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九十四章 青仙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夏北来到天行世界已经十几天时间了。

    就玩家和化身的意识融合来说,时间越长,就融合得越彻底。

    这种融合是必须的。

    毕竟,天源星族创造的这个世界,是一个与现实有着截然不同的传统,理念,规则和衍变轨迹的世界。

    现实中玩家们的观念思维以及理所当然的一切,在这个世界是不适用的。

    而相应的,天行世界里的一切,对现实世界来说也是无比离奇。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玩家在天行世界中依然保持现实世界的本我意识,或者在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依然沉溺于天行世界的规则,那会造成玩家意识的混乱,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迷失自我。

    而更重要的是,两种意识,会对不同的世界产生极大的干扰。

    这就背离了天源星族创造这个世界的初衷了。

    因此,在经过了初期的不适应之后,玩家的意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地和化身融合。

    这是玩家真正融入这个世界,成为一个天行人的必经之路。

    在进入天行世界的时候,玩家的现实意识,会被压缩到一个很小的范围。用天行研究专家的话来说,就是一点灵台清明。

    这一点清明,是玩家返回现实的锚。

    而除了这一点之外,玩家完全是以天行人的思维存在的。他们会忘记现实中的那些常识和规则,自然地接受并遵循这里的一切。

    同样,当玩家在返回现实之后,他们也会忘记天行世界里的这些规则。

    简而言之,这是同一个人,两个不同的人生。

    而夏北在这十几天的潜移默化中,已然完全认同了自己“风辰”的身份。甚至偶尔现实意识出现的时候,他还会有一种遥远的,仿佛另一世的陌生感。

    如若庄周梦蝶。

    而随着意识的进一步融合,夏北对风家也就了解得越彻底。

    虽然原来的风辰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纨绔。在母亲的溺爱下,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很多事情都不动脑子。

    但那些记忆,看到的,听到的,终究是真实存在的。

    而当此刻夏北用另一种角度来解读的时候,立刻就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尤其是结合脑海中的记忆碎片里的天源星族的真实历史来看,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意味深长。

    而这些,是连季大师,风江风竹乃至葛伯都不知道的。

    他们应该知道,在风商雪雄才大略的领导下,在风家积累了百年的力量推动下,风家现在正准备从中游向上游进军。

    但他们不知道,风商雪的雄心,远不止于此!

    他们应该知道,晴执苍对晴时雨的宠溺有多深,知道他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报仇出气,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有着怎样的决心。

    但他们不知道,北神皇晴执苍鹰视狼顾,雄霸一方,此番出手,理由岂会如此简单?

    他们应该知道,南神皇燕熙不愿为风家扛锅,摆明态度两不相帮,看似置身事外,坐看风云。

    但他们不知道,南皇的心机手段!

    而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闯下的这场弥天大祸,原本就是被有心人悄然推动着的!

    这一刻,夏北的脑海中,浮现了自己和晴时雨从见面到最后闹剧结束的整个过程,越想,心头就越冷。

    那根本就是一个局!

    也只有原来的自己这个性格狂妄,好色,却又不动脑子的家伙,才会这么不假思索地跳进去。

    而在这宛若乱麻般的乱局中,每一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风家的四长老和六长老,便是如此。

    这二位觊觎家族大权已经很久了,跟自己父亲打擂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因此,他们才会提出【限时追逃】这样的主意。

    所谓限时追逃,最初其实是来自于奴隶角斗场一种死亡游戏。

    在这个游戏中,奴隶主会和奴隶签下星神契约,然后让其先行奔逃一段时间,再派出猎杀者追猎。

    如果在一定的时限内,逃跑的奴隶躲过了追猎者的追杀,甚至反过来杀光了猎杀者,那么,他们不但能获得自由,还能获得足以让他们安身立命的奖金。

    这种角斗模式,一度成为了观众最喜欢的游戏。

    历史上,最顶级最精彩的一场角斗,足足吸引了上百万观众。

    他们通过魂师布置的法阵,以全知全能的视野观看比赛。

    当最终,唯一剩下的一个奴隶逃脱猎杀者的追捕时,掌声欢呼声几乎震碎了竞技场由道境强者布下的叠加空间。

    而后来,这种角斗游戏,就渐渐演变成了一种解决仇恨和纠纷的传统规则。

    当纠纷双方无法在别的方面达成一致条件,而事情又被逼着要解决的时候,这种规则就成为了一种选择可能。

    就如今风家和晴家的这场冲突来说,尤为适合。

    首先,错是风辰犯下的。自然就应该由他来承担责任。这一点,风家包庇不了,也无法辩驳。

    而风家不肯答应晴家交出风辰,囚禁三十年的条件,这不光是因为风辰的身份,也因为家族的尊严和威信。

    更何况,将自家嫡子交给别的家族捏在手里,完全就是受制于人。

    说是囚禁三十年,但那实则是将风辰的命交到对方手里。未来,对方不但可以用生病或意外等借口加害风辰,而且还可以用风辰的命要挟。

    那时候,风家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那才是真正的难题。

    而另一方,从晴家的角度来说,也不愿意以别的赔偿来取代对风辰的追究。

    这么一来,选项余地就很小了。

    要么风家和晴家全面开战,不惜一切代价,拼个你死我活。要么,就在有限的时间和条件内,给晴家报复的机会。

    这相当于一种另类的决斗。

    以夏北对风家目前情势的了解,他知道,一旦风家和晴家被迫开战,那对家族来说,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有人就等着呢。

    因此,限时追逃,就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也是家族破开这个困局的唯一方式。

    当然,毕竟是自己的儿子,风商雪不可能提出这样的提议。

    而了解风辰废物属性的家族其他人,也不会提出这样的提议,只有自己打着某种小算盘的四长老他们,才会提出来。

    至于自己的母亲……

    夏北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丝温暖的笑容。

    在任何人看来,风家的雨夫人都不可能同意这个条件,但没有人知道,自从这件事情出现之后,自己的这位千伶百俐七窍玲珑的母亲,就已然猜到了事情会衍变到如今的局面。

    她从一开始,就在为此做准备。

    不然的话,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砸下重宝,请来季大师教导自己,不惜自己闭关也要硬着心肠逼自己修炼?

    不然的话,自己的手里,怎么会有那张避祸面具?!

    这张避祸面具,才是她最终妥协的唯一理由。

    为了自己,母亲是机关算尽!

    若非如此,她和父亲之间,就不仅仅只是吵架了。别说外公,就算是风家雨家全加起来,也休想把她镇下来!

    为了保护自己,她会不惜一切代价。

    这些,风江风竹看不透,葛伯看不透,季大师更不可能知道。甚至就连以前的风辰也不可能知道。

    知道的就只有夏北。

    这正是他能猜出家族如今达成了怎样共识的原因。

    当然,对于夏北来说,真相如掌观纹一般一目了然,但对葛伯等人来说,则近乎于神奇了。

    尤其是风江和风竹,更是难以置信。

    原本对于自家的这位二少爷,两人和族中许多人一样,都打心眼里看不起。

    可如今,他们看向夏北的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敬畏。

    “好了,”夏北问道,“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那你们就把该说的都说出来吧。定下的规则是什么,我想,家里应该已经和晴家协商好了吧?”

    风江神情尴尬,低声道:“其实,这个建议原本是晴家先提出来的。四长老他们不过是……”

    见夏北神情冷漠,风江自觉收口,不再解释,只道:“二长老在神京和晴家的人据理力争,家主又请动了南云台老神仙出面,最终达成的条件是一月为期,晴家出手的人,不得是人境上阶及以上的高手。”

    “人境中阶?”葛伯怒道,“他们疯了么?”

    夏北摆手拦住葛伯,嘿了一声道:“倒是挺瞧得起我这个废物。你继续说。”

    风江点头道:“这一个月内,对方可以使用三次万里搜魂。而相遇之后,无论对方有多少人,出手的都只能是一个人。第二个人要出手,必须相隔三个小时。除非少爷你先向他们出手。”

    “嗯。”夏北点了点头。

    风江继续道:“对方一共有五个猎杀者名额。如果这五个猎杀者被……”

    原本风江想说,这五个猎杀者若是被反杀,则风家获胜。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想起自家这位二少爷本事低微,那种情形根本没可能发生。

    风江一时有些尴尬,转开话头道:“至于别的规则,倒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和其他限时追逃一样。”

    夏北沉默着,房间里一片寂静。

    一直没有说话的风竹忽然开口道:“临来的时候,家主说,如果二少爷不愿意的话,可以拒绝。”

    夏北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对于自己的这位“父亲”,他的心理很复杂。

    在这个世界上,甚至包括自己的母亲在内,没有人真正了解风商雪。反倒是自己,通过真实历史的片段,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思考片刻,夏北缓缓摇头道:“不,我同意。”

    “二少爷!”葛伯一下就急了。

    而还没等他说话,却见季大师一摆手,制止了他,然后对风江道:“时间定在什么时候?”

    “暂未定下。”风江恭敬地道。

    季大师点点头,说道:“回去告诉商雪师弟,时间拖到一月之后。”

    一月之后?

    葛伯等人不明所以,而夏北则以为季大师是想拖一段时间,以便让自己多修炼几天,提升实力。

    却不想,季大师转过头来,对他做了个口型。

    “青仙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