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海边偶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一个热狗,一瓶可乐……”

    海边,夏北站在一辆复古的餐饮车前,一边冲售货员说着,一边打开电子钱包准备付款。

    就在这时候,耳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一个冰淇淋,他一起付款。”

    夏北扭头看去,只见薛倾俏丽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女孩微笑着,一只手压着头上的遮阳草帽。海风拂动她耳边垂落的鬓发。白色的衬衣衣角打了个结,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蛮腰,紧紧包裹着臀部的牛仔短裤下一双玉腿修长笔直,脚下踩着人字拖,脚趾头涂着淡粉色指甲油,显得晶莹剔透,粉润可爱。

    夏北一时有些发怔。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薛倾。

    而与此同时,脑海中自然地浮现了开幕式时,薛倾在看台上叫着自己名字,引发三十二支战队一片骚动的一幕,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冰淇淋的钱要一起付吗?”耳边传来了售货员的声音。

    夏北一惊,这才回过神来,在售货员一副看“不解风情的傻鸟”加“超级吝啬鬼”的鄙夷目光中,赶紧付了钱。

    “真巧。”

    接过售货员递过来的东西,夏北转身和薛倾并肩而行,选了海边防波提绿道上的长椅坐下来,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来沙滩玩吗?”

    “不是巧,我跟着你来的。”薛倾轻轻抿了一口冰淇淋,笑眯眯地道。

    夏北睁大了眼睛,下巴差点掉地上。

    今天是休战期,战队放假自由活动。夏北一直没来过白鸥岛,对于闻名全国的白石沙滩慕名已久,干脆自己来逛逛。

    这一路上,他可是先是乘坐地铁,又转了两趟悬浮公交才抵达这里的。

    “哈哈,吓到了吧?”薛倾被夏北的表情一下逗笑了起来,“会不会很兴奋很得意?”

    “心跳有点快。”夏北喝了一口可乐,咬着吸管道,“没觉得我有欠你钱啊。”

    “啧啧,”薛倾目光闪闪地看着夏北,“化解得很机智嘛。”

    夏北笑道:“在图书馆天天被你们这帮女生调戏,再笨也拿给你们喂经验喂升级了。”

    薛倾咯咯笑了起来。

    过去在瀚大,女生们被问到去哪里的时候,常常用“调戏夏北去”来指代去图书馆。

    一个两个也还罢了,当全校三分之一的女生都这样说的时候,夏北被你来我往络绎不绝地调戏得有多惨,就可想而知了。

    而私底下讨论,女生们发现,之所以喜欢调戏夏北,其实并不是仅仅是因为夏北长得好看。

    大家只是觉得,每当在图书馆看见这个坐在窗前的阳光中,静静看书的干净男生,会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

    就像自家的哥哥或弟弟。

    那是一种很安全很无害的感觉。

    他性格温和,态度也不厌其烦。在他面前,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就激怒了他,所以,有时候就自然而然变本加厉。

    老话说女人是老虎。

    当女人已婚,或者一群女生凑在一起的时候,这句老话就是真理。

    只是……

    薛倾笑着望向远方的目光,一时有些出神。

    她想起了夏北被孙季柯带人围攻时,他头上的鲜血滴落衬衫,满身尘土,依然倔强而立的身影;想起了新闻中,他面对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时,那如同猛虎一般的身姿……

    而更重要的是,在被赶出了瀚大之后,哪怕他被孙家围追堵截,也没给自己打过一个求助的电话,反倒转身走进了长大,并最终在此时此刻坐在自己的身边。

    这里是白鸥岛。

    而下一场比赛,长大将对阵瀚大!

    想起张铭那天用近乎崇拜的口吻所告诉自己的那些关于夏北在背后出谋划策的秘密,薛倾忽然觉得,无论是自己,还是瀚大的其他女生们,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静静坐在图书馆里的男生。

    飞快地瞟了夏北一眼,薛倾忽然觉得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尽管同样是坐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夏北,远比以前瀚大图书馆的夏北更有侵略性,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心跳加速的气息。

    “真没意思……”当夏北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薛倾躲开视线,哼了一声,伸手往远处沙滩一指,“我是和朋友一起约着来潜水,过来买冰淇淋,正好看到你买东西。”

    夏北顺着薛倾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海边太阳伞如同丛林里的蘑菇一般,花花绿绿。沙滩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时也分辨不出薛倾的朋友是哪几个。

    “对了,先恭喜你,长大前两场比赛打得很漂亮,”薛倾吃着冰淇淋,问道,“下一轮你们就碰瀚大了,怎么样,有多少把握?”

    这个话题,让气氛有些微妙。

    不久之前,两人都还是瀚河大学的人。夏北在瀚大读了六年,而薛倾更是校队的主力。在那里的日子,是人生中抹不去的回忆。

    可如今,当两人坐在这里聊天的时候,却是站在瀚河大学的对立面上。

    夏北扭头看着薛倾,没回答问题,却忽然问道:“努力了这么久,临到头却退出战队,你会不会觉得难过?”

    “难过啊,”薛倾没有丝毫忸怩地点了点头,“不过,留在队里看见那些人,我会更难过。”

    “可长大一直都是瀚大的死敌,我记得以前你还去论坛跟长大吵架的……”夏北问道,“曾经的死敌击败瀚大,感情上会不会……”

    “不会,”薛倾干脆地道,“没听说变了心的女人最可怕吗?”

    “这是什么比喻……”夏北哭笑不得。

    “快说,有多少把握?”薛倾瞪着夏北道,“开幕式上,我可是公开向你表白了,要是你输了,我脸面很不好看哦。”

    “你是不是对表白这个词有什么误会?”夏北一脸错愣,“你就是叫了声加油而已。”

    “对啊,明白无误地表明我的立场,这不就是表白吗?”薛倾抿着嘴笑道,“不然,你想让我在开幕上上喊什么?我喜欢你吗?”

    夏北摸了摸鼻子,抗议道:“够了啊,调戏要适可而止……”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呀。”薛倾一脸无辜。

    “呃……刚才你问我们对阵瀚大有多少把握是吧?从我的角度来说,大概有九成吧……”夏北咬了一口热狗,装没听见,把话题转开。

    一些纯情小男生或许会把这样的话当作对方用玩笑口吻说出来的真心话,但对于夏北来说,这仅仅是玩笑而已。

    一个从街头走进大学,几乎身无分文,需要兼职几份工作才能养活自己,连外出吃饭看电影都没钱的穷小子,任何美丽的幻想都是奢侈。

    他和那些趴在柜台上叫“夏北哥哥”,让自己帮忙找书,或者干脆勾着自己下巴说“夏北,从今天起你就是老娘的人了”的妖女之间,有着一条无形却分明的界线,跟薛倾更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种话他从来不会当真。

    薛倾看着夏北的侧面,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然后展颜一笑,问道:“九成?很自信哦?”

    “别忘了我是从瀚大出来的。”夏北笑道,“如果当间谍的话,那也当了整整六年了。况且,这次你和张铭都退出了,我要是还没几分把握,那岂不是对不起你们?”

    “对哦。”薛倾点头道:“我听张铭说,其实这几年来,一直是你在背后帮他设计战术。就连他能进瀚大校队,也都是你帮的他……”

    “他都跟你说了?”夏北有些意外。

    “张铭可比你老实多了……”薛倾托着下巴,哼了一声道,“以前都不知道,原来你还是个天行战术高手,藏得够深的。难怪不声不响进了长大,也没给我打过一个求助电话。”

    夏北喝了一口可乐,说道:“还没走投无路啊。”

    “走投无路的时候,你会找我求助吗?”薛倾认真地看着夏北。

    “会吧……”在薛倾明亮的眼睛中,夏北败下阵来。他清晰的记得自己离开瀚大的那一天,开车追出来的薛倾的眼睛。

    和现在一样。

    “那就好。”薛倾笑了起来。

    “对了,”夏北咬着热狗问道:“听说你转学了?”

    “嗯,新港学院,其实就是最后拿个毕业证……”薛倾说着噗哧一笑,“这次他们战队也有参赛,不过抽签比你们还倒霉,第一轮就撞上山海大学,被淘汰了。”

    “我听说了……”夏北也笑,问道,“对了,这次参加了新秀选拔吗?准备去哪个俱乐部?”

    今年,薛倾和张明一样是大四毕业,面临新秀选拔,是踏入职业天行界的第一站。

    按理来说,离开了瀚河大学战队,她也是没资格参加选秀的,只能以自由试训签c等合同进入职业圈。不过据夏北的了解,以她的关注度,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只要她点头,不知道多少俱乐部愿意放弃大学选秀的s级名额,并付出一大笔培养金和联盟罚金呢。

    不过,让夏北没想到的是,谈到这个话题,薛倾的目光却黯淡下来,摇了摇头道:“我今年没有参加选秀。”

    “哦?”夏北惊讶地道:“为什么?”

    “这是我转学的条件……”薛倾淡淡地道,“不然的话,他们不放我走。”

    “就为了转学?”夏北难以置信:“你退出战队也用不着转学啊,在瀚大再读几个月……”

    “老娘看到孙季柯就恶心。”

    当身边这个皮肤白皙,秀气妩媚的女孩,摇晃着修长的双腿,盯着脚上的人字拖,悠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夏北忽然觉得,阳光好像在她的身上洒下了一层金粉。

    有一种萌萌亮亮的感觉。

    “可是……”夏北张了张嘴,忽然觉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先说明哦,这可不是为了你……况且我也不想让瀚大拿我的培养金……”薛倾扭头看着目瞪口呆的夏北,抿嘴笑道,“你想帮我的话,那就跟赵燕航他们说,一定要打赢这场比赛。我可不想看见孙季柯得意的样子……”

    “好!”夏北干脆地答应了,问道,“那你准备参加自由试训了?”

    “嗯,”薛倾点了点头,一脸不在乎地道,“进职业圈而已,不管是s级选秀名额的超级新人合同,还是自由试训的e级合同,等到以后站在顶级联赛,都没什么区别。”

    气氛一时沉默下来。

    夏北静静地看着薛倾,良久,笑了起来,说道:“以你的天赋,我觉得你未来一定会成为最顶级的暗影刺客。”

    “是吧?!”薛倾的眼睛亮了起来,侧过头来笑问道。

    而不等夏北回答,她就笑着用力一点头:“我觉得也是!”

    海风吹来,扬起女孩的发丝。她嘴角微翘,明亮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