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一百四十八章 仇人见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一天后,天南星大学校际天行大赛第三轮比赛正式开始。

    傍晚还不到六点钟,就有许多观众陆续赶到了天竞馆,一时间,就只见巨大的天竞馆外的广场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分布四周的八个入馆通道,更是人流如织,一派喧嚣热闹的景象。

    而这一天,各大媒体也都纷纷加派了人手。

    往常报道大学校际大赛,一家媒体不过两三个人而已。可今天,每家媒体都至少来了七八个人,甚至后勤车也都开到了现场,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为了抢占一个好的机位,许多记者们提前三个小时就进了拍摄区,尤其是长大和瀚大比赛的第三赛场的记者区,更是人满为患。

    至于中央大厅和主办方的编导组,也早就把准备工作的中心,放在了这场比赛上。负责的解说和嘉宾正围在一起沟通,工作人员奔忙来去,脚步声喊叫声此起彼伏。

    这样的景象,别说大学业余比赛这样的层次,就连b级乃至a级的职业联赛中,也是很少见到。

    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长风大学和瀚河大学的这场比赛上!

    要知道,随着这两天各大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关于长风大学和瀚河大学的这场比赛,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场业余比赛那么简单了。

    这是一场正在孕育着,等待爆发的风暴。

    这场风暴最早是从祁峰发表在天行战报上的那篇报道开始,引发了大学界的广泛讨论,其热度在网络上持续至今,许多大学生都加入了声讨瀚大的行列,甚至有家长直接写信给了教育部,要求彻查。

    只不过,一篇报道的力量有限。

    加上瀚大和孙家在背后做的工作,在没有连篇累牍的报道跟进推动的情况下,这件事的影响力仅仅局限在大学层次。很多普通民众对此并无耳闻。

    如果说祁峰开了一个头的话,那么,当三十二支参赛队伍都齐集白鸥岛,当许多平常对大学业余比赛毫无兴趣的民众,都因为一年一度的选秀,而将目光投过来的时候,夏北和孙家保镖的一场斗殴,就让风暴开始成型。

    在未雨传媒记者徐磊和阳光传媒主持人叶嘉的报道下,这起事件引发了更多人的关注。

    如果不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强压下来的话,这件事,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爆了。

    然而,有些事情越是压抑,继续的力量就越可怕。

    当长风大学接连爆冷战胜凌云大学和青冈大学,并且铁定在八进四和瀚大碰面之后,这场风暴已经彻底控制不住了。

    尤其是钱益多宣布夏北将担任比赛的执行教练之后,各大媒体直接就被引爆了。

    这样的新闻,他们不可能不报道!

    而随着大量的报道,整个事件从夏北最初被人殴打,到被开除,再到品学优良的他被三十多家大学拒绝,最后到他加入长大……隐藏在比赛背后的这些内幕,被一一呈现在读者和观众们的眼前。

    籍着校际大赛的聚焦效应,风暴开始扩散!

    而由此引发的,就是一场大讨论!

    讨论是如此的激烈。

    人们的关注焦点,不仅仅在于比赛的胜负,更在于大学的教育弊端;在于这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富人的为富不仁;在于公平公正,在于日渐尖锐的社会矛盾!

    风暴已经开始扩散,开始席卷周遭。它最终能形成怎样的破坏等级,最终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就看今天这场比赛!

    而在私下讨论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青年,竟然不声不响将局面推动到了现在,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难道不知道,他的对手有多强大吗?

    毫不夸张地形容,他的这种行为,是精卫填海,夸父逐日……可偏偏,他就做到了。

    他将这个大铁球从山脚推倒了山顶,就只剩最后一步!

    而今天,就是结果揭晓的时候!

    ……

    ……

    随着一辆辆大巴陆续抵达,本轮参赛的八支队伍,自特别通道进入了准备区。

    瀚河大学战队是第七个抵达的。

    当孙季柯和铁山等人穿过通道,走进准备区大厅的时候,先期抵达的队伍,正聚集在那里,或互相寒暄招呼,或打闹玩笑。

    而随着瀚大战队的到来,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诡异,原本嗡嗡地喧杂声消失得无影无踪,至少有好几秒时间,大厅里都是鸦雀无声。

    每一个瀚大队员都能明显感受到各大战队投向自己的目光。

    那是一种被围观的讨厌感觉。

    而除此之外,各大战队的教练和队员们,还有意无意地散开,形成了一个通道。而通道的尽头,就是站在大厅中央的长大战队。

    “我们去更衣室。”铁山冷冷地扫了一眼,下令道。

    谢臻杰等队员正准备跟上铁山的脚步,却发现孙季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正死死地钉在位于长大众人前方的夏北身上。

    夏北依然是一身熟悉的衬衫牛仔裤打扮,正半扭头看着这边,目光淡然冷漠,带着一丝讥讽。

    “这个贱种……”孙季柯目光狠厉。

    就如同草原上的狮子,作为食物链顶端的强者,捕杀猎物对它们来说,完全是很正常,很随心所欲的事情。

    可如果有一天,狮子发现,自己捕杀戏弄的猎物,居然掉过头来对自己又踢又咬又顶,以至于自己遍体鳞伤狼狈不堪,那种心情,一定很复杂。

    而此刻面对夏北,孙季柯就是这样的心情。

    “我一定会报复回来!”

    夏北的声音,仿佛又出现在耳边。

    当时的孙季柯,只把这个当成一个笑话。

    可如今他却发现,自己被捆绑成羞耻姿势的照片现在还在网上流传。而这个人竟然领着长大战队,又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让孙季柯在某个时候,心头竟然曾经出现过一丝后悔。

    他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听过各种各样的狠话。但大部分说出来的话,无论看起来有多大的决心,听起来有多么凶狠,最终都如同一个屁一般烟消云散,不留一点痕迹。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偏执的家伙。

    他说报复,就真的会报复!

    一个毫无权势背景的家伙,居然将他的计划一步步推进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个疯子!

    “击败长大!不管用什么手段,这一仗绝不能输!”

    父亲孙启德那张铁青的脸,又浮现在眼前。这是孙季柯自小到大,第一次看见自己向来从容镇静,喜怒不形于色的父亲如此恼怒。

    原本父亲还想镇之以静,不搭理不回应,让事情自然过去,让对手自感无趣。可当一切发展到现今的地步,孙家已经没办法再保持沉默了。

    针对如今的舆论风暴,父亲已经让李衡全力公关,这才让舆论中,还有些“事情真相不明”,“不能偏听偏信”一类的声音,才让舆论不至于一边倒。

    据说,这件事已经在父亲那个层次的圈子里传开了。

    而就在自己踏入赛场的此刻,父亲和校长,已经决定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

    对于高高在上的孙家来说,被拉到这样的一滩泥塘里,无疑是极狼狈的。对于父亲来说,更是一件丢脸面的事。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牛皮糖一般死缠烂打的杂种!

    孙季柯迈步向夏北走了过去。

    “季柯。”铁山的低喝声在耳边响起,孙季柯微微眯了眯眼睛,直接无视了。

    这些日子,自己耳中听到的,眼里看到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指责。

    自己忍了又忍。

    可是,这些伪君子却变本加厉,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指手画脚,而更可恶的是,他们还在开幕式上公然羞辱自己。

    每每想到薛倾喊的那一声“夏北加油”,想到现场观众的起哄声,孙季柯就怒火中烧。

    这口气,他憋得太久,已经快憋出内伤了。

    而现在,他忍不下去了!

    你们不是希望长大赢得比赛吗?

    你们不是觉得这个贱种能够“报仇”吗?

    可惜,那不过是你们的幻觉罢了。

    等到比赛结束,我战胜长大,那一耳光,我会抽在你们所有人脸上,让你们统统闭嘴!

    当《复仇记》变成《再遭痛殴记》,到时候,会不会觉得很难堪,很无趣?

    众人的目光中,孙季柯走到了夏北面前,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你现在一定觉得很得意吧?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这场比赛你若是输了,作为执行教练,会不会很难堪?”

    “抱歉,我还真没想过,”夏北淡淡地道,“别误会,不是难堪不难堪,而是压根儿没想过会输。你太高看自己,把我想得太谦虚了。”

    两人对面而立,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紧张到极点。

    “哦?”孙季柯冷笑点点头,向前走去,在和夏北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冷冷道,“那我建议你现在好好想想。我会让你明白,垃圾就是垃圾,太把自己当回事很可笑。”

    “我你就别操心了……”夏北头也不回,“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另外,别自作多情,你只是一个附带的赠品罢了,我要动的是孙启德。”

    孙季柯额头青筋一跳,忽然笑了起来。

    他不屑地回头扫了夏北一眼。

    “就凭你?”他摇了摇头:“别说你赢不了这场比赛,就算你赢了又怎么样?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爸吃亏?”

    说完,他径直穿过人群,向更衣室走去。

    看着孙季柯的背影和长身而立的夏北,旁边的山海战队中,一直低着头玩游戏的樊浩歌忽然抬起头来,对身旁的高笙道:“这场比赛我们打快点。”

    “哦?”高笙瞟了樊浩歌一眼,旋即把目光投向夏北,微笑道:“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