晓这位大牌教练究竟有多厉害,他真的是年龄大了不想干了才退下来,还是他那一套有着致命缺陷的东西,已经被职业联赛看穿并淘汰了。”

    说完话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控制台前,面对着铁山:“别让我失望。”

    “好……好……见过嚣张自大的,没见过你这么嚣张自大的……”铁山怒极反笑,大步走到了控制台前:“这场比赛,我要让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输个无地自容!”

    “哦?是吗?”夏北淡淡地低下头:“刚才你试图激怒我,不过现在看来,你才被激怒了。”

    铁山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僵硬。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