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启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世界一如既往地喧闹嘈杂,而夏北的日子,却过得平静而安宁。

    上课,绘图,训练,参与战队的技战术讨论,然后就是进入天行凡界修炼。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那场由北神国晴家发起的限时逃杀,季大师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对夏北的传授中,对他的督促更是没有半点放松。

    而夏北也情知,这场赌斗,直接关系到自己这个化身的命运,因此,再苦再累都咬着牙坚持着。

    进入人境之后,化身已然破开壁障,形成了完整的周天源力,不但肉体强度提升百倍,而且可以自由吸收天地灵力,滋养气血强固体魄,因此,锻体是已经不需要了。

    夏北现在修炼的是天衍诀和大觉神功。

    如果按照常理的话,夏北并不能现在就修炼这两种上古神功。而是应该循序渐进,先从一些基本的普通功法修起,待到境界提升,源力小成,这时候再来修炼这两门神功,就可以事半功倍。

    不过,因为夏北并非是长河门的弟子,因此,季大师无法传授他长河门的功法。

    而偏巧,夏北接受过灵兵锻体,肉身已然与大觉枪融合,加之他拥有进入会神境的天赋,因此,季大师思考良久,决定让他直接修炼这两门功法。

    大衍诀为内,提升境界和源力。

    大觉神功为外,其出自大衍诀,但更重于搏杀格斗,是武技枪法。

    不知道是化身天赋超绝,还是因为体内有大觉国师和大梦元帅留下的力量,夏北一开始修炼这两门神功,便进境飞速。

    短短一周时间,他便已经将这两门神功修炼到了入门境界。

    这让季大师和葛伯都惊喜不已。

    而除了在凡界修炼之外,夏北每天更多时间,都花费在了圣殿之中。他已经开始学习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将主攻方向,放在了炼器上面。

    于是,圣殿的低级炼器新人队伍中,又多了一个忙碌的身影。

    而除此之外,夏北的生活还有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胭脂不时便会来长大找他。

    很多年之后,回首那个火热的夏日,不少长大师生都还记得那个训练馆外,眉眼如黛却身材火辣的机车女孩。

    胭脂来长大的时候不穿龙虎风驰的衣服,也不画那隐藏容貌的恐怖烟熏妆,就连机车也换了一辆没有龙虎风驰标志的。

    她从不事先给夏北打电话,也从不进训练馆打扰他。

    她会选一个没有阳光的树荫,便安静地等在那里。有时候看看书,玩玩手机,有时候就托着下巴看地上的蚂蚁。

    一开始,谁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在等什么人。

    但风景优美的校园林荫小道边,女孩和她的机车有着一种古典妩媚和现代火辣的强烈视觉对比,却又融合得天衣无缝,让人目眩神迷。

    这对长大的一帮血气燥热的牲口来说,实在太有诱惑力了。

    第一次来还没什么,第二次,第三次,路过的男生们就如同发现了宝藏一般。

    一传十十传百,许多人绕上半个校园也要从这里路过一下。就为了专程来看看这个能让同伴口沫横飞吹嘘如何惊艳的女孩。

    自然,有不少胆子大的家伙试图上前搭讪。

    有夸奖机车漂亮的,有假装问路的,有偷看了书名然后飞奔到图书馆借一本同名书假装巧合的,有讨论文学高谈阔论的……

    而每到这个时候,胭脂就会侧头静静地看着他们。于是,无数自诩情圣高手的家伙,就在那双清澈明亮,却又幽幽的眸子注视下败下阵来。

    直到夏北出现,胭脂的嘴角才会自然地上翘,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喜悦。

    胭脂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我哥想找你喝酒。”

    “晚上东湖山上飚车,我们一起去看。”

    “我想改装机车,你帮我出出主意。”

    “院子里的三角梅开了。”

    “我从这里路过……”

    于是,夏北回宿舍的时间比以前少了许多,经常会和胭脂一起回十一区。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北和石龙以及山猫、小疯等一帮龙虎风驰的成员也变得愈加熟悉起来。许多兄弟看到他,都会叫一声北哥。

    这样的日子,对于前一段时间差点被逼入绝境的夏北来说,已经非常惬意了。

    不过,世事总不会尽如人意。

    例如遇上一个脸黑的主教练。

    ……

    ……

    《死亡之签!》

    这是天安晚报在第三版关于校际天行大赛报道中,为长大起的标题。

    《黄岐晓一语成谶,长瀚之战恐流产!》

    这是天安市的另一家重量级天行专业报刊《战斗者报》的新闻标题,两个感叹号还用了红色。

    死亡,流产……

    这些字眼背后直接指向的事实,就是长大抽到了一支该死的下下签。

    校际大赛天南星赛区32强战按照抽签一共分为八个组。每个组内4个队,又分别抽签进行一对一的淘汰赛。

    没有循环,没有积分,两战全胜者出线进入八强。

    而在第一轮抽签分组中,山海大学、凌云大学和德兰大学作为种子队,不参与抽签,而是直接分开到了a组,c组和e组。

    这也就意味着,要避开这三个强队,有八分之五的机会。

    瀚大抽中了d组,完美地避开了种子队。而钱益多在双手合什默念半天之后,抓出来的球里,却赫然是跟凌云大学同在一组的c组!

    而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这c组就如同有魔咒一般,在接下来的抽签中,又吸住了上届第四名青冈大学!

    而偏偏,在第二轮抽签中,钱益多那张黑脸一黑到底,不但完美地避开了c组最弱的那支队伍,就连青冈大学都避开了,直接为长大抽中了和凌云大学对决的签!

    这就意味着,长大想要从小组出线,不但要在第一轮面对实力强大的凌云大学,而且就算赢了,也要在第二轮面对青冈大学的阻击!

    抽签结束之后,不少大学主教练看向钱益多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

    而瀚大主教练铁山则专门走到钱益多面前道:“钱教练,祝你们好运。我们可还等着你们呢。”说完大笑而去。

    关注抽签结果的媒体都在报导中纷纷预测,长大想要突破凌云大学和青冈大学的双重围堵,可能性非常低。

    “在获得一本金边功法之后,长大一度成为诸多大学羡慕的对象,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的好运气用完了。”一家和瀚大关系密切的媒体《天南头条》这样评论道。

    ……

    ……

    傍晚的长大校园,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无论是自习室还是图书馆,都远比以往显得空旷了许多。大家聚集在天行训练馆大厅里,忧心忡忡地议论纷纷。

    “这次可真是惨了,居然抽到这么一支签。”

    “妈的,瀚大那帮孙子现在可得意了。”

    “刚才我来之前,才跟他们对喷了一场。你们没看这帮家伙的嘴脸,实在太可恶了。”

    “怎么可能这么倒霉。第二第四都在我们组。这里面怕是有什么蹊跷。”

    “蹊跷个屁,就是钱益多脸黑!”

    “之前真该把这个家伙给赶走,凭他这张黑脸,就不能做主教练!”

    “就是就是!”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看,车都来了。”

    长大的学生们骚动起来,纷纷扭头看向训练馆外。

    只见一辆深蓝色的悬浮大巴已经缓缓驶到训练馆不远处的路边停下。

    所有人都知道,这辆车将会把战队队员们送到天安市的洲际机场,然后乘坐洲际穿梭机前往位于天南星南半球的云州。

    云州不大,占地不过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却是天南星最著名的度假胜地。

    同时,那里也拥有天南星最大的白鸥岛天竞城。今明两天,三十二支参赛队伍都将齐聚那里,做最后的适应性训练和赛前准备。

    三天之后,比赛将正式开始。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战队已经出来了。

    领头的是主教练钱益多和领队郑成,后面跟着助理教练何煦、刘君,夏北以及赵燕航,裴仙等十名队员。大家各自拖着行李箱,陆续从电梯下了楼走出来。

    “加油!”

    一看见战队成员,众人虽然忧心忡忡,却也打起精神纷纷鼓掌,夹道欢送。

    “放开打,没事儿!”

    “大伙儿都支持你们!”

    各种各样的鼓励声,不绝于耳。

    原本大家以为,战队的情绪会比较低落。可当队员们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大家发现,他们竟然丝毫也看不出什么紧张,沮丧,凝重的神情。

    一个个有说有笑,神态轻松,不时还冲大家打招呼。

    “赵老大,”人群中,一个长大学生叫道,“有多大把握?”

    赵燕航一笑,挥挥手:“等消息吧,我们会赢的。”

    走在赵燕航身旁的贺奎比了个大拇指,点点胸口,做出个自信的手势,引来众人的一阵欢呼。

    大家兴奋地对视着,发现自家的战队似乎根本没受抽签的影响。

    他们簇拥着战队走出训练场。

    夏北走在队伍中,视线越过人群,看见了一辆火红色的机车和骑在机车上,正拿着手机的的女孩。

    电话响起。

    “准备好去‘复仇’了?”胭脂问道。

    “不,算不上复仇,”夏北笑着道:“我只是还手。”

    “好吧,加油。”胭脂微笑着挥了挥手。

    夏北点点头,挂了电话。

    裴仙正好从夏北身边经过,看了他一眼,神情不屑。

    同样的话,以前夏北也曾经跟他说过,那时候裴仙还觉得这家伙完全是被横行霸道的孙家逼成这样的,不过,现在仔细想想,他觉得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这家伙就是个报复心极强的混蛋。

    从孙季柯领着人围攻他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还手。

    没完没了地还手。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