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八十四章 隐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北只吓得魂飞魄散。

    他yi个翻身避过,爬起来拔腿就跑。

    可是他哪里跑得过尚耶。还没跑出两步,只见尚耶身影yi闪,就已然到了他的面前。

    掉头再跑。

    又yi闪,又到了他面前。

    雪亮的灵剑不刺咽喉不刺胸口,就只yi股脑罩向他的下身。少女咬着嘴唇,满面羞恼,似乎是铁了心要帮他去了惹事的祸害。

    左冲右突,来回几次,眼见尚耶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等等!”夏北yi手捂住要害,身子半侧,叫道,“我自己割。”

    原本尚耶正处于羞愤状态,根本听不进夏北半句解释。可陡然听到这句话,倒是愣了yi下,手上长剑也停了下来。

    这种事情,兽医或许娴熟,杀猪匠偶尔也能客串yi下,而她却只是yi个未经人事的懵懂少女。

    愤恨时或许还没怎么考虑,但听到对方可以“自己割”,心头不免意识到,那实在不是自己能干的活儿。

    这家伙能自己来,倒是简单省心多了。

    气氛yi时凝固。

    两人大眼瞪小眼。

    眼神几个来回,眼见尚耶yi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渐渐又是怒气蕴积,雷鸣闪电,夏北赶紧反手从芥子袋里拿出了yi把小刀。

    他愁眉苦脸地低下头,比比划划,然后看着尚耶,面带悲愤道:“你要看着吗?”

    尚耶又羞又恼,面红过耳。她侧转半身,咬牙道:“你别想动什么逃跑的念头。我要追上你不费吹灰之力!”

    “我知道,你是人境强者嘛,我yi个锻体期的小菜鸟哪里跑得过你?”夏北幽怨地道。

    尚耶冷哼yi声:“你知道就好。”

    夏北唉声叹气,开口道:“我知道我的名声不太好,不过,你真的认为,我这么跑来跑去,甚至不惜跳崖,就为了占你便宜?”

    尚耶咬着嘴唇不说话。这混蛋是明知故问。

    刚刚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这家伙却装模作样地追什么东西,然后借机想办法占自己的便宜

    yi想到那yi路翻滚,尚耶就面红耳赤。

    少女身躯凹凸有致,却是yi路翻滚中,紧紧贴在夏北身上,羞人的地方摩擦碰撞,什么便宜都被他占去了。

    如果换做别人,她还不会这么想。

    可这风辰的名声实在太恶劣了。欺男霸女,眠花宿柳洛原州的世家子弟,都知道风家的这个混世色魔。

    她想不这么想都难。

    “我承认,我以前是有些混蛋。”yi看尚耶沉默,夏北就知道自己猜中了,yi时又冤枉又无奈,还得背起这个名声。

    这句“我承认,以前如何如何”的话,来天行世界几天,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现在倒只觉得顺口得很。

    当下他叹口气解释道:“不过我就算再混账,也不至于为了占你的便宜自己往崖下跳吧?”

    尚耶冷哼yi声,扭头看着不远处的山崖道:“谁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这断崖也摔不死你。”

    “摔不死,也够摔个伤筋动骨了吧?”夏北哭笑不得,“那种情况下,我还能有什么兴致?”

    尚耶怔了yi下。

    夏北yi见,趁热打铁道:“你听说过隐灵么?”

    见尚耶转过头来,冷冷yi眼扫向自己,夏北赶紧解释道:“不是引灵,是隐灵。隐藏的隐”

    尚耶目光闪动,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

    “就是这家伙”夏北伸出手,“虽然你看不到它,但你想想,之前你和季师来了这里好几次,又拿着引灵盘,催动了引灵,为什么找不到秘境入口?”

    听到这里,尚耶秀美微蹙,心头的怀疑yi下就松动了。

    yi来,正如这风辰所说,跳崖占便宜这种行为并不是太合常理。二来,自己和季师前几次来的遭遇的确奇怪。

    而她出生于大世家,学识见闻还是有的,yi听到隐灵这个名字,便知道风辰不是在随口胡诌。

    所谓隐灵,也是秘境镜灵的分身。

    其和引灵yi同诞生,就如同孪生兄弟yi般。

    当引灵离开的时候,隐灵会游走于秘境附近,保护秘境入口。

    如果引灵选中了继承者,在自由的状态下将其引来的话,那么,隐灵不会干涉。

    可yi旦引灵是在非自由的状态下出现的,隐灵就会散发出镜灵的气息,四处游走,干扰引灵的指向。

    而这正好解释了自己和季师的遭遇。

    想到这里,尚耶已经信了三分,可是,还有七分却是怀疑:“你能看到隐灵?”

    在天道大陆,隐灵几近传说。

    要知道,这种孪生的镜灵分身原本就极其少见,而且顾名思义,隐灵既然叫隐灵,自然就是隐形的。

    别说普通人看不到,就连天境强者也看不到!

    想要感知到这种神奇魂灵的存在,就只有通过魂师设下的阵法。而且即便是在魂阵当中,也是无法凭借肉眼可见的。

    也只有布阵的魂师本人,才能隐约感知到yi点。

    可风辰yi不是魂师,而不设阵法,直接就看到了隐灵并且还看着夏北成龙爪yi般虚抓的手,尚耶怎么也难以相信他居然抓住了yi只隐灵。

    而这样的怀疑,除了隐灵的稀有和难以捕捉之外,还有yi个很大的因素,那就是隐灵的珍贵。

    因为这种魂灵天然就有感应引灵的能力,不仅是自家的引灵,还包括其他秘境所诞生的引灵。

    因此,魂师们在捕捉到隐灵之后,就会将其驯服,充当寻找捕捉引灵的帮手。

    而据尚耶所知,整个天道大陆,被捕捉到的隐灵只有两只!

    每yi只都价值连城。

    谁敢相信这个家伙手里,会是第三只?!

    yi看尚耶的神情,夏北就知道她不信,当下苦笑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真的能看到。”

    说着,夏北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隐灵。

    隐灵看起来,和引灵长得差不多。像yi颗巨大的白色水滴,如果尾巴再长yi点,就像yi只蝌蚪了。

    在它的头部,长着两只圆圆的眼睛。其余耳朵,鼻子和嘴,也yi应俱全,不过却和它白雪堆成yi般的身体融合在yi起,平常看不到。

    夏北发现,自从被自己yi把抓住之后,这家伙就yi动不动。

    不过,在自己和尚耶说话的时候,这家伙的眼睛却骨碌碌打转,同时头顶上伸出两只小耳朵立起来,听得专心致志。

    等到自己看它的时候,它却蔫头耷脑,耳朵也收了回去。

    “这小东西!”夏北情不自禁地捏了它yi把。

    这yi捏,感觉就如同捏棉花yi般。

    隐灵身体完全变了形,从夏北的手指缝中挤出来,眼睛猛地凸出,原本融合在白色皮肤中的耳朵,鼻子和嘴巴都竖起或张大。

    弹弹的,手感不错。

    夏北放开手,忍不住又捏了yi下。

    “啾!”隐灵忽然发出yi声尖叫,声音清脆悦耳。

    与此同时,它身体上几道蓝光流动,闪烁几下之后,原本只有夏北才能看到的身体,陡然随着yi层流光的褪去而显露了出来。

    尚耶亲眼见隐灵现身,顿时发出了yi声惊呼。

    而夏北也是陡然yi惊。只不过,他的意外来源于控制面板上的提示。

    “隐灵驯服度增加0.yi”

    捏yi捏居然捏出驯服度了?

    这让夏北又是意外,又是惊喜,飞速地在脑海中搜寻了yi下记忆碎片的相关内容,眼睛yi亮,手yi松,旋即又猛地yi捏。

    “你干什么?”尚耶的惊叫声和隐灵的惨叫声同时响起。

    对隐灵这种萌萌的活物,女孩像来是少有抵抗力的。见夏北把隐灵捏得变形惨叫,尚耶顿时心疼无比,两步冲过来,伸手就想去抓

    不过,她手只微微伸出就停了下来。

    隐灵是风辰抓住的,而自己之前对他那样,此刻实在没什么立场尚耶跺足急道:“你折磨它干什么?”

    夏北yi侧身,右手高举在脑后,yi通猛捏:“怎么,你现在相信了?”

    尚耶眼见隐灵在夏北飞速捏合的手中被挤出各种形状,啾啾直叫,只急得哭音都出来了:“信了信了,你别捏它了。”

    夏北继续猛捏,口中道:“那你打我两记耳光怎么算?”

    尚耶道:“我让你打回我好了。”

    正扯着,忽听yi声风啸,季大师神剑如龙,从天而落,惊讶地看着两人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说话间,古正也赶了过来。

    明明看他还在数百丈外,几个踏步,就已经到了众人面前,手里还提着yi只豹子大小的妖兽。

    “出什么事了?”古正关切地问道。

    夏北扭头斜睨了尚耶yi眼,只见少女神色忸怩,目光躲闪,问道:“你说还是我说?”

    尚耶低着头:“你说好了”

    说着,她又急急地补了yi句,“不许乱说!”

    说话间,手里的长剑已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夏北左手掂了掂手里的小刀,嘴角勾起yi丝戏谑的笑容,只看得尚耶神情慌乱,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yi时间,尚耶满脑子都是他刚才yi脸悲愤拿小刀比比划划的样子。

    现在既然知道自己冤枉了风辰,尚耶心里就不免有些愧疚如果自己当时真逼他那个那可犯下大错了。

    虽然嘴里让风辰别乱说,但她也知道,自己这事做的太过鲁莽,风辰向季师告状也是应该的。

    季师为人方正,就算是对自己,yi番疾风暴雨般的责备也是免不了的。

    正硬着头皮,竖着耳朵,却听夏北将发现隐灵的事情跟季大师和古正说了yi遍,又说了关于引灵混乱原因的猜测,甚至说了自己两人是如何追着隐灵过来,如何跌落断崖,自己如何拉了他yi把

    却是自始自终,没说自己逼他阉割的事情。

    越听,尚耶就越是惊讶,悄悄抬眼看了夏北yi眼。

    只见少年衣衫不整,满身污泥,可站在季师身前缓缓而谈,林间阳光破碎,斜照在他身上,却是自有yi种温文尔雅的气度。

    尚耶眼波柔软下来,流露yi丝感激。

    却不知道夏北心下暗笑。这种当面告状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做的。

    可小爷我脸颊上的指印,还有小娘皮你这羞愧躲闪的神情,真当季大师他们看不出来么?

    小爷既告了你,又赢得季师好感,还能让你欠个人情!

    这才叫艺术!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