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二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十点,第一轮比赛全部结束。

    当天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凌大主教练陈一啸和长大主教练钱益多,成为了整个联合发布会三十二位主教练中的明星。

    对于其他战队的主教练,包括山海大学和德兰大学在内,记者们都是只听听发言,问一两个问题就放过去了。而轮到凌大和长大时,这个区域的记者位几乎被挤爆了。

    带着各种台标的话筒,堆满了两位主教练的桌子。

    “恭喜长风大学,我必须承认,他们今天的表现非常精彩,我们输得不冤。我们在战术方面的研究和变化还有欠缺……”

    “凌大依然是天南星大学战队中最强者之一,这场比赛地获胜,我们有侥幸的成份……”

    两位主教练的发言不痛不痒,例行公事。

    然而,记者们可没那么轻易放过他们。

    “请问陈一啸教练,凌大这次连十六名都没有进,这究竟是实力下滑,还是战术失误,责任由谁承担?你有什么想对凌大的拥趸说的吗?”

    “凌大战队第一轮就折戟沉沙,对于莫不器这样的明星队员的选秀会不会有影响?”

    “钱教练,长大是使用的跑轰战术吗?”

    “你们第一轮跑集合的怪异行为,是赛前精密的战术设计还是偶然?”

    “首席星斗士裴仙有计划提前出道吗?”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问题狂轰滥炸。

    对此,陈一啸还颇有耐心,苦笑着一一作答。而钱益多,则顾左右而言其他,各种偏题跑题含糊其辞,话中可读取的信息量几乎为零。

    记者们很少和钱益多打交道,一个个都听得一头雾水。

    一些人认为他是不善言辞,一些人认为他是故意装傻,而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一个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晕了的主教练的正常反应。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记者们以百米冲刺地速度奔向新闻中心,将早已经在心中拟好了大概的稿子发回去的时候,报道的焦点,重心和判断,也就出现了相当大的差别。

    黑马横空出世,长风大学击败凌云大学!

    恐怖的运气,论长凌之战。

    扑朔迷离,长大真实实力剖析!

    经典之战!

    新型集合战术,长大赢在起点!

    在一篇篇新鲜出炉的新闻报道中,有记者认为长大无论是集合战术还是战斗体系,都已经得到了脱胎换骨般地提升,赢凌大不是运气。

    今年的校际大赛中,长大将成为一支所有队伍都不能忽视的超级黑马。

    也有记者认为,运气在这场比赛中占据了绝对的因素。长大压中了天生峡谷这个地图,而他们的古怪战术,也恰好克制凌大。

    至于他们在二号山攻防战中展现出来的跑轰能力,还不足以判断他们拥有完整的跑轰战术体系。在短时间的战斗中,其展现的跑轰技巧和套路相对简单单一,能获胜主要依靠埋伏的袁野。

    因此,不能断言这支原本处于排行榜前十末尾的队伍就完全掌握了职业级的经典战术。更大的可能,这只是跑轰战术体系中的一两个小套路而已。

    而体系和套路的区别,就如同一栋大楼和其中的某个房间那么巨大。两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不过,无论什么观点,所有的报道都指向了同一个事实。

    长大赢了!

    而这个消息,顷刻间就引发了天南星大学界的一场地震。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焦点,都被吸引到了这场比赛上来。尤其是在第一轮比赛中获胜的另外十五支队伍,更是对此议论纷纷。

    除了震惊和好奇之外,大家都意识到,今年的前四之争,恐怕会是一场激烈。

    自然,在这一过程中,还有一所学校被反复提及。

    那就是瀚河大学。

    原本被压制的新闻媒体中,已经渐渐流露出了一些声音。至于网络上和大学论坛,这方面的讨论就更多了许多。

    因为大家都发现,如果这一轮长大闯过青冈大学一关,而瀚大又战胜了自己的对手的话,那么,这对同城宿敌就将迎来一场历史性的德比之战。

    八进四!

    历史上,无论是长风大学还是瀚河大学,都从来没有进过前四。

    这将是他们历史性地突破,是他们多年来孜孜以求的目标地实现,其重要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而偏偏这场比赛却是在他们之间展开,这就颇有一些宿命的意思在里面了。更何况,今年还多了一个夏北事件。

    真是冤家路窄啊。

    双方赢家只有一个。

    究竟是长大赢,夏北一记复仇的耳光抽在孙季柯脸上,还是瀚大赢,孙季柯和他那位有权有势的爸爸继续得意猖狂,都将在那一战中决定。

    这一刻,许多人都惊讶地发现,一场大戏,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被推进到了这个地步。

    这只是偶然,还是夏北处心积虑的结果?

    仔细想想,颇有些意味深长啊。

    当然,因为还隔着一轮比赛,这种情况还不一定会发生,讨论起来意义不太大。但不得不说,在这一片嘈杂和喧哗中,人心中的这一股暗流,却已然开始悄然涌动。

    所有人都期盼着两天之后的第二轮,长大和青冈大学的比赛结果。

    ……

    ……

    “长大的实力?他们能战胜凌云大学,实力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如果第一场是我们遭遇他们的话,恐怕也要吃个闷亏。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有准备了。我们有把握击败他们!”

    这是青冈大学主教练赛前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而青冈大学的队员们则表示,大家和长大交手不止一次了,对于长大的实力,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他们的结论和自家主教练一样长大能赢凌大,运气和巧合占了很大的比重,但在第二轮比赛中,他们会击败对手。

    而除了青冈大学之外,瀚大战队也成为了记者们追问采访的对象。

    “对不起,我们下一场比赛的对手辉安大学,我们正全力以赴准备比赛,不方便对其他无关的战队发表意见,如果非要说什么的话,那么,我很怀疑对方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走到我们面前。”这是主教练铁山的话。

    轻描淡写,不屑一顾。

    至于瀚大的队员,则集体拒绝了采访,对此不发一言。

    这使得想要撩拨一下瀚大的记者们,颇有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大家猜测,这一定是瀚大校方下了封口令。

    毕竟,风口浪尖,多说多错。

    只要长大输给了青冈大学,那么,很多事情就自然烟消云散。因此,无论是瀚大的立场,还是孙家的立场,都没有必要在这时候挑动大家的神经。

    而让大家惊喜的,倒是黄岐晓。

    对于记者们的提问,他几乎是来者不拒,以一个微妙的身份,成为了瀚河大学的半个发言人。

    “黄教练,作为著名的职业天行宿老,你这次出山担任瀚河大学的麻烦制造者,算是对长风大学的回应吗?”

    有记者刁钻地问道。

    关于黄岐晓和长大的矛盾传言,大家都早就听说过了。

    “你说是就是吧。”黄岐晓回答道。

    “那么,您对瀚大的情况一定很了解咯?能谈谈吗?第一场比赛,他们虽然赢了蓝航,不过场面看起来并不怎么漂亮……”记者问到。

    “这一届的瀚大战队队员,以队长孙季柯为首,天赋非常出众。而且,现在各方面的状态都非常好,我很看好他们的成绩。”黄岐晓理所当然地道,“至于第一场比赛,不过只是开胃菜罢了。相信我,他们还没有认真呢。”

    有记者问到:“如果瀚大和长大遭遇,你认为谁能获胜?”

    “瀚大!”

    “能评价一下长大吗?尤其是他们的跑轰战术……”

    “我反复观看了比赛,通过研究,我并不认为长大具备完整的跑轰战术,这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第一场比赛或许可以靠这种伎俩打个措手不及,但比赛不是一场,运气也不可能每场都那么好。我敢断言,接下来,他们就会黔驴技穷,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

    “您这么肯定?”

    “我就是这么肯定。”黄岐晓毫不犹豫地道:“这是我多年职业经验告诉我的。从比赛录像中你们就可以看出,长大的跑轰套路非常单一。这种单一套路,根本就不能成为战术体系。况且,别说普通业余战队队员根本达不到跑轰的要求,就单从教练水平来说……我也不认为那位我都没听说过的长大的主教练钱益多有这样的水平……”

    就这样,在两天的休战期里,关于长大的讨论热度,非但没有因为休战而降低,反倒越来越火热。

    各方的言论,在持续发酵,各种观点预测在碰撞。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长大将在和青冈大学的比赛中,有怎样地表现。

    而在这一过程中,长大依然保持着沉默。那栋重新被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的小楼,就如同另一个世界一般。

    直到第二轮比赛开始,长大才再次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而三个小时之后,记者们风一般地冲进新闻中心,以最快地速度,将报道发了回去。

    “5:2!”

    “长大获胜!”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