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九十二章 失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光形成的天道河幻象,荡漾着,渐渐消失。

    夏北缓缓落地。他惊喜交集的紧握双拳,感受着身体中涌动的源力,一时恍惚,如在梦中。

    锻体成舟阶段的武者,算不上争游者。

    无论是源力入皮,还是源力入髓,都不过是打下基础,为成为争游者做准备而已。

    在真正的争游者眼中,锻体阶段的武者就像是幼儿园的孩子一般,渺小,羸弱,无足轻重。

    在推开天道大门之前,他们不过是区区凡人而已。

    原本夏北距离锻体成舟,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获得了如此机缘——由两位上古先贤联手为自己灵兵炼体,不但为自己打造了一艘远超常人的天道之舟,而且还灌输功力,将自己直接送进了人境!

    系统面板上,没有身体强度的数据。

    不过,夏北能清晰地感知出,自己体内的气血,变得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浩荡;筋络、肌肉和骨骼,变得坚韧无匹,宛若精钢;而五脏六腑更是强如龙象,仅仅只是呼吸,便气贯长虹,隐有雷霆之音。

    而最重要的是,突破人境壁障之后,夏北发现,自己的这具身体,仿佛有一道枷锁被粉碎了。

    这道枷锁,原本不为人知。

    它静静地隐藏在身体深处,禁锢着身体的潜能。

    而随着枷锁的粉碎,身体中,被压抑的潜能就如同一只困顿了千万年的猛龙,正在缓缓苏醒。

    还未张牙舞爪,便能让人感受到那磅礴的力量。

    夏北毫不怀疑,未来随着源力的提升,这股力量将被彻底激发出来。自己的力量,速度,未来还会远超如今十倍,百倍。达到自己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高度。

    这便是人境。

    以人为铁,百炼成钢!

    人之境!

    感受了身体变化之后,大觉神功的法决在识海中浮现,夏北心头一动,识海神念腾空而起。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暗,大殿上空,已然出现了一幅璀璨星图。

    星图变幻,群星流走。

    如果说尚耶的大梦神诀给人的感觉是如同迷梦,浑浑噩噩,那么,这幅星图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极度地清醒。

    站在这星图下,每一个人都只觉得自己脑海中的念头,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自己以前想不明白,看不透彻的一切,都拨云见日。

    就像这幅星图,能帮人算清一切。

    可是,越是清楚,就越是恐惧。

    因为你会发现,这些星辰,这些轨迹,都是一道道凌厉无匹的枪意。

    这枪意能破开所有幻想,所有虚妄,也能破开你最快的念头,破开你心底最深的隐秘和算计,让你无所遁形。

    在这星图之下,你可以算清一切,唯独算不到自己的一丝生机!

    这一刻,季大师和古正相顾骇然,而尚耶却是神情古怪,身体红光闪动,大梦剑的剑气不受控制,蠢蠢欲动。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一方面,尚耶感觉如同见到了天敌,忍不住便想催动长剑,破开这幅星图。

    而另一方面,她又感受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吸引。似乎这星图和自己的大梦神诀有着某种神秘地契合。

    终于,夏北散去了星图。

    空中,大觉国师和大梦元帅的灵体已经淡如薄雾,仿佛轻轻吹口气就会散去。

    夏北抬起头,静静看着他们。

    虽然被包裹在青色光芒中的时候,他的身体无法动弹,可是,他的意识却是清醒的,他的眼睛能看,耳朵能听。他知道自己得到的这份礼物有多么珍贵,更知道这对自己未来的争游之路意味着什么。

    他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大觉国师和大梦元帅也静静地看着夏北。

    国师的灵体依然是青衫书生模样,而大梦元帅虽身着戎装,却不掩绰约风姿,她立于国师身旁,小鸟依人,眉眼带笑。

    他们微笑着看着夏北,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或一幅亲手完成的杰作。

    大觉国师轻轻一挥手,祭坛上的箱子展开,变成一张棋盘,连同其内的一盒棋子,化作一道白光,融入夏北眉心。

    天衍棋!

    天衍棋乃是天衍门至宝,虽然已经棋灵入魂,但以夏北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完全驾驭。

    只有等到他的力量,能达到棋镇天元,放上第四十九颗棋子的那一天,天衍棋才会真正与他融合。

    夏北从芥子袋中,拿出一套备用的长衣穿上,整理好衣冠,然后跪倒在祭坛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

    大觉国师和大梦元帅坦然受了他这一礼。

    这是拜师礼,也是谢师礼。

    虽然隔着漫漫历史长河,隔着千万年的时光,隔着生死。但传承,却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两位上古强者为夏北所做的一切,受这一礼天经地义。

    礼毕。大觉国师和大梦元帅牵着手的身影,在虚空中渐渐消散,宛若风中的一缕尘烟,无声无息地融入虚空。

    他们离开了。

    在结束了他们悲剧的一生,并等待万年之后,他们终于解脱了。

    季大师和古正远远看着,都是唏嘘不已。而没人注意到的是,尚耶的耳根却微微有些发红。

    ……

    ……

    百临城,雨幕家族城堡。

    一阵急促地马蹄声自山路响起,惊起林中飞鸟。

    片刻之后,一队风尘仆仆的骑士,便转过山角,出现在百临城居民的眼前。

    “是雨幕家族的骑士。”

    “咦,中间那两人不是,好像是樊阳城风家的人。”

    街道路口,铁匠铺的铁匠手里拎着铁钳,好奇地加入了指指点点的人群,旁边的裁缝店,山货店,木器店的裁缝木匠掌柜伙计,也都纷纷走了出来。

    山中无日月。

    日子过得古井无波,平淡而乏味。

    因此,城北小山上那座高高的城堡,就是大家平常议论的话题中心,若是偶尔有人来,那更是让人兴奋。

    目送着骑士飞驰而过,上了通往城堡的坡道,大家越发兴奋起来。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是啊,看起来像是长途跋涉马不停蹄赶来的。很着急的样子。”

    “风家的那个混世魔王,这些天不就住在城堡里吗?恐怕是跟他有什么关系。不然,雨家除了看守城堡的那些人,三年五载也少有人来。”

    “听说那个混世魔王是在外面惹了祸,来这里避祸的。”

    “嚯,以风家雨家的权势,都需要避祸,那他惹得人恐怕来头更大。”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忽然,有人担心地道:“这混世魔王,不会把祸事带到咱们百临城来吧?”

    一听到这话,大家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好了好了,别乱嚼舌头了。散了。”随着一个枯瘦的黑衫老者一声冷哼,众人都讪讪对视一眼,各自散去。

    铁匠转回店铺中,从炉子上钳起烧红的铁块,乒乒乓乓地敲打起来。裁缝,木匠等人,也各自也回了店铺,忙活着自己的活计。

    黑衫老者背负着手,缓缓走进了街边一栋大宅中,仆从“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

    只剩下街边,几个外地进山货的商人,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

    ……

    城堡大门开启,骑士陆续驰入,在主楼大门前甩镫下马。

    “风江,风竹?”匆匆从楼上下来的葛伯凝神一看,不禁惊讶地道:“你们怎么来了?”

    骑士小队中,走出两个风家的人来。

    风江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壮硕汉子,凤竹年龄更大一些,体形瘦削,神情冷漠。

    见到葛伯,两人神情严肃。

    风江一伸手道:“葛伯借步说话。”

    说话间,十名陪伴而来的雨家骑士都自动散开到四周,神情警惕,隔离出一个空间出来,就连葛伯身旁的仆从,也被他们阻挡在外。

    葛伯心下咯噔一声,皱着眉头跟着风江走到旁边僻静处,低声问道:“出事了?”

    风江点头道:“和北神国晴家的谈判崩了!”

    葛伯脸色顿时一变。

    自从一个多月前,风辰调戏北神国公主晴时雨的事情发生之后,这些日子来,事情已然在南北两大神国的上层持续发酵,家族也一直都在为善后奔波。

    不过,这一次风辰闯的祸太大了。

    北神皇晴执苍极度震怒,获知讯息的当日,就派遣使节求见南神皇。

    当所有人都以为,北神国使节会向南神皇提出严惩风家的要求时,却不料,那使节什么都没说,反倒表示,晴执苍同意了一项以前提出的合作。

    这个合作是南神皇族燕家提出的,因为某种原因,晴家一直都不同意。

    而如今,晴执苍答应了,要求只是南神国皇族以及南神皇能控制的家族,不要介入北神皇族和风家之间的事情。

    这是晴空家族和狂风家的私仇。

    他不想演变为北神国和南神国的一场混战。

    不得不说,晴执苍这一招棋下得又准又狠。尽管南神皇燕熙并未公开同意,而是表态希望晴空家族和狂风家族能够和平妥善地解决纠纷,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番表态背后隐藏的潜台词是什么。

    南皇不管!

    如果是在中古时代,没有哪一个皇族会这样做。

    那时候,皇权还高高在上,神国就是神皇的私产,所有家族,所有宗门,都是神皇的臣民。

    要维护神皇的权威,这种事情就不会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可如今,宗门地位超然,皇族也不过是一个强大一点的世家而已。所谓皇权,虽然还有着一定的威力,但早已经不再生死予夺。在某种层面来说,如今皇族只是宗门和世家推出来的代表。

    因此,燕家没义务为风家来挡这个灾。

    况且这件事原本也是风家的错。

    别说晴时雨是北神皇的掌上明珠,北神国无数俊彦爱慕的女神,就是随便换一个家族,自家女儿被这样侮辱,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于是,风家就只能直面晴家。

    晴家提出的要求很简单——交出风辰,囚禁三十年。

    这样的条件,风家自然不会答应。

    不过身为家主的风商雪自知理亏,把身段放得很低,不但请动了诸多交好的豪门世家以及跟北神国有关系的宗门代为说和,而且还不顾族中长老的反对,拿出了几样风家重宝作为赔偿。

    然而,晴家的态度极其强硬,其他的统统不要,就要风家交出风辰。

    就这么来回拉锯谈了好几次,终于谈崩了。

    事实上,风家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可晴家那边已经不见面了。而且风商雪透过帝国监察殿了解到,有不明数量的北神国高手潜入了南神国。

    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是自发赶来,要为晴时雨报仇的北神国年轻一代的天才人物。

    这些人宣称,如果风家不交出风辰,他们就自己来拿风辰的命。

    如果风家要包庇风辰,将他隐藏起来,那么,找不到风辰,他们就会在各方面阻截风家,甚至直接向风家子弟下手。

    直到风辰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为止!

    而就在前几天,风家在一些相对边远,或者和北神国有关的宗门求学的子弟,遭到了门内其他人的殴打。

    更有传言称,南神国内的一些和风家有利益冲突的世家,也被晴空家族收买了。

    这次要对风家群起而攻之!

    事情至此,已然是彻底失控!

    “家主的意思是什么?”葛伯咬着牙,一脸铁青地问道。

    “家主的压力很大,族中不少人,都认为这是二少爷惹的祸,应该让他自己扛下来,不能连累家族。”

    风江和风竹都是风商雪的心腹,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风江道:“葛大叔,您是知道家族目前的情况的。那件事,正在节骨眼上,一旦因此被拖累,恐怕家族百年心血,都会葬送。”

    “我管什么心血不心血,”葛伯的脸色越发难看:“夫人呢?她怎么说?!”

    既然雨幕家族派了这队骑士护送风江风竹一同赶来,雨夫人自然不会不知道。

    “夫人闻讯出关了,当天晚上和家主大吵一架,”风江沉重地道,“不过,雨老爷子赶来了,镇住了夫人。”

    “哦?”葛伯一瞪眼,怒道,“这么说来,家主这是准备放弃二少爷了?”

    风江和风竹都是一阵沉默。

    便在这时,城堡大门外一阵骚动。

    “二少爷回来了!”

    。

    。

    。

    。原本昨天回成都的,结果飞机机械故障,辗转到今天,这章大部分是在路上写的,4千字,算是补偿一点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