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八十七章 登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北跨入光门,出现在一座山的山脚下。

    山很高,也很陡峭,崖壁如削,峰顶隐入云中。草木茂盛,鸟语花香。一道笔直的白玉台阶直通白云深处。

    清风吹拂,流云奔走,林涛声声。

    夏北知道这座大山应该就是大觉国师设置的第一关考验了,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登上去。

    夏北深吸一口气,迈步走上了台阶。

    果然,一上台阶,夏北就只觉得身体微微一沉,再上一阶,身体又是一沉。就如同身上多了一个无形的担子,越往上走,担子就越重。

    走了三十多阶,夏北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身上就如同背负了一座大山一般,已然到了负重的极限,哪怕再加一根稻草也要被压趴下。

    而抬头望去,山入云霄,阶梯何止千计。

    “我就到这里止步了?”

    夏北呆呆地看着陡峭的阶梯,有些发懵。

    他知道传承考验通常都非常艰难,可没想到,这第一关才起步,自己竟然就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数以千计的阶梯,自己才走了三十阶而已!

    静立片刻,夏北仔细思考了一下,心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合逻辑。

    自己才走了三十阶,身上的重压就如此可怕,那走到顶峰,数以千计的阶梯累积下来,会是何等恐怖的重量?

    别说自己,就算是季大师这样的天境强者来了,只怕也背负不了吧?

    况且,传承秘境的考验,通常都是根据闯关者自身实力变化的,自己走三十阶被逼到极限,天境强者走三十阶也同样会被逼到极限。

    想到这里,夏北一咬牙,抬起腿又上了一阶。

    “我不信!”

    “有本事压死我!”

    然而,这一阶上来,夏北却没发现身上的负重继续增加。

    似乎是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那无形的压力到了这里,便不再增长。

    又上了几阶,果然如此。

    夏北暗自庆幸,对这考验有了一点认识刚才这一步,考的不仅是负重,更是智慧和胆量。

    如果自己想不透,或者心生胆怯,自然就被淘汰了。

    夏北慢慢地在山路上攀爬着。

    虽然压力不再增加,但如此负重,却让他的体力飞速消耗,以至于每走几步,他就必须停下来歇一歇,运转生源锻体决,恢复体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夏北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负重和攀登节奏的时候,忽然,在某一格台阶,他发现眼前的景色变了。

    原本是清风拂面,鸟语花香,台阶也齐整干爽。

    而随着一步踏上,疾风骤雨扑面而来。脚下的台阶,也变得泥泞湿滑,崎岖难行。

    夏北回头看去,只见身后依然是一个阳光明媚,安静清爽的世界。一格台阶,就宛若一道无形的屏障,将自己和那个世界区隔开来。

    粗略估计,自己走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路程。

    而这还只是按照云层下方的山路阶梯长度来计算的,不知道云层之上还有多长。

    风助雨势。

    一颗颗雨点如同豆子般打在脸上身上,打得生疼。

    夏北咬着牙,一步步往上走。

    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这一关考验的第二阶段。

    重压也好,风雨也罢,不过只是争游苦旅的缩影而已。如果连这些考验都通不过,还谈什么天道争游?

    一步,两步……

    夏北在风雨中艰难跋涉着,雨越下越大,风越来越疾,也越来越冷。原本他走十几阶一歇,而如今,走上五六阶就要一歇。

    又走了约莫五分之一的路程,夏北发现,风雨变了。

    风不但冷,而且锋利,瓢泼大雨更是宛若钢针。

    夏北的衣服和皮肤,被一道道风刃切割开细细地小口,鲜血淋漓,疼痛难忍。

    而更难忍受的是雨水。

    那雨,就如同钢针一般扎入身体。痛的不是皮肤肌肉,而是骨头!

    重压,疲倦,疼痛……各种滋味交织着,使得他每一步都无比艰难,每上一阶,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继续往上走了不到百阶,夏北觉得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这一百阶,仿佛走了一辈子那么久。

    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北赫然发现,在山路的一侧出现了一道光门。透过光门,他甚至能看到正在等候的季大师和古正。

    似乎只要自己一步跨过去,就能脱离这个残酷的世界。

    夏北不由地停下了脚步。

    他似乎能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诱惑着自己。

    “出去吧。”那声音说:“只要走出去,一切痛苦就结束了。第一关到这里就算过关了,不用这么拼命。前面的路还很远,还更苦,更危险……”

    夏北静静地站着。

    而在天空中,一个身影隐于云层,注视着山路上的这个少年。

    少年站在那里,仿佛动摇了,又仿佛睡着了。

    ……

    ……

    光门亮光一闪,尚耶的身影,出现在季大师和古正的面前。

    少女秀眉紧蹙,显得有些疲倦。她一出现就盘膝而坐,运转功法,恢复源力。

    季大师和古正见状,赶紧上前。

    季大师伸手将一颗补气丹药塞进尚耶口中,隔空送出一道源力,助她运功。

    片刻之后,尚耶才轻吐一口气,睁开眼睛。

    “怎么样?”季大师问道,“考验是什么?”

    天道大陆的秘境有很多种。

    有些是绝世强者的洞府,有些是天然生成的福地,有些是强大妖兽的巢穴,有些是某个上古门派的祖地或藏宝阁。

    甚至有些秘境,还是随天道河自九天而来,神秘莫测。

    不同的秘境,自然危险也不一样。

    而传承秘境是所有秘境当中,相对比较安全的。只要不是以蛮力破开,强取传承,通常也就是过不了考验而已,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但以季大师和古正的见多识广,自然明白,有时候传承秘境的考验,远比其他秘境的陷阱法阵更难过。

    之前看了碑文,他们知道这个秘境一共有三关,但每一关具体是什么考验,难易程度如何,那就只有接受考验的人才知道了。

    “是心魔之战。”尚耶开口道。

    “哦?”季大师和古正对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

    古正问道:“你过了几层?”

    尚耶微微一笑:“七层,全过了。”

    “不错。”季大师点头赞道,“可曾得到什么?”

    “过了第七层后,出现了一道神光,大梦前辈在光里出现,用神印术烙印了一套功法,”尚耶扭头看了看殿堂尽头的女子雕塑,又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名叫大梦神诀,玄奥难懂。”

    “嗯,”季大师微微一笑道,“功法是死物,如何运用变化,才是奥妙。去吧,过了第二关,你应该能得到大梦元帅前辈的毕生体悟。”

    “是。”尚耶应道。

    早在尚耶突破第一关的时候,平台的前方,就浮现了另一个悬浮石台。

    而在更前方的另一个平台上,则亮起了一道光门。

    那就是第二关的入口。

    因为有力量禁制,因此,季大师和古正都只能在原地等候。

    除非他们准备以蛮力直接打碎禁制,强取传承,否则,就必须遵守秘境的规矩。

    目送尚耶乘悬浮石台抵达第二平台,身影消失在光门中。古正回头道:“师尊,没想到,这第一关竟然就是心魔之战。看来,这个秘境的传承考验并不简单啊。”

    季大师点点头,目光落在夏北之前进入的光门,说道:“小耶心思纯净,心魔这类考验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困难,通关是在情理之中。我现在只担心风辰……”

    听季大师这么一说,古正也有些担心。

    直到现在,风辰进入的光门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怎么样了。

    而以这小子以前的那些传闻来看,这心魔之战,只怕不太好过。

    良久,古正安慰道:“师尊也不用担心。这些日子,我观察风辰,觉得传言未必尽实。就算有些波折,他也应该能闯过去。”

    说着,他又一笑道:“况且,心魔之战在传承秘境的考验中,算是比较容易的了。若是遇见诸如登山一类的考验,那才惨了呢。”

    闻言,季大师不禁笑了起来,摇头道:“大觉国师和大梦元帅,是上古强者。当初天境未开,他们的境界也不过是地境巅峰而已。怎么可能出现登山这样的大考验?”

    传承秘境的考验,千奇百怪,乃是按照秘境主人的不同心愿,不同个性性格,以及一些其他的因素所决定的。

    种类不同,难易程度也就不同。

    不过,对继承者来说,通过考验的难度有高低。同样,对秘境主人来说,设置考验的难度也有高低。

    像心魔之战这样的考验,总归不过是一座魔塔,以及不同种类和实力的心魔罢了,秘境主人设置起来相对容易,耗费的力量也较少。

    像季大师这种达到天人合一的天境强者,建一座七层心魔塔不在话下。

    就算是古正,多了不敢说,三五层也是能建起来的。

    可若是用登上一座山峰作为考验,难度跟一座心魔塔就是天壤之别了。

    在秘境的次空间内凭空创造一座大山,并且还要设置种种秘法禁制,非功力通玄的大能者而不可为。

    上古时代虽然天才辈出,群星闪耀,智慧光芒奠定天道大陆万舸争流直指源头的基础,但彼时人们才初窥天道,就境界来说,还远不如当下。

    因此,这个的秘境,怎么可能出现类似于登山这样的大考验呢?

    类似的考验,通常都只会出现在中游,乃至上游的秘境中,而且这类大考验,通常还是许多关合成一关,艰难无比。

    而这些秘境,无论是秘境主人的境界还是传承的珍贵程度,都不是这个秘境可比的。

    “再等等吧。”季大师盘腿在虚空中坐了下来,“如果过不去,那就是他没这个机缘。”

    古正点点头,陪他静静地等待着。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