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八十一章 困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场训练赛的结果,引发了俱乐部的一场地震。

    钱益多跟何煦当时就赶到了斗场训练室查问究竟。然而,垂头丧气走出斗场的主力队员们,没有一个能说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

    用裴仙的话来说,就是从比赛一开始,他们就撞到了枪口上。

    然后就是全程晕头转向,各种花式撞枪口。

    如果不是主力的个人实力和装备等都高于替补,恐怕连两个人也杀不了,就是一场0:5的大惨败。

    这让钱益多跟何煦不禁为之震动。

    自从当初看了夏北的两个笔记本,知道他是在张铭背后出谋划策的人之后,他们对夏北在战术方面的能力就没有质疑。

    更何况,钱益多还是亲自考过夏北的。

    而这一次让夏北来充当麻烦制造者的角色,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毕竟这家伙早在瀚大的时候,就是把长大当成主要研究对象的,之前瀚大和长大的几场比赛,他所做的战术策略都有极强的针对性。

    让他来制造麻烦,再合适不过了。

    可钱益多跟何煦还是没有想到,夏北这一出手,就给了赵燕航他们这么重一记闷棒。

    要知道在此之前,替补队可是一两个月也赢不了主力队一回的啊。这是实力的整体差距,不是靠着一两个人的超常发挥就能够扭转的。

    平常赵燕航他们打替补,就跟爸爸打儿子一样,各种顺手。

    往往是说说笑笑就把比赛赢下来了。

    心态超稳。

    可这一回,却是全程被对方摁在地上揍了个半死。

    要说这是因为替补队超常发挥,或者赵燕航他们集体梦游,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而随后观看的回放录像,也证明了这一点这完全就是战术的问题。

    “我们都是按照夏北的计划打的,每一个套路都是。我们也没想到你们撞得这么正……”袁野这样说道。

    当时众人面面相觑,讶然不已。

    他们很想把夏北找来,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但没法问。

    比赛结果一出来,夏北就离开了。而且特意交代替补队员保守秘密,不能说出他在战术讨论室里所说的任何话。

    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因为在夏北担任麻烦制造者的那一刻起,他和替补队,就成了主力队的对立阵营。

    麻烦制造者的责任是制造麻烦,而不是解决麻烦。

    甚至这个麻烦,还不能由钱益多或何煦来解决。因为战术体系已经成型了,训练路线图也基本完成了。简单的比喻,就是现在的主力队已然是完成了训练的战士。

    再多的训练,再手把手的帮助,也无法造就一个战场上的精锐尖兵。

    解决麻烦的过程才是磨刀的过程。

    比赛只能自己打,困难也只能自己啃。这才是磨砺。

    因此,当天晚上,替补队员们快快活活地结束了训练离开了,只剩下主力队员们在战术讨论室里复盘到深夜。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只是一连串噩梦的开始。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主力队一共赢了两场,却输了六场!

    同样是夏北设计的战术,同样是替补队。甚至有两场比赛因为职业搭配的需要,夏北还换上了两个预备队员。

    其中一场,牛小同的横渡武者击杀了裴仙,乐得这小子手舞足蹈。

    百分之二十五的胜率……如果加上之前输的一场,胜率低近百分之二十。

    主力队直接被打爆了!

    ……

    ……

    战术讨论室里,赵燕航揉了揉眉心,闭上熬得通红的眼睛。

    这两天来,他每天只睡了三个小时。失败的阴影就如同一座大山般沉甸甸地压在心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定有什么问题……”

    睁开眼睛,赵燕航环顾身边的队员们。

    解步秋神情疲倦地斜靠在推演台边。徐申时和贺奎正在低声讨论着。而眼睛同样通红的裴仙,则继续专注地看着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比赛录像。

    听见赵燕航的声音,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

    “夏北这家伙不可能回回把我们抓得这么准吧?我们的应变,全都在他的计算当中……”赵燕航道,“神机妙算也不过如此了吧?”

    众人都沉默着。

    说实话,现在不光是身为队长的赵燕航压力大,他们每一个人的压力都大。

    最近两天,关于替补和主力之战,虽然没有公布录像,但早已经传遍了整个长大。

    无论是校园里还是公会里,大家议论的都是这件事。并且都有一个同样的猜测如果替补都能打成这样,那其他大学的校队呢?

    而对于他们这些当事者来说,更是有一种被打回原形的感觉。

    就像是考试前自以为做好了准备,打开考卷一看,才发现很多题都是自己没见过的。原来那种自己很强大的感觉,竟然是一种错觉。

    这种感受太糟糕了。

    寂静中,贺奎开口道:“有个消息,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消息?”解步秋扭头问道。

    “以前张铭对付我们的战术,有不少都是夏北在背后给做的方案。”贺奎道。

    “真的?”众人惊讶地齐声问道。

    就连托着下巴的裴仙也猛地直起身来。

    “应该是真的。”贺奎点头道。

    “难怪……”赵燕航恍然大悟,环顾众人道,“之前就听说夏北被开除,张铭和薛倾都离开了长大战队。虽然张铭现在只是宣称因病无限期停止训练比赛,但肯定没那么简单……”

    说着,他一拍巴掌道:“这样一来,钱教练和何哥让他来当麻烦制造者就说得通了。而且现在想想,当初他来咱们这里引起何哥注意,不就是点评我们的比赛么?”

    解步秋点头道:“是啊。应该不止是他说的熟悉副本攻略的原因。”

    “这家伙……”赵燕航点点头,脸上浮现一丝苦笑,看了看虚拟画面上的比赛录像,“原来一直是我们的宿敌啊。”

    解步秋扭头问道:“上一届的不算,就算裴仙来了之后,我们输给瀚大几场?”

    “三场!”裴仙开口道。

    显然是刻骨铭心。

    “那加上这七场,已经十场了……”解步秋叹气道,“问题是,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没弄明白我们是怎么输的。这两天研究来研究去,基本就是见招拆招了。”

    “其实也不是没收获,”一旁的徐申时忽然开口道,“我觉得就算是见招拆招,也提升了不少。”

    说着,他点了点推演台的触控屏,播放了一段录像。

    录像上,双方正打成一团。

    徐申时的暗界刺客,正在和替补王浪的狂暴死神交手。两个刺客型职业高速移动,打得难解难分。

    而就在其中的某一个瞬间,徐申时忽然一个撤步,拉开了距离。

    几乎是在他撤步的同一时间,王浪的狂暴死神一个镰勾勾在他之前的位置上,勾了个空。旁边肖旗的钢甲战士忽如起来地一个冲锋,也擦身而过。

    更惊险的是,一支爆裂箭,就在他前方炸开。

    如果不是他及时撤步,单单是这一个瞬间,他就要损失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血量。

    而到时候,被镰勾勾住,身体僵直一秒的他,再被高爆发的狂暴死神贴脸来一套死神之无,基本就算交代了。

    “这次能躲过去,不是我神反应,”徐申时道,“是因为他们之前一直采用这种交叉打法。我余光注意到肖旗在跟贺奎交手的时候,移动到这个位置,就猜到他们想干什么了。”

    他暂停了录像,坦然道:“吃了太多亏,吃出经验来了。而在此之前,我是从来不会主意这些的。”

    听徐申时这么一说,其他人都纷纷点头,心有同感。

    虽然输得很没面子,而且直到现在,大家也没能找到战胜夏北的方法,但打了这么多年的比赛,这点感觉还是有的。

    九场比赛下来,自己真的提升不少。

    之前袁野他们用的一些套路,现在已经很难奏效了,而己方的战术套路,则在不断地丰富,比赛经验也在增加。

    只有裴仙还沉默着。

    他也承认,在这见招拆招的过程中,自己和队友们都是有提升的。

    可是,最本质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那就是夏北是通过什么方式,让整体实力远落后于己方的替补队赢得这一场又一场比赛的?

    是他的战术水平,已经达到了“神机妙算”的匪夷所思的地步?

    还是自己这一方,有某种致命的缺陷?

    忽然,一个念头在裴仙的脑海中闪过,他飞快地翻出以前比赛的录像,从第一场开始看起来。

    快进,定格,播放,然后是下一段。

    裴仙的播放速度很快,完全是跳着看的。可越看,他的眼睛就越亮。

    等到最后一场录像看完,他已然大致明白夏北的手法了。

    不过,这还需要证实!

    “夏北在哪里?”裴仙站起身来,问道。

    “半个小时前进的传送舱,”赵燕航回答道,他注意到了裴仙的异常,问道,“看出什么来了?”

    “嗯,我去等他,”裴仙点点头,起身出门,“等我证实了跟你们说。”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