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三十章 画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好了,现在我们看到,双方战队已经入场了……”

    第七斗场的现场解说是罗彪,这位天南星职业天行界的名嘴以语速快,判断精准,解说风格幽默轻松著称,拥有众多的拥趸。

    而和罗彪搭档的技术解说,名叫石方,是一位典型的学院派技术专家。

    其为人木讷,话语不多,却博闻强记,对天行的战术,技能,装备以及队员特点都了若指掌。

    这两人搭档多年,可谓珠联璧合。

    斗场分为内外场两个部分。

    外场四周是高高的观众看台,如同一个巨大的水桶,将内场包围起来。而在靠近内场的半球形透明能量光幕的地方,则是外场的中央舞台,也是解说和嘉宾所在的地方。

    这里设置着巨大的全息虚拟屏幕和各种仪器,可以事实回放镜头,呈现数据,以供解说和嘉宾为观众进行现场分析。

    而内场,则是比赛场地。

    内场相对于外场来说,地势要低一些。

    从观众席上看下去,内场就如同一个圆形湖的湖面,而内场的选手,则如同湖水中的鱼。

    当然,相较于湖水对光线的影响和扭曲,能量光幕并不影响观众的视线,同时,坐席观战舱所提供的远视仪,能让观众们哪怕相隔一两百米,也能如同身临其境一般观看比赛。

    不过,内外场是完全隔绝的。

    外场的观众可以看到内场,可内场的选手,却无法看到外场。

    他们就如同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般,而观众,就是他们看不见,却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神明,高高在上,俯视一切。

    这种赛场设计,是宇宙通用的设计。是由天源星族制定的规范沿袭而来。

    在白鸥岛的大学业余比赛中是如此,在职业比赛,乃至国家种族之间的比赛中,也同样如此。

    而作为一座天竞赛馆的核心,整个内场都是由星际联盟提供的。以人类目前的文明水平,根本就无法制造出来。

    此刻,罗彪和石方正手拿话筒,站在中央舞台上。

    从他们的角度看上去,四周看台的上座率,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这也就意味着,有四万多人涌入了第七斗场。

    而在最靠近内场的贵宾席,罗彪还看到了祁峰,老金,马鸿等熟人。

    内场中,双方队伍才刚走出通道,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会儿,现在正是热场时间,罗彪笑着和石方道:“老石,看来关注这场比赛的人不少啊。”

    “嗯。”石方点了点头。

    “白鸥岛的这座天竞中心,能容纳的观众人数是三十万人。十六个分斗场同时进行比赛,每个斗场平均分配,观众也就应该在两万人左右。如果超过两万五千人,那就很火爆了。”罗彪道,“可今天,来我们第七斗场的观众,已经超过四万了……”

    说着,他扭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光脑屏幕数据:“哦,确切地说,是超过了四万三千人!很可怕的一个数据啊。”

    随着罗彪的话,现场观众的氛围,变得热烈了不少。

    大家都纷纷扭头四顾,同时议论纷纷。

    十六个斗场同时比赛,大家都选贼来第七斗场,说明有不少人的想法看法,是和自己一样。这让大家油然而生一种志同道合的感觉。

    “我觉得,大家都这么关注这场比赛,有两个个原因。”罗彪看着石方道。

    如果换一个搭档的话,一定会问一句:“哪两个原因?”

    不过,石方却只是静静地看着罗彪,拿着话筒一声不吭。一副有话你自己接着说的模样。

    对此,罗彪早就习惯了,当下笑道:“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我深受大家喜爱……”

    “好了,”石方直接打断了他,“说第二个。”

    观众们都笑了起来。

    说实话,他们中还真有不少是罗彪的拥趸,就专门因为他的解说而来的。

    而罗彪和石方两人的搭档也是有趣。

    罗彪是话痨,喜欢开玩笑又自恋,善于活跃并引导气氛,圆滑多变,没脸没皮,但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而石方这位技术解说搭档,却是少言寡语且直来直去。

    作为一朵被公认不应该出现在解说界的奇葩,石方不懂解说的技巧,不会接话,不会配合,不会引导气氛,情商更低得令人发指。

    只要他认为正确的,就直言不讳。经常在解说中不给罗彪面子,噎得罗彪直翻白眼,然后自己找话给自己圆场下台阶。

    用死忠粉的话来说,看他们两人的解说,最大的乐趣,就是猜测他们什么时候会打起来。

    大家严重怀疑,某一天罗彪会不会忍不住话筒一摔,然后跳起来掐死石方。

    但偏偏,这样的情形一直都没发生过。哪怕两人面红脖子粗,几乎吵起来,下一场解说的时候还是在一起。

    而正是这样不同性格,不同风格的碰撞,使得两人的解说远比其他解说更受欢迎。

    因此,眼见石方打断罗彪,没人觉得奇怪。

    对这两人来说,这属于日常。

    “好吧,”罗彪尴尬地挠挠脸,说道:“第二个原因就是,在今天的比赛中,这是唯一的一场前十强两支队伍的碰撞。长风大学目前排名第十位,虽然近期成绩不怎么好,但也是老牌强队。而凌云大学,更是排行榜第二名。”

    他笑着道:“这两强相争,肯定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比赛,精彩纷呈。”

    “嗯,”石方点点头道,“不过,我觉得还有第三个原因。”

    “哦?”罗彪问道,“什么原因?”

    “前两天的新闻你没看么?”石方神情淡然,“长风大学的助理教练夏北遭受两名职业保镖的攻击,并由此牵扯出他被瀚河大学开除的内幕,现在,长风大学已经是风口浪尖,我相信,在场的观众中,有不少都是来给长大加油的。”

    石方的话,如同一块巨石投进了水面。现场观众嗡嗡的喧嚣哗然声,立刻提高了好几十个分贝。

    而罗彪一脸尴尬,一副想捂石方的嘴又不敢捂的模样。

    “呃,好了好了,这毕竟不是长大和瀚大的比赛……”罗彪飞快地转移话题,引来了一阵起哄声,不过他面不改色,继续解说道,“注意,双方队员已经走上了对战台,彼此握手了。看得出来,大家彼此很友好……”

    “说起来,长大队长赵燕航和凌大队长莫不器算是老对手了,除了校际大赛之外,也在其他邀请赛和杯赛中交手,不过,长大都是输多胜少,其中有一大半的原因,都是因为长大缺少一位像莫不器这样能一举定乾坤的法师……”

    “而今年,长大拥有了裴仙。这位天才少年到长大才八九个月,就已经坐稳了长大首席星斗士的位置,可见其实力不凡……”

    “据说,裴仙到长大,还有一段趣事……”

    罗彪脑子转得极快,语速更是惊人,一个人竟生生把现场的节奏给带回到了比赛中,以至于一开始还议论起哄的观众,到后来都情不自禁地安静下来。

    而对于两所大学的明星人物,罗彪都是了若指掌,个人特点,传闻趣事,如数家珍,观众们听得津津有味。

    就在罗彪喋喋不休的解说中,内场里,长大和凌大队伍已经排成一排,挨个握手问候,这是天行比赛的传统。

    因为内场的声音并不会传到外场,因此,两队之间的对话,大家也就无从得知。

    从画面来看,正如罗彪所说,两队十分友好。赵燕航和莫不器握手的时候,都是一脸笑意地说着什么,像是老朋友寒暄。

    然而,只有队员们才知道,这同样是天行比赛的传统放狠的话,都特么是笑着说的!

    两位主教练当先握手,气氛就不对,剑拔弩张,火星四溅。

    “钱教练,承让承让!”这是凌云大学主教练陈一啸的见面词。比赛还没开打,就已然是一副胜券在握赢定了的模样。

    老钱毕竟也是在职业队里混过几天主教练的人,这一套实在太熟悉了。当下笑眯眯地道:“不客气不客气,我已经交代他们了,比赛赢归赢,下手轻一点,瞧你们凌大这一个个都细皮嫩肉的。”

    教练怼起来,队员们自然也不会示弱。

    “老赵,今年你们运气不好啊,”一副敦厚相的莫不器最先和赵燕航握手,“第一个对手就碰上我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前年的新锐杯挑战赛开始,你们打我们的战绩是0胜4负吧?一会儿要不要我放点水,拖拖时间,面子上好看一点?”

    “n!”赵燕航笑眯眯地道,言简意赅。

    两人错身而过。

    排在第二位的贺奎跟莫不器握手:“别装逼,一会儿打死你。”

    “好害怕,求轻虐!”莫不器哂笑。

    双方队员一一握手过去,几乎个个都要对上几句。火药味浓得丢颗火星就能把屋顶给掀了,偏偏个个还皮笑肉不笑,一副热情洋溢的模样。

    夏北走在后面,笑眯眯地看着。对此,他并不陌生。

    天行比赛就是这样。

    无论是业余比赛还是职业比赛,星斗士一旦走进斗场,那就意味着一场战争即将爆发。

    天行界的老话说:“斗场无父子。”

    这并非仅仅是走进斗场就六亲不认,而是指在天行比赛中,你必须拥有最强烈的求胜心。必须明白,只要对方站在你的面前,他就是你的对手,除此之外,不附加任何的身份。

    你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全力以赴地击败他!

    而为了这一结果,你必须不择手段。

    无论是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给对方造成心理恐惧和压力,还是在言语上挑衅激怒对手,让对手在比赛中无法保持冷静和理智……

    只要能增加那么一丝胜率,能对对手造成那么一丝影响,你都要去做。

    不过,这终究是业余比赛,而一帮大学的年轻人,平常关系还算不错,狠话也就放到这种程度而已,完全属于例行公事。开玩笑的成份居多。

    很快,莫不器已经跟前面的人握了手,走到夏北面前。

    就在夏北好奇他会跟自己说什么的时候,却没想到,刚才还各种挑衅,战天斗地一副泰迪犬模样的他,神情一下子就变得拘谨起来。

    和夏北我了握手,莫不器低声道:“夏哥,比赛结束给我签个名。”

    夏北一下就愣住了。

    不光他愣住了,其他长大的队员也愣住了。

    而这时候,莫不器已经走开了,排在他身后的李乐,郭威等一长排队员,一个接一个和夏北握手。

    “夏哥,求签名。”

    “夏哥,一会儿换个天讯号,求签名。”

    “求签名。”

    “……”

    赵燕航等人面面相觑,这画风怎么觉得有点不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