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九十五章 计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风江和风竹二人先离开了,回家族去复命。

    等到房间安静下来,葛伯沏了一壶茶,夏北和季大师在椅子上重新安坐,夏北这才问道:“季师,您刚才的意思是……”

    季大师不答反问道:“风辰,你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有蹊跷吧?”

    以季大师的身份和高度,知晓的事情,自然远比其他人多的多。

    如果说之前许多事情他还没想到的话,那么,谈话到最后,仔细琢磨夏北的话,他已然品出一些味道来。

    再联系如今南神国的局势和一些传闻,他赫然惊觉,似乎眼前这个少年,比自己看得更远,想得更深。

    对于季大师,夏北没有丝毫的隐瞒和提防之意,当下点了点头。

    “仔细说说!”季大师认真地看着夏北的眼睛。

    夏北想了想,说道:“别的我就不说了,季师您应该能猜到。就单说一点……之前我对晴时雨犯下的过错,大部分是我自己的原因,不过小部分,却是受人误导。现在想来,应该是有人在幕后引导了这件事。”

    季大师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原来如此的表情。

    关于风辰和晴时雨之间的事情,众说纷纭。外面的传闻,大部分都集中在对风辰的指责上面。而话语描述,不是把风辰以前欺男霸女的事情翻出来,就是集中在一些想象中的香艳场面上。

    但事实究竟如何,过程细节,却并没有太多人知道。

    真正知道的,就只有风辰这个当事人。

    如果换做以前,这小子要敢在自己的面前说什么受人误导一类的话,季大师只会觉得厌恶,看他面目可憎。

    明明自己无耻下流,却把原因归咎他人,为自己辩解开脱。这种人不但人品低劣,甚至连基本的担当都没有,是最下三滥的人渣。

    不过现在,以季大师对夏北却是深信不疑。

    他虽然为人宽厚,但一生阅历何等广博,自有一番看人的本事。况且,到了天境阶段,天人合一,体察万物。

    一个人心思正邪,从气息,从眼睛,从日常行为就能看出来。

    如果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他都被一个少年给骗了,那他觉得,自己这双眼睛也不用留着了。

    因此,夏北说受人误导,那季大师就确信,必有此事!

    而这一点,也正好符合他心中的一些揣测。

    “你既然知道其中蹊跷,就应该明白,这件事并非只是晴家报复那么简单,”季大师道,“人家很可能是籍此机会,向你痛下杀手,从而挑起更大的事端,其中危险,恐怕远超想象十倍。你为何还要应允?”

    “我别无选择。”夏北脸上浮现一丝苦笑,“错误终究是我自己犯下的,身为风家子弟,如果我自己不承担这个责任,家族就会为此付出代价。况且,我躲得过一时,难道还躲得过一世?”

    季大师神情欣然,点头赞许。

    而一旁的葛伯,更是激动得血涌上脸,自豪不已,就连背脊都挺直了许多。

    只觉得自家二少爷,终究是醒悟了,不枉夫人疼爱宠溺这些年,就凭这番话,就给夫人长脸!

    “我知你如今已幡然悔悟,有这颗心,有这份担当,难能可贵,”季大师微笑着道,“不过,也不能逞一时血气之勇,将自己置之险境。”

    “是。”夏北恭敬地应道。

    季大师道:“我刚才之所以让风江他们带话回去,让将这场决斗推迟一月,是因为一月之后,便是青仙宗开山门招徒的日子。”

    葛伯不解地问道:“青仙宗收徒,和二少爷跟晴家的决斗有什么关系么?”

    而夏北着目光一闪,脑中浮现一个念头。

    果然,只听季大师笑着对葛伯道:“关系当然是有的。敢问葛先生对青仙宗有多少了解?”

    “青仙宗乃上游仙宗,门庭广大,源远流长,底蕴深不可测。”葛伯肃然道,“掌门莫三生乃当时强者,门中长老尊者,单道境便有十五人之多,其余天境地境弟子不知凡几。而这些弟子,又来自各大世家,代表着家族力量。更兼之此门与正气山,大河宗,玲珑谷等宗派互为盟友,同气连枝,势力之强,罕有匹敌。”

    季大师点头道:“便是如此。那么,我再请教一个问题,葛先生以为,一月追杀,风辰能挺得过去么?”

    葛伯看了夏北一眼,神情为难。

    答案是明摆着的。他之所以不开口,是不想伤了自家少爷的自尊。

    这些日子,少爷是如何刻苦修炼,他都看在眼里。如果这时候直言不讳,那也未免太打击人了。

    季大师倒也没让他为难下去,开口道:“对方派出的猎杀者,虽然只限制在人境中阶以下,但实力远超风辰,如果以风辰以前的本事,一个照面便要被击杀……”

    葛伯听着诧异,心道:“难道现在便不是么?”

    却听季大师继续道:“况且,抛开这些猎杀者不说,晴家必然还有高手坐镇,而来见证观战的某些家族,恐怕也是暗中有些准备。万一到时候风辰赢了决斗,难道就保证他们不会另下杀手么?”

    葛伯倏然一惊,只觉得浑身冷汗淋漓。

    从季大师的话中意思,他听出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场单纯的决斗。

    葛伯急道:“那可如何是好?”

    季大师笑了起来,安慰葛伯道:“葛先生也别着急。首先,这场决斗必然是在我南神国,风家虽然有顾忌,但若真是舍命一搏,对方也不见得讨得了好。只不过,如果那样的话,就失了风辰这场决斗的本意了。”

    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既然选择这种方式,那就要保证两点,第一,风辰要挺过一月,第二,不能给对方任何用盘外招的可乘之机。”

    说到这里,他微笑着看着葛伯道:“如果限时追杀开始几天,风辰却成了青仙宗的弟子,葛先生以为如何?”

    一听到季大师的话,夏北的眼睛顿时一亮,拍案叫绝。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季大师为人方正宽厚,却没想到,这耍起滑头来,简直就是只老狐狸。

    一月之后,青仙宗开山门。自己只要到了青仙宗招徒考校的地方,言明自己参与入门考核,便没人敢动自己。

    毕竟,自己那时候的身份,便是青仙宗的考生,单是这层关系,那些人胆敢当着青仙宗动手,便是犯了大忌了。

    而若是自己最终得以加入青仙宗,那更是没人敢动自己了。

    就算自己每天在宗门外晒太阳,冲他们吐口水,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而到时候,单凭自己加入青仙宗这一层,那些暗中觊觎的势力,恐怕就要仔细考虑一下对风家的立场了。

    季大师这一拖,一箭三雕,妙不可言!

    而一旁的葛伯则是一愣。

    风辰成了青仙宗弟子,结果如何,自然不言而喻。可是,二少爷为什么会成为青仙宗弟子……

    想着想着,葛伯忽然睁大了眼睛,惊喜交集地问道:“季师,您的意思是?”

    季大师微笑着点点头道:“葛先生恐怕还不知道,此次风辰随我们去青峰峡,得了一个机缘,如今已然步入人境!再磨砺一下,考入青仙宗,未尝没有可能。”

    “真……真的?”葛伯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一片空白。

    他结结巴巴,看着夏北的目光,满是激动和期盼。

    这个消息,委实太过惊人!

    夏北点点头,笑道:“是真的,葛伯。这全凭季师栽培。”

    “这,这……”葛伯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眶一热,恭恭敬敬地向季大师长揖到地,“季师大恩,老仆替我家夫人谢……”

    “葛先生言重了。”正在喝茶的季大师赶紧放下杯子,打断葛伯,无形气劲放处,将他托起来,口中道:“这都是风辰自己的机缘。说起来,倒是我反受了他的恩惠呢。若不是他,此番探寻,恐怕我们连秘境入口都找不到。”

    葛伯喜不自胜,一时间,把夏北看了又看,笑得竟有些傻气。

    他惦记着赶紧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夫人。想到夫人听了之后,会是何等喜悦欣慰,他就禁不住开心。

    而他再一想,想到二少爷真的进了青仙宗,家中族中的反应……

    不行不行……

    葛伯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三人又计议一会儿,这才散去。

    季大师去了客房,这些日子便留在城堡指导夏北,争取在一月内,尽快提升他的实力。

    葛伯则决定回家一趟,密见夫人。

    这个风声,是万万泄漏不得。除了夫人之外,他谁也不准备告诉。同时盘算着,回来的时候,还得带哪些丹药……

    而夏北则在回了自己房间之后,直接选择了返回现实世界。

    在传送舱中,飞快地挤了两管营养剂到口中,夏北缓了好一会儿,才推开舱门。

    让他意外的是,裴仙竟守在门口。

    “你这是?”夏北一愣。

    “我在等你,”裴仙道:“我知道你是怎么击败我们的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