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一百零九章 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北打开传送舱,刚走出来,牛小同就叫道:“夏哥,有人找你。”

    “找我?”夏北一愣。

    “是个记者,已经等了你好一会儿了。”牛小同正在跟裴仙等人复盘,头也不回地道:“在一楼大厅里。”

    “记者?”夏北心头的疑惑更深了,挠挠头,出了训练室。

    很快,夏北就到了一楼大厅。就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穿着夹克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夏北?”中年男子微笑着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祁峰,征途传媒的记者。”

    “祁峰?”夏北跟他握着手,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凝神想了一下,眼睛陡然一亮,“对了,你是天行战报上那篇文章的作者!”

    “是我。”祁峰微笑着道。

    “真的是你?”夏北热情地道:“欢迎欢迎,很高兴见到你。”

    其实对于这个祁峰和他所写的那篇文章,夏北到现在都还有些疑问。

    首先,夏北确定自己并不认识祁峰。因此,他不明白素昧平生的祁峰为什么会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瀚大学生仗义执言。

    要知道,这可是天行战报的大记者啊。

    只要看看最近一段时间周仁博和孙启德焦头烂额的模样,只要听听舆论的声音,就知道祁峰这篇文章的影响力有多大。

    这种力量,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动用的。

    其次,让夏北奇怪的是在这篇文章刊登之前,祁峰并没有采访过自己。

    夏北虽然读的并不是新闻传播专业,但他很清楚,像这类的报道不采访当事人,不拿到当事人的采访录音,不建立无可辩驳的立论基础,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难道祁峰就不怕事情真相并不是他所了解的那样?难道他就不怕当事人被收买,反过来和他所指责的那些人沆瀣一气,让他身败名裂?

    而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是,祁峰的这篇报道虽然从个人的角度是为夏北主持正义。但从长大的角度来说,来得却不是时候。

    现在舆论还在持续发酵,这件事已经成了长大和瀚大之争的焦点,对两校的矛盾冲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样一来,长大就必然会受到远超平常的关注。校际大赛上的每一场比赛,都会被放在聚光灯下。这对于长大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不管怎么样,夏北对祁峰还是很感谢的。

    “祁先生,”放开祁峰的手,夏北问道:“你这次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能一起走走吗?”祁峰笑眯眯地道。

    “当然。”

    夏北和祁峰并肩走出了训练馆,沿着校园小路散步。

    “怎么样,在长大的生活还适应么?”祁峰问道。

    夏北点点头道:“还不错,已经适应了。学校的氛围很好。我在这里过得很愉快。”

    祁峰问道:“那战队的情况呢?很快就是校际大赛了,对击败瀚大有多少把握?”

    “这个……”夏北苦笑道,“祁先生,你看,我只是刚来长大而已,而且自己也是个新人。”

    祁峰笑了起来,他知道夏北在给自己打马虎眼。

    和沈浩的谈话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了。

    在这些日子里,祁峰唯一的工作目标,就是这个被列为青年近卫军候选人的年轻人。为了观察夏北,他不但奔波于长大和瀚大之间,而且在长大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

    更重要的是,他不光是自己观察,还调动了一个情报小组来配合。对这个年轻人进行了极其全面而细致的调查和了解。

    许多事情,别的人或许不知道,他却是清清楚楚。

    例如如今长大战队的情况。

    从情报来看,长大战队已经攻克了困扰他们已久的难关,形成了新的战术体系,实力提升非常明显。而且,在最近一段时间的训练中,他们的配合已经越来越默契,战术套路也越来越丰富。

    按照情报组的预测,如果不小心的话,就算是山海大学或凌云大学这样的传统强者,撞上长大,都很可能会吃亏。

    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个名叫夏北的年轻人,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他不但是长大的助理教练,而且还是长大的麻烦制造者!

    他要说不清楚,显然有些说不过去。唯一原因……

    “我猜,是我的那篇报道为你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吧?”祁峰笑着道,“现在大家都很关注你们和瀚大的比赛。压力一定很大。”

    被祁峰点穿,夏北有些尴尬地挠挠脸颊。

    “这是我考虑不周,”祁峰道,“你来长大已经站稳了脚跟,其实是用不着我这篇报道的。如果在你们战胜瀚大之后,我再发这篇报道出来应该更合适。不过……”

    说着,祁峰认真道:“我实在看不惯某些人仗势欺人的嘴脸。”

    两人都笑了起来。

    话既然说到了这份上,夏北也就坦率道:“其实战队如今的状态不错,我想,低调一点的话,说不定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一定要复仇成功,”祁峰笑道,“这样的话,我的后继报道就能大卖了。”

    两人又笑,走了一会儿,祁峰问道:“对了,夏北。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初星神进化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受影响?”

    夏北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能具体说说吗?”祁峰问道。

    “其实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夏北回忆了一下,将天变的时候自己如何发现别人的异常,自己当时是怎样行动自如,包括如何因此升起报复孙季柯的念头都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那个神秘光团。

    祁峰听得很认真,等夏北说完,他想了想,问道:“夏北,你现在已经进入天行世界了吧?”

    夏北点头道:“是的。来长大之后注册的。”

    祁峰问道:“那么,你的命运球选择如何?”

    “我是无命者。”夏北笑着道,“那本金边御风诀,就是我抽到的。”

    祁峰皱着眉头,半响才道:“原来如此。”

    他有些惋惜。

    关于夏北是无命者这件事,长大不少人都知道了,自然也瞒不过情报组。

    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祁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此,今天见到夏北之后,他还是想得到夏北的亲口确认。

    他叹了口气,问道:“夏北,你不该是想做一个生活职业玩家吧?”

    “我现在才进天行,本来就跟别人差太远了,”夏北道,“做个生活职业玩家其实也不错。”

    “别人可以,”祁峰摇头道,“但对你来说,这就太可惜了。”

    “我?”夏北一愣,“我怎么了?”

    “我有一个消息,是从星际联盟那边传来的,”祁峰道,“你知道,在我们银河共和国,跟你一样在星神进化的时候还保持这清醒的人还有一百多个。其他种族也有类似的人……”

    夏北点了点头。

    新闻中曾经采访过一些人,也引发过一阵讨论,但最终也没找出什么特别的东西,便不了了之了。

    “有确凿的消息称,这些人都是天生的神眷者。”祁峰停下脚步,注视着夏北道,“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也应该是其中之一。”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