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八十九章 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大殿空旷寂静。

    随着时间的流逝,季大师和古正的神情越来越严肃,心情也越来越沉重。

    几分钟前,尚耶已经通过了第二关,去到了第三个平台,身影没入光门之中。可风辰却还没有从第一关中出来。

    “小耶都过了第二关了,”古正看着季大师,声音有些干涩,“师尊,风晨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应该不会,”季大师摇头道,“从我的感知来看,这里的境灵没有敌意。如果风辰遭遇什么危险的话,它会在第一时间把他送出来。”

    “那为什么……”古正不解道。

    季大师苦笑道:“或许是这小子心思太杂,心魔这一关,对他来说,远比其他人更困难。我想,他是自己把自己困在里面了。”

    古正叹了口气,点点头。他也觉得这是最大的可能了。

    他转开话头,问道:“师尊,天衍棋很厉害么?”

    季大师点了点头,说道:“天衍棋乃是天衍门的秘宝。据传,这天衍门乃是天衍老人所创,隐于深山之中,极为神秘。不但没人去过,甚至连他们的弟子也很少在尘世中走动,以至于在上古时代,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天衍门的存在。”

    “而世人第一次知道天衍门,是在第三次邪妖入侵的战役中。当时几大顶级宗门死伤惨重,节节败退,眼看宗门圣地都要被攻破。关键时刻,天衍门弟子下山参战。他们不但功法高深,战力超凡,且精通一种神秘的战力提升之术。”

    “这种秘术类似于阵法合击,又并不完全一样。总之,原本各大门派子弟在拼杀中处于劣势,只要有天衍门弟子加入,凭借他们的这种神秘术法,大家的战力就能凭空提升数层之多,配合也愈发默契自然,以至反败为胜。”

    “后来战胜邪妖之后,各大宗门祖师纷纷前往天衍门拜会天衍老人。这时候才得知,原来这战力提升之术,就是天衍门的天衍诀。此功推演天数,因势利导,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和身边同伴的战技功法的威力。”

    “不过,这些参战的弟子的,只是天衍门中的二三代弟子,展示出来的天衍决不过只是皮毛而已。好奇之下,各大宗门祖师纷纷向天衍老人讨教。”

    “那一战,被誉为上古时代最璀璨的一战。据传,当时天衍老人初时一对一,尽败各门祖师。后来更是以一敌九,虽不能胜,却自保无虞。”

    听到这里,古正不禁嘴巴微张,神往不已。

    上古时代天才辈出,各门祖师更是那个年代的最强者。可天衍老人竟然以一敌九,还能打个平手,其实力之强横可想而知。

    季大师道:“据说,当时天衍老人使用的武器,就是这天衍棋。此棋和天衍诀相辅相成,可完全发挥出天衍诀的威力。甚至有传说称,当年天衍老人正是得了这件秘宝,才创出了天衍诀。”

    他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天衍门择徒要求极严,能修炼天衍诀的人就极为难得,能继承并催动天衍棋的人就更少了。天衍老人之后,天衍门人才渐渐凋零,其后数十代,都只一脉单传,终于到了大觉大梦这一代,有了两位天赋超凡的弟子。却没想到,偏偏这两个弟子情仇交缠,最终竟是……”

    说道这里,师徒俩人都是一时沉默,唏嘘不已。

    就在这时候,古正偶然间一抬头,却是猛然一怔,惊道:“师尊,你看……”

    季大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瞳孔骤然一缩。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左边前方的第二关和第三关的平台光门,都亮了起来。和右边尚耶闯的三关光门,交辉相映。

    可尚耶闯关,他们是亲眼所见,而风辰自进入第一关光门以来,却根本没出来过。

    难道……

    季大师和古正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尽的震惊。

    ……

    ……

    柴扉小院里,大觉国师放下了最后一颗棋子。

    他注视着夏北,做了个请的手势,微微一笑:“请破!”

    清风吹拂,小院繁花纷落。

    夏北愁眉苦脸地看着眼前的棋盘,只觉得头大如斗。

    他会下棋,但也仅止于会而已。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造诣。就棋力来说,不过业余初段的水平。

    而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偏偏这第三关的考验,竟然是破解这样一个珍珑棋局。

    夏北一脸严肃地看了看棋盘,点点头道:“原来这就是第三关的考验。我还是就过两关就好了。第三关就算了吧。”

    说着,他正欲起身,却见大觉国师笑眯眯地道:“晚了。我既然已经摆出了棋局,第三关就已经开始了。”

    夏北怒道:“我刚才只是问问第三关考验是什么,可没说要闯关。”

    “我不讲理。”大觉国师淡淡地道。

    夏北一肚子说辞,全被大觉国师这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噎得直翻白眼。

    无奈之下,夏北只得沉下心来,仔细观察棋局。同时脑海中飞速地搜索着记忆碎片,试图寻找破解之法。

    原本夏北对此并没报什么希望。

    毕竟这场考验,是发生在银河凡界的天道大陆。而天道大陆自行衍变,不同于天源星族的真实历史。在真实历史中,自己这个人固然从未出现过,大觉国师的传承遗迹,也从未有过这场考核。

    况且,记忆碎片虽然包罗万象,但大多都是关键的历史片段和历史人物,不可能细致到每一个人的生平,更不可能细致到一个棋局。

    可没想到,在记忆碎片中,他竟然找到了这个珍珑棋局的破解之法。

    原来,在天源星族真实的历史上,这个棋局非常有名,乃是一位皇帝所创,公布之后难倒了不少国手。后来却有一名小官员将此局破解,凭此连升三级,最终更成为一代名臣,成就了一段佳话。

    再后来,此局被棋道高手们反复琢磨吃透,相继开发出好几种破解方式,已经不是什么解不开的千古难题了。

    不过,夏北仔细观察,发现这些解法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第一步必须先在左下挡一手。

    这个珍珑棋局是以白破黑,想明白解决思路,夏北下意识地就从棋盒中拿起一颗白棋,落在了棋盘左下角那关键位置上。

    夏北没注意的是,在他拿起棋子的时候,对面的大觉国师眼睛微微一眯,瞳孔收缩,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而当他这一子落下的时候,大觉国师更是震惊到了极点。

    “你见过这个棋局?”大觉国师问道。

    “略有了解。”夏北笑眯眯地道。

    大觉国师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靠着会神境投机取巧才来到自己面前的小子,若有所思,点点头道:“那好,继续。”

    说着,大觉国师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而夏北再一看棋盘,顿时就懵了。

    只见棋盘上的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的变成了黑的,而黑棋则成了白棋。

    自己刚才的一子白棋原本挡住黑棋,可如今棋色一变,却是替对手做了嫁衣。而更让人愤懑的是,执黑的大觉国师这一步黑棋落下,等于连走了两步。

    这特么还怎么玩?

    “你……”夏北气急了,怒道,“这不公平!”

    “我定下的考验,自然规则由我来定。”大觉国师冷冷一笑道,“你自己不问清楚,怪得谁来?”

    夏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颠倒黑白,这就是你的规矩?”他问道。

    大觉国师悠然地喝了一口茶,点点头。

    见对方难以理喻,夏北倒是熄了怒火,他认真地看了大觉国师一眼,冷笑道:“既然不愿意让我过关,明说就是了,何必使用这种手段。”

    “使用什么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输赢,”大觉国师瞟了夏北一眼道,“不过,如果你现在认输的话,我可以算你过了前两关。”

    夏北静静地看着他,默不作声地端起茶壶,一杯又一杯,将茶壶里的茶水喝得点滴不剩。

    然后,他放下了茶壶,猛地一掀桌子。

    一时间只见棋盘翻滚,茶壶、茶杯、棋子四散抛飞。

    哐啷一声,茶几翻到在地。

    夏北起身,扭头就往小院外走去:“你的东西还是留给别人吧。承蒙招待,茶不错。再见。”

    身后,传来了大觉国师阴冷的声音:“你敢掀我的桌子?”

    “你刚才说‘请破’,没错吧?”夏北回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散落的棋盘棋子道,“我这不是破了?”

    大觉国师眉头一皱。

    夏北脸上的笑容愈发可恶:“这就是我的破法。你又没说清楚,怪得谁来?”

    大觉国师沉默着,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就像想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口中喃喃道:“破了……破了!”

    他忽然哈哈大笑。

    夏北吓了一跳,只听山谷中,满是大觉国师的笑声回音,震得茅屋柴扉,都瑟瑟作响,四周落叶纷飞。

    “破了……破了……”大觉国师大笑道,“原来这么就破了!我当初若掀了桌子,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见此人状若疯癫,夏北蹑手蹑脚地往小院外溜。

    可刚走了两步,他就发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禁锢住了,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觉国师的笑声才渐渐消失。

    夏北头不能动,只听到身后一片死寂,心头一时发凉,不知道那中年书生是不是已经疯了。

    若是这疯子忽然向自己出手……

    想到这里,夏北只觉得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夏北身体上的这种细微反应,自然瞒不过大觉国师。此刻,他正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摆着溜走姿势的少年。

    其实,夏北不知道的是,大觉国师留下来的考验,原本并没有这一关。

    登山大考验,就是三关合一。

    只要登上山顶,便算通过考验了。

    只不过,在看见这小子投机取巧之后,大觉国师一时动念,设下了这个棋局。

    这个棋局并非他所创,这手颠倒黑白,也不是他的原意。却是当初他的师父为他留下的一道难题。

    而终其一生,大觉国师也没能解开这道难题。

    直到此刻夏北掀了桌子。

    对夏北来说,这或许只是一个愤懑之下的恶作剧,可对大觉国师来说,却如同醍醐灌顶。

    他尤记得,当年师父仙逝之前,看着在黑白颠倒之后还冥思苦想,还在棋局中打转的自己,所发出的那一声叹息。

    而这一声叹息,终究成了他这一生悲剧的注脚。

    恐怕那时候,师父就早看到了他和大梦的这场宿命结局。

    可如今,相同的棋局,放在这小子面前却……什么恩怨情仇,什么宿命,那些捆缚着自己,让自己永远困在一个圈子里打转,永远挣扎不脱无法自拔的东西,对这小子来说,根本就是狗屁吧?

    这一刻,大觉国师的眼中,有解脱,也有欣慰。

    他手指一弹,悬浮于空中的神印里又多出了几个符号,同时,地上散落的棋盘和棋子,也化作一道光,没入神印之中。

    大觉国师一挥手,将神印轰入夏北的眉心识海。

    他的身躯,在神印爆发的光芒中渐渐变淡,消失。等到夏北回过头来的时候,只看到他隐约的一个微笑。

    “去祭坛吧,哪里有我和大梦留给你的礼物。”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