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九十九章 惹错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刘波最近有些烦躁。

    自从上次被孙季柯叫去瀚大打架,结果被夏北一个头槌撞了个满脸开花之后,他的日子,就变得渐渐不怎么好过了。

    原本在体院中,他刘波大小也算个人物。

    尤其是因为跟着信德集团少东孙季柯的原因,即便是在体院这个好勇斗狠,山头林立的地盘上,也没多少人敢招惹他。

    世道越是萧条,金钱的威力就越是可怕。

    刘波原本就是个打架的好手,性格凶狠,横行霸道,再攀上孙季柯这棵大树,完全就是体院的一霸。

    在他的身边,聚集了一大帮巴结的小弟。他说一句话,比教练都管用。

    可是,这舒坦的日子都随着瀚大那一场架戛然而止。

    当孙季柯都成了瀚大的笑话时,流出的视频中,满脸是血,翻滚哭嚎的刘波,自然也成了一个更大的笑话。

    他的虎皮,在那一刻被剥得干干净净,一丝不挂!

    虽然还不至于直接被人踩下去,但刘波已然感觉到了某种不妙的苗头。

    孙季柯那边,丢了那么大的脸,早已没什么联系了。原来那些成天刘哥长刘哥短,鞍前马后的小弟,如今也远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了。

    而更糟糕的是,体院那些好勇斗狠的团伙头目,过上过下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不善。

    就像一头头健壮的公狼注视着虚弱的狼王。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先跳出来,踩着他竖旗立威。

    而今天,刘波的感觉尤其糟糕。

    训练的时候,一帮人就在训练场边对自己指指点点,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那脸上是毫不掩饰的讥讽嘲笑。

    “刘哥,你发一句话,咱们弄死他狗日的!”

    在场边一次明显针对刘波的起哄后,几个小弟围在刘波身边,面带狠色。

    瀚大打架他们都参与了的,也知道这些日子来,体院内部的暗流涌动,不过,没人甘心自己就这么被踩下去。

    他们和刘波几次商量,也都认为有必要杀鸡儆猴,亮亮胳膊肌肉,让那帮虎视眈眈的家伙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刘波当时并没有发话,只打发一个小弟去查探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定有事发生。

    刘波心头想。

    结果不出刘波所料,很快,小弟就带了一份报纸回来。而看了这份天行战报上的文章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

    刘波当时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

    要知道,他带着人去瀚大帮孙季柯打架这件事,不是没有后果的。

    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恐怕早就被体院开除。只不过当时靠着孙家的力量压了下来,现在体院睁一眼闭一眼,没人提起罢了。

    可如今这件事被《天行战报》这样的大报给直接捅了出来,而且引发了如此大的舆论,这就不是混得过去的了。

    刘波可是看见,有好几位议员,都对此表示了关注。

    这帮议员,平常尸位素餐,干不了什么好事,甚至自己屁股都不干净。但有这种引发舆论的事情,他们的动作比狗都快。

    邀买人心,刷声望,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天赋技能。

    在这种情况下,就连信德集团和瀚河大学都焦头烂额,免不了要伤筋动骨,更别提他一个无足轻重的体院学生了。

    刘波丝毫都不会怀疑,一旦有事,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就是甩出去背锅的最佳人选。

    从看到报纸的那一刻起,刘波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训练结束,更是第一时间就叫上人出学院,准备去找孙季柯。

    这件事,孙季柯必须给他一个说法才行。

    不过,就在刘波等人洗澡换好衣服,走出学院不过一两百米,他们已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几次回头,他们都发现有人远远坠在后面。

    “情况有些不对,弄不好有人想堵我们,”刘波眼中泛着血丝,脸色狰狞,“带家伙没有?”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然是豁出去破罐子破摔了。如果谁以为可以趁机踩自己一脚,那自己就要他的命!

    几个小弟都点了点头,各自攥紧了藏在衣袖中的刀棍。

    所有人都明白,现在有不少人在动自己这股势力的脑筋。如果真的被堵了,那这一架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反正都在体院,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除非自己就认怂,甚至不读书了,否则今天被踩下去了,那未来在体院就再没有自己的翻身之日。自己平常得罪的人不少,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呢。

    如果被人踩上脸,那就只有下最大的狠心和狠手,打到没人敢再起同样的心思!

    没有退路!

    街道上,气氛已经变得有些诡异。

    看见刘波等七八个体院学生神情阴冷,每个人都把手藏在袖子或怀里,再看看后面不远不近吊着的一些青年,路上的商铺,不少都直接拉了卷闸。

    人行天桥上,更有一些看热闹的人伸长了脖子观望。

    天安市体院是出了名的烂。

    这里多少年来就没有培养出过什么体育人才了。学校上到校长下到导师教练,都是过一天算一天。除了上课训练之外,别的一概不管。而选择来这里就读的学生,全都是读不了书,只想混个文凭的不良少年。

    因此,体院打架,对附近的居民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若是一个星期看不见一帮人沿街追逐,大打出手的画面,那才是奇怪了。

    很快,当刘波等人走到街道中段的时候,一波波人出现了。

    有些是从旁边的小巷中转出来的,有些是从店铺里走出来的,还有些是从街对面围过来的。

    足足四五十个,手持棍棒,将他们前后左右都堵死了。

    刘波等人到了这时候,已然知道自己免不了一场恶战,当下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刀棍。

    “张小平,周胜,马天猛,”刘波目光从左扫到右,看着逼近的人群中领头的三人,瞳孔收缩,冷笑道,“什么时候,你们三个混到一块儿去了?”

    三个人当先走了出来。

    左边体形瘦削,目光阴冷的是张小平,中间方口阔脸的是周胜,而最右边体格足足比其他人高了一个头的是马天猛。

    这三人都是狠人,在体院中各有一帮势力,和刘波并称体院四大金刚。

    不过,平常他们虽然跟刘波不对付,但彼此之间同样矛盾重重。这两年不知道打了多少架了,甚至就在一个多月前,张小平和马天猛还狠狠干了一架,两帮人正彼此提防对方再下黑手呢。

    平常在体院里,这两帮人都是成群的结伴而行,就是怕被对方抓住落单的。哪怕是在教室走道错个身,那也是紧紧盯着对方,稍有不对就要打起来。

    原本刘波以为,如果有人想拿自己立威的话,会是他们中的一个。

    其他人最多只是看看热闹,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三个人竟然在一起。

    刘波一时心念电转,口中却强自镇定,讥讽道:“没想到对付我刘波,你们三大金刚也要摒弃前嫌,牵着手玩一出并肩作战的好戏了。怎么,不怕丢人?就算今天灭了我,你们也没什么光彩吧?”

    刘波的话,让对面的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的确,这三大势力之间矛盾重重,如果为了对付刘波而携起手来,就算赢了,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天安体院能扛旗的,这么多年一届届下来,全都是靠拳头,靠胆气打出的名头。

    若是靠着这种搞联合,以多欺少,就算赢了,也要丢了脸面。

    绝对是得不偿失。

    不过……张小平嗤的冷笑了一声,开口道:“刘波,你想得太多了。你现在不过是条丧家之犬罢了。人家一个人就能打得你们哭爹娇娘,真要是不怕脸红,自己把网上的视频找出来回顾一下。”

    四周众人都发出一阵笑声。

    刘波等人只觉得一股血直冲头顶,羞恼交加。

    “本来呢,我张小平是想等着你鼻子好了再动你,”张小平冷冷地道,“不为别的,就觉得你这种人,也配跟我们并列?谁他妈给你的脸?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着,他环顾身旁的其他人,冷笑道:“要动你们这几个,我们中间随便一个就够了。不过,今天我们不是主角。”

    刘波一愣,身边的小弟们也是面面相觑。

    他们原本都准备好一场火并了,手中的刀棍,都已经攥出了汗水。可没想到,张小平话头一转,居然说他们不是主角。

    他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疑问在他们脑海中打转的时候,只见张小平凑近了,一脸奚落地道:“你们以为欺负的那个瀚大研究生,只是个普通人,打了就打了,人家没法拿你们怎么样。不过显然你们搞错了……”

    说着,他摆了摆手,和周胜,马天猛等人一同侧身让开,同时,包围刘波的人群ye缓缓散开一面。

    “下次招惹别人的时候,先打听一下,不然会要命的。”

    张小平的声音,在刘波等人的耳边回荡着。

    可这一刻,刘波他们已然听不见了。

    他们只呆呆地看着人群散开之后,露出的街道。

    只见张小平等人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数十辆重型机车。他们就如同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直到此刻张小平等人让开,他们才以一种安静,凝固,却凶猛无比的姿态,撞进刘波等人的眼帘。

    他们静静地排列在那里,堵塞了整条街道!

    领头的是一个头顶纹着飞龙的彪形大汉,而在他的身旁,则是一个画着烟熏浓妆的少女。

    看见刘波的时候,光头大汉咧嘴笑了起来。

    笑容狰狞可怖。

    然后,他举起手向前一挥。下一秒,机车骤然爆发的轰鸣声,便如同惊雷一般响起,

    一辆辆机车,咆哮着飞射而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